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8节

世界毁灭者_第8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27 19:30: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9
时他们正一齐迈过第一道门。
曾清怀不禁想起了漫画中的那几页,一贵认真的表情被桂正和刻画的栩栩如生,用句很老套的话说:“那一刻,便是永恒。”

第十四章 离别
在桥上从西门一直走到游乐场。
这个游乐场的生意一直不景气,玩的人很少。曾清怀和许云嫣倚在栏杆上,看下面湖上的两只船。两只船里都是情侣,都是男的划船,女的干坐着,两个男人都在拼命地划船,争取第一个划到湖心小岛。曾清怀向许云嫣看了一眼,许云嫣的侧面在阳光照耀下美得像女神。曾清怀想到了段誉在琅环玉洞见到神仙姐姐的情景。然后他联想到王语妈,这是他在一个品论金庸小说的帖子上看到的,令人忍俊不禁。
“王语妈,许云妈。”曾清怀不禁笑起来,当然是偷偷地笑。不过,这仍逃不过许云嫣的法眼。
“刚才你在笑什么?”
“没有,我只是想起了鸠摩智。”
“鸠摩智?你是说在燕子坞……”
“嗯、嗯”曾清怀头顶冒出一层冷汗。
“别没事就傻笑,和个二傻子似的。”
“嗯、嗯!”
“去玩那个吧!”许云嫣指着西边一个看似小天使的东西。(玩过那个东西的请回复!)
“好。”
“曾清怀忙不迭地答应。下去一看,曾清怀傻了眼,这是一个倾斜的旋转飞车。
曾清怀小的时候坐过一次,视为恶梦。没想到又见到了。
“去买票吧,一张。”
“好,嗯?……不会吧?!”
许云嫣笑嘻嘻地点点头。
“俺上有老,下没小。还没有完成传宗接代的重任,不想这么早就死啊!”
许云嫣笑着摇了摇头。
“没门,打死我也不去!”曾清怀紧抱双臂,扭过头去。
“你就替我坐一次吧,啊……好不好嘛……?”许云嫣抱着曾清怀的右臂一阵摇晃。
“打住,打住,好嘛!我这一身的鸡皮疙瘩。你少来啊,真会出人命的,我就坐过一次,当时差点就吐了,现在想起来就头晕。”
“我马上就走了,你连我最后一个请求都不答应?”曾清怀没说话,他倒忘了这一茬了。
“好不好嘛,啊啊啊……”许云嫣贴近了,又摇起曾清怀的手臂来。
曾清怀是长见识了,这世界上最狡诈,最可怕的是女人!
看着许云嫣软语相求,又撒娇又发嗲,曾清怀真有点招架不住了。
“也罢!为了人家最后一个愿望,咱就上一回当吧!”曾清怀认真的说道:“就这一回啊。以后你再怎么求我我也不坐了。”
“嗯。”许云嫣答应的倒爽快!
曾清怀揉了揉太阳穴,道:“准备好纸巾。最好是塑料袋,大的啊。”说完向售票处走去。
等曾清怀要付钱的时候,许云嫣却上前拉住他的手道:“我又不想玩了。”
“真的?下次没机会了?”
“那就玩吧!”
“什么?我没听见。你既然不想玩了,咱们就去喂鸽子吧!”不等许云嫣答应,曾清怀赶紧拉着许云嫣离开那是非之地。(累!快写成言情小说了。)
植物园近来的亮点非这群鸽子莫属,为此植物园每天都平添几分人气。许云嫣让曾清怀买了两小袋玉米粒,两手各那一袋,等那群鸽子如饿虎扑食一般飞上来的时候,许云嫣抓紧机会拍下一张绝妙的照片,只见曾清怀弯着腰,缩着脖子,脸上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他头顶有一只,肩膀上有两只,两条胳膊上还各有一只,另外还有三只正扑闪着翅膀,伸长了脖子去啄他手中的玉米粒。曾清怀的黑大衣上粘了好几根白色鸽子毛,肩膀处有一滩鸽子粪,所有这一切,组成了一个令曾清怀羞愧难当地画面,后来这张照片陪许云嫣去了德国,每当许云嫣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会把它拿出来看一看。但是在曾清怀知道之后,这张照片就神秘消失了。
第二天,曾清怀早早地来到许云嫣家。和她一块去机场,路上两人没说多少话。许云嫣一路上都望着路边的景物,曾清怀陪着她看,偶尔谈论一下某个建筑物的情况。到了机场,曾清怀忍不住道:“还是我陪你去北京吧?”
“不用了,机票挺贵的,你有这份孝心就行啦!”
曾清怀有心反驳,却想不出该说什么。
“到了汉堡给我发E—mail”
“还有。帮我照顾我妈。”
“我知道!”这是两人在机场最后的谈话。
机场送行是极煽情的情景,可是曾清怀竟然神色如常,也许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无可奈何地境地。
许云嫣是外柔内刚的人,在这个时候决不肯流泪,可是一上了飞机,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
从旋转飞车上下来,曾清怀倒没觉得想吐。“就是晕得难受,操!”
曾清怀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植物园比昨天更冷清了,曾清怀在石椅上一直坐到下午快五点,在他站起来四下打量的时候,他的眼神像死人一样毫无生气。
“没用的家伙!”曾清怀伸个懒腰,浑身骨头咔咔作响。
一直到晚上,曾清怀都没跟人说过一句话,甚至都没有拿正言看过人。他的同学们早就习惯了,只是那天曾清怀一直阴沉着脸,搞得宿舍里的气氛也很沉闷。有心人会发现,不只是曾清怀的宿舍,而是整栋楼,整个校园都相当的压抑,就像silienthill。
熄灯之后,曾清怀总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走廊上总是有人在谈话,甚至厕所开关门的声音都清晰的传到曾清怀的耳朵里。更令人心烦的是,到武汉去参加复试的武芠回来了。他似乎通过了,很是兴奋,熄灯之后又是泡方便面又是从包里翻出零食来吃。周德和高达也有些饿,纷纷下床,借热水和方便面,然后周德很聪明的上床了,其余两人边吃边聊,吃完了还聊,而且越聊越高兴。本来这无可厚非,白天大家都忙,晚上聚在一起聊聊天,分享一下趣事,可是那一天曾清怀的心情非常糟,过了12点的时候,曾清怀终于坐了起来,两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孟植刚想睡着,却猛然惊醒。
四周弥漫着浓浓的杀气。
曾清怀向武芠和高达伸出手,姿势像是要卡人脖子。
“哎,哎,看,曾清怀梦游呢!”武芠在高达上铺,最早看见曾清怀一副僵尸的样子。
孟植的心砰砰跳,他刚要叫小心,一切已经太晚了。武芠和高达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低声的挣扎。曾清怀把无形的意念化为有形,仿佛两只手臂加长了,武高两人猛然发觉脖子被卡住了,甚至听见了喉骨被断裂的声音。
“曾清怀,快放手。”孟植叫道。
曾清怀没回答。两人挣扎的动作越来越慢。周德的头埋在被子里,浑身发抖,他已经害怕的发不出声音来。
孟植不得已集中全部精神力去阻挡曾清怀的意念,但是曾清怀的精神力是在太强了,孟植所布下的精神屏障根本挡不住曾清怀的意念波。孟植一看方法不对,立即把屏障缩为一股,去干扰曾清怀左手的意念波。高达感觉喉部的力量突然减弱,立即张口猛吸一口气,可是那无形之手再次加力,他只吸了一半就又憋住了。
孟植喝道:“住手,你会杀死他们的。曾清怀!”
“我就是要杀死他们,该死!”他一说话,精神力有点分散。
曾清怀强行使用无意中才用出来的意念实体术,精神力消耗地十分厉害。在高、武二人就要翻白眼的时候,曾清怀终于觉得没法继续同时支持两只手的力量了。
高达正在想:“我就要死了!”这时掐在脖子上的手松了下来,但还没等他喘上两口气,咽喉又被掐紧了。
孟植叫道:“你到底要怎样?”
“你想让谁死?”
“……,你疯了!”
“好,你不选,我叫他们自己选。”曾清怀减弱几分力道。
这时高武俩人已经将这件怪事猜得八九不离十,不约而同的把手指向对方,道:“他。”
“嗯?为什么?”
“我亲耳听见武芠说过你的坏话。”高达为了活命什么也顾不得了。
武芠的嗓子还被掐着,仍然挣扎着反驳:“我,我没有。一直都是高达在背后说,咳,你的坏话。有一次,”
“闭上你们的臭嘴!陪审团,快作决定吧,是不是两个人全部处以死刑呢?”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
孟植看看高武二人惊恐地扭曲的脸,叫道:“不,我操。”从床上猛然跳下来,挥拳向曾清怀打去。
曾清怀愣住了,醒悟过来的时候右眼已经挨了一拳。曾清怀抱住头,身子蜷成一团。
高武二人也反应过来,下了床想报仇。孟植发觉了,冲两人吼道:“你们都他妈的给我滚回床上去!”猛然眼前一黑,他的脸也被曾清怀狠狠打了一拳。
孟植挥拳正要反击,曾清怀叫了声:“住手,咱俩扯平了。”
孟植楞了楞,收回拳头,慢慢爬回上铺。“你们三个,不许把今天看到、听到的一切讲出去半个字,不然,你们会死得很惨!”孟植警告道。三人赶紧承诺,恨不得发毒誓。
曾清怀揉揉眼睛,忽然有种想笑的感觉。不管怎样,心中那种失落感消失了,曾清怀抬头看了一眼,躺下身去。

第十五章 少林
孟植开始了比以往更高强度的冥想,曾清怀却在回味那一晚无意中使出来的绝技。可惜他把无形的意念之力化为实质这一招是在有点不合情理,曾清怀想再次使用时竟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如何发动。曾清怀心想这一招恐怕是自己的六脉神箭,故意发动反而会发不出来。这种高超的技巧在电影或者武侠小说中也只有超级高手才能掌握,可是为什么会让曾清怀在无意间用出来?莫非自己身上拥有着什么神奇的血统或者一个强大的灵魂寄生在自己灵魂深处?曾清怀觉得躁动不安,渐渐无法集中精神,他知道继续强行冥想下去不仅无济于事,反而对身体有害,所以只有睁开眼。
天阴沉沉的,就如曾清怀此时的心情。
打开邮箱,有一封许云嫣发来的email,上面写着:“曾清怀,我终于安顿下来了,这一阵可累死了。其实德国人也不是那么呆板,我遇到一个朋友叫霍夫曼,他竟然会一点中国话!霍克对中国武术十分着迷,还曾经去过少林寺一趟,真是有意思。恐怕你这个中国人还没去过吧?”附件是几张照片。曾清怀看到了霍克的样子,看上去还是挺帅气的,尤其是一头红色头发显得很阳光的样子。曾清怀盯着霍克的红头发,心想:“小子,想追我的女朋友,先见识一下中国的巫术!”
最后几张图片是只有许云嫣一个人的,在一张图片上许云嫣加了几个字:“幸亏你让我在u盘上存着中文输入法的安装文件,不然还真麻烦呢。”曾清怀发了一封回信:“我今天就去少林寺。哼!”
说去就去,曾清怀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也没有请假就直奔长途汽车站。一路上曾清怀怀着肆意而为的兴奋感,破天荒地和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不过尽管他尽量控制着精神力,但巨大的压力还是让周围的人感到有如被压在一座大山底下,说不出话来,车上出奇地安静。
到了郑州,曾清怀才发现河南不愧为人口第一大省,这还不是人流高峰期(别误会,此人流非彼人流也)到处都挤满了人。曾清怀挎着小包,两手插在裤袋里,四下寻找去少林寺的车。有几批不知死活的人上前搭话,想拉曾清怀去他们的旅馆,曾清怀拒绝了一两次后就烦了,一见有人就狠狠瞪一眼。由于时间几近晚上,曾清怀不想赶夜车就找了间小店吃饭,同时琢磨着找间看着顺眼的旅馆。
平生第一次需要第一次住旅馆,曾清怀即使谁也不怕也有点犹豫,走来走去到了很晚还没有找到一家合适的,就在他打了个呵欠决定住接下来看到的第一家旅馆时,他看到四个打扮地不像好人的家伙夹着一男一女拐进了前面一条黑乎乎的小巷。甚至不用超能力,曾清怀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乍看之下,那一男一女还是和自己同坐一辆车来郑州的呢。曾清怀想到这里,走进小巷,那男的连滚带爬地冲出来,几乎撞到曾清怀身上。曾清怀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充满了鄙视。那男的嘴张了张,脸色在昏暗的路灯灯光下泛出几分绿色。曾清怀扭头向小巷深处走去。
一把刀架在霍雪的脖子上,一只手在她的脸颊摸索着,并慢慢向下,霍雪不由得流下屈辱的眼泪。她没想到男朋友竟然会贪生怕死,独自逃生。
“四位好兴致!”阴冷的声音猛然响起。
“嗯?”四个流氓转过身,他们没想到这么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会有人见义勇为。“小子,识相地赶快滚,不然捅死你!”
“可惜,我这人就是不识抬举。”
四流氓中的老大道:“呸,作了他!”两个人一左一右向曾清怀包抄来,曾清怀冷哼一声。两个人不由自主地互捅一刀。
“老三,老四,你们儍了?”
“再来一次!”
“噗,噗。”两人不由自主地又捅一刀。
“啊?!”几乎所有人都叫了起来。老大气急败坏,刀子从霍雪脖子上收了回来,这时老三老四一块倒了下去。
“如果你现在抱着他们去医院,大概还来得及。”曾清怀继续用不阴不阳的语气说道。
“操。”老大一刀向曾清怀刺去,冷不防大腿被老二刺了一刀。
“老二,你?”
“大,大哥,我……”
“对不起了。”
曾清怀很有风度地一笑,向霍雪道:“你跟我走吧。”霍雪不由自主的向曾清怀走去。她实在是惊呆了,也被曾清怀吓坏了,浑身发抖,走得很慢。老大和老二像木头人一样,眼睁睁看着曾清怀和霍雪离开。
过了好久,才听见老二低声说了句:“老大,对,对不起。”
老大叹了口气,沉默了好几秒,才用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