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9节

世界毁灭者_第9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27 19:30:2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9
这辈子最平淡的口气说道:“送我们去医院。他,妈的。”
出了小巷,曾清怀把包扶了扶,道:“你还想去少林寺吗?”
霍雪忽然觉得头很晕,就晕倒了。
霍雪睁开眼,下意识地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发现仍然好好地,霍雪脸上一红,责怪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接着她向曾清怀的床望去,床上没人,被子被叠成了一个难看的豆腐渣。
“早啊!”曾清怀倚在窗台上,面向她,手里拿了一杯水,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
霍雪一听声音赶紧缩回被子里,曾清怀清咳一声,放下杯子,道:“我到外面去等你,快一点啊。”语气平常之极,好像一点也没注意到情景的尴尬。
霍雪看着曾清怀出去关上门,才坐起来。她是穿着衣服睡的,所以很快收拾妥当。当她拿自己叠的被子和曾清怀叠的被子比时,脸上稍微露出一点笑容。
出来时,曾清怀已经找到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油条、豆浆和包子。曾清怀等霍雪坐下,才问道:“想吃哪一种?”
“我吃-包子吧。”
曾清怀立即拿起筷子,夹了一根油条放进嘴里,边吃边说:“我不客气啦。”
“那个,谢谢你。”
“没什么。”霍雪夹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
“还有豆浆,要不要稀饭?”
“豆浆就很好,谢谢。”霍雪不禁心想:“以前他也不对我这么好吗?可是……”
“患难见真情,他如果再坚持一会儿,现在和你一起吃早餐的还是他,不过你也不必太伤心。”
霍雪愕然抬头。曾清怀冲她笑了笑,笑得那么神秘。霍雪不禁回想起昨晚的事,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你要回家吗?”曾清怀问道。
霍雪听了便是一呆,她和男朋友本来打算一同去少林寺,可是半道上出了这种事,教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要去哪?”霍雪突然问道。
“我?少林寺。”
“那我和你一起去。”霍雪也惊讶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
曾清怀的脸上充满疑惑。
霍雪忽然想到:“原来他也不过是个人,而且他刚才的样子还听有趣的,像个呆呆的小男生!”
曾清怀想了下,道:“好啊,我叫曾清怀,济大的学生。”
“我叫霍雪,是外国语大学的。”
“这么巧!”曾清怀心想,“我还真来对了呢。”
在登封吃过午饭,两人两人便向少林寺走去。嵩山,古称外方。夏禹时称嵩高、崇山。东周时始定嵩高,为中岳。北宋以后俱称中岳嵩山。属伏牛山系。主脉在河南登封县西北,余脉东及密县境,东西绵延60多千米。中为峻极峰,东为太室山,西为少室山。四大书院之一的嵩阳书院在峻极峰南麓,少林寺在少室山五乳峰下。
曾清怀指着地图笑道:“看来嵩山派是不存在了。”
“嵩山派是什么?”
“你有所不知,想当年五岳剑派之中武功最高者非嵩山派掌门左冷禅莫属,此人擅长寒冰真气,更曾以此击败前任魔教教主任我行。左冷禅野心极大,处心积虑要统一武林。可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更加阴险卑鄙……”
“哦,你说岳不群我就知道了。你说的是电视连续剧嘛,那怎么能当真那?”霍雪十分惊奇,她没想到曾清怀看似严肃阴沉,有时却如此天真。
“唉。”曾清怀只有叹息。男生之于金庸,正如女生对琼瑶,当男生捧着武侠小说慷慨激昂的时候,女生多半会为女同胞的不幸遭遇黯然神伤。曾清怀想说“我在中学的时候就以左冷禅自居。”也只得咽回肚子里。忽然,他有种被窥视的感觉,仿佛某个阴暗处有人在盯着他。曾清怀放出意念,却发现周围没有人。
之后再上山的途中不断出现“窥视者”,让曾清怀觉得十分讨厌,可是那个或者那些混蛋只是看一眼就逃,根本连人影都看不到。曾清怀问过霍雪有没有被窥视的感觉,霍雪说没有。曾清怀就更觉得奇怪了,因为窥视者为什么对漂亮的霍雪不感兴趣,反而对普通的他一直盯着不放呢?一路上风景如画,曾清怀却视若无物,霍雪倒是留恋不已,把不开心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连带着曾清怀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没有因为郁闷而乱发脾气。曾清怀有时心想:“这人倒想得开,放的下,这也是一种福气呵。”
这时被窥视的感觉又来了,曾清怀看了看表,发现被窥视的时间间隔正好为30秒。到底是何方神圣?

第十六章 日本人
这个时候来玩的都是些中老年人,其次是外国人,像曾清怀和霍雪这种年轻人要少的多。他俩迈着轻快的步伐,时而超前,时而落后,谈笑风生,引得旁人好不羡慕。曾清怀真正感兴趣的是少林武僧、藏经阁。霍雪对什么都感兴趣。凡是不知道的都要问:“那是什么?这是干什么用的?”有一些曾清怀也不知道,胡乱瞎猜,还装出一副“连这个你都不知道?”的样子,唬得霍雪连连称奇。对他佩服不已。但是谎话说久了,破绽就多了。霍雪渐渐就起了疑心,曾清怀索性就不再说了,留下霍雪自己考究。
“yas,这个我认识,是如来佛!”
“真地么?俺怎么觉得这个胖子像是传说中的弥勒佛来?”曾清怀用一般人认为的山东乡村话说道。
霍雪一甩头发,佯怒道:“我不小心说错了嘛,一点都不会谦虚,懂得多一点就拿来炫耀。”
曾清怀真的要倒了,他哪见识过女生撒娇啊?霍雪本来长得就漂亮,撒起娇来更加艳丽。曾清怀望着她闪亮的眼睛,柔媚的发丝和红润的嘴唇,不由得嘴唇发乾,咽了口吐沫。霍雪见曾清怀盯着自己瞧,脸稍微一红,随即挺胸昂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曾清怀如被棒喝,轻念几句“色即是空”,脸上又恢复了没有表情的样子。霍雪问道:“你念叨什么?”
“没有。”
“我听你说‘色’?”
“你听错了。”曾清怀的语气渐渐冷淡起来。
霍雪大惑不解,道:“你为什么不高兴?我惹你生气了吗?”
曾清怀发现自己实在无法继续装酷,扭过头道:“没有,我只是,不习惯而已。”
“不习惯什么?”
“就算是我救了你,我们认识才不过几天而已。我从来没有和一个女生这么快就,就算是和我的女朋友我也没有在几天之内放的开。”曾清怀发觉自己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
“傻瓜,你别自作多情了。”霍雪虽然装作毫不在意,但是心里还是有几分失望,同时心里还有几分好奇,想知道曾清怀的女朋友长得怎么样。
曾清怀挠挠头,道:“你家在济南吗?”[ωωω*ūmdtΧt*còm,∪Мd~txt小-说_下-載]
“是啊。”
“我家也在济南,比如,我认你做乾妹妹吧。”
霍雪明白了曾清怀的意思。她看着曾清怀满含歉意的脸,忍不住更想知道那个女生会看上像曾清怀这样的人。
“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强收下你这个小弟啦,你是哪年生的?”
“82年8月14。”
“哈,我比你大。快叫姐姐。”
“得了吧,83年8月13,你生下来就是给我当妹妹的。”
“咦,你怎么知道?”霍雪抓住曾清怀胸前的的衣服,一副严刑逼供的样子。
曾清怀故作姿态,道:“能者无所不能。”同时摸了摸并不存在的山羊胡.
“告诉我,不然我挠你痒了。”
“谁怕谁?”曾清怀突然一个后跃,想摆一个防御架势,却踩在一只高跟鞋上。
“啊……”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着实把曾清怀吓了一跳,而且由于站不稳,曾清怀不由自主地反手想抓住什么东西稳住身子,却抓在一团软软地小山包上。曾清怀那来得及反应,抓牢了“小山包”,稳住身子,向后一看,立即有如触电般收回了手。
一个带墨镜的金发女人在尖叫声中掺杂着另类的呻吟,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
曾清怀脑门见汗,左手在裤子上抹了抹。
抱着这个女人的是个穿黄色西装的三十多岁的男人,他左手在曾清怀身上一推,喝道:“找死啊?”
曾清怀自知理亏,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就行啦?你踩坏了我的鞋,踩伤了我的脚,还非礼我。我要你磕头认罪。哎哟,痛死了!”
曾清怀脸色一凝,道:“我再说一次对不起,这是三百块钱,算是赔偿。”曾清怀从钱包里拿出三张百元钞票。
“钱我有的是,就是要你磕头谢罪。快!”那女的只是一时失口,没想到那男人较起真来,而且那男人满脸蔑视,嚣张之极。
“你们不要得寸进尺,不然会后悔一辈子。”有霍雪在场,曾清怀不想太张扬,但是认错是没门了。曾清怀索性把钱放回钱包里。
“无礼的中国人,不,中国珠。”那男的向曾清怀肩头抓去。
曾清怀后退一步,道:“你他妈的是日本鬼子?”
“巴嘎,有路森。”日本人索性不再说汉语,脱下西装,叫到那女人手里,道:“支那株,我要好好教训你。”
那女的眉头紧紧皱在一块,嘴张了张。
曾清怀大笑一声,济南话脱口而出“歪门好歹让俺碰上了!”
日本人是柔道四段,实际上不会点防身术哪个日本人也不敢到中国来。曾清怀正欣喜万分,忘了提防,只见日本人双手抓住曾清怀的领子,脚下一扫,在曾清怀失去重心的时候,使了一记过肩摔,咚,把曾清怀狠狠投在砖地上。
霍雪叫道:“日本鬼子打人啦!”她这一喊,附近的人都拥了上来。日本人大放狂言:“支那地功夫全是花拳绣腿,与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柔道、空手道、合气道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这时有一伙小和尚从人群里挤出来,一个小和尚道:“日本鬼子,我来教训你。”
日本人一愣,狂笑道:“中国真的没人了,竟然派一个小鬼挑战。中国的男人都是懦夫。”那女人忽然哭了出来,扔掉日本人的西服就跑了。日本人不以为意,道:“贱女人,妓女!”
小和尚摆了个架势,道“日本鬼子,敢不敢过来?”
日本人道:“小鬼,你找死!”大喝一声,向小和尚走去。
“我操你全日本男女老幼祖宗十八代!”
曾清怀半坐起身子,擦干了嘴角的血说道:“我还没输呢!”
日本人吃了一惊,没想到曾清怀竟然还能站起来。
霍雪欣喜万分,上前想扶起曾清怀,人群里一个声音叫道:“我靠,兄弟你性能力宇宙无敌啊!小心他用的是柔道,别让他再抓住你领子。”曾清怀用手一撑,自己站了起来,道:“一般,一般,日本男人都他妈阳痿,当然需要咱们来安抚日本女人的饥渴啦。”
霍雪一听,白了他一眼,手伸出去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尴尬极了,好在没人注意她。
日本人大怒,向曾清怀踢去,曾清怀侧身闪开,向日本人伸出一指,喝道:“中”,同时集中全力发出一道意念波。日本人突然抱头大叫,满地打滚。曾清怀拿出手机来数了三分钟,打了个响指,日本人觉得那种要挤碎脑仁的力量突然消失了,身子一晃,虚脱的差点倒下。
曾清怀冲他一笑,道:“中国武术博大精深,你这个白痴又懂得多少?再来!”
这回日本人觉得全身发痒,尤其是阴部痒的最厉害,这下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伸手就往裤裆里抓去。
曾清怀挡住霍雪的视线道:“少儿不宜。”
霍雪脸上一红,道:“没想到你这人说起脏话来真是不堪入耳,真差劲。”
曾清怀笑道:“不好意思,这种脏话只用来骂日本鬼子的。”
日本人把阴部挠出了血也没用,又痛又痒的他恨不得一头撞死。曾清怀不想听他野兽般的嚎叫,喝道:“闭嘴!”日本人立即发不出声了,他这种无声无息的翻滚挣扎更让众人觉得可怖。
“阿弥陀佛!”小和尚们先受不了,退出人群。曾清怀看着表,5分钟后,打了个响指,日本人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他的全身都是被他自己抓出来地血痕,地上也留下了斑斑血迹。
霍雪躲在曾清怀身后道:“太残忍了。”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这是曾清怀所为,以为是日本人发病,后来渐渐明白这是曾清怀控制的,目光都落在曾清怀身上。有武侠小说入迷者赞叹道:“这不是传说中地九鬼搜魂大法吗?这个人肯定会点穴!”曾清怀仍是阴沉着脸,没有任何表情。好几个西方人挤到日本人身旁,七嘴八舌地表示不满。曾清怀冲他们瞥了一眼,几个人立即不能动,话也说不出了。曾清怀向日本人看了一眼,道:“你们这几个西方人不懂中国历史,我不怪你们,但是中国人和日本人的仇,任何手段都算不上残忍!我没有砍下他的头,没有用他的身体作细菌试验,没有强奸他的父母姐妹,咳,(注意到自己的语病,脸上一红)甚至没有亲手打他,他弄成这样都是他自己弄的,你们凭什么说我残忍?”
几个西方人听不出所以然,除了一个点了点头外都仍然满含义愤的瞪着他。曾清怀解开了那个人的声音禁锢。那人觉得喉部一松,立即用英语解释起来。这回大多数西方人都没有了愤怒的目光,其中一个德国人还说了几句。“翻译”解释道:“他说日本政府一点不像德国人一样光明磊落,是一种无赖的表现。”一个西方人又说了几句,翻译道:“这位是西班牙人,他痛恨纳粹,也痛恨当时和德国、意大利结盟的日本。”曾清怀冲那两人点点头。走到日本人身边,后者已经虚脱的说不出话来。曾清怀把手按在他头上,传入意念,以后他说中国这两个字之前,必须先加上“伟大的”,在说日本这两个字之前,必须先加上“卑鄙、无耻、丑陋的”。曾清怀做完了嘿嘿一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