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10节

世界毁灭者_第10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27 19:30: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9
,向霍雪走去。霍雪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叫声哥,我就告诉你。”
“哥!”
“哎,你不是,女人真是琢磨不透!”
几月后,这个日本人被一群人在酒吧前狠揍。那家伙忍不住叫道:“那个该死的伟大的中国人,他简直就是魔鬼,是一条吃人心的蛇!你们这帮白痴,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我!”接着又招来一阵胖揍。
霍雪发现曾清怀整个人都变了,之前他还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是个纯理性的酷男;一会儿又变成了一个谈笑风趣,甚至有些温柔,软弱的家伙。霍雪心说:“这就是标准的两重性格吧?”霍雪见过曾清怀像魔鬼一样可怕的样子,实在无法接受现在脾气好得惊人得他。

第十七章 太极宝玉
在旅馆吃过饭,曾清怀等霍雪睡着了,在她房间的门窗上设下禁制,让任何想出入房间得人都受到催眠,然后找了个手电筒,一个人向达摩洞走去。来到洞前的一座双柱单孔石坊下。这个石坊南面刻有宋代胡斌题词“默玄处”三字,北面篆有明代近溪题写的“东来肇迹”四字。曾清怀下意识地用手电四下照了照,发现没有人后,往洞后走去,来到两棵大树之下,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小铲子,在地上挖起坑来。饶是曾清怀特意从厨房里选了一把最结实的,在挖了近两米深后还是断了,曾清怀用断柄继续插土,又挖了一米终于听到咚的一声,曾清怀面露微笑,拨开浮土,露出一块石板来。曾清怀沿着石板又挖了半天,终于挖出一个石盒。曾清怀在盒底一个突出之处按了一下,接着用力一抽,抽出一根石条,双手捧住石盒一抬,露出盒内的一个宝物。
曾清怀大喜之余,忽然心中一动,暗叫不好!
盒中铺有黄色锦缎,锦缎之中是一块圆形太极图,质地十分像传说中的玉,为什么是传说中的呢?因为曾清怀从来没见过真的玉,不知道真的玉摸上去什么感觉。这玉半黑半白,每三十秒就发出一种让曾清怀觉得被窥视的波。曾清怀来不及细看,赶紧把玉放在口袋里,把石盒埋好,匆匆向山下赶去。
走到一半,已看到山下的火光,曾清怀心中着急,开始跑起来,一路下坡,曾清怀又顾及霍雪的安危,恨不得用上瞬间传送魔法,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几乎停不下了。曾清怀害怕起来,心想:“如果停不下,非得在墙上撞死不可。”可是惯性实在太强,曾清怀看着招待所的墙在眼中越来越高,突然一个黑影从门口窜出来,曾清怀来不及改变方向,叫道:“小心!”
那人行动不便,更兼吓了一大跳,没闪开。彭,两人撞在一起,曾清怀只觉的脑门大痛,估计是撞在那人脸上了,那人喊了一句,后脑勺又撞在墙上,咚得一声,倒了下去。曾清怀长出一口气,觉得浑身骨头都撞散了。他也顾不得疼,先看那“肉垫”的伤势,不看则已,一看竟然大笑起来,原来这正是日本人小泉纯二郎。小泉纯二郎的鼻梁被撞裂,鼻子像腊肠一样歪挂在脸上,样子极为可笑。曾清怀骂了声:“活该!”揉揉脑门,向招待所里面走去。
话说小泉纯二郎被曾清怀折磨的不成人形,心中愤恨,但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报仇,只等到晚上到曾清怀的房间放火,哪知人去屋空,小泉纯二郎在门窗上洒上汽油,点着了火,只等着曾清怀被活活烧死。不料招待所用的都是青砖红瓦,着不起来,反而惊动了旁人,大伙纷纷来救火,小泉纯二郎见人越来越多,怕被人认出,就往招待所外逃去,不料正好被曾清怀撞上。
曾清怀赶到之时,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了,只是霍雪的门前躺着几个人,窗下也躺着几个,众人不明所以,却又无可奈何。曾清怀一看是自己的房间着火,便明白了一切。旅馆经理见曾清怀出现在人群中,上前拉住他道:“幸好你不在屋里,你去哪里了?”
曾清怀装作毫不知情,道:“我晚上睡不着,随便在山上走走。”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
“小伙子,你运气真好。”旅馆经理道。
曾清怀冲他笑了笑,懒得解释。
“不对,肯定是那个日本人放火报仇,这火肯定是他放的。”
“对阿,我刚才好像还看见他了。”
“那家伙太缺德了!”
曾清怀不管别人议论纷纷,向地上躺着的几人走去。
旅馆经理叫道:“你别去,不要被烟熏到。”曾清怀回头笑了笑,“拍”醒了睡在地上的人,向旅馆经理问道:“你有没有这个门的钥匙?”
“有的,真是怪了,你怎么会没事?”
曾清怀接过钥匙打开门,果然看见霍雪躺在门口,睡得还挺香。曾清怀轻轻抱起她放到床上,向旅馆经理道:“老板,那个日本人应该还躺在大门口,今晚火灾的损失就让他负责。他要是不给钱,就带他来见我。大家辛苦了,谢谢大家,都回去睡吧!”
旅馆经理道:“小伙子,房间都住满了,今晚你睡哪里?”
“回去睡就是了,门烧坏了,床可是没事啊。”
“那怎么行?山上冷着那,得了,我给你拿铺盖来,你就睡这里吧。我给你多铺几层褥子。”
“这是她的房间!”(ωωω*ūmdtΧt*còm,∪Мd/txt小-说_下-載)
她不是你女朋友吗?没事,我也是过来人。再说,我一看你就是实诚人,保准一夜无事。”
“她,是我干妹妹。”
“那更没事啦!”旅馆经理烟中露出狡猾的目光。
曾清怀叹了口气,任由旅馆经理铺好床,关上门。热闹的旅馆又安静下来,只能听见霍雪的呼吸声。曾清怀躺在软绵绵的褥子上,整个身子都陷了下去。“这老板铺了几层啊,这么老厚!翻个身都难!喝,我又睡地上了!”
曾清怀不由得想起了上一次“旅馆事件”,那次他几乎把持不住,可是这次,他一点也没有往坏事上想。曾清怀忍不住心想:“曾清怀啊曾清怀,什么时候你变得如此君子了?”
“混蛋,真酷!”
“嗯?霍雪竟然会说梦话,他说谁混蛋?”
听了一会儿,霍雪又没音了。曾清怀苦笑一下,困意上来也睡着了。
“喂,该起床啦,太阳都晒屁股啦!”霍雪卡着腰站在曾清怀旁边大声嚷道。曾清怀慢慢睁开眼,从他的位置看去,霍雪倒是挺“伟大”的。
曾清怀懒洋洋的问道:“几点啦?”
“都快十点啦。”
“哦,早上好。”
“早个,那个什么,还不快起来!”
“你站在这,我怎么起来啊?”
“你又没脱衣服,怕甚么?”
“也是。”曾清怀想到实在不应该赖在人家的房间里不起床。
“唉,我来替你收拾吧,真笨!真后悔叫你一声哥。”
曾清怀站在一旁,道:“好,……妹妹,下山的时候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
“纪念品当然要买,不过拜托你不要叫我妹妹,听了浑身起鸡皮疙瘩,你叫我阿雪好啦。”
“我觉得也是。”
从登封回来的时候,曾清怀手里多了个大包,里面全是霍雪买的纪念品。曾清怀因为得了太极宝玉,觉得十分满足,自己倒是什么也没买。他摸着玉背面的“天地浩大,独有乾坤”八个蝇头小楷,浑身仿佛被充电一般,精神力比原来大大提高了。曾清怀这次才明白,这块玉就像一个光电倍增管,可以把意念波放大输出,若是在它的最大波峰处(周期为30秒)简直可以把意念波放大一倍,而且这块玉只会放大不会缩小,正如正铉函数的Y大于0的部分。把玩了一会儿,曾清怀又发现一点,这块玉仿佛是一个贮藏精神力的海洋,其中蕴含的精神力简直无穷无尽。曾清怀发现以后不必担心精神力耗尽的问题了,不禁大叫:“妙哉!”
霍雪看他神情接近疯狂,问道:“你在山上呆出病来啦?还妙哉?想学古人出家当和尚吗?”
“非也,非也。”
曾清怀把玉小心放好,道:“今天再去嵩阳书院玩玩吧。”
很多人只知道嵩山少林寺,并不知道嵩山作为中岳,可去之处并不只有少林寺而已,两人又花了一整天时间游了中岳庙,观星台和嵩阳书院。中岳庙是一组宫殿式建筑群,位于太室山南麓,背依黄盖峰,面对玉案山,西有望朝岭,东有牧子岗,群山环抱,景色极佳,两人游完少林寺觉得少林寺挺大的,游完中岳庙才知道社么叫做大。两人累得够戗,看完嵩阳书院的将军柏后,霍雪说什么也不肯走了,曾清怀本来还想爬上峻极峰感怀一下《笑傲江湖》上五岳剑派比武的一章,但体力实在是难以维持,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
休息了一晚后两人启程回家。霍雪的右手挂了一串彩色念珠,这念珠据说是山上特有的一种石头做的,只有嵩山上出产,更稀奇的是念珠被少林寺高僧念过平安咒,可保人一声平安。霍雪十分喜欢,一路上左瞧瞧,右看看,十分得意。曾清怀实在看不过去,道:“这种念珠恐怕到处都有卖的,亏你像拣了个大便宜似的,这些纪念品全都华而不实,骗人的。”
霍雪瞪了他一眼,道:“这个不一样,老板说,这串是有法力的。”
曾清怀惊道:“你真的相信?我这读惯了武侠玄幻的都不信,什么法力,都是骗人的。”
这时旁边一个中年人插话道:“小伙子,可别这么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在嵩山脚下,不可把话说得太满。”
曾清怀打量那人一眼,见他方面大耳,面色黑红,给人一种威武雄壮的感觉。“也是,或许嵩山有高僧,但是我在少林寺只见到一位高僧。”
“咦?少林寺僧人众多,你怎么认定只有一位高僧?”
曾清怀没回答。他总不能说:“我用意念波侵入了整个少林寺所有和尚的大脑,只有一位老和尚没被我侵入,其余的全都不行?”
中年人以为把曾清怀说得无话可说,呵呵一笑,道:“还是年轻啊!”
曾清怀嘴角一撇,道:“你师父一心想继任主持,可是又不会溜须拍马,是不是?”
中年人猛地站起来,叫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瞎猜的。你别当真。”
中年人慢慢坐下去,对曾清怀再也不敢小视。
霍雪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这位大叔是少林俗家弟子,辈分还不低呢。他听我讲少林寺的坏话,当然要出面维护少林寺的声誉。”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你别问为什么。”
“好像多了不起似的。”
曾清怀闭上眼睛,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你肯定没看过《诛仙》。”
“猪仙?猪也能成仙?是新拍的电影吗?”

第十八章 迷药
不知是对少林寺太失望,还是旅途劳顿,再或是被霍雪一句话打击的内伤不治,曾清怀的情绪十分低落,精神恍惚。在郑州火车站等车的时候竟然把包丢了。别的包也就罢了,正好那包里装得全是纪念品,霍雪急得要哭。
曾清怀挠挠头,道:“不用急,丢了找回来就是了。”
“怎么找啊?!”
“把你的念珠给我。”
“不给,这是最后一个了。”
曾清怀哭笑不得,道:“一会儿还你!”拿过念珠,用意念扫描一下,然后放出意念波,不一会儿,曾清怀拍拍手道:“找着啦,followme!”带着霍雪向站外走去。霍雪半信半疑,只得跟着,出了火车站,穿过两条马路,曾清怀转了个弯,走不远,拐进一条小巷。曾清怀在一个黑漆大门前站住,道:“你在这里等我。”
霍雪摇头道“算了吧,你……”
曾清怀冲她奸笑了一下,转身就去推门,门关着,曾清怀喊了声:“快开门!”
“谁?”一个尖细的声音问道。
“丢包的,把我的包还给我!”
吱呀,门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张鼠脸来。他看见曾清怀,鼠须一动,道:“进来!”
曾清怀让霍雪在外面等着,自己走了进去。院子不大,里面有几间老屋,一个流鼻涕的小孩正在洗衣服,看见曾清怀吓得张大了嘴。曾清怀冲他眨眨眼。
这时里面走出来一个肥面大耳的胖子,说道:“小子,你也是道上混的吧?不然不会找上这里来,按说你都找上门了,我们应该把包给你,不过我一向服软不服硬,你要是想出这个门,就得报上你的腕来!”
两分钟后,曾清怀提着包,另外一只手拿了两瓶可乐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人。胖的脑门黑了一块,粘了不少土;瘦子两眼乌青。曾清怀递给霍雪一瓶可乐,道:“走吧。”
霍雪一脸惊奇,道:“你怎么要回来的?”
“他们见我长得帅,就还给我了。”
霍雪迫不及待的打开包,道:“我在山下买的糕点呢?”
她一问,那两个人马上惶恐的看了曾清怀一眼。
“我可没见。”曾清怀又喝下一大口可乐,脸上露出纯真无辜的笑容。
曾清怀长这么大没坐过几次火车,没想到这次运气这么好。他靠着窗,霍雪的右边和左对面都坐着一个美女,她的对面是个男生,右对面是个爱套近乎的中年男人。曾清怀在火车上不爱说话,一直看着窗外,可是霍雪要睡觉硬是跟他换了位置,这下可为难了曾清怀,左依右靠都不行,只能危襟正坐,火车上空间狭窄,连腿都伸不直,不一会儿,曾清怀就觉得浑身难受。
中年男人拿出一个小包裹,放在桌子上,又拿了一瓶矿泉水,慢慢喝着,对面的男生正在听mp3,谁也不理,曾清怀一直没说话,两个女生跟他没有共同语言,中年男人试着问了几句,她们也爱搭不理的,所以他只能寂寞的看报纸。那个小包里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放出一种令人昏昏欲睡的香味,听mp3的不一会儿就不再摇头晃脑了。曾清怀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