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13节

世界毁灭者_第13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9:1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出一层红晕,道:“曾哥,你待我真好,像我哥哥一样。当我治好了,我要当你女朋友。”
曾清怀苦笑一下,摇了摇头,钟河道:“阿秀,先别说了。”
“哥,我想家了。我想乡亲们了。”钟河点点头,没说话。
“我看见我们村建了水库了!以后我们就不必大老远跑到几里外去打水啦!好大,一眼望不到边呢!还有风,吹得我好冷……”钟秀的眼睁得大大地,脸上一片艳丽地红色,胸部一起一伏,呼吸急促。
曾清怀紧紧握住阿秀地手,道:“阿秀你再跟我说句话好吗?”
“真……”
曾清怀觉得阿秀的手忽然一沉。
“阿秀!医生!医生!”
“注射强心剂!”医生们显然没料到阿秀会因为流鼻血而死,以为她只是沿途劳累导致贫血而已,所以连氧气罩也没给她用。
钟河紧紧抓住曾清怀地手腕,两个人都默默哭泣着。曾清怀看着医生紧张地抢救,身体都失去了知觉,任凭滚烫地泪水从脸上流下,渐渐变得冰凉。
哗哗哗哗,阿秀地担架被推进手术室。曾清怀在救护车停下之后就一个人跑了。钟河没有追上去,他要一直陪在妹妹身边。霍雪叹了口气,道:“让他一个人呆会儿吧,谁也别跟着。”
曾清怀拐上一条马路在人行道上慢慢走着,朦胧中看到一道道人影晃来晃去,却总也看不清。曾清怀仿佛失去了全身地力量,他从来没有像这个时候这么累,全身都那么沉重,沉重地让人发疯,让人想骂人!行人们地声音似幻似真,听得见却听不清楚,变成恼人地噪音,把人的思想捣地稀烂。也不知走了多久,走了多远,等眼泪已经枯竭地时候,曾清怀听见了一阵歌声,那是《FFX》地结尾曲,十分感人。曾清怀听了一会儿,扑通一声靠在墙上,滑了下去。悲伤凄美地歌声,再次让曾清怀泪如泉涌。雨适时的下了起来(就像诛仙上的雨那么有眼神,想下就下。),雨点砸在曾清怀脸上,似乎有点疼痛。行人们加紧脚步,有的去商店避雨,只有曾清怀倚在墙角,任由雨水大在脸上。
天空仿佛被劈开一个大口子,轰,因为很近,玻璃都震得哗哗响。
曾清怀身子一抖,连大了两个喷嚏,然后慢慢站起来。他浑身都湿透了,身子仿佛重了两倍,让曾清怀忍不住又要倒在地上。曾清怀仰头望天,雨水打在眼皮上,冲淡了脸上地泪水。曾清怀哼了一声,精神力勃然发出,在全身形成一个保护罩,把雨水挡在外面,若这时有人看见,一定会大吃一惊。力罩将路上地水自动挤开,没有激起半点浪花。曾清怀把力罩缩小,湿透的鞋故意踩上水坑,水化四溅。曾清怀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像冬天踩在厚厚地积雪上一样,每走一步,都咯吱咯吱响,仿佛是弱小的雪片被压扁时发出的惨叫。
就在曾清怀沉迷于趟水游戏时,孟植带着超能特攻队出现在他身后。孟植试了几次,终于说道:“曾清怀,打上伞吧,你这样太惊世骇俗了。”
“人们总是喜欢大惊小怪罢了。”
曾清怀忽然停下脚步,超能特攻队众人都停了下来。露出警戒地神色,谁都知道曾清怀现在精神不稳定,随时都会暴走。
曾清怀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所有人都像被石化了一般。
孟植和队员们交换了一下目光,众人脚步减移,悄悄将曾清怀包围起来。
曾清怀没有任何变化,脸上仍是没有表情。
过了大约十分钟,所有人都觉得好像过了一年一样。
孟植忽然拍手叫道:“上当了!”精神力传递过去,曾清怀竟然变成了透明的水人,然后哗啦一声,融入地面地积水中。
张龙惊叫道:“这,这。”
孟植叹息道:“曾清怀和我们的差距越来越远了。”
宋万宗心里一阵激动,看上去,他和曾清怀地超能力最为接近,见到曾清怀地本领如此强大,宋万宗也心想:“如果我继续修炼下去,也会打到他的这种境界吗?”想到这里,宋万宗禁不住浑身发热,他连忙低下头去,不让别人看到他的表情。
洪玉廷道:“那他是不是早就走了?”
孟植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其他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但谁也没有说出来。
曾清怀突然消失了,但是他仍然给孟植发了封邮件,让他处理好阿秀家乡水库地建设。霍雪也收到了曾清怀地邮件,曾清怀倒是没有多说,只是让霍雪帮着钟河把阿秀地骨灰带回家乡,别的什么没提。孟植带着超能特攻队等人也来帮忙。洪玉廷在北京有亲戚,他的亲戚对阿秀地也感到很惋惜,大人处理这种事总是想的周到些。
阿秀地死又成了北京媒体的焦点,有人甚至把目光盯在曾清怀身上,说什么钟秀的经纪人暗恋钟秀,钟秀死后,其经纪人伤心欲绝,继而失踪。之后更有人采访在救护车上的医生,探听出曾清怀于阿秀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可是曾清怀的名字他们竟然都不知道。
有一家小报公然打出标题:“钟秀的秘密情人到底是谁?”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好几个情人,一时间该报销量大增,但是不出两天它又对此事闭口不提。这一切,全赖孟植等人所为,孟植认为这时候绝对不能刺激曾清怀。曾清怀非常不喜欢张扬,如果他发现他的名字出现在各大报纸上,还与钟秀的绯闻有关,难保他会干出什么事。
这还真让孟植猜对了。曾清怀离开北京后,直接回家,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从小学到高中的所有资料。他要抹掉他的过去。阿秀的死对他的刺激,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他心中的一道枷锁。
“既然好事做不了,我就做坏事!”
曾清怀决定要认认真真的为所欲为一番。他预感到自己将来闹的事小不了,为了不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他的过去,他要亲手埋葬它。他不想有人在写他的传记的时候,在他上学期间力找到关于他“疯狂本性”的灵感。他觉得那样太可笑了,就像鲁迅在课桌上刻一个早字,爱因斯坦小的时候不会做板凳一样。他要让那些无聊的人对他无从下手,只有恐惧和震惊。
他放过了小时候在幼儿园教他的阿姨,那时候他表现的太平常,就算记忆力再好也没有人会记起曾清怀在幼儿园的非常举动,更何况那些阿姨,现在都五六十岁了,笨得要命。
小学里有他的档案,更重要的是有他的成绩单。曾清怀可不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小时候经常不及格,所以找到阔别已久的小学后,把档案室整个焚烧一空。小学同学现在曾清怀已经几乎一个也记不得了,以他的表现,估计也没人会记得他。曾清怀只把几个还有一丝印象的同学抹去了记忆,在一个几乎完全忘记的同学那里,曾清怀搜出一张旧照片,那时的曾清怀连他自己都分辨不出来。曾清怀放心地出了一口气,按名单把所有同学的记忆抹去是在太麻烦了。他也相信,凭他小学同学那里关于他的少的可怜的记忆,谁也别想知道曾清怀是个怎样的人。
在初高中遇到的麻烦更多些。因为这期间他认识的人变多了,他也闯过不少篓子,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在初中开始展现在学习上的优秀本领,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他也不清楚有多少人知道他。曾清怀可以烧掉档案室,把电脑硬盘直接格式化并重新分区,但人怎么办?一个个找出来洗脑吗?
曾清怀看着电脑显示屏,计上心头。
第二天,曾清怀去济南电视台。走进演播室之前,曾清怀给所有人都传送一个意念,他就是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果然一整天都没有人当他是陌生人。曾清怀在总控制室呆了一天,在电视信号中插入自己的意念,叫所有认识他的人晚上在泉城广场“泉”字标志下集合,他现在还没有借电视信号把所有认识他的人的记忆抹去的精神操控能力。
当天晚上,泉城广场标志下站着二百多人。曾清怀看了冷冷一笑,心说:“曾清怀啊曾清怀,你这二十年里,能记住你的人竟然只有这么少么?你还真是被社会所遗忘的人啊!”话也不多说了,曾清怀双手一挥,猛然放下,离他近百米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头忽然一晕,醒来时就彻底把曾清怀忘掉了。
第一部分恐怖前夜正式结束。这一部分是曾清怀刚刚获得超能力在学校和国内的所作所为,平淡了一些。日本人才出现一个呐!下面是第二部:率幸而为。一些新人物相继会登场。看到这里的读者,我谢谢你们,因为是你们给了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第二部 率性而为 第二十二章 过场1
曾清怀处理完那些人,志得意满,想了想,自言自语道:“除了几个在外地上学的,几乎都解决了。剩下的只有大学档案室,还有教育局,公安局。”忽然想起自从六月初就离开学校,现在已经快七月了,应该回学校了。毕业论文指导老师应该替他写好了,但是毕业答辩就要开始了吧?或者已经结束了?
回到学校,因为学校离没有电视,所以同学们都还记得他。只是他们见了他都不敢说话;曾清怀自己也没有发现,自从他下定决心后,他浑身散发出一种逼人的力场。如果他从前是刻意压制仍能让人感到压抑的话,现在他已经不用精神力就能使人屈服于他。
到团委一打听,果然毕业大便已经冲干净了。曾清怀直接找到院长办公室,让他把什么狗屁答辩委员会的人全找来,在他的答辩手册上签字。就这样,别人忙活了一个学期的毕业论文,他一个小时就圆满解决了,尽管还有论文存档等问题,曾清怀全不理会。他本来想把档案室全部烧掉算了,但是想了想,说不定有人会因为没有资料凭空编造他的前半生,不如留下一点,好让那些文人有所顾忌。
之后直到拿到毕业证,曾清怀一直都没用超能力,像一个普通学生一样忙碌着,卖书,收拾行李,同学聚会纪念。孟植考上了研究生,以后不能再随时照顾在校的超能特攻队队员,所以一直抽空训练队员们提升他们的能力。
最后,他任命张龙为副队长,张龙一开始十分得意,可是孟植交待他要负责见识曾清怀的行动后,张龙就高兴不起来了。其他队员都没大有名利心,都对失去孟植的领导感到十分遗憾。孟植待人随和,管理能力也强,超能特攻队在他的领导下能团结合作,可是张龙能不能当好副队长,大家都不以为然,只是谁也不想担任起这个任务,就随他去了。洪玉廷暗暗偷笑,他最讨厌张龙平常嚣张的样子。
曾清怀回到家中,开始准备开诊所的事。诊所的名字已经想好:“异能心理诊所”他要在所有电视台上做广告,广告词是:“不论是谁,心里一定有几件一直想忘掉但忘不掉的事。到异能心理诊所来吧,我来帮你忘掉它们!只提供电话预约,不准随便上门。”
这则广告的播出时间是从早上六点开始,每一刻钟一次,直到晚上十点,连续放两个星期。在无与伦比的强大宣传攻势下,曾清怀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在地毯式轰炸后的第二天,终于有生意上门了,曾清怀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此之前,曾清怀还为开诊所的事和父母大吵了一架。
他的父母都是老实人,当听说曾清怀要开心理诊所时,两人都震惊了。半晌无语后,曾清怀的父亲吐掉刚点燃的烟道:“你真想这么作?”
曾清怀笑着点点头。
曾清怀的父亲作出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又要从烟盒里抽出一只烟。可是手抖的厉害,平常熟练之极额动作竟然作不出来。
曾清怀从他手里抢过烟盒,抽出一只,递给他,又从他手里抢过打火机,给他点上。
曾清怀的父亲面色稍缓,曾清怀的母亲轻咳一声,在他腰上掐了一下,曾清怀的父亲立即严肃地道:”少来这一套,好好跟我们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好不容易毕业了,应该找个稳当地工作。我和你妈都没机会上大学,那时候”
“文化大革命嘛。”曾清怀插口道。“你们的儿子不是异想天开的傻瓜,是傻瓜就不会毕业了。我有自信可以把诊所办好。”
“你当初是怎么想的呢,你学的是环境科学,你应该去环保局,要么去环保公司。你怎么会想到开心理诊所呢?”
“现在找工作难啊!有关系还行,像咱家这种无权无势的,上那里找工作?我只是个本科生,顶多过了个英语六级,现在说是要保护环境,可是环境科学真正要要被重视起来还要等十年。”
“工作有的是,就怕你不干。反正我不允许你开诊所。你呀,应该先带你去看心理医生。”曾清怀的母亲忍不住说道。做母亲的最关心儿子的健康,她以为儿子因为找不到工作愁出病来了。
曾清怀的父亲听儿子分析地有点门道,道:“你别瞎掺和,清怀,你说说为什么会选择开心理诊所?”
“老爸,你是不是担心脱发啊?哦,不对,前两天,你们单位地老王因为肝癌去世了,你怕他会传染给你吧?”
“你怎么知道?”曾清怀地父亲吃了一惊。
“我还知道你的私房钱……”曾清怀笑道,“老爸肯定会把他的私房钱的一半送给我当启动基金的,是吧?”
“什么私房钱,快说你怎么知道老王去世的事情?你才回来两天啊?”说着向曾清怀的母亲看去。
曾清怀的母亲道:“我没告诉他,你的私房钱……”
“别打岔,现在孩子的事情要紧。”
“老妈,老爸给我四千,你再捐献点?”
曾清怀的父亲吃了一惊,心说:“你还真知道?”问道:“你知不知道开诊所要有执照?”
“已经办好了,还欠营业执照。至于诊室,把我的卧室改造一下就行了,大不了加上客厅,反正有个地方坐就行。”
“那怎么行!不行,我不同意。”曾清怀的母亲坚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