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17节

世界毁灭者_第17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9:3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大。他妈的在国内我还没喝过白酒呢。”
“您喝的是正宗的XO啊,这两瓶白兰地老头珍藏了几十年都不舍的喝。”
“热死了,这附近有没有凉快的地方?”
“有阿,随我来。”
看着珍妮扶着曾清怀向树林走去,霍克对席勒道:“叔叔,珍妮她?”ωωω*ūmdtΧt*còm%∪Мd~txt小-说_下-載
“无妨,看看心魔能不能征服这匹难驯的烈马。干杯!”
霍克担心的说道:“珍妮会杀了他的。”
“霍克少爷,您要是还想夺得许云嫣小姐的芳心,酒耐心等着看好戏吧。”林克奸笑道。
霍克眼睛一亮,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到了林中,曾清怀敞开衣领,笑道:“真舒服。嗯,这里的空气真新鲜!”
“那你就长眠在这里吧。”珍妮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手枪。
“这是一场考验吗?哈。”曾清怀仰倒在地上,身子摆成一个大字形。
“没有你,我一样可以干掉杜勒家族。可笑的心魔先生,您高估了您的实力。”
“正相反,你低估了我的实力。”
曾清怀向珍妮发出一记意念波,珍妮凭着杀手本能,奇迹般的向后一滚,滚动中向曾清怀发了一枪,但是曾清怀也躲开了。珍妮接着向曾清怀连发三枪,曾清怀躲开一枪,连中两枪,闷哼一声,倒在地上。珍妮慢慢站起来,向曾清怀走去。曾清怀挥手甩出一把树叶,这些树叶被曾清怀用意念加持,沾上立即会昏迷。珍妮在他挥手时又连开两枪,打中曾清怀的心脏部位。但身上也粘到几片树叶。珍妮用脚将曾清怀身子翻正,看见嵌在曾清怀胸口的两发子弹,冷笑道:“别装了,我用的是麻。”扑通,她自己忽然晕了过去。
珍妮呻吟一声,从昏迷中醒来。她浑然发觉身上凉飕飕的,定睛一看,身上的衣服竟然已经被脱光了,好在曾清怀没做的太绝,还是把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珍妮经受过训练,当然知道她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气得她急火上涌,又晕了过去。这回她醒来的快得多了,珍妮下意识地伸手摸枪,牵动了伤口,痛得她紧皱着眉头。
曾清怀已经走了,不过空气中仍然残留着激情过后特有的味道,珍妮忍不住骂了一句:“这个混蛋。”内衣被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一旁。珍妮的身子又酸又痛,好半天才穿戴整齐。来到林外,她发现这片树林外一米以内的草都倒伏向外,清晰的画出一条分界线。珍妮在草地上凝视一会,向大屋走去。
来到大屋不远,就看见所有人都围在屋外。珍妮走上前看去,只见曾清怀抓着席勒,手里拿着一把银餐刀抵在席勒的咽喉上。其他的人都举枪瞄准曾清怀,只等一声令下。
曾清怀大声叫道:“快说。杜勒家族在哪里?”
席勒叫道:“心魔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未婚妻呢?她被绑架了!”
林克一听,一挥手,让所有人收起了枪。
林克上前劝道:“心魔先生,请先平静一下。席勒经不住您的惊吓。”
曾清怀哼了一声,放开手,气乎乎的坐在椅子上。
席勒小心问道:“您确定您的未婚妻是被席勒家族绑架的吗?”
曾清怀从口袋离拿出一张纸条,仍给席勒。
席勒打开一看:“贵女友已经落入我手,若想她活命酒不要与席勒合作。”
曾清怀又拿出一个钱包,刀:“这是许云嫣的钱包。”
席勒看了看,刀:“你,你想怎么样?”
“现在就约杜勒家族谈判。我要这帮渣滓知道惹我的后果!”
“可是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你们准备什么?只管把他们叫出来而已。我,加上珍妮,足够搞定一切。除非他们是一只军队,不然他们死定了。”
“杜勒家族有作军火生意,他们的火力很强。”
“我要两套最好的防弹衣。嗯,四套吧。”
除了珍妮和席勒,所有人都认为曾清怀肯定疯了,一听他要四套防弹衣,都以为他要找两个人支援,脸上的神情立即不自然起来。席勒在人群中扫了一遍,道:“蒙特,赛而,你们两个。”这两个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明知道要去送死,仍然走上前一步。曾清怀看了他们一眼,道:“很好,不过我用不着他们。四套防弹衣我和珍妮一人两套。他们可以当狙击手吗?”
珍妮知道曾清怀要穿两身防弹衣后,忍不住笑道:“穿一套就够了。穿两套会影响行动的。”
“安全第一呀!你愿意穿一套就随你。”
曾清怀随着怒火的渐渐消退,已经镇静下来。
这时席勒的手机响了,席勒打开一听,道:“心魔先生,打给您的。”
曾清怀接过来问道:“谁找我?”
“曾清怀,你好。”对方用的是汉语。
曾清怀用汉语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吉祥中餐馆的曹叔。你还记得吗?”
“是你?”
“曾清怀,我们知道你有超能力,希望你能放弃与施特劳斯家族合作,加入我们。”
“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属于中国自由革命党。”
“么?!”曾清怀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没听说过。”
“当然,我们的名号是绝密的。”
“我管你们是什么,现在我没空搭理你们。”
“等等,许云嫣在我们手里,你也不管吗?”
“啊?靠,你们最好马上放了她,不然我灭了你们。”
“好,咱们等着瞧。明天上午九点,在布鲁斯林大道第十三仓库见。”
曾清怀放下手机,道:“原来这个什么自由革命党跟杜勒家族是一伙的。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残忍。”
席勒道:“林克,派人去看看有没有埋伏。”
曾清怀有些纳闷,道:“席勒,请你尽量做好准备,给我一个房间,我要休息一下。”
“席勒一挥手,一个管家走了上来,带曾清怀去准备好的客房。
等曾清怀走了,席勒向珍妮问道:“他打败了你?”珍妮点点头。
“果然是魔鬼!按协议我们的约定解除了,不过我仍然希望你能再帮助我们一次。价钱好商量。”
“我会的,因为他。”珍妮向曾清怀的背影看了一眼,脸上竟然浮现出几分红晕。
席勒睁大了双眼,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曹叔关上门,揭开许云嫣的眼罩,道:“许小姐,对不起。”
“曹叔?”
“是我。中午想吃什么?”
“为什么?”
“因为你的未婚夫是个罕见并且厉害的超能力者,我们需要借助他的力量。”
“他不会饶了你们。你们不该招惹他。”
“不会的,许小姐,为了你,他会心甘情愿的为我们工作。更何况,我们还有‘演说家’呢。”
曾清怀的房间外面。珍妮换了一件黑色低胸晚装站在门口。
“咚咚。”
“我谁也不见。”曾清怀答道。
接着是开锁的细小声音,门被打开了。‘啪’珍妮打开灯,看见曾清怀正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她。
曾清怀松开双腿,道:“我知道普通的门挡不住你,但我在门上加了恐惧术,你还能进来?”
“克服恐惧是杀手的本能。”珍妮关上门,道:“你这个神秘东方的法师,正在研究魔法吗?”
“我在冥想。”
“冥想?”珍妮款款走到床边,看着曾清怀。
曾清怀看起来有些疲惫,用双手支撑着仰坐在床上,道:“你平常喜欢用什么武器?”
“钢丝。”
“哈,有趣的武器。”
珍妮走到曾清怀背后,坐下来为曾清怀按摩双肩。
“真舒服,噢,眼睛都快挣不开了。”曾清怀盯着珍妮的手,如果有根钢丝绳出现在他的脖子上,珍妮的死期就到了。
珍妮的手渐渐向下,就在曾清怀‘几乎要睡着’的时候,珍妮突然抓住了曾清怀的命根。同时在曾清怀耳边轻声说道:“我抓到你了。”
曾清怀仿佛被点击似的打了个寒战,吃惊的望着珍妮。
后者柔声道:“你今天占了我得便宜,晚上就想要赖帐吗?”
曾清怀浑身都没了力气,就像孙悟空被抓住了尾巴。珍妮感觉到曾清怀的自然反应,浅笑几声,另一手脱着衣服,然后从她红润的双唇间吐出一句让曾清怀做梦也想不到的话:“你征服了我,现在我不再是席勒的杀手,而是你的奴隶,我得主人。”
曾清怀的双臂再也支持不住,在倒下去的时候,曾清怀心想:“看来我得精神力用过量了。”
“一个强大的男人背后总是无数个美丽女人……”看玄幻小说有感。

第二十七章 谈判
曹叔今天穿的非常像一个国家干部,而不是餐馆老板。在他身后,站着两个中国大汉,看上去就像中南海保镖。杜勒家族的老大皮提尼恭恭敬敬得站在他的身后,在他之后,是一帮手下。皮提尼看着驶来得劳斯莱斯,脸上浮现出一个冷酷的笑容。
施特劳斯家的人陆续下车,先下车得是曾清怀和珍妮,其次是脸色苍白得霍克和蒙特,最后是满脸自信的老席勒。
曹叔首先招手道:“小伙子,你终于来了。”
曾清怀冲他微微一点头,走上前去,同时发出意念波侵入他的大脑。
席勒和皮提尼对视一眼,都冷笑一声。珍妮紧跟在曾清怀背后,眼睛紧盯着曹叔背后得两个保镖。
“我全名叫曹汉聪,你可以仍然叫我曹叔。今天我是代表杜勒家族莱谈判的。”
“从今天下午开始,杜勒家族将不再存在。”
曾清怀看了皮提尼一眼,皮提尼顿时立即全身麻木,话也说不出来。
曹叔眉头一皱,道:“你真是个罕见的高级精神型超能力者?!”
“哦,难道还有像我一样的什么精神型超能力者?”
“有一个。”
曾清怀从他脑中知道这个人是他上司的上司,而且还知道了一些令他震惊的东西:曾清怀,济南市中区某某路某小区某楼某单元某号。身高178cm,体重61.5kg25岁特长意念控制。
xx年xx月xx日,控制半条街的汽车为自己让路。
xx年xx月xx日,控制一棵树生长,让麻雀落在手上。
xx年xx月xx日,在千佛山与一和尚交谈,内容不祥。
xx年xx月xx日,在河南郑州让四个流氓互相殴打。
xx年xx月xx日,在少林寺惩戒日本人小泉蠢一郎,方法不明。
xx年xx月xx日,在北京大学大礼堂控制所有学生安静。
xx年xx月xx日,女朋友许云嫣在德国汉堡大学读书。
xx年xx月xx日,开心理诊所,控制普通人上门。
这个中国自由革命党对他的底细了解的一清二楚,让曾清怀大吃一惊。而这只是他从曹叔脑中得到的资料中的一小部分。
曹叔拿出手机,道:“如果你不相信许云嫣在我们的手里的话,我可以接通让你和她说几句。”
“不用了,说条件吧?要我怎样才可以放人?”
“我们非常需要你的加入。我们的宗旨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就是推翻共产党的统治!创建全新的社会制度,革除现在社会的种种弊端!”
“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应该出自一个未经世事的热血青年之口,而不是你,大叔。”
“理想与年龄无关。我想你也知道并且理解我们这个组织成立的原因。”
“哼,这只是你的引路人对你说得谎话,谁知道中国自由革命党成立的目的是什么?我不关心政治,在我看来,中国由谁统治都是一样,关键还是在于统治者的所作所为。”
曾清怀忽然觉得对他说这些话完全没必要,好像脱口而出就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给了别人。
“看来你其实还是对共产党有所不满,这对我们来说还是个好消息。”
“其实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那就是——你以后永远都不能再说话了。”
曾清怀说完,对曹叔发出意念波。然而结果并没有像曾清怀所想的一样,曹叔只不过是身子一晃,随即喊了一声:“挡住他!”只不过是声音沙哑了一点。
曾清怀发现有一个意念波抵消了曾清怀的攻击,而他竟然没发觉附近有超能力者存在。
“谁?出来!”曾清怀一边放出意念,让杜勒家族的所有打手都让开,一边大声喊道。
“踏出那一步,你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幸福。”
在人群中意念波动突然闪了一下,一个打手立即不顾一切的向曾清怀扑来。珍妮用手枪把他的两块膝盖骨打碎,那人仍然用手支撑着爬向曾清怀,在地上留下两道血红的痕迹。
曾清怀叫道:“鬼鬼祟祟的,是男人的话就现身。”珍妮用英语把曾清怀的话翻译了一遍。
“消灭其他生命体,是比烧毁图书馆更为严重的罪行。因为这样干,等于是永远破坏了除了它们所具有的本能的智慧和经验外,是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存在的智慧的源泉。”
人群忽然大乱,打手们开始互相残杀起来。曾清怀听不懂这低声私语似的咒语是什么,但是他肯定这个超能力者是通过念一些东西来控制别人,而且这个人正是要利用这个嘈乱的场面逃跑。
“趴下!”曾清怀用八成力量放出意念波,仓库里的人包括珍妮在内几乎都倒下了,只有一个摇摇晃晃的勉强保持站立。曾清怀将意念锁定在他身上,这样他就跑不掉了。
这人知道没法逃跑后,反而镇定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站直了面向曾清怀。
这个人长得非常像美国上届总统克林顿,只是身材缩了一号,显得底气不足。“心魔先生,我叫克林顿。特长是念警句控制别人,在组织里我的绰号是演说家。”
“你的实力不错,你获得超能力有多久了?”
“五年了。请问你呢?”
“失败者无权提问。”
克林顿激动了一会儿,终于低下了头。
“在你们组织里,像你这种超能力者有多少人?”克林顿毕竟是超能力者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