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18节

世界毁灭者_第18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9:3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他的大脑不像平常人一样容易侵入,而且能力越强,侵入也越难,所以曾清怀不得已采取了提问的方式。
“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们帮助杜勒家族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赚钱。”
“你们还控制了什么其他的赚钱职(曾清怀的英语已经退化到了高中水平)业?”
“毒品,走私,洗钱,色情业还有一些正经行业。”
“听不懂,说得详细一些,把你知道的全告诉我。”
“你问的太多了!”克林顿的声音突然变了,变成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曾清怀吓了一跳,只见克林顿露出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脸色红的像猪血一样,曾清怀甚至看到像蚯蚓一样的静脉血管在他的脸上凸现出来。与此同时,克林顿的精神力迅速增强,很快就达到了曾清怀的程度,而且还在增强,曾清怀感觉到克林顿的精神力之源十分不稳定,似乎很快就会爆炸。曾清怀赶紧凝聚力量,将己方的人保护起来。
“啊,哦,哇——”克林顿双手紧抱的头部突然迸裂,强大的让曾清怀都感到恐惧的力量爆发出来,好在曾清怀已经让所有人战成一排,躲在他身后,这样曾清怀就可以布下一个钉子型的保护罩,从而最大程度的加强保护的力量。但即使如此,强大的力量还是把所有普通人都震晕过去,只剩下曾清怀和珍妮这个抵抗力特别强的杀手仍然站着。曾清怀觉得精神力之源传来阵阵刺痛的感觉,连带着五脏六腑都在搅动,好像要把所有的体液都榨出来冲出口外。珍妮趴在曾清怀背上,正努力克服胸部挤压的憋闷感。
“你不要以为你很强,其实你在我们眼中只是个可造之材罢了。如果不想让那个女人死掉,就服从我们。”这句话是掺杂在克林顿爆炸后的无头尸体仍然残留的意念辐射中的,其中蕴藏的力量虽然比爆炸时的弱了许多,但仍让苦苦坚持下来虚弱无力的曾清怀感到相当难受。就听“哇”的一声,背后一暖,却是珍妮实在忍不住吐在曾清怀身上了。
这个中国自由革命党到底有多么强的人力,可以轻易放弃一个在曾清怀眼里实力并不弱的超能力者?这场别开生面的谈判最终以施特劳斯家族惨胜结束,杜勒家族的人手在爆炸中死的死,伤的伤,被席勒招揽的没有几个。而杜勒家族的地盘虽然暂时被席勒接管,但是人手严重不足让席勒忙的焦头烂额。德国的其他黑势利纷纷派人来打探,打算当一回渔翁。霍克主动要求为席勒分担一些管理事务,并且在林克的帮助下做的挺好,席勒开始并不明白霍克为什么想通了,后来他才明白,霍克终于发现曾清怀说过的如果他再纠缠许云嫣,就让他变成白痴的话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威胁。所以聪明的霍克果断的决定放弃,作一个能呼风唤雨的黑帮老大比作一个白痴好多了。
修养中的曾清怀和珍妮在谈判结束的第二天就接到了中国自由革命党发来的信,通知他在三个月后将接到下一个任务。随信寄来的还有许云嫣的一张照片,许云嫣被关在一个空荡荡的小屋子里,她正坐在床上看电视。从照片上看来,她的精神还不错,而且还看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曾清怀心说:“我为了你出卖了自由,躺在医院里养伤,你却无忧无虑的在看看无聊透顶的台湾电视连续剧,你对得起我吗你?”在网上调查了寄信人的地址,却是一个旅游胜地——威灵顿古堡,坐落于奥地利东南部。

第二十八章 珍妮的复仇
曾清怀的精神力之源在爆炸中被震荡的很厉害,所以曾清怀这几天都是一个人坐在病床上慢慢调理,也不知道珍妮这个抵抗力极强的普通人会受什么伤。就在他抚平精神力之源后,打算去看看珍妮时,珍妮却先来看望他了。珍妮还是穿着病人的条纹长衫,但是她的傲人身材还是没法掩盖住,一举一动之间,展现出的还是数不尽的风情。
曾清怀招呼她坐下,忽然心中一动,问道:“你感觉还好吗?”
“应该说还不错。很感谢你那个时候替我们挡住了大部分的力量。”
“何必客气,你,都知道了吧?”
珍妮微笑了一下,道:“还是不太明白,你如何用超能力控制了我。但是那次,那个人所发出的力量又抵消了你在我身上所造成的影响,对吧?”
“如果让我解释,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一些。超能力和你学的格斗技巧不一样,那是没法用科学解释的。”
“好吧。这么说,我自由了?”
曾清怀从珍妮眼中看出了几分期待,还有几分恐惧,他尽力笑了一下,道:“是的。现在你彻底的自由了。”
珍妮终于放心的笑了,道:“谢谢。”
“不必谢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现在我只想说谢谢。再见。”说完珍妮快步向门口走去。
曾清怀看着她离开,心里竟然还有几分不舍。这个贪心的那人难不成还想当什么‘主人’不成?
珍妮走到门口,忽然回头向曾清怀说道:“心魔先生,我会记住曾经有你这个主人的。哈哈。”
曾清怀忽然感到很抱歉,连忙问道:“哎,那个,我可以帮你什么吗?(canihelpyou?)”受了近八年机械的英语教育,曾清怀在这个时候脱口而出,全然忘了平常都是用德语在说话。
幸好珍妮通晓多国语言,她犹豫了一下,道:“你可以帮我报仇吗?”
“我的父亲是个警察,在我四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和母亲被慕尼黑的黑帮头目曼尼杀害了,正好席勒那时正在拜访曼尼,他发现并收留了我,送我到南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接受杀手训练,直到我十八岁回来。席勒和我约定,我为他当五年的杀手,然后他给我自由,让我去报仇。我年满23岁的时候,我发现凭我自己的力量,很难杀死曼尼,而席勒利用我打败了许多对手,从而实力大增,这样我们就达成约定,我再为他工作三年,然后他帮我报仇。但是在这期间,如果有人打败了我,我就会离开。”
“你想让曼尼怎么死?”
“我想好了,我要让他一无所有。让他没有亲人,没有权势,更没有金钱。然后让他痛苦的活着,直到老死。”珍妮咬牙切齿的说完,向曾清怀看去。
曾清怀两眼闪耀着兴奋的光芒,道:“对,折磨死他!”
“这是个真正的魔鬼!”珍妮心想。
不过,有心魔的帮助,她就可以完成报仇的心愿了,尽管有把灵魂出卖给撒旦的感觉,但珍妮还是对曾清怀的出手充满期待。
两人开车从汉堡到了慕尼黑,本来珍妮要坐飞机的,但曾清怀要看欧洲的风景,死活不上飞机,这样就耽误了几天。两人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商量这先对谁下手。曾清怀看着珍妮搜集的资料,自言自语道:“曼尼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孙子和两个孙女。我们先从他的子孙下手。”
第二天,珍妮去跟踪曼尼一家的行动,曾清怀呆在旅馆里看足球。连续几天都是如此,直到第四天,珍妮穿了一身黑色连衣裙,带上了黑手套,拿着一个手提箱站在曾清怀的面前,她眼睛里充满了复仇的怒火,周围弥漫着惊人的杀气。
曾清怀用手将她推到一边,道:“等一下,就要射任意球了!”
珍妮无奈的叹了口气,退到一边。
“唉,对不起,平常我不看球的,这几天看世界杯竟然看上瘾了。你已经准备好了?”
“我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埋下了炸药,只要你制造一场意外的事故,让他们的车子停下,我就可以让他们的汽车飞上天。”
“没问题。”
黑色的紧身衣,让珍妮凭添了几分神秘和性感,一路上不停有人盯着珍妮看,反而黑头发,黄皮肤的曾清怀显得一点也不引人注目。到处都有世界杯的标志,街上洋溢着快乐的气息,但是曾清怀和珍妮却没有那分心情。曾清怀和珍妮来到一家咖啡店,在二楼的一张靠窗的桌子上等着。曾清怀喝了一口咖啡,立即吐了出来,第一是实在苦的要命,这味道简直比麝香正气水还要命;第二是太烫了,曾清怀看这咖啡没冒很多气,没想到会热的像岩浆。珍妮这时紧皱的眉头才舒展了一点,道:“慢一点喝,觉得苦了就加糖。”然后她就看着曾清怀把整整一勺糖块加在杯子里,舀了一点,尝了尝,又苦着脸加了一勺糖进去。珍妮苦笑着,心想:“这个奇怪的男人,为什么还会让人觉得像魔鬼一样可怕呢?”
“来了,”珍妮看着表,像街上望去,果然几辆名牌车准时的开了过来。
曾清怀端着咖啡站起来,看了一眼,道:“第几辆车?”
“不一定,你尽量让他们都停下好吗?”
“没问题。”曾清怀放下咖啡,哼了一声。就听汽车相撞的声音接连传来,整条街都在发生车祸,果然将曼尼的车堵在中间。
曾清怀笑着向珍妮问道:“动手吧?把所有的车都炸上天?”
珍妮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遥控器,只要摁下按钮,曼尼的两个孙子喝一个孙女就先他一步去了地狱。可是珍妮的手颤抖了一会,又将遥控器放了回去。
曾清怀又拿起咖啡,问道:“怎么?不想报仇了?”
“他们还只是孩子。我,还是没法对小孩动手,我还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我……。”
曾清怀左手搂过珍妮的肩膀,道:“这说明你还是善良的,没有被魔鬼训练营培养成冷血的杀人机器。明天我带你去见曼尼,我们可以夺走他的钱,这就够他后悔后半辈子了。”
珍妮道:“你这是在安慰我吗?虽然我放过了他的家人,但是我要他身败名裂,一文不值!你就看着吧!”
晚上,在迪不理大街的一家夜总会的地下赌场,曾清怀和珍尼正寻找着目标。曾清怀特意打扮的衣冠楚楚,名牌西服穿在身上,加上左手食指上的特大钻戒,让曾清怀明显的打上了‘暴发户’的标签,而珍妮则打扮的性感十足,担当了曾清怀的情人角色。
今天的任务是认识曼尼,并且在曼尼的脑中得到情报。但是如何找到曼尼是个难题,因为像曼尼这样的大老板,是不会跟一般赌徒在一起赌钱的,他们赌钱的地方只有赌场的几个高级职员才知道。
按照珍妮的意思,让曾清怀利用超能力找到一个高级职员,并由他带领两人进入高级赌场;但是曾清怀并不喜欢,他在赌牌的地方转了近一个小时,赢了将近两百万马克的筹码,震惊全场。赌场的一个值班经理利用监控设备发现曾清怀没有作弊后,也是十分惊讶。于是他主动来到曾清怀的面前,问道:“先生,请问您来自哪里?”
“中国,我是中国某省的一个小小赌王,这次来贵地是来长见识的,没想到你们这也很一般嘛!我要去更高级的地方。”
“请您跟我来,相信会让您满意的。请!”
曾清怀向珍妮眨眨眼睛,珍妮笑着挽起曾清怀的手臂,跟在经理后面向一个由两个大汉看守的房间走去。到了门口,两个大汉将手一栏,曾清怀向经理问道:“什么意思?”
“对不起,为了安全起见,必须对您和您的女人搜身。”
“放屁!分明是想揩油!你们让开!”曾清怀发出意念波,让两人浑身动弹不得。
那个经理吃了一惊,正想叫人帮忙,没想到珍妮一记撩阴腿,将他踢得晕了过去。
曾清怀用怜悯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从他身上踏了过去。
里面的隔音效果很好,外面的吵闹里面完全听不见,曾清怀扫了一眼,看见曼尼正在跟另外一个老头赌牌。曾清怀走上前去,对着曼尼的对手道:“你输了,让个地方。”
那个老头也是大有身份的人,见曾清怀如此不礼貌,白了曾清怀一眼,立即眼睛一亮,被珍妮的乳沟吸引住了。曾清怀抢过他手里的牌,扔到桌上,道:“滚开!”推开老头,做到曼尼的对面。
老头怒道:“你这个混蛋,是谁把你放进来得?来人,把他赶出去!”
曾清怀看了曼尼一眼,后者也正在看着他。曾清怀冲他点点头,道:“我来跟你赌!”
那老头问道:“曼尼老兄,你认识他吗?”
“席斯议员,我可不认识他。小子,席斯议员可是大人物,你要是赶快道歉,说不定还能活着走出去。”
“没关系,议员是不会介意的,对吧?”
出乎曼尼的意料,席斯竟然只是苦笑了一下。
曼尼好奇的问道:“请问,您是来自中国还是日本?”
“中国。发牌啊,别耽误时间。”
侍者说了句:“最低一百万马克,上不封顶。”
曾清怀轻笑一声,把手中的两百万马克全押了上去。珍妮站在曾清怀的背后,胸部紧贴着曾清怀的后背,让曾清怀舒服之极,他向曼尼一扬下巴,曼尼笑着也押上了两百万。
“我一对k”“我一对A”
“我三条8”“我三条9”
“我,我再加注!”“我没钱跟了!”
“没关系,你输了我就要你命!”
“我同花顺!哈哈。你死定了!”
“对不起,我也是同花顺,而且比你的大!”
“什么?你肯定作弊!”
“没有证据,不要乱说哦!”
曼尼猛地一拍桌子,气冲冲的走了,到了门口,曼尼回头说道:“下个星期二是德国对意大利。我要跟你赌足球!”
“好啊,乐意奉陪!”
“哼!”
曼尼走出赌场,对一个手下说道:“派人跟踪那个中国人,还有那个女人。不要让他们跑了。我要他们跪在我脚下求饶!”
“你知道曼尼的钱都藏在哪里了吗?”
“他的钱都藏在他家的地下室。而且他还有一个专门拍色情电影的制片厂,一个格斗赌场,好几家夜总会以及庞大的贩毒网络,他还是德国最大的武器贩子,要弄光他的钱还挺不容易的。”
“那我们就一家家的来。早晚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