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君子爱妻囚之有道 > 第26章 我是你的囚徒04

第26章 我是你的囚徒04

作者:站在边缘的蜗牛 发表时间:2018-11-08 19:25:1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42
    八年前,于忆还是一个两岁的孩子。那天,他在龙凤堂外的田间玩耍,于渺渺就在不远处被一群孩子围绕着,她就那么一小会儿没有注意到于忆,田里便传来了他撕心裂肺地哭喊。

    她以为是于忆摔跤了,连忙跑过去,看见小小的他坐在田埂旁,一手紧紧捂住右手臂,眼泪横流,哭得让她心痛。

    当她扒开于忆的手,看到细嫩白皙手臂上那个小小的针眼时,浑身都凉透了。然后她立即抬起头,看向前方……

    当时正是菜籽花盛开的季节,金灿灿的一片,难得的美景吸引了许多城里前来赏花的游客。不过这一片恰巧人少,在她冲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脚步匆匆,穿着一件深蓝色外套,头戴黑色帽子的背影。

    那个人身形纤瘦,黑色长发,身高在160左右,从背影来看,年龄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是个女人。

    可当她再次抬头去寻找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可惜,当时的于忆太过年幼,从他的口里没有问出任何有意义的线索。后来,她领着于忆去医院做了检查,才开始什么都没查出来。可当她看见那条新闻时,整个人已经坠入噩梦--艾滋病患者报复社会。

    当时,这条新闻在本市引起了轩然大波。110报警服务台接到群众报警称被不明针头扎伤。

    接到报案后,警方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专案组进行侦查。据了解,许多网吧、出租车等的座椅下被埋入了针头,不明的群众只要一坐下,就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除此之外,另一种手段便是对没有丝毫防御力也不会构成威胁的小孩下手。

    当时这个案子查得风风火火,后来也勉强结案。抓住了犯罪团伙三人,但其中并没有于渺渺认识的那个背影。

    加害于忆的那个女人,至今还在逍遥法外。

    只要那个女人还没有落网,于渺渺便无法安然入睡。

    曾经陆任贾不止一次劝过她,这么多年了,一个身患艾滋病的女人说不定老天早就替她收了命。

    可是,于渺渺却一直觉得,那个团伙并没有彻底瓦解,那个女人也一定藏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

    因为,对于艾滋病患者报复社会这种行为来说,对于他们那么庞大且轰动的行动组织来讲,那绝对不是一个只有三人的团伙,并且对于这样心理变态的组织而言,他们一定会继续留在这座城市欣赏受害者的折磨,欣赏他们“劳动”的成果……而他们一定不会局限于那样的快感,他们还会继续行动。

    八年前的她毕竟也只是一个青涩的少女,但现在的她……

    只要那个团伙再行动,她一定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等了整整八年,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傍晚,趁着警察局的人都下班了,陆任贾把于渺渺叫到了审讯室。

    “这几天我们陆续接到了四起被针头扎伤的报案。”陆任贾站在审讯室门口,手放在门把上,“而里面这个人,是来自首的。称他就是艾滋病患者报复社会团伙中的一员。另外,已经查实了,他确实是艾滋病患者。”

    “审过了吗?”

    陆任贾耸耸肩,“他就说这一句话,这种病患几乎等于视死如归了,其它的什么都不说。”顿了顿,“这不把您老请来了吗?在这一块儿你一向都很厉害的。”说罢,打开审讯室的门,侧身为她让出一条道,待于渺渺进去了,他才默默跟着进去,找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静静站着。

    于渺渺坐下身,将带来的资料放在桌案上,认真审阅。她头也不抬,就连一眼打量都没有。

    对面的男人却一直都在默默地打量着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审讯室内就是没有一人说话。

    “喂~你到底是不是警察啊?”男人斜坐在椅子上,瞥着她,“你要不知道问什么赶紧让我去睡觉。”今天一整天,有很多人都来盘问过他,每一个人问题都很多,都巴不得从他嘴里探一点信息出来,什么样的询问方法都用遍了,可就没一个在这干坐了一个小时不说话,连头也不抬的人。

    就好像,他不是个十恶不赦的惯犯,就像……他不是被人特殊对待的艾滋病患者。

    “没什么好问的,资料和你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了。”她翻阅着第一张,语速平缓,语调平静地念,“刘浩,男,87年12月出生,辽远市安靖镇人,初中文化,未婚……”一直将他的普通信息念完,又到第二张纸,“在十七岁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女孩儿,谈了一场恋爱,也是在同年你卖掉了一个肾。”这时,她总算抬起头看了刘浩一眼,他的神情已经开始紧张,可她却怡然自得地开了一个小玩笑,“该不会是为了给女朋友买苹果吧?”

    复而垂头,玩笑结束,又继续道,“……和中介四六分账,你得了六万块,之后潇洒了半年,这半年里你吃喝嫖赌,直到钱用光之后,去花花世界里做了两年的鸭子。”又抬头,继续玩笑,“还好没碰毒。否则你就是长十个肾也不够你卖的。”

    “这、这、这……”刘浩慌神了,抬起头看看一直站在角落里的陆任贾,又垂头看于渺渺,“你都在、在说些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懂……”警方会有他的基本信息这很正常,可这女人怎么连他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都那么清楚,就连卖肾和中介四六分,分了六万块都知道……她这是从什么地方打听来的?!

    “我还知道,你来自首不是因为良心发现,浪子回头。”

    刘浩漠然,垂下头,掩饰住眼中的慌乱。

    “你要是真的良心发现,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讲。你要是诚心来自首,又怎么可能是这种态度?”于渺渺拿出第三张资料,“像你这样的人,连一手把自己带大的奶奶都坑,连肾和妹妹也能卖的。只有一样东西能让来投案自首。”

    刘浩紧紧攥着拳。

    于渺渺一步步向他靠近,坚定地补充道,“利益……我猜,是钱。”说罢,转头对陆任贾说道,“你关注下他近期的财政情况。”

    “好。”

    于渺渺走到刘浩身前,然后蹲下身,仰头看着他,微笑着。

    刘浩突然对着她的脸吐了一口口水。一旁的陆任贾看到急眼了,提着拳上去就要揍他,却被于渺渺拦了下来。

    她还在笑着,神情淡定。

    刘浩反而慌神了,“你、你……你不怕?”

    于渺渺站起身,随手抽了一张纸,优雅地擦拭着脸上的唾沫,“我的弟弟,在八年前……被你们团伙加害,刘浩,我告诉你……对于这个病,我比医生都更加熟悉。对于这个病的患者,我和你一样了解。”

    刘浩神情微动,“你说……你弟弟?他……是谁?”

    于渺渺正色,认真地回答,“八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孩子。”然后她从怀里掏出手机,找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她紧紧抱着一个小男孩,亲吻着他的脸颊,小男孩则幸福地看着镜头,甜甜地笑着。

    “你认识吗?”其实照片上的人并不是于忆。

    刘浩看了许久,半响后敛眸摇头。

    于渺渺一直观察着他的表情和状态,最终长叹一声,拿起桌上的一叠资料,转身离开。

    “喂,渺渺……你就这么完了?”陆任贾跟随着她的脚步,一脸不甘,“你不问问,把他的同伙给弄出来啊!”

    于渺渺笑而不语,走到警察局门口后转身看着威严的市局大门,缓缓说了句,“现在的专案组,也就这点水平。活该被人耍。”她打开车门,走入车内。

    陆任贾趴在她的窗户上,“你什么意思啊?!说清楚!”

    于渺渺将手中的资料砸到他脸上,“这是我让文泽和小笛查了一下午的信息,你好好看看,这个刘浩,在查出患有艾滋之后就辞去了工作。并且我让文泽查了他的淘宝信息,也让小笛去了他住所发现他长期配有安全套。你猜这是为什么?”

    “啊?什、什么意思?”

    “这个刘浩虽然渣,但也仅仅只是为财,他不想害人。”

    “啊?”他更懵了。

    “你想啊,有人给他一笔钱让他来自首,如果他是犯罪团伙的一员得到了钱,却坐了牢,他又没什么在意的亲人朋友,他的钱给谁用?”

    “谁、谁啊……?”

    “因为他压根儿就不是犯罪团伙里的成员。我猜给他钱的那个人也是这样给他说的,他没犯罪,找不到证据,迟早会被放。钱还是他的,这样他才能享受,才会来自首,你懂了吗?”

    “哈哈哈~”陆任贾仰头一笑,却难掩尴尬。心里把警察局里那帮龟孙子骂遍了,那群没用的东西审了一下午没问出名堂,这下被于渺渺三言两语识破,他这丢脸丢大发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如果我推测正确,那么给他那笔钱让他来自首的那个人,就是一个突破口。好好盯着吧陆长官。我先回去了。”于渺渺拍掉他趴在车窗上的手,发动车,扬长而去。

    陆任贾站在原地,欣慰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

    真好啊,她果然还是曾经那个聪慧的于渺渺。(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君子爱妻囚之有道】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