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玄幻 > 赤翼 >赤翼_第76节

赤翼_第76节

作者:锦轩 发表时间:2018-11-16 12:25:24 更新时间:2019-11-24 14:24:08
    

修灵像块木头一样任他抱着,身体周围的温度终于恢复了正常——没办法,他自己无法把温度完全调整得跟周围温度一样,这种时候只能靠修隐这个

    “先天高热源”帮忙了。



    “现在正常多了,幽寒应该让他稳定下来了,我们过一会儿再去,记住,不要再体现你的非人类性质了,吓人是不对的,我还指望着他给我做晚餐呢。”修隐身上的红色光晕渐渐散去,揉了揉空空的肚子。

    

紫阳殿侧殿的寝宫里,尹轩正坐在床上发呆,他需要时间来消化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尹轩!清醒一点!”幽寒拍着尹轩的脸颊,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神王的脸又这样的反应,但是最令她惊讶的是,尹轩竟然会说修灵长得像神王!

    这对修灵而言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打击,他有那样的反应也难怪,所幸没有对尹轩出手,是因为感觉到了首座的灵魂吧。

    



    “我刚才……不是在做梦吧?”尹轩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现在是清醒的,可是刚才呢?

    

幽寒坐到床边,轻轻叹了口气:“他是修灵,是暗血集团四大辅席之一,他不是人类,所以你也不必太惊讶。尹轩,你在幻岛亲眼见过神王吗?”

尹轩点点头。

    



    “他真的和修灵很相似吗?”



    “修灵像是少年时代的神王,不,不是像,应该是一模一样。”尹轩肯定地说着,发现幽寒的脸色渐渐变了。

    

幽寒把右手覆在尹轩的头顶,轻声说:“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不仅修灵受不了,暗血集团的每一个人都受不了。要知道,我们是与幻岛绝对对立的,你这样说的后果……你明白吗?”

尹轩看着幽寒复杂的眼神,感觉到她在压制着某种心情,抓住了她的手腕:“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修灵不是人类,那是什么?幽灵?鬼魂?”



    “他是灵体,强大到无法估计的灵体。至于其他的,我不能告诉你,如果想知道就去问他自己。”

尹轩却令幽寒意外地说:“我虽然好奇,但并不急于知道答案。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他是否会点头同意让你教我暗之力的引导修行。”

幽寒的眼里流露出欣赏的神情,尹轩的理智和倔强让她感到高兴。

    



    “他很快就会过来找你,这一次应该不会再吓到你了。尹轩,修灵的身体变透明的原因只有两个,一是悲伤,而是愤怒。所以,你如果不想死,最好不要再让他变透明了。”幽寒留下善意的忠告,起身离开了侧殿寝宫。

    

尹轩揉揉太阳穴,跳下床,活动了一下身体,被低温速冻以后还能活动自如是否也算幸运?

    一想起那种刺骨的寒冷和穿透身体的压迫感,尹轩心里惴惴不安。修灵是灵体?

    是灵族的一类吗?如果是,那么他和灵王空痕凯岂不是同族的?天,暗血到底有多少……多少……物种?

    

一抹火红的身影出现在尹轩面前。



    “哟,已经恢复了呀。刚才修灵把你吓惨了吧,没事没事,他就这样,你习惯了就好。”修隐笑得有些不自然,露出一口白牙。

    



    “你……”白色的身影从修隐背后绕到了修隐身边。



    “你……”尹轩的目光正好对上修灵的目光,心头一滞——这个

    “强大到无法估计的灵体”竟然会有这样腼腆的模样!他怀疑自己又开始做梦了。

    可是……尹轩看到了那双接近白色的眼眸里有着极力掩饰的悲伤——似乎怎样都无法哭出来的悲伤,像是被永远解不开的封印束缚在身体里。

    



    “我……”修灵走了几步,身上的银铃响起,却生生停了下来,站在离尹轩五米外的地方细细审视着他——首座的灵魂就在这个人类的容器里,要怎样才能让首座重生?

    



    “我……”尹轩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感觉到修灵的目光不再是看着他了,而是透过他的眼睛看着他灵魂深处,甚至……甚至像是要立即把他砍碎,把他身体里的灵魂掏出来。

    



    “停!”修隐头疼地打断了这种令气氛凝结的端详和猜测,“修灵你不是有问题要问吗?怎么不说话?再这样下去,他又要被你吓到了。”

修灵这才收起自己挖掘机一样的目光,开口问道:“你见过神王?我和他真的很相似?我是说外貌。你要诚实地告诉我。”

尹轩背上有点冒冷汗,耳边回荡着幽寒的声音

    “你如果不想死,最好不要再让他变透明了”。



    “我被带去幻岛过,修隐和幽寒都知道,我见过神王,但只是匆匆见过一面。你的能量虽然和他属性不同,但是那种压迫感……我不否认,你的确有点像神王,但是我没有仔细看过神王,所以也不确定,我只是觉得你们给人的压迫感……真的很难承受。”尹轩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演戏,提心吊胆,却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

    



    “哈哈,我就说怎么可能!这次清楚了吧,笨蛋!”修隐大大咧咧地拍了一下修灵的后脑勺,这个动作让尹轩紧张地看着修灵的手——不要变透明!

    千万不要变透明!

修灵只是皱皱眉说:“你要是再拍我,我冻死你!”



    “不好意思,忘了忘了!我下次注意!”修隐挠挠火焰般的头发。

修灵飘走了,眨眼间消失在尹轩面前。

    



    “他心情很好了,你躲过一劫,但是不要忘了他还没有点头。嘿嘿,好自为之,想想怎么说服他答应你修行暗之力好了。”修隐哼着极度跑调的歌离开了。

    

房间里有只剩下了尹轩一个人,窗外明媚的阳光依旧,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雏翼,不知道她在佑达堂过得好不好。

    把蛟瞳的安危交给她似乎太过勉强,但是……但是有能力保护蛟瞳的也只有雏翼了,虽然她被墨羽封印了大部分能量,可是还能制作结界,虽然她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可是她的头脑比普通人聪明许多,虽然……可是……无数个转折句下来,尹轩的心思渐渐转移到了雏翼身上,修灵给他的震撼与压力暂时被忘在脑后。

    

—第二十八章-白凤惊鸣—

清晨的阳光温柔地照耀着广御城。

    尹轩皱着眉,还陷在那个灰暗的梦里。有什么唾手可得,却在接近的刹那又变得遥不可及。

    

醒来,在睁开眼睛的刹那,因为心脏一阵猛烈的悸痛,梦被遗忘的干干净净。

    痛觉还在心脏上盘旋,没有因为清醒而减轻,反而更严重。尹轩不自觉地抓紧了衣襟,冷汗顺着脸颊流成一条线。

    



    “尹轩,现在……”幽寒推开门,看到尹轩痛苦不堪的脸,快走了过去,“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心脏……疼。”尹轩咬着牙,双肩微微地抽搐起来,心脏像是下一秒就会支离破碎。

    

幽寒把手压在他的胸口,试探着释放出暗之力,但是紧紧一点点暗之力就加剧了尹轩的痛苦。

    怎么办!尹轩身上没有光之力或者暗之力的能量反应,却会受到暗之力的刺激。

    这……跟修灵有关吗?难道是首座的能量被修灵唤起共鸣,才会……



    “首座!是首座的灵魂在叫我的名字!”一道白影掠过,待幽寒看清时,修灵已经抱住了尹轩,但是他没能完全收敛住身上的寒气,低温的刺激让尹轩的心脏疼痛得更加厉害了。

    



    “首座!首座!你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对不对!为什么现在才回应我啊?首座,重生吧!重生吧!我等了两百多年,已经够久了,不愿意再等下去了!首座,”修灵抬起头,眼神像是见到多年未见的父母的小孩,轻轻把脸贴在尹轩肩头,“好{炫&书&网}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温暖了,重生吧,首座。”

修灵把脸埋在尹轩胸前,银白色的头发披散开,流淌到地板上。

    

尹轩被冻得不行,身体渐渐麻木起来,感觉到这个看上去很无害的家伙在吸取自己的热量。

    现在神智还算清醒,能做的就是推开修灵,可是……目光落在一边——为什么幽寒用那种表情站在旁边,为什么不来帮帮我?

    噢,她其实也希望神噬重生吧,我都快要忘了呐。那么,只有靠我自己了。

    

用力推……没用!尹轩感觉到修灵就像干冰粘在皮肤上那样,怎么推都推不开,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冻死的,但是又不能惹怒他,怎么办!

    怎么办!



    “修灵,你这样我喘不过气了。”尹轩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温和,脸上那种愤怒隐忍的表情也变得温和起来,就像是……至少在修灵看来,就像是当年的神噬。

    

修灵顿了顿,竟然渐渐松开手。

尹轩只是猜测着神噬的口吻,胡乱学了学,没想到竟然骗过了修灵,可是当他看到修灵的脸的时候,心里那一点点欣喜立即飞到了九霄云外——修灵在哭。

    

修灵的眼泪沿着冰雕玉砌般的皮肤流淌下来,落到地上迅速凝结成冰晶,那种眼神……尹轩看到的是欣喜的眼神,刹那间竟然和记忆重合——曾经自己何尝不是用这样的眼神去迎接许久不曾回家的锦的!

    这种心情……这种心情只会让自己的欺骗显得格外可耻。

神噬……你对修灵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绝不仅仅是首座,更是……更是父亲一样的朋友?兄弟一样的朋友?比一切都重要!

    但是呐……修灵,抱歉,我只是一个叫尹轩的人类!

尹轩猛地推开修灵,跳下床,一个趔趄重重摔在地板上,装作摔得很重的样子,抱着头,露出痛苦的神情,这时候一阵暖流从门口的方向传来,尹轩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修灵!够了!”修隐不由分说地把修灵勒住,强行把热量送给他,同时给快要冻僵的尹轩张开了屏蔽结界。

    真是头痛——四个辅席里,修灵活的时间最长,本性却是最孩子气最任性的一个,虽然已经改了很多,但是经常依靠本性行事。

    



    “首座!首座!不要走!首座!”修灵挣扎着想要扑向尹轩,尹轩的腿软得站不起来,隔远了才突然发现——修灵竟然又开始变透明了!

    幽寒的话回响在耳

    “修灵的身体变透明的原因只有两个,一是悲伤,而是愤怒”,难道是……刚才推开他让他感觉到悲伤?

    不知道为什么,跟幽寒离开佑达堂时,雏翼满脸泪水的模样浮现在眼前,那一瞬间,尹轩鬼使神差地竟向修灵伸出了手。

    



    “你想死也不看看时候!”幽寒重重地一巴掌拍掉尹轩的手,把他拖了出去。

    

到了修灵听不到的地方,幽寒吼道:“你在演戏对不对!你这样卑贱的人类怎么配演首座!你为什么要骗修灵!你知不知道他盼首座重生都快盼疯了!不仅他是这样,若玄是,修隐是,我……也是!尹轩,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可耻——我们知道你体内有首座的灵魂,所以不敢杀你,但是你却以此为盾,一直拖延时间,你以为你真的有本事操纵首座的力量而不让首座重生?!你做梦!”

幽寒性情冷淡,很少发脾气,但是却因为这个原因,不止一次怒火大胜。

    

尹轩的世界突然变得很小,小得只剩下幽寒带着泣声的怒吼和带着泪光的愤怒的眼神。

    第一次……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幽寒,第一次听到她一口气吼出这么多字。

    难道我真的错了?我只想做我自己也有错?我从来都不奢求什么,只想作为自己好好地活着也有错?

    

神噬呐神噬,你究竟是怎样的人?都说你残忍卑鄙,都说你无情冷酷,可是残忍卑鄙无情冷酷的人又怎么能得到这样的爱戴?

    神噬,你能透过我的眼睛看到这些吗?他们崇敬你,爱戴你,一心期待着你的重生。

    我忽然觉得你很幸福,至少比我幸福,甚至比链禁轩幸福——我从出生开始就是多余的人,谁都不期待我活着;链禁轩虽然被期待着,却不是被爱着,链禁家族需要的仅仅是他的力量,是

    “人王”这个存在,而不是他。



    “幽寒,”尹轩抬起头,直视着幽寒的眼睛,“教我修行暗之力!我想知道要到怎样的程度才能让神噬的灵魂醒来,我要……我要问他一些问题,一些很重要的问题。”



    “你又在撒谎?难道你不怕自己的身体被首座的灵魂支配?尹轩,你不是一个诚实的人,一开始就不是,我真是看错了你。”幽寒冷静下来,眼里却写满了失望。

    

尹轩生生承受了那重锤般的目光:“我从没说过诚实是自己的美德,但是——为了活下去,我不介意撒谎。我不是什么高尚的人,你可以说我卑鄙,说我庸俗,说我不择手段,我要说的只有一句——我要以尹轩之名活下去!”

幽寒默然,尹轩的眼神让她有些不敢直视。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越来越暴躁?明明知道如果首座若是真的要重生,怎么可能会被一个人类的灵魂压制!

    可是,还是这样愤怒……手不知不觉地滑向腹部——那里有妖王的幻云剑留下的伤痕,即使伤口愈合,能量也在不断流失,为了保住来自首座的暗之力,为了活着看到首座重生,跟

    “恶魔”做了交易,那道永不消失的伤痕就是契约……首座,为什么不肯重生?

    为什么?我只想看到你重生。

尹轩不知道为什么幽寒忽然不说话了,突然一声高亢的鸟鸣声从紫阳殿旁边传来,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夜风!”幽寒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尹轩还来不及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她就已经从尹轩面前消失了。

    



    “是从天知阁传来的!”金色的影子拖着一个白色的影子擦着尹轩的耳边飞过,一掠而过的寒气让尹轩立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是修隐和修灵。

出什么事了?怎么所有的辅席都出动了?天知阁?

    

只知道天知阁是广御城唯个被神噬用永恒守护结界包围的地方,能毁掉这结界的只有跟他力量相当的神王。

    能走进永恒守护结界的除了神噬本人意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赤翼】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