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玄幻 > 赤翼 >赤翼_第101节

赤翼_第101节

作者:锦轩 发表时间:2018-11-30 15:42:27 更新时间:2019-11-24 14:25:55
是第二次元空间的历史人物,跟这里扯不上边,更何况怎么不想想周文王,偏偏去想那么个暴君!

走进那座应该被称为宫殿的建筑,尹轩算是开了眼界,这里的东西每一件都做得十分精致,放到千百年以后,全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青铜鼎,青铜盘,镏金嵌银,古朴高贵,还有一些做成动物形状的陶器,绝不比曾经在博物馆看到的那些古董差多少,只是风格迥异,有些动物形状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地面铺着光滑的六边形大石板,每块之间的缝隙都约在五毫米以内,咬合紧密,打磨切割技术精良。尹轩光脚踩在冰凉的石板上,不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两个穿着素白色细棉布衣的侍女拉开淡青色的纱帘,尹轩看到纱帘后面是一个一米多高的方台,上面摆着一张宽阔的椅榻,一个穿着有金色花纹的黑色锦袍的男人坐在上面,俨然是这里的最高统治者。

但是真正让尹轩在意的确不是那个王者,也不是他身边那几个薄纱裹身,腰肢婀娜的侍女,而是王座右后侧站着的那个人。那是一个看上去纤瘦但是绝不柔弱的中年男子,那个人穿着白色锦袍,下半身被椅榻挡住,左手低垂,右手握着一根白色的玉质手杖,杖头雕刻成夸张而怪异形状。一张面孔精致得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一双眼睛清澈得出奇,竟像是初生婴儿的眼睛,很难想象这样一双眼睛跟斜飞入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薄唇以及刚中带柔的脸部轮廓结合在一起是什么效果,但是在这个人的脸上却融合的如此浑然一体。

这个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的人用那双婴儿般黑白分明清澈见底的眼睛直直地看向尹轩,尹轩不由得心头一滞——紧张的感觉蔓延看来,仿佛这个有些奇怪的人会使用读心术,任何心理防御都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正出神,尹轩被那个牵着自己的男人踹了一脚,一个趔趄“咕咚”一声跪在了地板上,还没来得及对疼痛做出反应,又是“咕咚”一声,脑袋被重重地按下去,响亮地磕在了地板上。他们当然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带绿松石的男人向王行了礼,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话,然后王没有作声,过了一会儿,说了几个词,尹轩被连拖带拽地拉到王的面前,仍然被禁止抬头。

王叽里咕噜地跟椅榻后面站着的那个人说了些什么,然后尹轩的额头上覆上了一只微凉的手掌,那个穿着白色锦袍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他面前,居高临下却没有任何傲气地把右手覆在尹轩的额上。

瞬间像是有一股电流从额上传遍身体,每个地方都立刻麻木得失去了知觉,但是神志却清楚得不可思议。尹轩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不到十秒又立即清晰起来,这一次,他看到了许多似曾相识的景象——一堵透明的墙,墙的那边是一幕又一幕记忆中的画面在飞速闪现,快到他根本看不清楚,但是当一团金色和一团黑色的球团交错纠缠着出现的时候,尹轩的血有些凝固了——那是链禁轩和神噬的灵魂!

刹那间,被窥视的感觉大胜,尹轩的恐惧不可遏止地膨胀起来。链禁轩占据自己身体的情形出现在眼前,潜意识里的抗拒让他绷紧了全身,吼着“不!”。某种东西仿佛被弹开了,尹轩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前方,没有了焦距。

—第三章 - 奴隶烙印—

空气里弥散着一种奇异的香味,淡而绵长,想要分辩的时候,却又像根本不存在。

柔和的风拂过白色的纱账,层层纱账后是一张离地面不到半米的床榻。

尹轩睁开眼睛,脊梁上一股寒气陡然爆发开,像是昏迷以前就聚集起来没能散出去似的,这一醒来,胃被这股寒气刺激得翻江倒海。寒气散尽,他才好不容易才压下胃部的不适,环顾着周围,所有的装饰都简洁而精致。

纱账外有人影晃过,尹轩一跃而起,手脚上的束缚都已尽数除去,可他却偏偏忘了脖子上还带着一只项圈,这一跃让他吃够了苦头,差点让颈椎错位。

纱账一层层地掀起,人影越来越清楚,当看到来者的面容时,尹轩心里咯噔一下——来的人是那个戴着绿松石的男人,那个在王的面前卑躬谦顺在奴隶面前凌然俯视的人。这个男人的眼里是一种阴毒的憎恨,尹轩不禁有些悚然,不知道自己将要被怎么处置。

手铐脚镣重新被戴上,带绿松石的男人把尹轩项圈上的链子抓在手里,尹轩知道自己反抗无效,只能不甘愿地跟上去。

一路上遇到不少侍从,看到这个男人都立即露出卑顺的表情,恭敬地低头鞠躬。尹轩的疑惑越积越多,但是在他看到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时候,所有的疑惑都被甩到了脑后——目的地竟然是一间宽敞的囚室,准确地说是刑室。地面和四壁到处都是污痕,暗红的血迹斑斑累累,空气里凝聚着一种阴冷腥臭的气息,跟刚才醒来的地方相比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

刑室里立着十字木,架着火盆,烧着烙铁,一排架子上整齐地码放着各式各样的刑具,架子尽头的钩子上挂着一大捆绳子。墙上十来颗木钉上,还挂着十多条新旧不一,长短粗细各异的鞭子。

尹轩倒吸了一口凉气,莫非要用这些东西招呼自己?受伤当然不会死,月印会以最快的速度修复身体,就算用了毒,也不会死,不会死,却会痛,痛得撕心裂肺,但是半死不活的状态却是最令人痛苦的,比死更折磨人。可是,既然要这样,又何必在我昏迷以后让我睡在那么高级的地方而不把我送回奴隶的住处?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两个魁梧的奴隶从刑室的阴暗角落站了起来,尹轩一眼就认出他们就是那天把自己带出奴隶住处的人。那两个奴隶熟练地把尹轩绑到了十字木上。尹轩想反抗,可是却发现总是使不出力气,就像被什么东西封住了经脉,每次用力的时候,力量都在聚集起来之前散去。

奴隶把尹轩绑好以后就站在一边,带绿松石的男人看了看尹轩被青铜项圈磨红的脖子,嘴角勾起一抹晦涩难懂的笑意,像是有些嘲讽,又有些嫉妒?嫉妒?!尹轩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现在这种任人宰割的处境怎么可能值得嫉妒?

带绿松石的男人背对着尹轩,蹲下身打开墙角的一口箱子,拿出箱子里的东西。他站起来转身时,手里拿着一柄崭新的玉杖,长不足一尺,光润碧绿,一头镶着一块黄金,做成印章的形状。尹轩正想不明白这是用来干什么的,只见那个男人把镶金的那头丢尽了火盆里。

刹那间,尹轩的血都仿佛凉了——那居然是烙铁!不对,是“烙金”。

黄金很快烧红了,尹轩清楚地看到了上面盘曲的图案,像是漩涡,又像是盘着身子的蛇,标准的六边形框内,这样的图案有着特别的视觉效果,让人忍不住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漩涡的中央。尹轩的意识恍惚起来,冥冥中觉得那块烧红的黄金上的图案在动,而且离自己越来越近。

后颈窝上一阵剧痛,尹轩忍不住吼出了声,大脑清晰无比地感觉着那种灼伤的疼痛,肉皮烧焦的味道飘散出来,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汗水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顺着脸颊,脖颈往下淌去。

心里暗骂一句粗口,尹轩巴不得马上昏过去,可惜自己不管受多少伤,受多重的伤,痛觉神经不但没有麻痹,反而越来越敏感,被疼痛折磨得半死,就是不能如愿以偿地晕过去。烙印就烙在后颈项圈的下沿,不知道月印有没有办法修复,要他一辈子带着“奴隶”的烙印,简直生不如死。

当身体从十字木上跌落的时候,尹轩感觉到脖子后面的烙印像是打穿了自己的颅骨,直达大脑深处,自己的所有思想就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外面。难以置信!一个寒颤,那样的感觉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尹轩咬咬牙——到底是幻觉还是真的?痛,不仅仅是皮肤上疼痛,而是整条脊椎都被烙上了烙印似的。

带绿松石的男人自言自语般说了些什么,带着两个奴隶,甩给尹轩一个冷眼,竟然就这样离开了。尹轩松了口气,扫了一眼墙上的那些刑具。

疼痛蔓延开来,身体被迫接受着,并渐渐习惯了,意识再度模糊起来,已经分不清楚模糊的视野里出现的是幻觉?是回忆?还是真实……

心底最深最柔的东西都被挖了出来,那个烙印像是一把万能钥匙,把尹轩紧锁的回忆仓库一个一个地打开,不慌不忙地欣赏着尹轩的无措和无奈。

鹰隼山别墅里明媚温暖的阳光,满园飘香的茉莉,还有棕漆梨木的书架,还有……还有……那些日子像是一段封闭的时间环,只要在那样的阳光里,就会觉得很安适,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嗅着空气里茉莉的芬芳,心里满满的全是平淡的幸福。

桃园别苑的住处——芜苑,那年的生日,蓝麒、雪狸、翼儿、隆纤,吃着美味佳肴,谈天说地,开心和快乐就是那么简单,短暂而弥足珍贵。

……

梦醒来的时候,尹轩看到了一张绝对不可能忘记的面孔——那天站在王的后面,有着一双婴儿般眼睛的男人,那个会读心术的男人!尹轩的警觉性顿时提到了最高,却被这个人的声音瞬间击得粉碎。

“我叫韩丰。”

我叫韩丰。尹轩的大脑有些不听使唤了,他不相信自己竟然能在这个次元空间听到自己熟悉的语言。这不是第三次元空间的语言,也不是别的国家的语言,而是尹轩的母语!怎么可能!难道这个人和我一样是从第二次元空间来的?怎么可能!

韩丰不理会尹轩瞪圆的眼睛,自顾自地在一只沙盘上写下方正的文字——韩丰。

尹轩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字体,心里有些混乱,一瞬间突然清静下来,却有了一种想流泪的冲动——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一无所知,语言不通,却能突然听到自己的母语,看到自己从小熟悉的文字,心里的冲击超出了想象。

韩丰把右手覆到尹轩的额上,尹轩本能地想要躲开,却因为韩丰脸上突然出现的一个笑容而停下了动作,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笑容让他觉得安心,就算是欺骗,他也无法抗拒。读心术么?这一次,你要读走什么呢?

尹轩做好了第一次接受读心术时的那种痛苦的准备,却发现这一次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

“我会读心术,只要稍微学一下就能懂得你的语言了。没什么好奇怪的,哈,谁让我是天才呢!”韩丰颇为得意地微微仰头,露出一截白白的脖子。

尹轩突然觉得有上当的嫌疑——为什么会一直觉得这个叫韩丰的家伙是一个天真纯净,含蓄低调,温文尔雅的人呢?第一次像这样严重看走眼,尹轩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阵挫败感,让他心里发毛的是一种不祥的预感——以后这样的挫败感将会因为韩丰的存在而延续很久……


class="transparent">

—第四章 - 单方契约—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隶了!

韩丰的宣言,单方面的契约让尹轩很是窝火,但是当他看到韩丰脸上一闪而过的邪笑时,蓄势待发的拳头泄去了力道。

尹轩不明白什么自己总是会在韩丰面前失去冷静,或许是因为这个家伙阴晴不定,瞬息万变,完全无法捉摸他的真性情。杀手训练时培养起来的一切优秀品质都在韩丰面前不堪一击,最重要的原因却是韩丰的读心术。当一个人能够在你行动之前就看出你的行动意图,你还能有多少胜算。尹轩本以为韩丰的读心术必须以身体接触为媒介,比如他的手掌和自己的额头,可是尹轩却渐渐发现,其实韩丰光是看他的眼神就能使用读心术。

韩丰现在正盘腿坐在自己住处的菜地里,毫不介意一身白色锦袍粘满泥土。据说这里本来应该是个花园,但是在韩丰的手下就变成菜地,而且看样子他还会亲自耕种。把花园改成菜园这种事跟韩丰现在手里正在做的事情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咣当——咔咔——咣当——咔咔……

韩丰抡着一把铜锤,往自己的白玉手杖上敲。手杖垫在一块石头上,一点一点地裂开,被砸成一块块半个拳头大的玉石块。

“你在干什么?”尹轩还是忍不住问了,要知道,那玉杖是用一整块上等的白玉雕琢而成,韩丰竟然这样破坏艺术品。

韩丰继续砸着手杖,抛来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满不在乎地说:“你不是看见了吗?我在砸玉杖啊。”

“为什么要砸。这根玉杖很贵重,不是吗?”尹轩看着那件漂亮的玉杖粉身碎骨,实在不忍心,韩丰究竟想干什么?

“废话,不贵重我砸它干什么。哎哟,胳膊酸死了。”韩丰活动了一下胳膊,继续砸着,“本来奴隶是不能这么多废话的,但是谅你没有经验,我就告诉你好了。”

经验?!尹轩额上开始暴青筋。

韩丰看了看尹轩,回头努力砸着玉杖:“本来我画的图纸是一整块玉做杖首的,结果工匠看错了,把花纹看成了镂空的,要不还能多一点玉。嗯,不过这些差不多也够了。我们接下来去奇殇国,路上的盘缠可不能少。”

“奇殇国?你要离开这里?为什么?你不是……你不是很受这个地方的王的尊重吗?你想走就能走?就算要走,盘缠也不用这样筹呐,国王没有给你钱财吗?”尹轩不想问,可是又忍不住好奇心,其实也是因为这个世界只有韩丰懂得他的语言。

韩丰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尹轩说:“我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赤翼】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