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玄幻 > 赤翼 >赤翼_第116节

赤翼_第116节

作者:锦轩 发表时间:2018-11-30 15:43:02 更新时间:2019-11-24 14:25:55
样……人为什么要欺压自己的同类?!为了一个留住你这样一个人,就要牺牲自己唯一的妹妹的幸福,就要牺牲对自己衷心不二的臣子的幸福,还要让无辜的所谓的‘奴隶’赔罪?”尹轩扭头看着韩丰,“我的理?我的确觉得这一切都不合理,我的确什么都改变不了,但是……但是我只是想做一点自己可以做的,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韩丰不假思索地说:“只是想满足自己那种想法就不顾一切地插手了?你有没有想过以后雾狰和夕颜要整天担惊受怕地过日子!有没有想过夕颜自小就是锦衣玉食,今后颠沛流离的生活她如何坚持!有没有想过雾狰一身本领从此就将埋没,一腔抱负,却从此英雄无用武之地?!”连连逼问,不留一点空隙,尹轩,你要怎样回答?

出乎意料地,尹轩没有做任何辩解,只是回头看着雾狰和夕颜离开的方向,摇摇头说:“我没有想过,也不愿意去想,那是他们选择的路,那是他们的幸福,我有什么权利阻止,我只知道他们一起离开的时候是幸福的。”

尹轩回头,看着韩丰,在月光下露出一抹凄然的笑容:“韩丰,你不会明白我有多想看到别人幸福的样子,哪怕是一瞬间也好。你不明白!不明白的……”

韩丰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拍拍尹轩的肩膀,不去看那双眼睛闪烁的光芒。

前面就是王宫了。

尹轩,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早就看惯了人类的本性,你还是这样干净么?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接受么?装作习以为常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反感着抗拒着,这样很辛苦啊。想看到别人幸福的样子……我知道为什么,我知道的……

……

“尹轩!有没有受伤?”隆纤坐在别馆的台阶上等着韩丰把尹轩带回来,看到尹轩出现在眼前,立即迎了上去,左戳戳右按按。

“我没事,隆纤。”

“叫我什么?”隆纤不高兴地嘟起嘴。

“纤儿,抱歉,我忘了。小橘没事吧?你怎么在外面坐着?”尹轩一边说着一边往屋里走,心里却在想着独犀的事情——回来的时候韩丰让尹轩先回来休息,他自己去独犀那里说明情况。韩丰要怎样压制独犀的怒火?呵,我果然又给韩丰惹麻烦了。

隆纤发现尹轩的脸色有点不太对劲,赶紧给他端来一杯热茶。

“小橘太累了,回来没多久就睡着了。她突然冲到宴会上,扑到韩丰面前,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软了。韩丰听她说了几句话就一言不发地冲出去了,宴会就此散了,我听到外面嘈杂,但是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小橘跟我说了几句话就晕过去了,我又不能离开,只好在这里等你回来。尹轩,你确定你没受伤?到底出什么事了?整个王宫都鸡犬不宁的。”隆纤憋了一肚子问题,终于全部说了出来,顿时觉得轻松多了。

“什么?!韩丰是一言不发地冲出去的?独犀没有命令精兵队返回王宫?”尹轩斜靠着坐榻靠背的身体一下坐得笔直。

“嗯,什么精兵队?独犀什么都还没来地说韩丰就跑掉了,当时独犀的脸色难看得吓人,不过现在你平安回来了,应该没……”

“韩丰对精兵队说王召他们回宫,那岂不是……完了,韩丰一个人去见独犀了!”尹轩自言自语着站起来,疾步走向门口,却被隆纤扯住衣袖。

“韩丰说过,一旦你回来了,就不能让你再出去,小橘也是一样的,必须待在这里等他回来!尹轩,我虽然还不知道你和韩丰的关系,但是我相信他是会保护我们的!”隆纤坚决地拦下了尹轩。

尹轩一惊,一股无名火油然而生,一拳砸在墙上,隆纤看得直心疼,但是又不敢把气势降下来,生怕尹轩要冲出去。

“尹轩,你最好听那个女人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逆着月光只能看见窗台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看不清脸,但是声音却一听就知道是谁。

“烟儿!”尹轩完全没有感觉到她出现,忽然想起她在晚上会变成人类,难怪没有妖族的能量波动。

翼雪烟的身影忽然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话:“我去看看韩丰的情况,虽然是晚上,但是侦察这种任务对我而言还是小菜一碟,等我带消息回来。暂时不要乱跑。”

……

—第三十章 - 一夜遗忘—

水晶灯罩中的烛火静静燃烧,柔和的光芒充满了整个房间,这里是独犀的寝宫,现在却没有一个侍从在,他的对面坐着正在喝茶的韩丰。

“神蛇已经关回去了?”独犀的尾音稍微扬起,不是询问,更像是审问。

韩丰点点头,就像是普通朋友闲话家常般:“嗯,咒符都贴好了,你什么时候要取用蛇胆只要隔着笼子打晕它就可以了。”

“假传本王旨意的事情你要怎么解释?”独犀强忍着自己的怒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有风度,只是那僵硬的坐姿泄漏了他此时的心情是多么恶劣。

“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因为那是事实。所幸尹轩跟他们还没有真正动手,否则很难保证你的精兵队可以完整地回来。”韩丰呷了口茶。

独犀半眯起眼睛,怒火已经快要爆发了:“你是想说,如果不是你放出神蛇赶过去,我的精兵队就会被你的奴隶伤到?”

韩丰放下杯子,双手交握搭在膝盖上,静静地说:“是的,不要忘了,他独自一人杀了穷奇。独犀,我知道你厌恶尹轩奴隶的身份,但是我也说过,他是我的奴隶,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不属于其他任何人,他应当得到和我相差无几的待遇。”

“我已经做到了。但是,”独犀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的愤怒,“雾狰劫走我的妹妹——奇殇国的公主,你的奴隶却将他们放走了。这又做何解释?我已经在庆功宴上宣布将夕颜赐婚与你,如今发生这种事情,我要如何面对我的臣子和百姓?!”独犀一拳砸在茶案上,茶杯被震得跳了一下。

韩丰冷眼看着独犀:“第一,你是说如果我留下来,就赐婚;第二,我没有答应留下,更没有答应接受赐婚。独犀,夕颜是你的亲生妹妹,我理解你为了要把我留下来而牺牲她的幸福,甚至把她作为一个筹码,但是,”韩丰看到独犀眼中流露出一分喜色,摇摇头,“但是,我却不能原谅你不择手段地要禁锢我的自由。”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放下所有的身份,对你礼数周全,奉为上宾,好言相劝,无非是希望能够借用你的力量跟我一起建设一个百姓安居乐业的国家,为什么你始终不肯答应!”独犀终于爆发了,再也不顾什么王室的形象,指着韩丰吼了出来。

韩丰波澜不惊地拨开独犀指着他的手说:“我来这里是为了履行当年的一个承诺,我已经做到了。你是这个国家的王,就要有作为王的觉悟。”

“我知道金钱和权力你都不放在眼里,可是天下的安宁你也不在乎吗?”

“开什么玩笑?”韩丰的语气严厉起来,“天下,你觉得你的奇殇国就是天下?独犀,其实这个国家,这些百姓不过是你的另一个筹码,跟夕颜一样的筹码。看你的表情——看来被我说中了。”

独犀突然拔出剑,指着韩丰:“韩丰,你若留下,就是我的左膀右臂,你若离开,总有一天会成为我的劲敌。所以,如果不能得到你,我就杀了你。我不想杀你,不忍心杀你,但是不代表不会杀你。”

“你觉得……你真的能杀了我?”韩丰面无惧色,全然不把独犀手中那把剑放在眼里。

独犀忽然狂笑起来:“莫非你还指望你的奴隶来救你?哈哈哈哈,我已经在别馆周围做好安排,时间一到,整个别馆就会变成一片火海,所以不用担心以后见不到他了。哈哈哈哈。”

韩丰的眉头微微一皱,自己还真是百密一疏,没想到独犀竟然狠到了这程度,别馆如果真的被烧,倒是不用担心尹轩,他如果要逃,肯定没问题,但是现在加上一个隆纤,一个小橘,以尹轩的秉性,绝对不会丢下这两个女孩逃命,到时候……

“怎么?担心了?舍不得了?没关系,只要你答应留下来辅佐我,共图大业,我就放过他,现在时间不多了,要是没有我的号令,时间一到,就算你点头也晚了。”独犀狰狞地笑着,面孔有些扭曲。

韩丰看着他的眼睛,满眼叹息:“你就真的那么害怕我成为别国的力量?独犀,你快疯了,现在就停手还来得及——你是在引火自焚。”

“你想吓唬我?!你以为我会害怕?自从登基以来,多少明争暗斗,多少战场厮杀,我都从来没有怕过,我会怕你?我会怕引火自焚?笑话!”独犀手中的剑轻轻颤抖起来,韩丰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韩丰注视着独犀的眼睛,独犀却偏开了头,低沉地吼着:“说!说你愿意留下来!”

“你果然,无可救药了。罢了,是我当初不该心血来潮跟一个小孩子打赌。”韩丰轻轻叹了口气,把右手掌心覆在了独犀的额上,左手缓缓拨开了剑锋。

“你……你干什么?”独犀被着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满心疑惑,举着剑的手不知不觉垂了下来,望着韩丰那双清澈的眼睛,清楚地看到了自己脸。

“有些东西,忘了比较好。”韩丰的手掌上闪烁起淡淡的白色光芒。

等到独犀反应过来韩丰要干什么的时候,身体已经动弹不得了,连一声“不”也喊不出来——韩丰把他脑海中有关于自己的记忆全部删除了,所有的……

当白光消失的时候,独犀已经陷入了昏迷,被删除了许多片断的记忆要重新连在一起,还需要一段时间,大概到天亮的时候,当他醒来,记忆就会连起来,一个完整的,没有韩丰的记忆。

韩丰走出去几步,又倒了回来,把倒在地上的独犀抱到了卧榻上,不经意间看到他的眼角竟有一滴泪。轻轻地一声叹息,韩丰闭上眼睛,一圈白色光芒以他为中心,水波般扩散出去,扩散到了整个王城,等到天亮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忘记韩丰来过。

走到门口,停下脚步,韩丰摇摇头,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

天亮的时候,尹轩和韩丰坐在他们来时赶的马车上,车厢内隆纤和小橘睡得正香。

尹轩和韩丰并排坐在车厢外的车板上驾着车,拉车的驮马有节奏地迈着步子。

“昨天整晚都没睡觉,你真的不困?还是因为两位美女在侧,嘿嘿……”韩丰邪邪地笑着,轻快地甩了甩鞭子,却没有落到驮马身上。

尹轩鄙视地扫了他一眼:“好像你应该比我更累吧,要说困也该是你更困才对,我可……等等,停车!”

“怎么了?”韩丰不情愿地拉了拉缰绳,让勃马渐渐停下脚步。尹轩不等车停稳,就跳了下去,朝着来时的方向挥了挥手,过了几秒钟,翼雪烟的身影出现了,片刻已经到了他面前,不安地看着他身后从车板上探出半个身子的韩丰。

“上车吧,你就算是妖族,跑这么远也累得够呛了吧。别怕韩丰,那家伙就是嘴巴有点毒,一起上路吧。”尹轩微笑着,颇有绅士风度度向翼雪烟伸出手。

马车重新上路了。

没过多久传来两个声音。

“啊,你这妖怪怎么又来了!”

“神啊!妖族!”

……

奇殇国的王宫里,独犀在阳光中醒来,睁开眼睛却被阳光刺痛,触碰到枕边有金属的东西,一看——是承影剑和镂金夜明珠,皱皱眉头头,自言自语道:“这两件国宝怎么会在我的卧榻上?”

窗外,阳光普照。

……

—第三十一章 - 夜宿茅屋—

马车拉着五个人(准确地说是四个人和一个半妖)在远离繁华城市的野道上行进着。所谓野道是指不属于任何国家的道路,往来其上的大多是在国家之家,或者洲与桥洲之间做生意的商贾,虽说通过的都是偏僻之地,但是却不乏人烟,野道两侧还有不少临时搭建的简易帐篷,或者是小茅屋,都是商贾们自己搭建,为自己方便,也为别人方便。

天色不早了,韩丰在一所有些破旧的小茅屋前停下了马车,扭头对尹轩说:“今天不早了,暂时就住在这里吧,你先带着她们去打扫一下,我去捡些柴禾,顺便探探周围的环境。”

尹轩点点头,这一路走来,这样的小茅屋也没有几所,再往前面走恐怕就很难在天黑之前遇到其他的小茅屋了,看来今天就只能凑合一下了。于是掀开车帘,叫醒了被马车摇得昏昏欲睡的隆纤和小橘。

看到人都下车了,坐在车顶上的翼雪烟也跳了下来。

小橘虽说是奴隶,但是自幼在王宫长大,哪里受过这样长时间的颠簸,早已腰酸背痛,看到翼雪烟突然“从天而降”,又吓得一声尖叫,本能地躲到了尹轩身后。隆纤看着翼雪烟,又看看小橘,把她从尹轩身后拉了出来:“不要怕她,不就是耳朵长得和我们不一样吗?”

尹轩有些抱歉地看了看翼雪烟——如果不是因为小橘怕妖族怕得要命,而隆纤对她的第一印象就充满了火药味,她也不至于一路都坐在车顶上而不愿意进车厢,翼雪烟的理由却是车厢里空气不好。

翼雪烟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迈着修长的腿走向那所看上去似乎很久没人住过的小屋:“还是先收拾一下吧。”

“大家一起打扫吧!”尹轩刚迈出去一步就发觉自己的袖子被拉住了,扭头一看,果然是小橘用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望着他问:“今晚要和妖族住在一起吗?听说妖族晚上眼睛会发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赤翼】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