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赤翼 >赤翼_第152节

赤翼_第152节

作者:锦轩 发表时间:2018-12-08 09:11: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5
他是以紫镰锦的模样出现的。鸿蒙有一个饕餮纹的铁面具,能够复制接触到的人的一切——包括相貌、武器、招式,另外他的右手戴着铁手套,能够把寄生灵体附到所接触的对手身上。”

修隐皱皱眉头:“那么可不可以猜测,紫镰锦就是被鸿蒙附上了寄生灵体?可是凭他的经验,怎么可能轻易中了鸿蒙的道?”

“这不是重点,”雏翼扣着手指,“重点在于鸿蒙的弱点在什么地方?遇到他要怎么办?还有……现在幽寒他们战况如何?”

龙神摇摇头:“修隐的猜测是有道理的,紫镰锦的战斗经验不在幽寒、修灵甚至灵王之下,会被控制住自然是有原因的,幽寒他们可能会遇到同样的事情。兽王和泽王守护着第二和第三次元空间,不可能去支援,而广御城也不能被趁虚而入,所以也不能提供有多大意义的支援。我们不知道鸿蒙还接触过哪些人,不知道他会以什么形态出现,虽说幽寒他们三对一,但是不见得能占到什么便宜。”

“既然如此,我去!”修隐一拍桌子,“广御城就暂时托付给龙神殿下您了,我早就坐不住了!”

雏翼忽然冒出一句:“不是三对一,三对二也说不准。你们忘了算上紫镰锦。”这是雏翼第一次没有称呼妖王殿下,而是直呼紫镰锦的姓名。

“我的结界可以保护广御城的安全。”雏翼忽然莞尔一笑,“不要忘了,我曾是幻岛的界灵,而且哥哥训练的时候,我也没闲着。”

龙神愣了愣,随即对修隐露出安心的微笑,修隐点点头,往第四次元空间赶去。

……

清辉遍洒月西斜,雏翼站在寝宫的完全屏蔽结界外,有些沉重地微笑着,她知道,这个结界屏蔽了外界的声音,但是身为界灵的她却可以将歌声传进去。

最不可能伤害尹轩的紫镰锦竟然亲手把幻云剑刺进了他的身体,伤有多重,只有尹轩才知道,但是雏翼能想象到,这一次,绝对绝对不要原谅紫镰锦!可是,哥哥恨他,不原谅他,痛......

苦的还是哥哥自己……

抛开纠结的心情,雏翼轻声唱着:

“黑夜如豆的灯,驱散心中的冷,迈出脚步朝那个方向飞奔,却没有距离的变更。

背离黎明的风,刮过伤口的疼,纠缠于回忆越陷越深,带着泪水止步转身。

疲倦坚定的眼神,悲伤忍泣的灵魂,挣脱束缚飞腾,是破茧涅磐的重生……”

寝宫里的尹轩,熟睡中,和雏翼一起落泪。

—第三十四章 - 毒浸大地—

第四次元空间。

昔日东玄洲的三大妖族鼎立之势演变到现在一片混战的局面。翼雪、栖梧、岚靖三大家族为了争夺领地而不断地战斗着,死亡变成了每天必定上演的戏码。造成这一切的是一种从地下蔓延的毒素,这种毒侵蚀着土地,以至于妖族赖以生存的丛林和动物日益锐减,只能依靠争夺更多尚未被污染的领土来维持生存。

其实不仅仅是妖族,人类和兽族都面临着同样的难题。战斗从妖族之间开始,最后成为人类、兽族、妖族的大混战,而战斗的目的只是单纯地为了活下去。

空痕凯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按理说溯夜应该把注意力重点放在只剩下北方屏障的第二次元空间,没想到实际上却声东击西,把主要战斗力转移到第四次元空间。雪牙和曦光要守护第二第三次元空间,凯被迫陷入了孤军作战的境况。

东玄洲的土地已经有一半被污染,从天空看下去,被污染的土地了无生机,灰白一片。半空中漂浮游荡着各种生物的死魂——次元空间的灵魂净化力已经超负荷了,这些死魂因此滞留在这个世界。另外三个洲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凯沉重而疲倦地叹了口气,使出收魂术,一副透明的薄幕撒了出去,像一张渔网,将密密麻麻的死魂包围起来,死魂挣扎着哀嚎着,陆续消失……

“殿下,休息一会吧。”御佐有些不忍心——昨天殿下才跟那个叫鸿蒙的魔使大战一场,今天还要忙着收那些死魂,以减轻空间生命失衡,太辛苦了。

皇佑环顾着周围,死魂还在不断增加,第四次元空间的生命力越来越低,再这样下去是没有办法阻止空间失衡的。

凯皱着眉头——昨天的大战让自己损耗了大量能量,到现在都还没能完全恢复。虽然鸿蒙很强,但是并没有在凯这里占到多少便宜,反倒是后来紫镰锦突然出现,突然发泄式地展开攻击,让凯受了伤。那一刻凯才确信——锦真的已经被完全控制了,不管有多么不愿意伤害自己的朋友,身体却还是像杀戮机器一样毫不留情地攻击着——或许这就是溯夜要的结果。

鸿蒙的饕餮纹铁面具从眼前闪过,凯使劲摇摇头,继续着收灵工作,胸口一阵阵闷痛。

“妖王殿下!”御佐一声惊呼,下一刻已拔剑站在了凯的身边。

紫镰锦的眼睛还是血晶一般红得冰凉骇人,手中的幻云剑像是活物一般,剑脊的“血管”忽宽忽窄,像有脉搏似的。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凯的目光扫过紫镰锦被砍伤的右肩,昨天还鲜血直涌的伤口到今天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种时候本应感觉到战斗的气氛,凯却渐渐松了口气,正是这松一口气的刹那,幻云剑就已经逼到了面前。

经过昨天的战斗,凯已经可以正常使出杀招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下狠手,也许下一秒就成了紫镰锦的剑下亡魂。

此刻在远处隐身结界中藏匿身形的幽寒和修灵正在观战,昨天出手是因为鸿蒙和紫镰锦一起攻击凯,而今天只有凯,而且紫镰锦还有伤,或许要胜利并不是太难的事情。昨天紫镰锦带着重伤与凯战斗炫#書*网收集整理,凯一不留神就被伤到,纯粹是因为面对自己昔日最好的兄弟,始终无法全力战斗,但是今天似乎不同了。

“尹轩醒了,今天照常巡视训练。”修灵忽然出声。

“怎么可能?!”幽寒知道修灵不会撒谎,但是这个消息还是让她惊讶不已,并充满怀疑——尹轩怎么可能被紫镰锦重创以后恢复得这么③üww.сōm快?!而且他是怎么知道的?现在可是在观战。

修灵看了看幽寒:“我也不相信,但是是真的。”

幽寒忽然笑了一......

下:“总算是有点首座的样子了。”

“不一定。”修灵顿了顿,肯定说了三个字。幽寒本想反驳,最后却还是沉默以对。

突然一阵强烈的撞击让结界破了一个大洞,修灵向着攻击传来的方向一抖手臂,一条布帛般柔软灵活的冰凌设了出去,在半空中被斩成了无数碎屑。

殇离、希兰出现在视野中,而戴着面具的鸿蒙就在不远处。

希兰高举着法杖,死寂的土地突然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窟窿,随着法杖的挥动,土层深处的毒液从这些窟窿喷射出来,被希兰操纵着袭向幽寒。

修灵把毒液冻结在半空,殇离手中的能量丝趁机准确无误地粘住了修灵身体的各个部位,手指灵活地动着,修灵的身体刹那间四分五裂,纵然知道他不会死,幽寒还是心里重重一顿。

修灵的身体本是神噬用冰雪制成的灵魂容器,只要灵核还在,就永远存在。冰雪碎片在空中迅速重组,透明的修灵完整地漂浮在空中,幽寒通过骤降的气温感觉到了修灵不现于言表的愤怒。

冰笼迅速将希兰和殇离分开罩住,几乎在冰笼完成的同时,带着暗之力的冰箭射了出去,幽寒出现在希兰身后,匕首准确地插进了她的左胸。

利刃撕裂肌肉的声音传来,希兰的法杖条件反射似的打出了一条水龙,幽寒没想到她的反应速度如此快,即使躲过了水龙的冲击,却因为溅到了几滴水而被紧接而来的强烈雷击冲出了几米远,幽寒虽然用防护结界自保,但是身体仍然被电得暂时麻木。

这一次修灵没有理会幽寒的行动,几乎在她冲向希兰的同时,用冰凌勒住了殇离的脖子,虽然殇离迅速地用能量丝割断了冰凌,但是却招来更多冰凌缠绕住自己的身体。这一次,殇离的能量被强烈的暗之力镇住,没来得及割断冰凌,只听得咔咔几声闷响,殇离的身体转眼间四分五裂——就像是刚才修灵被扯碎的场景重现,唯一的区别是修灵是冰雪之躯,而殇离是不折不扣的血肉之身。

血液四处喷洒飞溅,希兰被喷了一脸血花,殇离的血和她左胸涌出来的血混在一起。

耳环清脆地响了起来,伴随着修灵身上传来的银铃声,如同催命的招魂声。

黑色的异世通道入口突然出现,将希兰吸了进去,速度快得难以用肉眼分辨。

殇离的血肉碎片掉到死亡的土地上,在灰白的泥土上迅速地被毒腐蚀分解,最后连骨头都没有留下,一切都融入了那片绝望的灰白。

忽然抬头看向远处——鸿蒙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想必是刚才带着希兰一起逃走了。

另一边,凯还在跟紫镰锦战斗着,只听见一声轰鸣,一个硕大的火球从天而降,紧接着是一片黑影遮蔽了凯和紫镰锦的上空,在地面投下一个飞兽的轮廓——是修隐。

红色的妖龙挥动着巨大的翅膀,火球如雨,紫镰锦收了幻云剑,迅速消失。这一切太突然,以至于凯还来不及收回自己的一招“破灵术”。

修隐在天空盘旋了几圈,一声鸣叫,俯冲下来,转眼间已经驮着幽寒和修灵冲进了异世通道。

凯几乎是筋疲力尽地坐在了高空的云层上,刚才一番激烈的打斗,被战火波及的死灵众多,也算是一举两得,只不过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身为暗血辅席,广御城城主的修隐会救他——虽然无区别的火球攻击不太像是救他,但确实让紫镰锦撤退了。难道这一切又是因为尹轩?呵呵,真是可悲的笑话。尹轩昨天被锦的刺伤,难道让暗血跟幻岛同仇敌忾了?想到这里,心里一阵闷痛。

就在刚才战斗进行的时候,广御城紫阳殿的寝宫里,尹轩正研究......

着作战计划,突然喷出一口血,在纸上留下了一片鲜红。

龙神递过来一张方巾:“尹轩,月印似乎也阻止不了你的能量流失。而我的力量,好像也不够了。”

尹轩冷静地接过方巾,擦去嘴角的血迹,揉掉那张染血的纸,手指飘出一点火苗,将纸团和方巾烧成灰烬,转身冲着龙神摇摇头:“不要声张,不要让翼儿知道。龙神,我的能量流失很微弱,你和月印帮了大忙,我每天修行积累的能量超过了流失量,不会有问题的。”尹轩在一张干净的纸上开始重新写写画画。

龙神的眉头紧锁着:“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这副人类的身体有点超负荷吗?”

尹轩手里的笔停了下来,在纸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墨团,随即重新流畅起来:“我知道,我会注意的,毕竟我很想好好活着,所以不要太担心。”

龙神欲言又止,看着全神贯注的尹轩,直接变回了龙神印状态。自己的责任是建议,而不是控制。

—第三十五章 - 释放墨羽—

黑夜如豆的灯,驱散心中的冷,迈出脚步朝那个方向飞奔,却没有距离的变更……

背离黎明的风,刮过伤口的疼,纠缠于回忆越陷越深,带着泪水止步转身……

有一种悲伤,淡然却绵长,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它却如影随形,悄无声息地浸入每一滴血液,在身体里流动……沉积……

北大陆的冰天雪地里,一抹耀眼的红色如烛泪般蜿蜒前行,留下一道柔滑的轨迹,渐渐被风雪掩埋。

隆纤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地流失,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与尹轩天生的联系。仰起脸望着天空,闭上眼睛任雪花飘落到脸上,化作水滴滚落。似乎……已经到极限了……

爸爸,我和尹轩因为王与王使的宿命而连在一起,但是他在努力摆脱这种宿命,而我,却依然是他的柏奚,替他承受所有的伤害,不过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爸爸,你为了保护他而死,他答应你要照顾我,却什么都没有做到,我一直在等他来救我,可是我现在知道,他真正喜欢的是那个叫蛟瞳的女孩子,不是我,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

爸爸,尹轩是个骗子,是个大骗子!可是我还是喜欢这个骗子,怎么办?爸爸,我为尹轩受了这么多痛苦,可是他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我替他承受生命力的流失,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爸爸,我恨他,为什么他不来救我,连最后一面也不愿意来见我吗?我想……我想杀了他……

脖子上的项圈迅速地收紧,隆纤在雪地上痛苦地翻滚挣扎着,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模糊,眼泪流到嘴里,苦涩得难以忍受,窒息的痛苦在大脑里无限地放大,愤怒和悲伤利刃般穿梭于脑海……最终,眼前一片黑暗……

艾卢在远处看着这一切,手腕上的镯子在隆纤挣扎的时候带来针扎般的疼痛——王使有着某种分不开的联系,就像跟王之间的联系。忽然觉得,如果尹轩死了,也许会比较好,至少好过隆纤这样生不如死,承受着身体和心灵双重的痛苦。

在更远的地方,在呜咽谷一座简陋的石塔里,蛟瞳透过狭窄的窗户往着远处纯白的雪地中那一抹鲜红——那个半人半蛇的女孩就是尹轩体内那个人王的王使,她爱着尹轩,却被宿命的联系折磨着。尹轩,你的过去究竟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蛟瞳顺着墙壁滑坐在地,眼泪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我何尝不也是个笨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赤翼】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