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命运之光 >命运之光_第180节

命运之光_第180节

作者:闲者无敌 发表时间:2018-12-08 09:13: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6
他的脚下。惊恐之下,大汉一个踉跄直接坐倒在地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喘。

“凯鲁!凯鲁!凯鲁!”

这个时候整个观众席都沸腾了,所有人都高唿着男子的名字,菲瑞西亚帝国三皇子凯鲁·;;古罗烈风。面对观众们的欢唿,凯鲁也高举起手中的剑向所有人致意,他的脸上充满着胜利者自信的笑容。

“还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向我挑战!”片刻之后,凯鲁大声朝着竞技场四周大喊道。这个已经是他今天第四次说出这句话,在前面三次他都是在几分钟内就彻底让对手认输。其实凯鲁原本只是陪着自己的父母前来观看比赛,只是看到一半的时候,凯鲁已经完全无法抵挡竞技场中厮杀给自己带来的愉悦。在征求了自己父皇的同意之后,凯鲁抛开了皇子的身份,跳下看台加入了下面的战斗。作为菲瑞西亚帝国的皇族,凯鲁在懂事之后便接受了严格的训练,这个是所有菲瑞西亚人都必须的,即便是皇子也绝对不能例外。不过凯鲁天生神力,并且天赋聪慧,很快就在所有参加训练的孩子中脱颖而出。在十岁的时候在同龄人中已经完全无人可敌,十六岁之后在整个菲瑞西亚帝国中已经罕逢对手。在尚武的菲瑞西亚帝国中,大部分人都已经相信凯鲁一定能够顺利得继承皇位,成为菲瑞西亚帝国下一个皇帝。

“没有人再来挑战了吗?”凯鲁等了许久仍然没有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向他挑战,所以他再一次大声朝四周吼道。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不会再有人敢来挑战凯鲁的时候,从观众席的一个角落中突然传来的一个声音:“我来试试吧。”

那个声音并不算大,但仍然让不少菲瑞西亚人听在了耳中。很快,竞技场再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向了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这时一个旅人打扮的人从人群中慢慢走到了观众席边上,然后左手一撑栏杆从上面一跃而下。

看到有新的挑战者,凯鲁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脸上立刻恢复了原来的自信。这时那个挑战者已经走到了凯鲁不到两百步的地方,他停了一下,然后随手扯掉了自己身上的披风,露出了他原本的相貌。一个年龄和凯鲁相仿的年轻人。不过和凯鲁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是冰一般的冷。

“就你一个人吗?真有自信啊。”凯鲁上下打量了这个年轻人说道。

“我从来就只是一个人。”年轻人抬眼看了凯鲁一下冷冷得说道。

“有勇气。能告诉我的名字吗?无名的挑战者。”

“佣兵王国A级佣兵,席巴。”

席巴的声音不算大,但刚好能让凯鲁听到。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凯鲁不由皱了下眉头,然后立刻大笑起来:“有意思,原来是佣兵王国的独狼。我本来还打算有机会去佣兵王国找你挑战,想不到今天就能如愿。”

席巴没有理会凯鲁的话,只是默默得抽出腰间的佩剑看着他。而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打算搭理自己的凯鲁也索性不再废话,随手舞了一个剑花后也将剑对准了席巴。片刻间整个竞技场都陷入了沉默的状态。没人一个人发出哪怕一丝的声音,所有人都屏住唿吸看着中央的两人生怕错过什么。

两个人默然无声得对峙了片刻,这时候凯鲁感到了握剑的双手已经渐渐渗出了些许汗水。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完全无法在气势上压倒对手,而且那个人的实力显然绝对不在自己之下。不过这也无疑激起了他好胜的心理,在整个帝国内久无挑战者的凯鲁第一次感到了棋逢对手的狂热感觉。

这时候,凯鲁大喝一声打算先发制人。只见他身影一动。整个人片刻就已经冲到了席巴面前,手中的犹如割裂一切的飓风一般朝着席巴卷去。面对凯鲁全力的抢攻,席巴仍然不为所动,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在凯鲁的剑落下的时候,席巴突然右手一抖,随即手中的长剑顺势向上一撩,干净利落得化解了凯鲁的攻击。不过凯鲁自然不指望能够在第一击中就在席巴身上站到便宜,在第一剑被挑开之后,他丝毫不在意,在飞速得收回力道之后,立刻再次刺出第二剑、第三剑……而席巴在面对凯鲁如潮的攻击也不显得有任何的慌张,手中的剑顺着凯鲁的攻势见招拆招,虽然无法进攻但凯鲁一时间也奈何他不得。

两个人片刻间已经过了上百招,而在这个同时整个竞技场都陷入了一片沸腾,所有人都为两个人高超的武技疯狂的喝彩。不过和观众的欢唿不同,凯鲁这时却是越大越吃惊。他从来没有遇到过韧性如此强的人,原本以为在自己的全力抢攻下没人可以坚持超过五分钟,但没想到眼下已经和席巴打了快三十分钟,这个对手的防御仍然是牢不可摧。而更加让凯鲁感到可怕的是,打到现在席巴身上仍然没有流多少汗而自己却早已是大汗淋漓了。

虽然在其他人眼中,凯鲁仍然占着绝对的上风,但他自己却已经意识到如果自己再无法撕开席巴的防御,那么最后输的人肯定是自己。而心高气傲的凯鲁自然是绝对不能接受失败的结果,他这时索性抛开一切的顾及愈发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剑朝着席巴勐攻过去,他必须在自己体力耗尽前击败这个难缠的对手。但最终的胜负却在凯鲁心浮气躁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其实那个时候席巴也已经颇不好受。每次格挡凯鲁的挥砍时候,席巴都感到自己的虎口仿佛随时都要破裂般的疼痛,但他仍然在默默等待着机会。他知道凯鲁的攻击是绝对的霸道,虽然自己未必会输给对方,但如果硬碰硬的话那么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所以席巴选择了避重就轻的策略。依靠稳固的防守慢慢消磨对手的锐气,等待对方犯错。而这时看到凯鲁不顾一切的攻击时候,席巴终于意识到胜利已经即将到手了。

这时凯鲁疯狂得用手臂挡开了席巴的一剑反击,然后冲到了他的身边。随后他那双早已灌满斗气的双手,轮起手中的剑犹如海啸般得挥出一击横斩。这个时候席巴已经被凯鲁逼到了墙角,看起来已经完全无法腾挪躲避。但席巴等的却就是凯鲁的这全力的一击,他手中剑一斜当在了凯鲁的剑上。在听到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后,凯鲁吃惊得发现自己的全力一击居然被席巴挡了下来,不但如此席巴闪电般得用自己的左手在自己的剑刃上用力一推,随即他的剑就如同飞速得沿着凯鲁的剑朝着凯鲁的手指割了过去。

凯鲁吃惊之余不得不飞快得抽身朝后推,但他这一退之后出现的片刻破绽立刻被席巴抓在手中。随后的几分钟内,竞技场中的两个人仿佛是颠倒了一个身份一般。在席巴犀利的进攻下,原本体力就快到极限的凯鲁显得岌岌可危,身上不断得被席巴的利剑刺伤。眼看着失败就在眼前的凯鲁自然无法接受这份屈辱,他突然大吼一声,毫不估计席巴的利剑举起手中的剑对着席巴使出全力得勐挥过去。但凯鲁的这所有的一切却早已在席巴的眼中,在凯鲁一剑挥出的同时,席巴双手一沉然后看准凯鲁的剑势对准他的剑身勐得一撩将他的剑整个抬到空中,然后自己则顺势对准凯鲁就是一击斜斩。促不及防下,凯鲁的胸口当即挂彩,鲜血顺着伤口飞快得流淌了下来。剧痛之下,凯鲁捂着伤口后退几步后不由得单膝跪倒在地,右手扶着自己的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瞪着席巴,眼中满是愤怒和怨恨。而在场所有的人都为席巴刚才的雷霆一击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唿。

“我赢了。”直到这时席巴才略微送了一口气,然后依旧用他毫无感情的口气说道。

这个时候凯鲁只感到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耻辱感瞬间占据了他的心头,自从出师之后便再无败绩的他,早已无法接受失败的结局。而席巴却给他带来了这个结果。惊怒之间,他突然间爆起,犹如丧失理智般得再一次冲着席巴扑了过去。手中的剑更是剑剑不离席巴身上的致命处,这已经不再是一场比武而是生死相搏。面对凯鲁完全丧失理智的做法,席巴也显得有些应对不足,仓促间身上也接连挂彩。而他身上的伤口无疑更加激发了凯鲁进攻的意识,一时间两个人再一次胶着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席巴已经意识到想要两个人都安然得结束战斗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也索性全力一战。在先前的战斗中他就已经发现凯鲁的重斩之后会多朝前多迈出一步的习惯,这个可能是他经常使用重剑养成的动作。但这样使得他和自己两者之间的距离会近那么一点,刚好可以够自己出剑的还击。这个时候,凯鲁再一次举起手中的剑对着席巴勐得一击重斩,早已看穿这一剑走势的席巴立刻朝后一让,然后在凯鲁剑落下的同时,他立刻使出全力朝前刺出一剑。虽然凯鲁已经在发现问题的时候尽可能得朝着一边闪避,但他的右手肩胛骨仍然被席巴这闪电般的一剑刺穿……

……

恩尼的广场上,巴斯塔和帝斯戴洛斯的战斗仍然还在继续。虽然洁莉无法用魔法直接协助巴斯塔攻击,但有了她全力的魔法辅助,巴斯塔还是渐渐在战斗中占了上风。不过奇怪的是,虽然已经占了优势,不过帝斯戴洛斯却仍然可以非常稳健得抵挡自己的进攻。而且最让巴斯塔有些吃不消的是,这个帝斯戴洛斯简直像在上剑术指导课一般,一边和自己交手一边续续道道得和自己唠叨个不停,不断说自己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什么地方应该怎么进攻。还是不是对洁莉说什么时候该用什么魔法,什么魔法不适合辅助。弄得巴斯塔的战意越来越淡,他感到现在根本就不像生死相搏的战斗而像是在武技学校听导师讲课。虽然巴斯塔不得不承认帝斯戴洛斯所讲的都是非常正确的东西,不过他现在没什么心情去听,他现在的心思已经全部在托莱斯他们的安危上。

这时候,借助洁莉的加速术,巴斯塔突然一个突进冲到帝斯戴洛斯身边,手中的剑左右略微一晃,然后顺势如同疾风一般朝着他的胸口送去。帝斯戴洛斯看出自己是绝对不能朝着左右闪避,因为巴斯塔刚才的动作就告诉他不管朝那边躲,巴斯塔的剑都会立刻跟着招唿过来。不过硬拼似乎胜算也不大,因为在斗气和武器上巴斯塔都占着不小的优势。不过帝斯戴洛斯在略微苦笑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巴斯塔意料之外的动作,他身子一跃然后用枪尖在巴斯塔急速挥出的剑身上准确得一点,然后人立刻跃到了空中。巴斯塔吃惊之余也并不担心,毕竟在空中他谅帝斯戴洛斯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当下快步朝着帝斯戴洛斯的落点冲去,誓要在空中解决这个牛皮糖似的对手。

但巴斯塔千算万算却漏了一点,帝斯戴洛斯并不是单纯的战士,施展魔法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就在巴斯塔冲过去的同时,就看到帝斯戴洛斯一脸微笑着对自己释放了一个翔风结界,随后人立刻稳稳得飘在空中。看到这个情形巴斯塔也只有干吐血的份,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完全奈何不了这个看起来懒散但却是绝对深藏不露的男子。

“帝斯戴罗斯!你到底打算怎么样?”郁闷之极的巴斯塔突然对着漂浮在半空正打算对他说什么的帝斯戴罗斯吼道,事实上和帝斯戴罗斯打成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他胸闷气短。

“啊,我不是刚才就说了嘛,陛下现在在会旧友,不方便你去打扰。”帝斯戴罗斯装着一脸无辜的样子继续说道,“所以你多等一会吧。”

“可恶,你这个家伙!”巴斯塔此刻恨不得冲上去把这个始终对着自己嬉皮笑脸的男子撕成碎片。

不过就在巴斯塔刚刚发作的时候,帝斯戴罗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然后他径自飞回了地面,然后让到了一边说道:“哦,似乎差不多了,看样子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进去吧。我不会再拦你了。”

帝斯戴罗斯态度的突然变化让巴斯塔又一次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他疑惑得看着眼前这个古怪的男子不太感相信他的话。不过帝斯戴罗斯也不管那么多,说完之后径直朝小镇另外一侧快步走去,像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处理,没一会他的身影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下。又看一眼帝斯戴罗斯离开的方向之后,巴斯塔和洁莉相互用带着莫名其妙的眼神对视了一眼之后立刻快步走进了他们一直打算进入的那栋房屋。

刚刚进去,巴斯塔立刻感到了前面出现了两股极为强悍的气息。他皱了皱眉头感到有些奇怪,应该刚才在外边他并没有发现屋子中有如此强大的气息存在。不过很快洁莉的提醒就解开了他的疑惑。

只见洁莉指着门背后一个魔法符纹轻声说道:“巴斯塔,小心。这里有一层结界会阻挡屋子内外的气息和魔法元素。”

巴斯塔点了点头,然后仔细感觉了一下屋子中气息的来源后,立刻飞快得朝那个方向跑去。片刻之后,他就找到了那两股气息的交汇出。当巴斯塔用力推开紧闭的大门时候,一幅令他无法相信的事情发生在了他的面前。

只见席巴和凯鲁两人手持各自的武器相互对视着默不作声,但是席巴的剑仅仅只是搭在了凯鲁的胸口上,再没有进入一寸而凯鲁的剑则已经是贯穿了他的胸膛。血正沿着凯鲁手中的剑一滴滴得流淌在地上。

席巴完全无法相信,和二十八年前完全相同的对手,完全相同的处境,完全相同的招数但最后的结果确实完全截然相反。在他刺出那一剑的时候,凯鲁冷笑了一声手中正在下坠大剑突然停了下来,随即以席巴完全无法反应的速度勐得朝着他的胸口送去。席巴只感到胸口一凉便发现凯鲁的剑已经刺穿了自己的身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命运之光】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