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命运之光 >命运之光_第197节

命运之光_第197节

作者:闲者无敌 发表时间:2018-12-08 09:14: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6
。我曾经被自己认为可以信任的人无数次出卖过,好几次就差点成了奴隶。不过也算运气吧,每次最后都被我逃了出来。后来被一群奴隶贩子一路追到肯特,当时我已经伤痕累累而且几天没吃过一点东西。而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我遇到了费南德斯老爹。当时他看出了我的身份,但却最后收留了我。说实话,他是我唯一相信的人类。我亲眼看着他用大把的白金币把我直接从奴隶贩子手里买了下来,然后回去就放了我。对我而言,他就好像是我的父母那样吧,所以我才一直留在了老爹身边,靠着他时不时较我的一些‘手艺’养活我自己。”

“啊,真奇怪,为什么今天自己那么多话。”这时候,艾尔玛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从眼眶中涌了出来。或许这些话她已经在自己心中憋了很久很久,终于找到对象发泄出来了吧,三人接下来都是一路无语……

许久之后,三个人走到了一栋房间前,门梁上一块破旧的牌子写着模模煳煳得写着鉴定珠宝之类的话,大部分字早已无法辨认。不过巴斯塔心中到是有数,他游荡者工会再怎么算也只能是灰色行当,所以他们一般形式都比较隐蔽,通常会找个什么幌子来象征性得遮掩一下。

“就这里了。你们等下。”艾尔玛说着走到门前,然后三重两轻敲了五下门。估计是他们的联络暗号吧。不过奇怪的是,过了许久仍然没有来给她开门。

“奇怪啊,今天难道没人。不可能啊!”艾尔玛游戏奇怪得自言自语道,然后有照着刚才敲了一通房门,回应她的仍然是沉默。

“怎么了?”虽然巴斯塔一开始以为艾尔玛在玩什么花样,但仔细看了看又不像,所以有些奇怪得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没人开门。平时这里一直会有人在的。奇怪啊。”

而这时候,一边的洁莉却感到了不安。她悄悄得拉了拉巴斯塔的衣角小声说道:“巴斯塔,我感觉不对。我好像从那栋房子里面问到了血腥问。”

洁莉的话不由让巴斯塔皱了皱眉头,洁莉从来不会在他面前撒谎再加上她已经恢复了龙族的意识,所以她天生的感知就要比他强上百倍。无论是听觉还是嗅觉,都要比一般人类强出几百倍。

此刻艾尔玛还在徒劳得敲着暗号试图让里面的人来开门。巴斯塔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退到一边,然后抬起右拳勐砸在房门上。就听到“轰”的一声,整扇大门立刻就倒在了地上。

“巴斯塔,你怎么能……”艾尔玛还没来得及责怪巴斯塔的鲁莽便立刻被房内的景像惊呆了。前面一间不大的房间内横七竖八倒着四五个人,不用看也知道应该是属于在前面接待主顾的人。但从他们苍白的脸色来看,应该已经是死去许久了。

“怎,怎么回这样!”艾尔玛这时候变得紧张起来,她慌慌张张得跑上去摇晃着每个人,但死人又怎么能回答她的话呢。

就在艾尔玛慌慌张张得试图找出一个活人来问个明白时候,巴斯塔则在一边随便翻看着尸体的样子一边思索着什么。突然间,他的脸色一变,然后拉过艾尔玛问道:“你那个老爹人在哪里?快去看看他那里。”

巴斯塔这一喊立刻让艾尔玛清醒了一下,三个人赶忙一路跑向房子的二楼。房子并不算太大,从前门走到二楼也不过一两分钟的路,但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他们已经看到了十多具尸体躺在地上了。不祥的预感在三个人的心头越来越明显起来,而这一切也在艾尔玛推开二楼某扇大门后尘埃落定。

不大的房间中,一个老人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他的咽喉被人用细小的利器刺穿,看样子应该和其他人一样死于匕首之类的短小武器。从老人脸上惊讶的神色可以看出,对手应该是出其不意的出现在老人面前,然后在他叫喊前的那一刻出手的,基本上是一箭封喉。而在一边的墙壁,被人用很大的力气打开了一个大洞。原本遮挡的书架完全成了碎片,各种书籍散落在地上。

“老爹!老爹!你怎么了!”看到这个情形,艾尔玛彻底崩溃了。她发疯一般的冲上去一边痛哭着一边拼命摇晃着费南德斯的尸体,泪花不时得从她的眼中散出来。

“这下子事情麻烦大了。”此刻,巴斯塔和洁莉脑子里面几乎同时冒出了这个想法……

第五章 通缉

顾不上还在伤心的艾尔玛,巴斯塔和洁莉赶忙从墙壁上的破出的入口跑了进了那间密室。就连瞎子也可以看出,密室里面放的绝对不会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原本比较空旷的房间,眼下也是显得零乱一片。在墙壁的一角巴斯塔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破洞,看样子是从外边强行破坏后引起那个暗格内预设陷阱爆炸产生的。巴斯塔这时皱了皱眉头,然后伸手拨开了其中的一些破残的碎片。下面露出了一片银白色的金属光泽,看样子是在高热中溶化的白金币。再仔细搜索之后,他很轻易得在更深处找出了更多的钱币的模样。不过不管是金币还是白金币都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其中陷阱的威力可想而知。不过巴斯塔仍然不死心,还在原本就不大的地方中继续寻找着什么。

“没用的。里面放置的爆裂陷阱足够毁掉那个暗格中所有的东西。”这时候,艾尔玛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了过来,不过听上去她的声音仍然有些哏咽,毕竟死的人是她的救命恩人,或者说是她唯一的亲人。

不过巴斯塔似乎并没有理会艾尔玛的话,他仍然还在那里仔细得搜索着。一直到将最后一片由几片白金币和金币溶在一起的金属块从里面丢了出来之后,巴斯塔才有些沮丧得直起身子,对着身后的洁莉做了一个非常失望的表情。

“游荡者工会的暗格能是那么开的吗?那个家伙不可能得到任何东西的。”艾尔玛这时候也凑了上来,不过她手里主要在把各种金属块凑在一起。虽然化了,不过金子仍然是金子,不会因此而贬值。

巴斯塔对于这个现实得根本不像是一个精灵的精灵摇了摇头,然后幽幽得说道:“虽然我不知道那个袭击你们工会的人是谁,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已经拿到了他要的东西。”

听到巴斯塔的话,艾尔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那个暗格中的陷阱虽然她从来没见过,不过费南德斯曾经和她提起过里面的厉害。因此她有些怀疑得说道:“怎么可能?里面的陷阱爆炸的威力就算是魔法秘银也抵挡不了。还有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

“没错。他的目的就是你从洁莉那里偷的那条项链。不,准确的说是项链上的宝石。”既然已经知道东西已经没了,巴斯塔现在到没有原先那么焦急了。他随随便便得做到身边的桌子上,然后正色说道,“既然这件事你已经被卷进来了,我告诉你那件东西也无妨。”

说到这里,巴斯塔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正屏住唿吸等着他继续下去的艾尔玛后,苦笑了一下说道:“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能那么肯定那件东西不是被那个陷阱毁掉而是被取走。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那件东西绝对不会因为一个普普通通的陷阱而被毁灭。就算是龙王的龙息也休想伤到它分毫。那件东西是龙族的圣物之一元素之心,当然在我们人类中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贤者宝石。”

巴斯塔的话仿佛是一道晴天霹雳一般不断艾尔玛脑海中回响着,贤者宝石这个件被魔法师俸为至宝的东西,从它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有着无数的人为它痴迷为它疯狂。这枚宝石最早出现在伏魔战争的碎石峡谷的战场上。在联军已经几乎已经快要崩溃的防线上,依靠着宝石所带来的力量,仅有的少数几个魔法师们一次又一次重创着来犯的魔族大军。而这枚宝石之后也因为龙族内战而最终失落。但艾尔玛没有想到的是,这枚宝石居然已经重见天日,而且不久之前还在自己手中待了那么一段时间。想到这里,艾尔玛后悔得差点把自己的右手剁下来。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虽然脑海中已经有些混乱,不过艾尔玛还是习惯性得问了一句,毕竟一件已经失传了百年的宝物再次出现,这个可是条轰动性的情报。

看着艾尔玛的样子,巴斯塔不由苦笑了一下。看来这个丫头确实应该投胎当人类,精灵的淳朴和她完全就不搭边。不过他还回答道:“事到如今骗你对我又什么好处吗?那件东西如果不出现的话可能会更加好些……唉。”

说到这里巴斯塔的思绪不由得再次回到的那一天,他和自己最信赖的搭档最终分手的那一刻。

艾尔玛这时候已经完全相信了巴斯塔的话,毕竟一个佣兵王国的第一佣兵和一个最年轻的大魔导士。光凭着这些个名头,艾尔玛就相信他们完全没有理由来骗她一个并不是很相干的人。不过从巴斯塔最后话语中流露的感情,她隐约感到那枚宝石可能在寻找的时候没那么没简单,说不定那个曾经和巴斯塔搭档的大魔导士,他的失踪就和那枚宝石有关。

不过就在艾尔玛发楞的时候,巴斯塔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好了。现在东西也丢了,我们也不能把责任推到你头上。这次的事情就算了,我和洁莉现在必须去追查贤者宝石的下落,那件东西如果落在某些人手里大陆恐怕真的会出大乱子。到是你,打算怎么办?”

“我?”艾尔玛用迷茫的眼色看了巴斯塔一眼,然后苦笑了一下。此刻的她有了一种天下虽大但无自己容身之地的感觉,“我还能去哪里呢?老爹死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值得我信赖的人也死了。我还去哪里?”

“艾尔玛,嗯,我想,你是不是可以考虑和我们一起旅行?”这时候,洁莉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现在要去追查贤者宝石的下落,但我和巴斯塔都不是那种擅长打听消息的人。”

洁莉并不是很擅于这种言辞,所以艾尔玛就算是傻子也听得出洁莉的言下之意,她需要一个人帮他们打探消息和跑腿,而这个人就是闯出那么一串祸的自己。

不过就在艾尔玛还在犹豫的时候,巴斯塔的话却让她下了决心和他们一起离开这个已经让她无牵无挂的城市。

“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你。不过你最好也离开这座城市。那个人很强,他所有的攻击都一击必杀。如果他的目的是灭口的话,你肯定会是他下一个目标。”巴斯塔这时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还有一点,现在持有宝石的人肯定和那个杀死这里所有人的人有关。你难道就不打算帮你的同伴报仇吗?”

对,报仇。也许仇恨是支持自己继续活下去的最好理由了。没有再考虑推脱的说辞,艾尔玛非常郑重得朝巴斯塔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行三人就离开了肯特城,至于肯特城游荡者工会被人扫荡的事情,这个就不是他们三个所关心的。在巴斯塔金色的佣兵徽章以及洁莉胸口的那枚刻印着七枚六芒星的魔法徽章面前,肯特城的执政管只不过象征性得询问了两句之后就满脸堆笑得将他们送出了城。

虽然没有方向,不过在艾尔玛的建议下,一行人将目的地定在了南方的另外一大枢纽城市罗岩,不为的只是因为那里是游荡者工会在南方大陆的规模和人数最大的一个城市。

“好了,前面就是罗岩游荡者工会的地方了。”艾尔玛说着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巴斯塔和洁莉说道,“我现在先去帮你们探下情况。洁莉姐姐不如先在这里附近逛逛。罗岩的水晶制品可是在大陆上数得过来的哦。”

洁莉一听之后立刻兴高采烈得拉着巴斯塔去满足她的收藏心,而巴斯塔自然只能是一脸的苦笑得被洁莉拽走。事实上在一路上,艾尔玛很快就把洁莉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而且一路上艾尔玛还没事利用洁莉变着法整巴斯塔,弄得他很是难堪。但偏偏洁莉和艾尔玛两个人关系却是好得如同亲生姐妹一般,靠着洁莉的撑腰这一路到是弄巴斯塔有苦难言。

看到两人离开之后,艾尔玛立刻换上了一副无害的笑容。这个是她打探消息的招牌表情,最起码有一多半男性在面对艾尔玛这副表情后,不到十分种就连自己的家谱都想倒豆子一样倒出来。在街头看似漫无目的的四处闲逛了一会后,艾尔玛并没有发现什么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不过这也确实不是她的目的,在看似无心得闲逛一会后,她很快拐进了一处并不明显的酒吧中。因为那家酒吧门口刻有一个她非常熟悉的标记,游荡者工会的徽章。

在吧台上随便要了一杯酒之后,艾尔玛若无其事得在其他人群中随意走动着。她知道这种地方是最容易获得消息的,人在喝醉之后那张嘴是最难管住的。不过她就在她刚刚重新坐到吧台上的时候,有几个看起来也是游荡者打扮的男子推门走了进来。一胖一瘦两个人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赶了不少路。坐定之后,其中一个个头比较消瘦的男子问酒保要了两杯酒,然后就和身边的同伴聊了起来。艾尔玛出于习惯得静下心,身为精灵她天生听觉就异常灵敏,而且她曾经还是精灵军队中数一数二的斥候,所以偷听别人谈话这种事情对她而言可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但是还没有等艾尔玛听上几句,她的整张脸就变得如同僵尸一般的苍白。

“……那件事还真够邪的。整个工会三十多号人就全被人一锅端了。那肯特的游荡者工会实力也太次了点吧。”说话的是那个胖子。

“嗯,也不能那么说。不是有句话叫做家贼难防吗?我听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命运之光】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