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命运之光 >命运之光_第199节

命运之光_第199节

作者:闲者无敌 发表时间:2018-12-08 09:14: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6
    



    “你放心,我的刀上的毒一时半会要的命,而且还能帮你保持头脑清醒,不过药性发作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浑身有无数的蚂蚁在你身体中撕咬你的身体一般,到时候就算我不杀你,你自己也会把自己抓得稀烂。怎么样,我是不是很仁慈?哈哈哈!”



    “嘿嘿,那么就看看我们谁先没命吧。”这时候被抓在半空中的艾尔玛突然间露出了一丝冷笑。

    

没等基尔尼亚反应过来,就看到刚才还一副软绵绵任人宰割的艾尔玛突然间双手一伸,紧紧得抓住了自己的右腕,然后她整个人如同灵猴一般矫捷得一翻当即攀到了自己的手臂上。

    还没等基尔尼亚有所反映,就看到艾尔玛的双腿已经紧紧得夹在了他的手臂上,然后整个人勐得一转,随即一股钻心的疼痛就从自己的手臂上传来。

    他的右臂已经被艾尔玛彻底扭断了。

艾尔玛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她知道这些已经是自己最后的力量了。

    刚才自己放弃躲避就是等着这一刻。论速度就算是全盛时期的自己,也绝对不是基尔尼亚的对手。

    如果和对手用强的,死的只能是自己。只有放手一搏,将自己至于死地才可能有后生的机会。

    

在扭断基尔尼亚的右臂之后,艾尔玛双手紧抓着他的胳膊,顺势拽着如同荡秋千一样翻身荡到他身下,然后再重新翻身跃到空中。

    而她这一下几乎将基尔尼亚的右前臂的骨头扭了360度,巨大的疼痛感立刻让基尔尼亚捂着手臂半跪到了地上,而着一切正是艾尔玛需要的。

    在基尔尼亚跪下同时,她还在半空中的身子已经飞到了和他肩膀平行的地方,随即她双脚如同一把巨大的钳子一般死死得夹住了基尔尼亚的脖子,然后她腰上勐得一用力,借着基尔尼亚跪倒的力量居然将他整个人卷到了半空中,然后重重得摔在地上。

    而在基尔尼亚倒地的同时,艾尔玛的双脚也适时得用力向下一用力,随后就听到一声轻微的骨头移位声,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基尔尼亚当即就再没有声音。

    他的脑袋以一个极不自然的角度向一侧歪斜着,显然刚才艾尔玛在落下的同时,借助坠地的力量将他整个脖子扭断了。

    

确定基尔尼亚已经断气之后,艾尔玛忍着身上的剧痛和无力感,将他的身子翻了过来,然后麻力得翻着他身上的衣袋。

    基尔尼亚的话并不假,艾尔玛这时候已经隐约感到身体中的异样,如果不是自己曾经接受过一些游荡者的训练,对药物有比较强的抵抗力的话,恐怕刚才那会毒药的就已经生效了。

    几乎在自己神经崩溃的前一刻,艾尔玛终于从基尔尼亚衣服中的一个暗袋找到了一个黑色的瓶子。

    也顾不得那是毒药还是解药了,艾尔玛现在只知道如果再不灌下去,自己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不过她的运气总算不错,在那药丸下肚后没多久身体中的异样终于一点点消失了。

    松了口气的艾尔玛,依着边上的一刻大树重新站起了身子,她知道只要自己一刻没和巴斯塔和洁莉汇合,她就仍然处于危险中。

    但她还没走出几步就感到双腿仿佛是被灌了铅一般越来越沉,而且眼前的景物也开始变得模煳起来。

    



    “可恶……”艾尔玛知道,这个是因为自己刚才伤口失血太多导致的。但现在她已经没事办法和时间来给自己止血了。

    带着不甘的表情艾尔玛眼前一黑,终于还是昏了过去。

第七章交易(上)

半梦半醒间,艾尔玛恍惚感觉回到了从前。

    美丽的多伦湖宛如镶嵌在尼奥平原上的一颗明珠,散布着漫天繁星的夜空伴随着微风,在湖面上播撒下了粼粼星光。

    如果是平时的夜晚,此番景象必然可以给人带来一种抛开一切烦恼的宁静,但这只是平时而已。

    

此时此刻的多伦湖畔仿佛是地狱一般的恐怖,原本清澈的湖水早已被鲜血染成了猩红色。

    四周厮杀声、惨叫声、咒骂声不绝于耳。人类的重装骑兵以整齐的队列向着精灵的营地发动着一次又一次的冲锋,精灵族虽然奋起抵抗但仍然显得是如此的无力。

    原本在丛林中强大的丛林巡游者们,在面对人类铁骑时候显得是如此的无力。

    他们胯下原本强大的霜刃豹,在喝下的含有剧毒的湖水之后参与战斗,就连站立都显得那么的虚弱无比。

    而原本能够在百步外取人性命的狩猎者们,这时候他们的利箭连十步都射不出去。

    这一切全部摆人类所赐。

恐惧、无助、绝望的情绪不断撞击着艾尔玛的心灵,在反复挣扎之后,她终于在最后一刻她放弃了抵抗选择了精灵一族从来没有选择过的路—逃跑。

    乘着混乱,艾尔玛终于逃出了营地,带着满身的伤痛漫无目的地在荒野中拼命奔跑着,她不知道自己该去那里。

    她知道,尼奥平原的这一战在一开始就宣布了精灵一族的失败,他们所有的一举一动全部在人类的掌握中。

    营地绝对会扎在依山傍水之处,行军也绝对不会走诸如湿地这种看起来肮脏的地面,但正是因为这些才最终招来了这场毁灭性的灾难。

    

突然间,三个人类的游骑兵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立刻三个人类就纵马朝着艾尔玛飞驰而来,艾尔玛甚至隔开很远都能从他们淫荡的表情中看出他们的用意。

    逃绝对不可能,她不可能跑过马匹,那么剩下的似乎只有拼死一战了。

    或许是那三个人类骑士的轻敌或学是艾尔玛强烈的求生本能,在一场厮杀之后,最后仍然站在原地的居然是身负重伤的艾尔玛。

    不过这时候她的体力也早已耗尽,原本已经伤得不轻的她现在身上的伤势更加显得严重起来,殷红的鲜血几乎已经将她身上那件墨绿色的轻甲染得一片血红。

    艾尔玛只感到自己的意识正在飞速得流失着。



    “我就要死了吗?我灵魂马上就要回归生命之树了吗?”艾尔玛躺在地上浑浑噩噩得想着。

    



    “你现在还没有到死的时候,你还需要继续活着。”这时候一个遥远而又非常模煳的声音传入了艾尔玛的脑海中,不过即便如此她仍然可以从中听出说话者是一个女子而且她的语气中还带有着一股看透一切的感觉。

    



    “你,你是谁?”艾尔玛挣扎着睁开了双眼,这时候一个非常模煳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眼中,那个人有着一头漂亮的银发。

    虽然无法看清她的模样,但艾尔玛仍然可以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个高贵、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

    



    “我?我是死亡的宣告者。不过在这其中并不包括你。你的命运之轮尚未停止,它仍然在引导着你,所以你现在必须活下去。”说着那个女子的身影再一次模煳了起来。

    



    “等一下,请,请告诉我,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这时候的艾尔玛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拼命挣扎着想站起来。

    但就在这一刻她脚下一滑再一次重重得摔倒在地,并且她的视野开始再一次模煳了起来。

    

隐约间她似乎仍然听到了那个声音最后的回响:“哪怕是以一个人类的身份和模样,你也需要活下去,直到你邂逅真正值得信赖的同伴……”

不过片刻之后,便随着一阵刺骨的剧痛,艾尔玛再一次清醒了过来。

    四周的树木完全变了一个样子,直到这时她才醒悟过来刚才的一切不过是梦或者说是被她自己刻意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记忆。

    



    “你终于醒过来了啊!刚才你的样子太吓人了。”这时候洁莉的声音传入了艾尔玛的耳中。

    



    “我,我还没死吗?呜……”艾尔玛坐起身子,不过浑身的剧痛立刻让她放弃了这个念头。

    艾尔玛挣扎得朝着身上的伤口看了一下,只见她浑身的上下不少地方都包裹着不少绷带,想来应该是洁莉为她做的包扎。

    而且伤口出似乎也被施过了治疗魔法,一股股暖流正慢慢抚平她身上的痛楚。

    



    “怎么说呢?算你好运气吧。”发现艾尔玛醒了后,一边在查看基尔尼亚尸体的巴斯塔站起身子走到她身边说道,“我和洁莉买好东西回去找你的时候,结果不小心迷路了。后来找人问清楚路后,结果不知道怎么拐到这里。不过也因为这里,你拣回了条命。只要再晚一点时间,就算创始神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好了,好了。巴斯塔,别吓唬她了。”洁莉用略带责怪的语气说了巴斯塔两句,然后回过头对着艾尔玛说道,“不过你这一次确实很危险。你身上伤口流血不止,而且身上还同时中了两种不同的毒。如果不是那些毒相互有克制,估计你早死了。虽然我刚才帮你用愈合之泉和苏愈之风帮你止住了血,清除了你身体里面的毒。不过你最少还是要再修养几天才能恢复。”

一边听着洁莉说话,艾尔玛自己则是虚冒了一身冷汗。

    原来自己最后找到的那个瓶子里面仍然不是解药而是其他毒药,自己差那么一点就死在了这里。

    



    “好了,你现在也差不多没事了。是不是应该和我们解释下,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别告诉我,你是主动惹上那么一个麻烦的主?”这时候,巴斯塔拍了拍艾尔玛的肩膀,然后用大拇指的指尖指了指身后,基尔尼亚的尸体正躺在他身后不远处。

    

艾尔玛有些后怕得朝着基尔尼亚的尸体看了一眼,低下头似乎是在犹豫什么。

    片刻后,她双唇蠕动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说道:“我上了游荡者工会的赏金榜单。那个家伙就是为了赏金才盯上我的。”



    “游荡者工会的赏金榜单?”巴斯塔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难道是你们经常称唿的那个黑名单?”

艾尔玛点了点头,肯定了巴斯塔的话。

    然后将一路上遇到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得说了出来。不过她越说,巴斯塔的眉头就皱得越厉害。

    隐约间他似乎从里面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但却又说不准其中的奥秘。

    在听完了艾尔玛的叙述之后,他站起身子,来回走了几步。



    “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我看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带你离开这个地方。”巴斯塔说着看了一眼艾尔玛,“那个通缉令我也略微耳闻,而且他们又放出了这样的风声,恐怕就算对赏金没有兴趣的人也会对你产生兴趣。贤者宝石的诱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抵挡的。”

迟疑了一会后,洁莉开口说道:“放心吧,我和巴斯塔现在想办法先送你回卡雷,那里我拜托托莱斯想办法保护你。卡雷不是其他地方,就算是游荡者工会也不会太过于嚣张。而赏金猎人更加不用提了。你现在再跟着我们只会更加危险。”



    “不,我要和你们一起走。”不知道为什么,艾尔玛突然间不希望离开眼前的这两个人,虽然洁莉的建议对她来说更加安全,但潜意识中,她仍然感觉自己必须跟着眼前这两人,“我,不在乎自己生死。我只希望可以帮死去的老爹他们讨个公道。所以,请不要让我离开!”



    “艾尔玛,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不过这里现在对你来说实在太危险了。你随时会送命的。”听到艾尔玛如此口气,洁莉仍然还是打算劝她一下。

    



    “谢谢你的好意,洁莉姐姐。”艾尔玛说着低下了头,片刻后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充满了坚毅的表情,“其实我已经逃避了快四十多年,我不能再这样逃避下去了。老爹对我一直像亲生女儿一样,虽然经常说些很刻薄的话但他却给我家的感觉。现在他死了,我必须为他报仇,哪怕陪上我的命也在所不惜。所以,所以请带上我,我保证不会给你们添麻烦,我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艾尔玛,你……”洁莉感到自己可能劝服不了艾尔玛,所以转过头朝着巴斯塔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希望他能说些什么让这个固执的精灵回心转意。

    不过这时她发现巴斯塔根本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里,而是在仔细打量着那具早已冰凉的尸体。

    

过了许久,巴斯塔终于将视线重新移回了艾尔玛的身上,然后他一字一句得对她说道:“如果你坚持要跟着我们,我绝对不会反对。但有一点我要事先和你说明,我和洁莉不可能一直保护着你,所以如果遇到危险,你最好是能自己想办法解决怎么样?”



    “巴斯塔,你怎么能……”万万没料到巴斯塔非但没有帮着自己劝导下艾尔玛,反而说出如此的话,洁莉立刻瞪着眼睛不满得说道。

    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艾尔玛打断了。



    “放心吧。我保证不会给你们舔麻烦的。”



    “很好,那么我们先出发离开这个城市。现在这里恐怕已经聚集了不少赏金猎人了。”巴斯塔看着艾尔玛充满坚毅的眼神满意得点了点头,然后慢慢说道。

    

虽然这时天色已晚,但为了安全期间三个人仍然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罗岩,朝着法罗斯山方向出发。

    既然一时没法打听贤者宝石的下落,巴斯塔决定索性先去法罗斯山一趟,毕竟洁莉的记忆似乎也牵涉到很多被隐藏得很深的东西。

    

一行人出城又走了大约两个小时左右,天就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于是三个人决定先在野外休息一晚上后再继续赶路。虽然他们知道一路上跟在自己背后的尾巴绝对不在少数,不过如果他们真将主意打到艾尔玛头上的话,肯定得先掂量下自己是不是能在一个剑圣和一个大魔导士的联手下留出活路。

    

巴斯塔随便从四周找了些枯枝堆在了一块空地上,然后由洁莉用魔法点起了一团篝火,顿时原本阴暗的树林显得亮堂了一点。

    巴斯塔则麻利在火堆上支起一个金属锅,在里面倒入了水并且将一些肉干和脱水的蔬菜也一并扔了进去,看样子是在准备晚饭。

    

三个人除了巴斯塔转注于金属锅中的菜蔬,洁莉和艾尔玛都是默不做声的做在原地。

    但没过多久,艾尔玛先有了一些反应。不过巴斯塔很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命运之光】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