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皇上息怒,贤妃不好当 > 第95章 叶舅洗冤屈

第95章 叶舅洗冤屈

作者:心雨留香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0:4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7
    后宫嫔妃都等着上官琮这件事情的结果,可这出来的结果,不止让后宫嫔妃惊讶,就是叶媚婉也没有想到。

    跟祭文相关的相干人均被贬了职,但上官琮不仅没受到惩罚,反而升职了。皇帝体恤上官琮在祭天事件中遭人陷害,又赞赏其文采风流,是升为主簿。

    事情真相大白的当晚,皇帝就去了华青宫,那些猜测叶媚婉即将失宠的人,也被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太常寺主簿也是个无足轻重的官,但上官家落败后,仕途发展艰难,也是大难之后的福气。而叶媚婉又当宠,上官家以后还有升官的机会撄。

    赵奕琛来华青宫的时候已是夜了,却依旧见到了宝琴打扫的身影,只是淡淡的一瞥就没再理会,径直进屋去了。

    叶媚婉依旧福身行礼,赵奕琛就没见过她有任性的时候,温和的扶起她道:“婉婉这几日受委屈了。”

    “皇上能还舅舅清白,嫔妾没有委屈可言。”

    赵奕琛扶着叶媚婉一起坐下道:“那婉婉可怪朕这些日子没来看你,即便对你也毫不留情?偿”

    “嫔妾不怪皇上,若皇上真和嫔妾来往过密,他人反倒会认为皇上是因为嫔妾而偏帮舅舅。就算舅舅得了清白,也会有闲言碎语,如今这样是最好的。”

    赵奕琛也想叶媚婉偶尔能像寻常姑娘那样撒娇生气,可这个姑娘永远都礼数周到,只怕真的让她受了委屈,她也不敢在他面前申述。是怎样的教育下,才能教出如此守礼,毫无缺陷的姑娘!

    “婉婉明白就好,但是婉婉就这么相信朕。”

    “皇上是英明的君主,而且魏公公传给嫔妾的话嫔妾也听进去了,嫔妾自然相信。皇上是否一早就知道舅舅是被陷害的?”

    赵奕琛很中意叶媚婉说的相信二字,心情愉悦道:“这都得归功于你舅舅写了一手好字,有好事者画蛇添足,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好事者太蠢笨了些,挑错了下手的地方。”

    “皇上有一双慧眼,可,还给舅舅清白就是了,为何还要提拔舅舅?”

    “婉婉说朕是英明的君主,自然是不会浪费有才之人,都说字如其人,你舅舅才气和人品俱佳,自然该得到提拔。”

    “嫔妾多谢皇上,只是嫔妾不该妄议朝事,还请皇上恕罪。”

    赵奕琛失笑道:“叶家教出你这样的姑娘,想必叶父也是个人才,不然当年怎么娶得到上官家的小姐。”

    “皇上打趣嫔妾了。”

    赵奕琛笑意加深:“此时的确不该在议论朝政,朕也不是来这里议论朝政的。”说罢,拦腰抱起叶媚婉往里间的寝卧而去。

    叶媚婉很是紧张,她可没忘记在乾清宫侍寝那夜的羞涩和痛楚。她内心忐忑,却只能乖顺的依偎在皇帝的臂弯里,等着他轻柔的把她放在床榻上,然后继续承受那夜的痛苦。

    赵奕琛亲吻那柔软的唇,那感觉就像是饥渴之人遇到了深山里的甘泉,那甜甜的滋味沁人心脾,让人探索者想要更多。

    叶媚婉,平时婀娜多姿的一个人,此时却变得非常僵硬。

    赵奕琛停住唇舌间的纠缠,温和道:“婉婉别紧张,这次不会痛了,放松点,你会觉得舒服的。”

    叶媚婉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入宫前教导她的嬷嬷也曾告诉她“这敦伦之事,第一次难免会痛,第二次就好了。女人要懂得利用这种武器,享受这种快乐。”

    赵奕琛对叶媚婉说过的话并没起任何作用,他见叶媚婉面无表情,便道:“若是痛,便告诉朕。”

    叶媚婉觉得,服侍皇帝本就是后宫嫔妃的职责,皇帝的快乐为上,怎么可以在此时打扰了皇帝的兴趣,便道:“嫔妾不痛。”可双手却仅仅地抓住了身下的被单。

    叶媚婉的身子当真是尤-物,她即便躺着不动,赵奕琛也能体会到其中乐趣。距初次也过了些日子,如今再尝,怎堪忍住不行乐。

    宛如一阵风兼雨,赵奕琛享受的是*之乐,叶媚婉感受到的却是风吹雨打之痛。

    *初歇,赵奕琛抚摸着叶媚婉欲再行其事,叶媚婉忍住身上的不适道:“皇上,夜已深了。”

    赵奕琛初尝其滋味,贪其味道:“不急,明日休沐,今夜就晚些睡。”

    话音落,身子动,再起春意。

    这一夜叶媚婉睡得沉,疲累后只想就这么睡下去。

    赵奕琛一响贪欢,平日里早起从不用宫人提醒的他,第二日也醒得极晚,可醒得更晚的还有叶媚婉。

    叶媚婉平日里仪态得体,少有破绽,就连睡觉的时候也美得很。赵奕琛不禁生了逗弄之心,只想瞧瞧这美人打破仪态的样子。

    叶媚婉的头发又黑又顺,摸在手里感觉极为舒畅。赵奕琛拿了她的头发去搔她的鼻子,他本以为她怕是一下子就醒了,却没想到她只是摸了摸鼻子,一点转醒的迹象都没有。

    有趣,真的有趣,再美再完美的女人总是有一些特点的,难不成叶媚婉的特点就是嗜睡。他还记得上次在乾清宫,她也是睡到日上三竿。

    赵奕琛往叶媚婉的耳朵里吹了口气,叶媚婉也只是皱了皱眉头。

    赵奕琛的嘴角溢满了笑容,她这特点总算是让她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了。以后就让她晚上累一点,让她多睡睡。

    “美人,快些醒来,皇上发怒了!”

    叶媚婉连忙坐了起来,刚睁开眼睛,却听到身边的笑声。她向右边一看,就看到皇帝一个人笑得欢乐。

    叶媚婉冷汗四溅,她可被吓了个半死,皇帝幼稚顽皮的样子真惊悚,一点也不像一个皇帝。

    “皇上,嫔妾贪睡了。”

    叶媚婉清醒过来就恢复了平日里温婉端庄的样子,一点生趣也没有了。

    赵奕琛把手横在叶媚婉胸前,轻轻一带,让她继续躺在自己的身边:“哪里,朕不也还没醒吗?今日休沐,我们再躺一会儿。”

    叶媚婉老实的躺在皇帝的身边,听他道:“你可知道,你睡觉的样子可爱极了。”

    叶媚婉的小心肝儿一颤,她睡觉的时候该不会做了什么不雅观的事情吧。不会的,从上官家决定送她入宫起,她的坐姿、站姿、睡姿等都经过专人训练,怎么会不雅。

    “皇上可别捉弄嫔妾。”

    “你若懂得让朕开心,朕就不捉弄你了。”要知道,叶媚婉刚刚惊醒的样子实在是太精彩了。

    这个早上,赵奕琛第一次揭开了叶媚婉精湛的面具。

    “让皇上开心是嫔妾的本分,嫔妾自当尽力。”

    叶媚婉只会用这种官腔说话,赵奕琛觉得挫败:“好了,朕不逗你了,昨夜你也累了,再好好歇会儿。”

    叶媚婉脸一红,安静了片刻道:“皇上,舅舅的事情已真相大白,宝琴的处罚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大清早的,你倒是念着那丫鬟,朕罚她可和你舅舅的事情无关,这宫里可不喜欢自作主张的奴才。”

    “可宝琴是一片好心,就请皇上看在嫔妾的份上饶了宝琴这一回。”

    “哦,婉婉既然在床上为那丫头求情,朕好像不答应有了不近人情了,可婉婉似乎忘了给朕一点好处?”

    “皇上要什么?”

    “婉婉难道不知道一个男人在床上想要女人做什么吗,教习嬷嬷不曾教过你?再者你也不是不通人事的姑娘了。”

    叶媚婉真的为难了,她从未主动过,要她怎么做才好。且,昨夜折腾了那么久,她打从心底里不想再折腾一次。

    “亲亲朕,五日后就让宝琴那丫头回到你身边伺候。”

    为了宝琴,叶媚婉只好候着脸皮去亲赵奕琛,刚触到赵奕琛的嘴唇,就被赵奕琛按住了后脑勺来了个唇舌纠缠,弄得叶媚婉气喘吁吁。

    “记住了,这样才叫亲吻,下次别再让朕教你。”

    叶媚婉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皇上,已经日上三竿了,该起身用早膳了,不然对身体不好。”

    赵奕琛知道不能一步吃成大胖子,叶媚婉的改变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赵奕琛察觉到叶媚婉的动作有些僵硬,心中感叹叶媚婉到底是太娇嫩了,昨夜他尚未餍足,她却犹如被雨打了的花一样添了柔弱之感。

    赵奕琛抱起叶媚婉道:“昨夜累着你了,朕抱你。”

    赵奕琛当真抱着叶媚婉去沐浴,抱着叶媚婉去用膳。

    叶媚婉的脸一直都是红的,当赵奕琛让她坐在他的腿上用膳的时候,叶媚婉抗议道:“皇上,别这样,让人看了笑话。”

    “婉婉觉得有谁敢笑话朕?”

    叶媚婉当然知道没人会笑话皇帝,但是所有的恶名都会落在她的身上,她会成为一个不知礼数,诱惑君主的人。

    “皇上不怒自威,自然没人笑话,只是本该嫔妾伺候皇上用膳,如今这样不和规矩。”

    赵奕琛扫了一眼四周道:“你们都给朕出去。”

    宫人一下子闪了个干净。

    赵奕琛道:“以后相处的时间还多着呢,婉婉要习惯朕抱着你。”

    “是!”叶媚婉尴尬不已,这跟她学到的礼仪实在是大相径庭,皇帝平日里虽然温和却仿佛带着一层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如今这样真的不是在逗着她玩吗。

    赵奕琛用了早膳后,在华青宫坐了会便离开了。

    这皇帝第一次来华青宫过夜呆了这么就,和美人和如此亲昵,思画一脸喜色:“皇上对美人的感情可谓是与日俱增,那腻歪的样子可真要羡煞旁人了。”

    叶媚婉觉得两人相处的样子被宫人看了去,有些尴尬,甜蜜地碎道:“可别胡说,让人听了去。”

    宝琴拿着鸡毛掸子,听了叶媚婉和思画的对话,愣愣的看着她们,精气神和以往大不一样了。

    叶媚婉察觉到宝琴的目光,便道:“宝琴,皇上仁慈,你五日后就可回到我身边伺候了。”

    宝琴微微低头道:“多谢皇上和美人,奴婢日后定然不会再莽撞行事。”

    叶媚婉瞧着宝琴的样子,觉得她长进了不少,若是这次的教训对她以后是有帮助的,又何尝不是一种福气。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皇上息怒,贤妃不好当】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