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皇上息怒,贤妃不好当 > 第100章 一出鸾凤错

第100章 一出鸾凤错

作者:心雨留香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0:5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7
    赵奕琛收到魏全给他的锦帕,说是叶媚婉给他的。他心一喜,这个呆女人何时懂得讨人欢心了。锦帕下有一张字条,看了字条上的字,他那点欢心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亥时,芙蓉汤,待君至!”

    这根本就不是那个呆女人的字迹,究竟是谁,想做什么撄?

    赵奕琛让魏全差了人盯着叶媚婉主仆,夜时魏全回报道:“婉美人身边的宝琴的确去了芙蓉汤,想必婉美人必定也等在那里。”

    赵奕琛直觉事情并不简单,便道:“一起去瞧瞧吧!”是神是鬼总要领出来看看。

    赵奕琛的脚步有些匆忙,似乎能遇见会发生什么事情。

    芙蓉池水雾缭缭,有一美人背对着赵奕琛正在沐浴。其身子单薄,但却不柔弱,从她绷直的脊背可以看出,她有些紧张。

    赵奕琛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心里憋了一团火,怒道:“转过身来!”

    那美人儿转过身来,赫然是宝琴偿。

    赵奕琛喊了声“魏全”,魏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宝琴立于水间,如云烟的水雾包裹着她,让她多了几份妖娆之美感。

    魏全一惊:“宝琴,你为何在此?”

    宝琴听到皇帝喊了魏全进来,心里就生了失望之感,可心里却不甘,双手掩胸沉默不言。

    赵奕琛见了宝琴这幅样子就觉得心烦,怒道:“给朕滚出去!”

    “皇上!”宝琴急道,“皇上,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在此沐浴是经过美人允许的,请皇上不要责罚奴婢。”

    “朕说了,滚出去!还是要朕喊人来拉你出去!”

    宝琴羞辱不已,不着寸缕的从池里出来,拿了自己的衣服尚未穿好,就听皇帝道:“魏全,给朕把她拉出去!”

    魏全叹了口气,把衣衫不整宝琴拉出了殿外,赵奕琛也随之走了出去。

    “怎么,还不老实告诉朕,你为何在此?”

    明明是夏夜,宝琴却打了个寒颤,跪下来哭诉道:“皇上,奴婢真的没有欺瞒皇上,美人体贴奴婢,每次在芙蓉汤沐浴都算上了奴婢的一份,今夜美人心情欠佳不来此处,但知道奴婢喜欢,便让奴婢一人来了。”

    魏全偷偷地看了一眼皇帝的脸色,道:“那么你白日里托杂家交给皇上的东西,你可知道是什么?”

    “是娘娘绣的锦帕!”

    赵奕琛哼了一声:“你好像忘了祭天仪式上上官琮写的祭文被人篡改,而朕一眼就瞧了出来,从而才能为上官琮洗清冤屈。你如今却还用同样拙劣的手段来欺瞒朕,你是不是太过愚蠢了?”

    “奴婢……奴婢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赵奕琛厉声道,“不明白,你真不明白,还是装聋作哑。你以为朕会认不出婉婉的字迹,还是你天真的以为朕会相信是婉婉把你送给了朕,又或是朕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女人?”

    萧祁虽然贵为禁军统领,但夜里总会亲自巡视一番,这是他在外征战养成的习惯。他没想到今晚会听到皇帝发怒,而那哭泣的宫女像是叶媚婉身边的宫女。

    “皇上,发生了何事?”

    “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宫女,企图以主子的名义引诱朕,拉下去杖毙了吧!”

    魏全没想到皇帝会生这么大的怒气,打了个寒颤。皇帝对女人可是一向很温柔的,怪只怪这宝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萧祁皱眉,这宝琴是叶媚婉带进宫来的贴身婢女,若是被杖毙了,只怕叶媚婉心里会不舒服。

    “皇上,这事怕是有所误会,不如等事情弄清楚了再行处置。”

    赵奕琛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萧祁,再盯着哭成泪人的宝琴道:“这东西若是旁人托魏全交的,你可能是被人陷害了;可这东西是你亲自交给魏全的,朕难道还冤枉了你不成?既然萧将军觉得要把事情弄清楚,不如就让婉美人走一趟吧!”

    叶媚婉得到通传的时候,已经在路上了。

    赵奕琛对叶媚婉一向温和,此次却讽刺道:“婉婉来得倒是快!”

    叶媚婉是提前来的,因为魏卓告诉她宝琴出事了。如今皇帝这么讽刺她,她心里又是羞愧又是难受。

    “皇上,不知宝琴犯了何事?”

    魏全也觉得尴尬,简略的说了宝琴所犯何事,便不再多言。

    叶媚婉愧疚道:“是嫔妾的错,嫔妾的确让宝琴随嫔妾一起在芙蓉汤沐浴。”顿了顿又道,“今晚嫔妾不适,便没有过来,知道宝琴喜欢,便让宝琴一人来了,岂不知冲撞了皇上,还请皇上恕罪。”

    赵奕琛知道叶媚婉在为宝琴隐瞒,生气的抓过叶媚婉的手,把那锦帕和字条重重地放到叶媚婉的手里道:“那么这也是婉婉体贴奴婢特意准备的吗?”

    叶媚婉看了那锦帕,讶异道:“嫔妾的锦帕怎么会在这里?”又看了那字条,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你那好丫鬟白日里交给魏全的,她安的什么心,还不清楚吗?可别告诉朕,这字条是你写的,这瞒不了朕。”

    叶媚婉脸色越发地苍白,看着宝琴。

    宝琴知道她打了那个主意,皇帝若是不承这份情,就有东窗事发的风险,此时她唯有求叶媚婉,让皇帝看在叶媚婉的面子上饶过她。

    “美人,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只是瞧着皇上好几日不曾招过美人,便想着帮美人一回,哪知道美人今晚根本就不愿来芙蓉汤,倒让奴婢自己来了。奴婢本来是想等在芙蓉汤向皇上说明的,但奴婢贪恋芙蓉汤的舒适,皇上来了芙蓉汤也不自知,美人就饶恕奴婢吧。”

    叶媚婉知道宝琴在撒谎。今日她的确是因兴致不高没来芙蓉汤,可宝琴也没有半点要劝她的意思,甚至是擅做主张一个人来了这嫔妃的沐浴之地。

    可她却不能拆穿宝琴的谎言,不然宝琴怕是没命了。

    叶媚婉跪在赵奕琛面前道:“皇上,是嫔妾擅做主张,违背了宫规,忽略了主仆有别,也让身边的奴婢有样学样,替主子乱做主张,犯下错事,请皇上责罚。”

    赵奕琛差点没气得发抖,这就是他调教的人,怎么这么呆这么蠢。

    “你就这么想着朕责罚你?”

    萧祁见势头不对,连忙道:“皇上息怒,此事婉美人虽然管教不严,但也是体贴宝琴一直的悉心照顾,也算是有情有义。而宝琴也是为了婉美人而犯下错事,忠心之举情有可原,可从轻处理。”

    赵奕琛不忍看叶媚婉期盼的眼神:“这丫头不是第一次胡作非为了,还没记性,不如就杖责三十,也好涨点心。”

    杖责三十对一个较弱的女子来说,可能会去掉半条命。宝琴再三求情,皇帝也未松口,而她所仰仗的叶媚婉也没有继续帮她,她觉得惶恐和无力,整个身子都瘫软了。

    宝琴被拖走的时候,赵奕琛提醒道:“动静不要太大,莫让旁人知道。”

    叶媚婉早已在皇帝和萧祁面前失了面子,此刻听了皇帝的话,心里小有感动。其实,皇帝对她尚算不错。

    赵奕琛扫了一眼依旧跪着的叶媚婉道:“至于婉婉你,你的责罚就先欠着,等朕想清楚了再说,回去吧。”

    “是,皇上!”

    叶媚婉一直表现得很冷静,可转身的时候还是掉下了眼泪,她扬了扬头,泪又流了回去。她原本什么都没做,这今夜却受到了这般的屈辱,宝琴可真是为她操碎了心啊。

    赵奕琛深吸了口气道:“景逸,你替朕送婉婉回去!”

    赵奕琛等人都走了,又对魏全道:“朕不想有其他人知道今晚的事,若是有人乱嚼舌根,你莫留情。”

    “是,奴才明白。”魏全想,皇帝此时还是维护者婉美人的,那所谓欠着的处罚也罚不下去吧。

    叶媚婉没走多远,就听到萧祁跟了上来,轻轻道:“今晚的事情让萧将军见笑了。”

    “今夜之事,只是个意外,也不足轻重,婉美人不要放在心上。说到底是宝琴性子直率,好心办了坏事。”

    叶媚婉知道萧祁此时这么说也是顾全她的面子,可是她却不能不正视自己的错误:“进宫前我也是学过不少宫规礼仪的,行为举止也都严格按照宫妃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进宫后我也规规矩矩,从不惹是生非,学着前朝班婕妤,要做一代贤妃。可我到底做得不够好,别人没针对我,自己却犯了不少错。宝琴是随我一起进宫的,我总是忍不住要对她好一些,却不想纵容了她的天性,害了她也害了自己。”

    “我明白!”萧祁喉头苦涩,原来叶媚婉的命运早就被安排好了,儿时的那些童言早就犹如昙花一现般无痕。萧祁又道:“皇上是个有胸怀的人,今晚之事并无大碍,皇上不会放在心上,美人别自责。”

    “恩,我知道,谢谢将军!”萧祁简短的三个字,让叶媚婉恍惚找到了一个懂她的人,难怪任凭记忆怎么模糊,她也能记得她的名字。

    “我什么都没做,你不用道谢,不过你以后遇到了麻烦可以找我,那样你在后宫也不再是孤立无援。”

    萧祁和叶媚婉重遇后,两人之间一直很冷淡,就连崖底的互相扶持也被深宫里的规矩给淹没。

    可今日萧祁却这么直白的告诉叶媚婉,他会帮她,她真的很意外。

    萧祁也没想到,自己就那么说出了口,他明明不是个多嘴的人。

    叶媚婉一笑道:“多谢将军,我会的。”

    他们曾是故人,为何一定要形同陌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皇上息怒,贤妃不好当】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