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皇上息怒,贤妃不好当 > 第130章 太后突病逝

第130章 太后突病逝

作者:心雨留香 发表时间:2018-12-08 09:21: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38
    红颜早逝惹人怜。

    “太后年轻健康,为何会突然仙逝,其中怕是有什么隐情?”叶媚婉对王的逝去感到意外。

    叶媚婉虽屡次受到王的刁难,但王年纪轻轻就早逝,她还是替王感到惋惜。只是王年轻健康,突然病逝,总让人存有几分怀疑,莫不是曾得罪的人过多,有人暗中报复。

    赵奕琛似并不怎么担心:“我们离开时,太后身体便查出不适,只是她一向要强,并未告诉大家,如今究竟如何,等到了寿康宫便知。”

    叶媚婉一向认为赵奕琛是个英明的帝王,若不是对王有几分真心,定然不会与其有暧昧,如今见皇帝并不伤心,有些诧异偿。

    不过,皇帝的态度至少可以证明,他和王之间的那些暧昧,并未影响到他的情绪,她也轻松了不少。

    叶媚婉并非不怜惜王,而是希望皇帝和王那些模凌两可的暧昧随着王的逝去就这么被埋葬,皇帝的英明不会因为太后而染上污点撄。

    江南之行,叶媚婉和赵奕琛的感情好了不少,没有这些伦理之间的羁绊,她也可以真心地对待皇帝,不受这些暧昧约束。

    她这一次的真心,不只是一个嫔妃对待一个帝王,而是一个女人待一个男人。

    薛灵韵眼里的精光一闪而过:“婉妹妹,别多想了,就如皇上说的,去了寿康宫就清楚了。”

    宫里阴气沉沉的,一片哀色,宫人们低着头,脸上全是哀痛之色,这一切都显示着王的确已经不在了。

    赵奕琛对叶媚婉和薛灵韵道:“一路风尘仆仆,你们先回宫洗漱收拾一番,再到寿康宫去吧。”

    华青宫被思画和小卓子打理得很好,见了她回来,她们态度恭敬,有喜悦之情却因太后仙逝而不敢表现。

    叶媚婉让思画和宝琴伺候自己梳洗,宫人帮着锦书整理带回来的行囊。

    “不过数月,这宫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思画可知道太后到底是怎么去的?”就算他们下江南前,太后身体有些不适,可这也去得太快了。

    “太后这几日在寿康宫,未见任何嫔妃,听说是身体不适,今日一早便听闻太后仙逝,恰好赶上了皇上回来的日子。”

    仅仅是这几日?这的确是去得太快了。不过,太后已然去世,叶媚婉不想再纠结其原因,又问起了后宫的事情。

    思画道:“薛充容不在,太后也不太管后宫诸事,贵妃娘娘独揽后宫大权,倒是平静了许多。只是贵妃娘娘和滟婕妤本来互不交好,如今却走得越来越近了。”

    “滟婕妤?”

    那个曾受过吴贵妃欺负的女人,如今竟和吴贵妃成为好姐妹。

    “是啊,滟婕妤原本就和曹修仪走得近一些,如今和贵妃娘娘交好,这往来的嫔妃比以前多了不少。”

    叶媚婉一笑:“离宫几月,这宫中事变得生疏了,还需要思画多费心,还有锦书,也要你多多指导。”

    “美人放心,奴婢定会和锦书好好相处。”

    叶媚婉更衣后,简单的梳妆了一下。

    锦书收拾好了回来伺候叶媚婉,见到梳妆台旁挂着那副薛灵韵补全的画像,诧异道:“主子这里的这幅画好特别,不知道是从何而来?”

    思画解释道:“这是薛婕妤画的,听说是从一副残卷上临摹来的,薛婕妤的画工也真是好,竟可以把仅剩一半的人像给补充完整。”

    锦书的眼睛透露了不少疑惑:“既是薛婕妤画的,又怎么会放在主子这里?”

    叶媚婉一边整理自己的仪容,一边道:“这原本是薛姐姐送给皇上的,可皇上听薛姐姐说这画里人和我有些相似,便拿了过来给我,我虽不觉得这画中人像我,可既是皇上给的东西,我便一直都挂着。”

    叶媚婉让锦书好好休息,便去了寿康宫。

    锦书问思画:“薛婕妤是个大方贤德的女子,却没想到还这么有才华。在回长安的路上,薛婕妤对主子极好,以前也是这样么?”

    思画知道锦书是叶媚婉看中的人,为了让她熟悉宫中的人和事,也并不打算隐瞒:“薛婕妤和后宫的娘娘们关系都好,可对美人却更为特别,去年的避暑途中,薛婕妤还为了美人受过伤,二人的关系也因此越来越好,成为了姐妹。”

    “难怪美人对薛婕妤没有一点防备。”

    可锦书却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安,这些年她也跟在叶媚婉身边学了不少,她知道,一个没有破绽的人,才是最危险的人。

    叶媚婉到寿康宫时,皇帝早已到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嫔妃们跪成了一片,都暗自垂泪,哽咽之声是和太后的道别。

    皇帝见叶媚婉和薛灵韵赶来了,便道:“母后已去,后宫诸事以后就劳贵妃和充容了,母后的丧礼你们也要多费些心。”

    吴倩不满薛灵韵一回来就抢了自己的权力,可在太后去世的关口也不好说什么。

    太后仙逝,举国哀悼,王虽然不是皇帝亲母,皇帝亦休朝为王守灵。

    叶媚婉亦没有时间和后宫里的姐妹叙旧,在宫里见到了也只能简单的问候,免得在丧礼期间受人诟病。

    长期幽居不出的张玉圆也来为太后念经祈福了,曾经天真活泼的人染上了哀愁,人也瘦了不少。

    叶媚婉走之前也曾嘱托思画等人多照顾张玉圆,如今问起,思画悄悄地告诉她:“美人曾认为张采女对皇上死心了,奴婢却并不觉得,奴婢倒觉得张采女是求而不得,相思成疾。”

    “这怎么说?”叶媚婉总觉得这不可能,不然张玉圆不会因为一次受挫,就再也不敢奢求了,连接受她的帮助也不愿意。

    “奴婢受美人的嘱托照顾张采女,却发现张采女正缝制一件年轻男子的衣衫,这难道不是给皇上的吗?”

    叶媚婉的心猛然一跳,总有一种不好的预兆。

    “这事儿你知道就行了,万万不可让他人晓得。”等太后的丧礼过了,她再去弄个明白,免得张玉圆将来犯下大错。

    守灵结束后,王的遗体便入葬地宫。

    皇帝虽然孝敬王,但却并未将她与先帝合葬。在皇帝心中,只有他的母亲才是先皇唯一的正室,才有资格和先帝合葬。

    王下葬后,宫里的阴森之气终于少了不少。

    赵奕琛终于有时间和萧祁品茶聊天。

    赵奕琛道:“景逸知道朕为何会去江南吗?”

    “难道不是体察民情,顺带讨美人欢心?”萧祁提到叶媚婉还是会觉得遗憾,可皇帝和叶媚婉感情和睦,他没什么好计较的。

    “朕不过是想试一试瑶池公主是不是真的尚在人间,想以身犯险,引蛇出洞。”

    萧祁诧异:“就因为那个传言,结果呢,毫无结果吧!”

    “不,朕在江南遇刺,朕以为刺客是静王派去的,但朕让人查探后,一切却都指向了瑶池公主,你说瑶池公主是不是真的还活着?”

    “皇上就那么希望瑶池公主还活着吗?皇上听信传言,自然会觉得那刺客是瑶池公主派去的,可谁又能确定这不是凶手的障眼法呢?将一切罪过引向一个已经死去的亡国公主,我们若是看不清,便永远找不出真正的凶手。”

    “当年南齐被灭,南齐皇帝和皇后*于宫殿之中,尸体面目全非,当时我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搜宫后并未搜出其他结果,便相信他们真的都死了。现在想想,谁又知道那烧死的就一定是他们一家四口。”

    赵奕琛好似陷入了回忆之中,顿了顿又道:“南齐皇帝不是孬种,*这种死法对他来说太懦弱,或许他和他的皇后*,就是为了保全他们的一双儿女也不一定。”

    萧祁知道皇帝多疑:“皇上,南齐公主若真的还活着,她怎么会早早的透露自己还活着的消息,就等着皇上集中精力去对付她。臣觉得这还是有心之人打的幌子,是皇上过于执着。”

    “景逸,你说的也没错,这次遇刺的确可能是敌人用的障眼法,但所谓空穴不来风,当年南齐被灭是朕亲眼所见,要打出朕相信的幌子,没有一点事实根据根本就瞒不了朕。而且朕总觉得自己的执着是对的,那样一个天赋异禀的传奇人物,总不会那样就死了。”

    萧祁没经历过那场战争,不明白当时的情况,但皇帝英明,总不会无缘无故的执着一个传言。

    “皇上这么说也有道理,但皇上如此坚持,臣都会以为皇上心中最重要的人是瑶池公主。”

    “不,朕最重要的人不是瑶池公主,但朕最重要的人却是因为她的一句戏言而死。而且瑶池公主有富国之运的预言,朕不能小觑。南齐因大瀚国而灭,也有可能因她而兴。她还在,朕心难安。”

    萧祁知道当初先皇应战南齐,端荣太后才会被后宫嫔妃害死。而,南齐皇帝要把大瀚国给打下来的原因竟是,瑶池公主想看北方的雪。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皇上息怒,贤妃不好当】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