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幻舞曲 >魔幻舞曲_第92节

魔幻舞曲_第92节

作者:先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8: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3
    

他觉得,这些人虽然已经死了,但他们肯定不想让他们的尸体留在这个地方。

    

他还试着打开通往白沙堡的远程传送门,很可惜,他留在白沙堡内的魔法阵显然已经失效了。

    一般来说,远程魔法阵的效力只能维持半个月左右,然后,便会因为魔力的消退而失去作用。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否则的话,魔法师完全可以在经过的任何地方都留下远程魔法阵,靠着帮别人进行远距离传送发上横财。

    

终于,围着石棺的光条消失了,不过爱玛和稚那并没有马上出来。

    

梅吉疑惑地将棺盖推开,然后发现她们早就已经醒了。女孩的衣服竟然被爱玛脱光了,而爱玛在那并不宽裕的空间里半搂着女孩,一边吻她,一边将两根手指插入女孩的双腿之间,抽弄出一滩馥郁的液体。

    

见到棺盖被打开了,爱玛也无所谓,只是对着梅吉笑了笑,继续欺负怀中那因为愉悦而扭动着的小女孩,倒把梅吉看得目瞪口呆。

    

这个家伙……

从石棺出来后,爱玛如同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还给梅吉送上了个香吻。

    倒是小女孩因为极难为情,躲在爱玛的身后不敢出来。梅吉本以为稚那在这两个月里应该是一直处于睡眠中,现在看来显然不是,看她对爱玛一副依恋的样子,恐怕在这两个月里没少被爱玛

    “欺负”。



    “有什么好在意的?”爱玛摸着梅吉的脸,“反正除了跟着我们,她也没地方可去了。”

其实梅吉倒也没那么在意,爱玛的百合本质,他又不是第一次知道。

    而且,也确实如爱玛所说,稚那已没地方可去了,她从小就被抓到这里,根本没有接触过世面,也不知道离开圣殿后能去哪里。

    而且,对这个女孩,梅吉其实也是蛮喜欢也蛮同情的。

只是,按目前的这种关系来说,好听点讲,爱玛是他的后宫,而稚那是他的后宫的后宫,而实际上……其实他和稚那都是爱玛的后宫吧?

    

作为男性,对这种地位上的变化,多少还是会有些在意的……

他们并没有马上离开圣殿,在接下来的一两天中,爱玛竟然花时间给稚那打扮起来。

    她将女孩弄得干干净净,然后不知从哪找出了几件漂亮的女孩衣裙给她穿上。

    女孩从没有穿过那么漂亮的衣服,显得既高兴又害羞。由于在转变成吸血鬼的过程中,本身便会带来些许样貌上的改变,皮肤会变得光滑细腻,头发也会异常地柔顺,小腿上的伤口也消失了。

    再加上爱玛对她的精心打扮,让她看起来真的很像是可爱的洋娃娃。

不过,慢慢地梅吉注意到,从女孩完成仪式出来后,她便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发过一点声音。

    

一开始他还以为那是因为稚那的胆怯与害羞,后来他发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对于他的疑惑,爱玛只是静了一静后,才淡淡地回答:“她已经无法说话了。”

梅吉怔住。

    



    “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少女说,“当她在石棺中醒来后,变得异常疯狂,她害怕黑暗,想要从石棺里出去。然而她的仪式还没有完成,就这样出来的话,她活不了多久。我只好抓住她,她开始喊叫,但没有声音,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梅吉沉默了。

    

这么多年来,女孩能活下来,仅仅是因为她的心中还有仇恨,她靠着对那些伤害她和她弟弟的女吸血鬼的恨才活到现在。

    而现在,布劳恩和亲王的那些妻子都已经被她杀了,在她重新醒来的那一刻,对她来说,未来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这时,爱玛向从门外探出头来的女孩招了招手:“过来。”

女孩迟疑了一下,怯生生地走了出来。

    梅吉注意到,她身上换了一套衣服,显然是刚才她自己跑去试的。

爱玛把她拉到怀中,吻了一下:“漂亮极了!”

女孩的脸上露出了羞怯的笑容……

最后,他们决定尽快上路,之所以要

    “尽快”,是因为爱玛发现了一件事……



    “为什么把它们全烤了?”爱玛指着那些烤鸡烤鸭。

梅吉没敢说出小仙子对他的

    “威胁”,只好找借口说,他嫌喂养起来麻烦,直接烤熟了容易保存。



    “问题是,”爱玛盯着他,“我和稚那现在喝什么?”

梅吉怔住。

    

他这才想到,她们现在得靠喝血维生了,而这个圣殿里目前已经没有别的活物了……不,还是有的。

    

梅吉自己。

爱玛抓住他的手腕,从唇边伸出两根尖牙,她慢慢地低下头……



    “啊!”梅吉大叫。



    “我还没开始咬呢!”爱玛踹了他一脚。

等你开始咬,再叫不就迟了?

    



    “算了,”爱玛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们现在就出去吧,到时再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跳鼠或是沙蛇。”



    “你们还能够维持多久?”梅吉小心地问。



    “如果只是维持生命的话,暂时没什么问题,”爱玛故意把脸凑在他的脖子旁,恶作剧地舔了一下他的动脉,“不过吸血者对血液有一种本能上的饥渴,没吸到血的时间越长,这种饥渴感便越重,最终很可能失去理智,连身边认识的人的血都吸,直到吸干为止……”



    “……”梅吉开始冒冷汗。

稚那在边上偷笑。

她的手上拿着那把大镰刀。

    

对于女孩非要找到这把大镰刀带走这件事,梅吉觉得自己的额角有些冒汗。

    倒是爱玛无所谓的点点头,还陪着她一起去找。

梅吉觉得,自己开始受不了她们了。

    

你说嘛,一个穿得干干净净,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孩儿,手上却总是握着一把锋利的大镰刀……这到底像啥样?

    

走出圣殿的时候,正值入夜。

气温很低,空气清澈得可以在月色下眺望到极远的地方。

    

梅吉和爱玛商量之后,决定往北走。如果直接往东,朝费尔王国的方向走,距离太远,倒不如往北,先到达寒风丘陵边缘,脱离沙漠再说。

    到时再沿着雾女森林和丘尔风斯山脉的外围进入底律郡。

稚那用手捧着那些沙子,任由它们一粒粒地滑落。

    她用那双在完成仪式后变得湛蓝的眼睛注视着夜空中的圆月,看上去异常地安静。

    梅吉可以体会到她的心情,自从她被抓进圣殿后,便没有再出来过,只是偶尔在亲王的命令下通过投影与外界联系。

    

投影是无法与身边的东西实质接触的。

对于她来说,现在的心情肯定很难平静下来。

    是欣喜,还是难受?

最终,他们开始向北走去。

在他们离开后,有只蝙蝠从一处沙丘后飞起,向另一个方向飞去。

    

他们当然无法知道……

……

******

他们在沙漠中走了几天,白天的时候,爱玛和稚那便躲在梅吉制造出的那个异次元房间里。

    到了晚上,她们才出来。接连几天,她们都没有得到血液的补充。其实稚那倒是抓到过几只响尾蛇和跳鼠,不过爱玛嫌它们恶心,直接让稚那把它们扔了。

    



    “你的血让我吸一点。”爱玛抓住梅吉的手。

又来?梅吉想要叫救命。

    



    “少一点点血不会死的。”这次少女真的咬下去了。

梅吉感到自己的血液正沿着胳膊上的动脉流进了少女的口中。

    

好在爱玛并没有吸多少,只是在口中含了一些,然后让稚那过来。

    爱玛将小女孩搂住,吻在她的唇上,将嘴中的血液流了一点给她。鲜红的液体从她们互相接触的唇间溢了一丝出来,滴落在地。

    

梅吉疑惑地看着她们,然后眼睛慢慢地睁大。

爱玛,你这个变态!

    你拿我的血去喂稚那也就算了……怎么还把你自己的手伸到她的裙子里去?

    

后来,梅吉才知道,对于爱玛和稚那这种新生吸血者来说,对血液的渴望其实并没有那么强。

    而且,她们是在卢睿史亲王的血液的引导下成为吸血者的,亲王本身是最古老也最强大的血族成员,得到了他的血液的爱玛和稚那,就算一段时间内喝不到新鲜血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就是想尝尝你的血,看下是什么味道。”爱玛在事后这样说。

她的话让梅吉觉得想哭。

    

在快要接近沙漠边缘的时候,他们开始见到了一些大型动物。

    那天夜里,爱玛让稚那去抓一些如沙漠羚羊之类不那么恶心的动物来。

    而她自己则和梅吉呆在用崩石术弄出的土房中,进行着某种游戏。

在听了梅吉关于她的真身和分身一起上的想法后,她也觉得这个想法很有创意。

    

于是,在稚那离开后,她使用了异能,唤出她自己的分身。两个爱玛一个坐在梅吉身上疯狂地扭动,另一个使劲地踩住他的胸膛,冷笑地举着被点燃的蜡烛……

为什么会有蜡烛?

    



    “不是这样的……”梅吉大叫。他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自己想出的点子。

    



    “忍一忍吧,很快你就会舒服的。”站着的那个爱玛笑得像是魔鬼,她对着梅吉光光的身子,滴落着滚烫的烛泪。

    

沙漠上传荡着一个少年的惨叫……

说实话,这也完全是他自找的。

    自从上次他使用魔药

    “妓女”推倒不成反被推后,爱玛的性虐本性其实已暴露无遗。只是,在黄金圣殿里,爱玛与以前相比起来,对他似乎要温柔了许多,这让他以为自己真的把她收服了。

    

现在证明,他错了。爱玛就是爱玛,就算有时会变得像个乖女孩,但她的本质仍然是邪恶的。

    

泪。

不过,让梅吉安慰的是,他这次所遭的罪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稚那很快就回来了。

小女孩跑了进来,看到爱玛正在对梅吉做的事后,登时吓了一跳。

    此时,他们已换了个姿势,爱玛的真身躺在地上用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梅吉,而她的化身正拿着骨鞭,准备把它往梅吉的屁股后面插……

即将面临

    “破身”威胁的梅吉挣扎无用,已经要哭了。



    “稚那救我。”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向绝不可能违抗爱玛意愿的小女孩求救。

    

如他所料地……女孩吓得跑出去了。

看到稚那回来了,爱玛也就没再继续。

    她的化身消失,骨鞭落在地上。



    “我们下次再来。”少女轻轻地吻了一下梅吉。

别再有下次了!

    梅吉趴在她的怀中大哭。

在爱玛出去后,梅吉一边流泪一边穿着被少女剥光的衣服。

    还好爱玛的兴致被及时回来的稚那打断了,否则,他弄不好就真的

    “失身”了。做男人做到这种地步,简直就是生无可恋啊。

这时,他听到少女在外面问稚那:“还活着?”

稚那已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也不知她是点头还是摇头。

    



    “看她的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还是让她早点死吧……”爱玛说。

梅吉疑惑地走了出去,想要看看女孩抓回来的是什么。

    

然后,他便看到爱玛正露出尖尖的牙,准备咬在稚那捡回来的那个

    “食物”的脖子上,而稚那也蹲着,将

    “食物”的手腕举了起来,想要咬上去。

这倒无所谓,问题是,梅吉突然发现稚那找回来的这个

    “食物”很眼熟……



    “等一下!”他赶紧叫道。

……

第三章来自斯而的威胁……

清水滑入口腔中的感觉,是一种从未有过的香甜。

    

仿佛连梦魇都受到这种香甜的影响,慢慢变得温馨起来。

莉赛尔贪婪地喝着,直到因过于急促而使劲地呛了起来。

    

迷迷糊糊中,她仿佛听到有人要她慢点喝。她想要看清那人是谁,但实在是无法睁开眼。

    

因脱水和劳累而变得极其虚弱的身体虽然得到了水分的补充,但充斥在体内的疲倦感仍然让她觉得很难受。

    

昏沉沉地,她又睡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是处在沙漠上。

    

夕阳在沙漠的尽头散着余晖,与黄沙的颜色混在一起。

美丽的让人心醉!

    

又或许,美丽的并不是眼前的景物,而是知道自己仍然活着的欣喜感觉。

    



    “你醒来了?”在她的身后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

她吓了一跳,赶紧回头。

    

少年正在用火烤着一头沙漠羚羊,见到她转过头来,便向她挥了挥手。

    



    “嗨,又见面了。”穿着魔法袍的少年露出一种古怪的笑容。



    “我们真有缘分!”他说。

少女的脸登时红了起来。



    “又是你救了我?”她小声地问。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在追踪被敌人带走的族人的路上,所骑的马走失了,失去水袋的她最终因为迷路和干渴昏倒在地。

    



    “碰巧而已。”魔法师少年想要从烤熟的羚羊上撕一块肉,结果却被烫得叫了一声。

    他试图从身上找出能用来割肉的东西,然而,他是一名魔法师,身上自然不会带着利器。

    

倒是远处不知为何有一把造型奇特的大镰刀。

少年把那只镰刀拖了过来,将刀刃用布擦干净后,笨手笨脚地用它来割肉。

    

他费了好大工夫才切了一块下来,递给少女。



    “饿了吧?”他问。

少女的肚子发出

    “咕”的一声,她不好意思地接过烤肉,咬了几口。

泪水却又流了下来。

    

这个魔法师少年自然就是梅吉。

在发现稚那捡到的

    “食物”竟然就是他曾经放跑的沙盗少女后,他赶紧制止了爱玛和稚那,还差点让爱玛因为吸不到血而发火。

    

不过,最后爱玛还是看在昨晚梅吉身心受到创伤、甚至差点被她

    “破身”的份上,把这个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幻舞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