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魔幻舞曲 > 魔幻舞曲_第108节

魔幻舞曲_第108节

作者:先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9:4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33:24
这世上最大的损失!梅吉深深地骄傲着。

嗯,说起来,小仙子也曾经到雾女森林里找我母亲讨教过魔法,不知她是不是也被调教过。

“啊,嗯,”老巫婆摇了摇头,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奇怪了,我是到这里做什么来着?”

“刚好路过?”梅吉小声地问。虽然他很感激她把这么神奇的捆绑术教给自己,但现在梅吉已巴不得她赶紧离开,好让自己开始享受莉赛尔这顿美餐。

“不,不是。”老巫婆想了许久,终于想了起来,然后盯着梅吉,“哦,是了,我是来杀你的……”

……

******

梅吉怔了一怔,而老巫婆已拿起地上的木杖远远地跳开。

·

→炫←·

→书←·

→网←·

→小←·

→说←·

→下←·

→载←·

→网←·

“果然不愧是老师亲自抚养长大的孩子,有够无耻。”老巫婆生气地用那根长长的木杖指着梅吉,“居然用那么拙劣的捆绑把我引出来,真是卑鄙。”

“喂,是你自己要跑出来的。”

“不用解释了,”老巫婆的声音仍然像是鸦叫,“故意使用那么难看的手法,让我忍不住现身教你,然后打算趁我不注意暗中给我一下,真是歹毒,我刚才太小看你了……”

“我都说了是你自己要跑出来的……”梅吉有气无力地说。

“受死吧!”老巫婆将木杖重重地敲击在地上,准备施展巫术。

“等一下,你好歹也要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杀我吧?”梅吉叫道。

“废话,我们是敌人,敌人懂么?”

“唔,你是斯而的人 ?[-3uww]”梅吉开始明白,“好吧,不过看在我母亲的份上,我们也不用杀来杀去的吧?有话好说……”

“没错,”老巫婆冷笑,“你母亲是我的老师,我确实是很爱慕……咳,很敬仰她老人家,看在她老人家的份上,我可以放过你。不过看来我妹妹的份上,我又非宰了你不可。”

“你妹妹又是谁?”

“在沙角山被你杀了的那个。”

“不是吧?这么凑巧?”梅吉想了起来。在沙角山的时候,确实有一个黑安妮丝在他和爱玛、稚那的联手之下秒杀了。

本来就是敌对关系,何况连别人的妹妹都杀了,看来就算凭着母亲的面子也没用了。梅吉赶紧收拢心思,准备应战。毕竟黑安妮丝本就是天生的女巫,何况她还跟自己的母亲学习过。虽然梅吉对抚养他长大的那个黑安妮丝的能力到达有多高并不是真的了解,但至少,连小仙子都曾经进入过雾女森林向他的母亲请教魔法。

而当她还活着的时候,虽然雾女森林里到处都是可怕的魔物和幽灵,却没有哪个家伙敢进入她的住处,由此便可以知道他的母亲有多厉害。

每一个黑安妮丝都是不能小看的,而眼前这个显然也一样。她不但能够追踪到梅吉,刚才还无声无息地便出现在他的身后,如果不是梅吉对莉赛尔的捆绑实在是让她看不下去,恐怕梅吉死了都不会知道是谁杀了他。

“放心吧,看在你母亲的份上……”老巫婆盯着他。

梅吉心底燃起希望。

“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

希望破灭。

好吧,你要战,那便战。梅吉相信现在的自己也不再是曾经那个“没用的梅吉”了。

他将手伸入次元袋,摸了摸某个东西。两个魔像立时出现,分别持着长剑向老巫婆冲去。

这两个魔像一个是“坦尼斯”,另一个是“卡拉蒙”,在离开白沙堡时,爱玛便通过公主把她的黑色魔法项链留给了梅吉。黑安妮丝虽然强悍,但毕竟擅长的是巫术而不是肉博,所以梅吉干脆先下手为强,让魔像直接冲上去。

魔像对魔法的天然抗性,相信就算是黑安妮丝也会头疼。

然而老巫婆只是施了一个巫术,她整个人便立时变得高大起来,身体也极为强壮,只见她挥舞着木杖与两个魔像战在一起,还没等梅吉反应过来便将那两个魔像敲得到处都是裂缝。梅吉大吃一惊,赶紧在魔像被敲碎前把它们收回。

老巫婆用的是“谭森变形术”,那是一种能够让巫师暂时变得像战士一样强壮,同时还拥有高级的战斗技巧的魔法。当然,梅吉知道,就算是再强壮的战士,也不可能只凭着蛮力轻易地将坚固的魔像敲出裂缝。“谭森变形术”虽然能够让魔法师成为临时性的强大战士,却也不可能让人这么轻松地解决掉魔像。

但老巫婆的那根木杖显然有问题。

每当她的木杖敲在魔像身上时,都会闪过一道白光,然后魔像身上便出现裂痕。

召回魔像,梅吉对着莉赛尔手一指,绑着她的绳子立时断开。少女一落在地上便马上弹起,利落地从马上抽出弯刀并跳到梅吉面前。她盯着老巫婆,如猎豹一般绷着身子。

她快速的反应让梅吉很安心。用出“谭森变形术”的老巫婆暂时已不怕近战,但是梅吉怕,他不是变化系的魔法师,“谭森变形术”他不能用。虽然自然系也有一些类似的变形魔法,但效果差得远了。因此,让身手不错的莉赛尔挡在自己面前,让他多少有了一点保障。

不过,凡事都有利也有弊,对于魔法师来说,有一个战士挡在前面当然不错。

但问题在于……这个战士不但是个身材不错的少女,而且还没穿衣服。

夕阳还没有完全落下,斜晖刚好洒了过来。一丝不挂的可人儿背对着梅吉摆出战斗的姿势,光滑的背部、微屈的双脚、因为准备随时冲上前去而朝着梅吉翘起的光屁股……

梅吉糟糕地发现自己身体里的某个地方已经有反应了。

虽然明知道现在是处在战斗之中,但他就是无法将自己的目光从少女身上移开。于是,他就这样一边在心底喊着“完蛋了”,一边欣赏着莉赛尔一丝不挂的身体。

他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而忘了施法,奇怪的是,另一边的老巫婆也停在那不动了。莉赛尔只看到那独眼的老太婆正眯着眼,眨也不眨地注视着自己,那只大眼睛虽然很怪,但透出来的目光不知怎的,让自己很害臊。她摸不着头脑地回头看了梅吉一眼,却发现梅吉也在用跟老巫婆同样的目光盯着她看……

莉赛尔被这一前一后两道色迷迷的目光包围着,一时间也忘了现在是在战斗,只是下意识地侧过身子两腿紧拢,左手害羞地捂在羞处,而右手的弯刀更不知是该扔了还是应该拿来挡在胸口。

这种羞涩的味道让她愈发地清甜可人。

“太完美了!”梅吉和老巫婆同时发出一声叹息。

第二十一章 不许乱看……

大约是这不约而同的叹息让他们再次注意到彼此的存在,梅吉和老巫婆马上又想起了他们其实是在战斗。而此时老巫婆身上的“谭森变形术”的效果也已经消失了。

“太卑鄙了!”老巫婆用木杖指着梅吉,沙哑地叫道,“为了拖延时间,你竟然牺牲她的色相来诱惑我,卑鄙啊,无耻啊,下流啊……”

“你才卑鄙无耻下流,”梅吉把莉赛尔拉到自己身后,“我就说你怎么那么好心跑出来教我绑莉赛尔,原来是对她有坏心……你这个同性恋。”

“谁同性恋了?”老巫婆哇哇地吼着,“你才是同性恋,你们全家都是同性恋。”

“你还敢说你不是同性恋?”梅吉叫道,“黑安妮丝都是女巫吧?女人这样看女人,还说不是同性恋?”

“谁说女巫就一定是女的了?”老巫婆反驳,“既然有女的那就肯定有男的,你什么听说过我们一族里有男巫?告诉你,我们既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

“那就是不男不女!”

“你才是不男不女,你们全家都是不男不女。”老巫婆气得直喘气。

不过被她那么一说,梅吉也不敢再肯定地说黑安妮丝就一定是女的了。确实,人们将黑安妮丝称为女巫,但那主要是因为除了那只大眼睛,她们看上去和人类中的老太婆差不多,而不是真的有人去研究过她们的性别问题。当然,梅吉比一般人了解得会更多些,他小时候弄得一身泥时,抚养他的黑安妮丝也经常把他扔到木桶里和自己一块洗澡。所以他至少确定,黑安妮丝除了天生又老又丑只有一只眼睛又会吃人外,生理构造在表面上应该还是和人类中的老女人差不多。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东西,谁知道内里是怎么一回事。而且,这个老巫婆说的也没错,男和女是相对的,没有男性,又哪来的女性?既然黑安妮丝只有一种性别,那自然也就无所谓男女之分了……

嗯,再仔细想想,以前之所以没人真正去关心黑安妮丝的性别,主要还是因为没有这个必要。既没听说过有哪个女人被黑安妮丝QJ过,也没听过有哪个男人想去QJ黑安妮丝。这就像一个妙龄少女一丝不挂地站在一个男人面前,她会害羞,会担心或是渴望被侵犯,但如果她是站在一只公狼面前,那么,虽然公狼和男人是同一个性别,但她显然不用担心自己会被QJ……她只要担心那头公狼打算从她身上的哪块肉开始咬起。

就这个角度来说,遇到一只公狼和遇到一只母狼没什么区别。

黑安妮丝也是如此,对于这些食人巫婆来说,人类在她们眼中和食物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年轻女孩的肉熬起来可能更香些。梅吉的母亲没有把捡来的他直接熬成汤喝,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像眼前这种会用色迷迷的眼睛盯着一个人类少女身体看的食人巫婆,以前更是听也没听过……

这样说来,与其说对面这个老巫婆是同性恋,倒不如说……她根本就是黑安妮丝中的变态!

一般来说,遇到变态比遇到一个同性恋还更糟糕!

梅吉开始头疼了。

然而,老巫婆却突然把手杖收了起来:“算了,不打了。”

耶?!

“你们还是快逃吧!”老巫婆的大眼睛向远处瞄了一眼。

梅吉赶紧看去,只见二三十匹马正向他们的方向驰来,马上骑着的正是那些古铜色皮肤、少了一个乳.房的女战士。

“只是一些女人而已。”梅吉不是很担心她们。他看向黑安妮丝,见这个老巫婆确实没有动手的意思,这才放下心来。比起那些纯粹的女战士,他当然更担心一个黑安妮丝。

“别小看阿玛宗的女人,”老巫婆却用那只大眼睛瞪了他一眼,“连我都不敢轻易去惹她们,她们精通部分的战神神术,对魔法有强大的抵抗能力……”

梅吉吓了一跳,马上牵着莉赛尔就跑。

“我的衣服……”

“来不及了!”梅吉推着少女让她上马,自己也跳到马上。

能够抵御魔法的女战士?这种人就算只有一个也够受了,何况是二十多个!

莉赛尔也知道形势危险,虽然光着身子,感觉有点冰凉冰凉的,却也只好用大腿夹了下马身,带着梅吉向远方驰去。

然而,那些女战士的战马显然比莉赛尔的这匹雄骏得多,再加上梅吉和莉赛尔又是两个人骑着一匹马,速度更是受到限制。梅吉回头看去,只见她们已在快速接近,心底也不由得一阵后悔。

明知道敌人有可能跟在后边,不抓紧时间赶路,居然还有闲心跟莉赛尔在这里玩捆绑,这不是找死么?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也没想到会被人这么轻易地找到。中午他之所以能够利用空间传送从这些女战士面前从容离开,那是因为他昨晚就在离古艾隘口几里外的地方做了准备。但他没想到那个黑安妮丝只是用鼻子闻了闻,就凭传送门消失后留下的空间波动中分析出他和莉赛尔所传送的方向和距离,再通过巫术追踪到他们。

他试图重新打开传送门,想在必要时往回传,但是传送门没有打开,显然是那个留在隘口附近的小型魔法阵已经被老巫婆破坏掉了。何况,就算没破坏掉,谁又知道那里是不是有一堆敌人在等着他?

眼见着女战士们越追越近,梅吉在马上翻了个身,背对着莉赛尔。虽然骑在马上颠跛着,对施法有些妨碍,但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他比划着手势,使用了一个对施法的精确度要求不是太高的魔法。

一道范围性的睡眠术朝着那些女战士覆盖而去。

“战!”那些女战士突然齐声呐喊。

她们喊得异常整齐,仿佛连大地都在震动。梅吉看到淡淡的金光在她们身上闪过,而群体睡眠术虽然罩在她们身上,却没有一个女战士受到影响。显然,老巫婆说她们能够抵御魔法的事是真的,虽然通过附加神术所得到的效果肯定是暂时的,但那已足够让她们追上梅吉和莉赛尔。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而这些女战士身上的光芒虽然很淡,但在梅吉眼中却异常地显眼。尤其是领头的那个高大女人,虽然梅吉并不知道她就是阿玛宗的宗主伊波吕忒,但那孔武有力的体型和虎狼般可怕的目光,让梅吉相信她完全可以在一个冲刺下用长矛将自己和莉赛尔的身体贯穿。

完了!这是他心底唯一的念头。

他已经打算自己跳下马,这样说不定能够让这些女战士停下来,给莉赛尔争取到逃跑的时间。然而,他最终还是没有这样做。

这不是因为他怕死,而是他知道如果自己跳下马,莉赛尔这傻丫头肯定会回头的。

就在这时,他看到一个黑影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在夜色间闪电般袭向领头的女战士。那个女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魔幻舞曲】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