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幻舞曲 >魔幻舞曲_第110节

魔幻舞曲_第110节

作者:先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9:5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4
我是初次见面?”

“这中间并无区别。”诡异的黑团里发出低沉如闷雷的声音,“并不是所有的细节都有其意义。”

“是的,”将军低声说道,“当年站在您面前的,只是一个差点死去的奴隶孩子,那样的一个孩子对您来说并没有利用的价值。而现在您主动出现在我的面前,自然是因为我现在的地位有所改变。”

“没错,”黑团慢慢地勾勒成一个巨大的人形黑影,“现在的斯而之主,与当年的那个孩子之间是否有联系,这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当年你乞求我的力量,而我无法给予……”

“又或是不屑给予?”将军虽然打断了黑暗幻影的话,语气中却也没有带着什么情绪,只是简单地陈述了一个事实。

“你可以这样想,”黑暗幻影淡淡地说道,“事实上,我所能给予你的力量,对你来说毫无意义,现在你想必也明白了这一点。”

德莱顿将军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我不相信当时您就能够看出这一点,当时的我还只是一个孩子,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够走到这一步。”

“我也不相信!”黑暗的影子说道,“但是总有人会做得到,那个人可能是你,也可能不是。未来从不确定,但是历史的潮流却不可抵挡。如果你看不透这一点,那也就不值得我带着这个孩子出现在你的面前。”

“这个孩子……”将军看向那个目光中毫无光彩的少女,“她就是血腥玛莉的女儿吧?我必须感谢她在平峡岛帮了我一个大忙,正是她的出现,让我的计划得以顺利进行下去。”

在平峡岛上,约书亚本应该帮助那几个取得蓝色行星碎片的人杀了巫尘,结果约书亚违反了安排,主动挑衅幽影血龙。虽然从结果来看,比事先的计划要好得多,约书亚不但把那个叫巫尘的女孩带来了,同时还带来了雾女森林里的那只幽影血龙。但如果不是苏丽·菲特及时出现并给了幽影血龙最后一击,情况将会完全不同。

“那只是一个见面礼而已。”黑暗邪神的影子说道,“何况幽影血龙本来就是我制造出来的,它的身体里藏有我部分的力量。收回这些力量,对于现在的我非常重要。”

“那么您来这里见我,难道是想让我将剩下的那只幽影血龙也交到您的手中?”德莱顿将军看着暗影。

“不!我来这里,只是为了一个交易。”

“交易?”德莱顿将军皱了皱眉。

然后,他便看到手持长枪的少女慢慢向他走近,单膝跪在他的面前,长枪的枪头枕在少女的膝上,隐隐能看到暗红的血光。

暗潮如涡流一般在黑色人影的体内旋转,仿佛要将远处的雾气都卷入其中:“从现在开始,我将让她效力于你。她将为了保护你而杀戮,她将替你夺取敌将的首级。只要是你的命令,她都必将听从。”

“条件是什么?”

“条件是,你必须帮我杀死一个小女孩,一个叫安娜·苏的小女孩!”

“我知道她,她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德莱顿将军淡淡地说道,“她之所以曾为我们所注意,仅仅是因为她能够使用蓝色行星碎片。”

“这个小女孩的生命对你来说无足轻重,但对我来说却非常重要。杀死一个对你们无关紧要的小丫头,便能够得到我亲自训练出的女骑士,这对你来说并没有坏处。”黑色幻影说道,“别怀疑苏丽·菲特的战斗力,她比你所理解的还要强大。”

“可为什么要由我来做?如果只是想杀那个叫安娜的女孩,我相信您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

“由于某种原因,苏丽已不能再向安娜·苏出手。在投入黑暗之前,苏丽曾向雾女森林的一位自然之神献上过血祭,而那个自然之神在保护安娜·苏!”黑色幻影在不断地扭曲,“这是神灵之间的斗争,我既无法向你解释,你也无需知道。你只需要决定是否同意这个交易!”

“这个交易显然对我更有利,我没有不同意的理由。”德莱顿将军郑重地点了点头。或许,对方并没有说出所有的实情,但那并不重要。至少他知道,在自己对面的是一位神,或者说曾经是一位神。这是一位邪恶的神,他无视众生的生命,甚至曾将至深至暗的恐怖带到人间。

但他绝不会、或者说是不屑于欺骗。

既然他说会让血腥玛莉的女儿效忠自己,那就会是真正而彻底的效忠。

对于每一个得到这位邪恶神灵的承诺的人来说,都不需要担心这个承诺中会隐藏着哪怕是任何一点文字上的游戏。当然,你最好也不要去跟他玩文字游戏,因为那是最邪恶的魔鬼都不敢做的事!

不过德莱顿将军也知道,这位邪神的影子之所以会让苏丽·菲特效忠于他,绝不仅仅是为了让他杀死那个叫安娜的小女孩。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让战争席卷在整块大陆上的目的,对这位还处于虚弱中的邪神来说只有好处。

而这才是它让苏丽·菲特替自己战斗的主要原因。

“很好!”黑色幻影慢慢地消散,直到一丝丝地化入虚无。

在这片充满死亡气息的沼泽地中,苏丽仍然跪在再次陷入沉思的将军面前,一动不动……

****************

****************

大家新年快乐!^_^

第二章 很有营养的!

斯而的大军漫山遍野,如蚂蚁般集结在群鸥要塞的城墙之外。

要塞的攻守战早已展开,小型投石车掷出的石弹如雨一般砸向要塞,而来自要塞的石弹也同样砸进攻城的军队中,有不少还是铁块和铅弹。

一阵阵冲锋的号角不时响起,然后便是震天动地的呐喊。斯而的士兵如潮水般冲上要塞正面的长坡,却又在防守方的滚木和巨石下不断地倒下。群欧要塞地势险要又建在高处,两侧的城墙紧贴着岩壁,背面紧靠着如柱子般穿云而上的巨峰,使得斯而的军队除了从正面攻击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

然而斯而的军队越来越多,数量远在要塞守军之上。他们通过挖长沟等办法,逐渐逼近要塞的正门,使得守军无法再有效利用正门前的长坡。由于滚木和巨石不再起作用,斯而运来的投石车离要塞的距离也越来越近,直至石弹可以不断地砸向要塞,对防守的一方进行压制。此外,虽然野蛮人和暗夜精灵箭手都只能从要塞的正面进攻,因为要塞两侧的峭壁使得最长的云梯也毫无用处。然而,就算是那种近乎直角的峭壁也无法阻止长有利爪的埃尔爬上去。为了防止这些半人半兽的怪物偷袭,苏菲亚公主不得不抽出部分兵力驻守在要塞两侧,分弱了原本就处于劣势的兵力。

幸好群鸥要塞的防御工事极为坚固,敌人的投石车虽然给守军造成了防守上的压力,但还不足以带来真正的破坏。反而是魔法要比投石车实用得多,毕竟投石车最多能从投掷石弹改成投铁块或是投尸体,而谁也不敢确定从魔法师手中扔出的是什么。

在战场上,单独的一两个魔法师再出色,往往也很难起到什么关键作用,但几十个魔法师组成的队伍,却能够通过魔力的结合施展出极具杀伤力的大规模魔法。当然,魔法师的体力毕竟无法和野蛮人相比,在双方都具有足够数量的魔法师或是牧师的情况下,他们很容易在一次次的魔法与神术的对撞中变得疲劳,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梅吉也是一名魔法师。

虽然敌人还没有完全突破斜坡冲击要塞的正门和城墙,但他已不得不配合己方的牧师和魔法师进行战斗。费尔王国境内的魔法师本身就不算多,不像牧师走到路上都能撞死几个,而水平足够高的魔法师就更少了。幸好殒风带来的那八名精灵祭司非常地出色,给了梅吉和他身边的那些牧师极大的帮助。

远距离的大规模魔法在双方的魔法师和牧师之间不断地施展与反制,在又一次远距离的魔法战斗后,敌方的魔法师显然已支撑不住了,而放眼过去,梅吉看到自己身边的一些牧师也已是口吐白沫,因体力耗尽昏倒在地。

双方的魔法师和牧师再一次进入休息的间歇,而石弹仍然在要塞与敌人的阵营之间乱飞。敌人中的野蛮人开始冲向要塞,而己方的骑兵在城墙上的弓箭手掩护下冲出城门冲杀了一阵,再快速撤回。

魔法战转成了骑兵与战士的攻坚战。

这本就是对方的策略,先用魔法师消耗掉要塞内这些牧师的神术,然后才用步兵攻打要塞。毕竟牧师的神术通常能够给战士和骑士带来极大的帮助,却不适合进行魔法战。只是,虽然敌人的用心如此明显,但梅吉等人也毫无办法。他们只是守城的一方,怎样开始战斗和战斗的时机都决于对方手中。再说,总不能任由对方的魔法师使用远程杀伤魔法而不顾吧?万一成功地让对方在要塞中召唤出恶魔或是覆盖下大范围的死亡之雾,再补救起来很可能就迟了。

战斗的方式已经改变,梅吉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城墙。身后的呐喊和惨叫不绝于耳,一颗石弹砸到了他身边的马厩里,一匹马被拦腰砸断,飞起的木屑溅得他脸颊隐隐作痛。

他却已累得连躲的意念都没有。

“梅吉!”莉赛尔骑着马过来接他,并帮助他上了马。

马嘶叫一声,莉赛尔策着马掉头驰去。

原本梅吉并不需要加入到魔法战中,虽然多一个人总是多一份力量,但对于苏菲亚公主来说,让梅吉加入到魔法消耗战中,不但危险,也不能真正发挥出他的能力。毕竟,在这种魔法战里,就算多了梅吉一个,起到的作用也不是很大,而他对敌方那些总是会突然冒出的魔物的了解,才是苏菲亚和雷欧特他们所需要的。

然而,小仙子却自告奋勇地承担起顾问的责任,硬是要让梅吉加入到魔法战中。梅吉当然明白她的想法,虽然危险,但只有在这种随时有生命危险的战场上,他对施展魔法的专注力才会得到锻炼。

对施法过程的专注力无疑一直都是他的弱点,在古艾隘口对付那些死灵法师后,他就是因为施法被中断而身上中箭,差点死在次维空间里。

所以,梅吉同意了小仙子让他加入魔法战的提议。

在经过了那次生死一线的经历后,他才真正地想要变强。

直到强得不会再让关心自己的人哭泣……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莉赛尔一边流泪一边喊他时的那种害怕和心痛。

他在马背上,紧紧地抱着莉赛尔的腰,漫延全身的劳累感让他变得有些迷糊。

一直回到要塞中部的小堡垒里,莉赛尔扶着他下了马,他们上了二楼,进入梅吉休息的房间里。

梅吉躺上了床,身体因为放松下来而变得更加困乏。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他觉察到莉赛尔也上了床,缩在他的怀中紧紧抱住她。

她的身子似乎在发着颤,同时还有着某种冰凉的感觉渗入了梅吉的衣衫。

终究,还是让她又哭了……

梅吉的内心苦涩地叹了口气。

然后他就睡着了!

******

他觉得自己睡得好累!总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挤压着他,如海水一样柔软,却让他无法动弹。

他觉得这就像是人生,无处不在的压力围绕着你,让你逃不掉,躲不开,在梦与醒之间不停地来回挣扎。

自己居然能在睡梦中思考这么强大的人生哲理啊……梅吉开始佩服起自己来了。

然后,他就醒了过来,同时发现这种压力和人生哲理没什么关系。

莉赛尔缩在他的怀中,而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殒风则从后面抱着他。三个人挤在这本就不算宽大的床上,他要动弹得了才怪。

从窗外透进来的月色看,现在应该已入夜了。远处石弹砸在什么地方传出的轰声仍然没完没了,战斗还在持续。

这是他第二次跟莉赛尔和殒风躺在同一张床上了,上次他重伤刚醒,没什么体力,不能把她们两个一起这个那个的,而现在……唔,好像还是没什么体力……

男性的反应当然是有,只是身体里的疲劳让他真的不想爬起来。

“你醒啦?”殒风的声音从他的后边想起。

他颇为困难地转过身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就在前一下!”虽然房间内的光线很是昏暗,不过精灵那俏皮的眼睛仍然被梅吉看得清清楚楚。

“唔……”

“想做么?”

“想,但又不想动!”梅吉老老实实地告诉她。

“那你就别动!”水之精灵让他平躺着,自己爬到了梅吉的双腿之间。

没过多久,梅吉便发出一阵舒服的叹息。

大约是他因为舒服而抓弄莉赛尔右胸的动作弄醒了她,莉赛尔搓了搓眼,然后吓了一跳……

她呆呆地看着殒风正在做的事,眼睛睁得老大。

那种地方……也是可以用嘴来弄的么?

虽然这样的事她以前连想也没想过,但梅吉的反应在她看来显然是非常的舒服,莉赛尔感觉到梅吉的身体突然之间抽搐了一下,然后有什么东西进入了美丽精灵的口中。精灵含着那股浑浊的东西抬起头来,发现莉赛尔一脸迷糊地看着她,便微笑了一下,然后凑上前来……

她是想干么?莉赛尔看着精灵的脸越来越近,眼睛瞪得更大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殒风的嘴已叠到了她的唇上。

梅吉也没有想到殒风会做出这么顽皮的举动,他就这样看着她们两人吻在一起,由于吻得还不够密,那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幻舞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