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幻舞曲 >魔幻舞曲_第112节

魔幻舞曲_第112节

作者:先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0:0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4
中瓦解,胜利仿佛已经遥远得绝不可能降临到他们头上。绝望开始漫延,甚至连手中的兵器都难以握紧。他们就这样看着敌人不断地接近,弓弦忘了拉开,装着柏油的热锅下的火焰也逐渐熄灭……

就在这时,城门却再次打开了。

他们看到了一个人骑着马冲出了城门,然后猛地掉转马头。

那是一个女人,她用她的独臂当成所有人的面扯下了脸上的黑纱,左脸上被火烧毁的伤疤和那深深的剑痕早已让她失去了美丽,可她就这样骑着马,立在清晨的阳光下,将目光淡淡地扫过驻守在城墙上和轰塌的缺口处的士兵。

她那冷静的目光让所有的士兵都感到羞愧。

这是他们的公主!

她面对过更绝望的时刻,她遭遇了更可怕的伤害,她失去了她的美貌甚至已经残废。而现在,她仍然独自站在那里,站在他们与敌人之间,用那责备的目光看着他们。

阳光照着苏菲亚金色的头发,散出不可思议的美丽光泽。那让人无法忽视的高贵和勇敢,深深地震撼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她抽住了那把由她的父亲留给她的长剑,斜斜地指着天空。

“这里是我们的土地,”她的声音不大,却响彻在要塞内每一个骑士和士兵的心中,“让我们把侵略我们家园的敌人赶出去!”

要塞里传来震天的呐喊,骑士们纵马而出,紧紧地簇拥着他们的公主殿下,面对敌人排开阵势。城墙上的士兵拉弓上弦,无所畏惧地等待着敌人。也许敌人真的很强大,但这是他们的土地,他们所守护的绝不仅仅是这个要塞,还有他们的家人,以及在他们心目中永远美丽的公主……

……

战斗很快爆发,矢石乱坠,血肉横飞。横贯历史的悲歌回旋在这残忍的时刻。天空中,食魂鹰不断落下,被利箭贯穿或是叨着一颗颗眼珠飞起,埃尔从要塞两侧的峭壁爬上去,却又被滚热的热油避无可避地淋了一身,惨叫着坠下。苏菲亚公主率领着骑士固守住被沙萝摧毁的缺口,而斯而的军队层层拥至,蜂拥而上。

云梯不断地挂上还完好的城墙,然后又被推倒,被柏油浇淋的尸体发出扑鼻的香气。杀或者被杀,战场上的交锋从来就没有什么善恶可言。骑士连马带人被长枪贯穿身体,划开肚皮的战士没有机会捂住不断滚出的肠子,尸体层层叠叠、层层叠叠……还是层层叠叠……

梅吉站在紧靠缺口的城墙上,在莉赛尔的保护下不断地施着法。此时,他本应该跟其他的魔法师聚在一起,在战场上,魔法师的魔力只有结合在一起,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然而梅吉却只能守在这里,尽可能地看护着就在前方战斗的苏菲亚。苏菲亚所守的位置是敌人的主要进攻点,对梅吉来说,她的安危是自己最关心的事。

他看到爱玛也拿着骨鞭出现在苏菲亚的身边守护她,现在是白天,爱玛出现的只能是分身,然而,就算只是个拟像,她的身手仍然远比其他的战士灵活。

日头慢慢地移至中天,血光覆红了大地。没完没了的杀戮与没完没了的死亡,看上去永远也没有个尽头。

这时,梅吉看到阿玛宗的女战士已开始接近。她们等了许久,显然,敌人觉得现在已经到了可以对要塞一击致命的时刻。

他的额头冒着冷汗,魔力的过度消耗已经让他难以支撑。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梅吉看到了阿玛宗女首领的脸,那是一张冷漠而残酷的脸,那如利刃般的目光仿佛正穿过一重重晃动的人影,紧紧地盯住了苏菲亚。

梅吉的心中涌起恐慌。

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那个古铜色皮肤的高大女人,这点梅吉已深深地知道。爱玛的真身也只有在夜间跟她打个平手,分身显然挡不住她。而且她还能使用神术免疫魔法。

她正带着那些女战士,策马朝苏菲亚冲来……

梅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举起手,指着苏菲亚。一旦苏菲亚有危险,他将提前一步把心爱的公主用迷宫术送进异次元空间。这场战争是胜是败,整个费尔王国有没有被斯而占领,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

就算苏菲亚恨他怪他,就算苏菲亚无法接受她从战场上逃脱的事实,都没有关系。他要苏菲亚活着,他只要她还活着……

另一边,伊波吕忒仍在不停在奔驰着,试图挡下她的人,都被她轻易地夺去了生命。矛尖发出的血色寒光与她的目光一样冷。

她看到了敌方的那个公主,并始终将视线紧紧地钉在苏菲亚身上。那位公主确实很有勇气,但是勇气并不能帮助她取得战争的胜利,实力决定了一切,这个道理阿玛宗的女人从小就知道。

那个脸上有疤痕的公主,毫无疑问是敌人的领导者。只要杀了她,这场战斗很快便会结束。尽快攻下底律郡,是斯而的战略步骤中的一部分,这场战役的指挥官李,从一开始就是以此为目的。利用沙虫欺骗敌人,再用那位德鲁依老人培育的沙萝攻破群鸥要塞的城墙,紧接着,将阿玛宗女人无可抵挡的战斗力展示在敌人面前,摧毁他们的信心。李的每一个安排,都恰到好处地串连在一起,一步一步地将敌人的意志磨垮。

是的,对方现在还没有停止战斗。

但那只是因为伊波吕忒还没有进行致命的一击,而那一击将刺穿敌人的心脏。

利用出色的个人战斗力,杀死敌人第一线的指挥官,这就是伊波吕忒的任务。

而那个目标不但就在眼前,而且还是一名公主。

伊波吕忒的脸上慢慢地露出冷笑。

她带着身后的女战士,如同猛兽般冲进战场……

然而,突然间,她们的背后传来一阵骚乱。伊波吕忒愕然地勒住马,在斜坡上回过头向自己的本阵看去。毫无疑问,那里正受到攻击,一支骑兵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冲击着斯而军队的后方。这支骑兵显然在李的意料之外,由于想要在今天便攻下要塞,他们的主力都投入了前方的战斗,使得后方竟被那只来历不明的骑兵冲乱。

防守要塞的士兵也意识到敌人正受到夹击,立时士气大盛,而斜坡上的野蛮人军队则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是该继续攻打要塞,还是回头支援后方。

这种选择同样也难住了伊波吕忒。最终,她只能咬了咬牙,带着阿玛宗的女战士们掉头,前去拦截那只突然出现的敌方骑兵。虽然费尔王国的公主近在眼前,但是,那支骑兵正杀向斯而军营的中枢地区,而李还在那里……

伊波吕忒被迫掉头的同时,苏菲亚却是松了口气。

虽然一直处在战斗中,她无法看到阿玛宗的女首领,但那压迫人心的目光仍然让她心底发寒。

好在,雷欧特还是及时出现了。

是的,此时正在冲击敌人后方的正是雷欧特和他所带领的疾风骑士团。在从古艾隘口撤出后,雷欧特利用各种假象来迷惑敌人,让敌人以为他和从古艾隘口退守的骑兵都驻进了群鸥要塞,然而事实上,他只是带着疾风骑士团躲入了丘尔风斯山附近,利用自己远比敌人更了解地形这一优势,在斯而的指挥官意想不到的情况下绕到了敌人后方。

当然,不管是苏菲亚还是雷欧特,都没有想到群鸥要塞这么快就会面临被攻陷的危险。在原本的计划中,苏菲亚带领要塞内的守军坚守住半个月以上,利用要塞的防御拖垮敌人,然后雷欧特再率领疾风骑士团选择最佳的时机使用火箭夜袭敌人军营,将敌人击溃。

在雷欧特的预想中,就算敌人使用重型投石器和魔法师,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破具有充足准备的群鸥要塞外围。却没有想到敌人只是使用了几颗种子,便办到了一群魔法师都无法办到的事。从远处看到形势不对的雷欧特不得不违背计划,提前偷袭敌人后方。

眼见敌人后方已乱,苏菲亚立时带着要塞内的骑士杀退攻打城墙的敌人,并沿着斜坡直冲而下,不但让后撤的野蛮人军队留下了大量尸体,还毁去了对方的十几座投石车。只是,敌人也很快就重新稳住阵脚,而伊波吕忒的阻截也使疾风骑士团冲击敌阵的势头大减。最终,在给斯而造成一定程度的重创后,苏菲亚接应雷欧特和疾风骑士团安全撤回了要塞。

可以说,这是一场双方都有得有失的战斗。斯而的军队在全力攻打要塞的过程中,反而受到了偷袭和夹击,死伤惨重,然而这样的伤亡并不足以让他们撤退。而群鸥要塞的守军虽然取得了一场胜利,但这场胜利远远低于苏菲亚和雷欧特的预期,而且,倒下的那段城墙显然不是马上就能够修复的,从伤亡人数上说,他们当然是胜利了,但是从要塞攻防战的阶段性来说,也可以说他们是失败了。

不过,由于苏菲亚在反攻的过程中毁去了敌人的大部分投石车,重新夺回了要塞正前方的长坡,这使得斯而的军队不得不暂时退守到几里开外。

双方再次进入相持。

第五章 女人的弱点?

那天傍晚,梅吉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斯而的军队暂时停止了攻击,这让他们得到了一些喘息的时间。只是,要击退敌人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而且最终的目标绝不仅仅是击退攻打要塞的敌人,还必须完全摧毁斯而设在沙漠边缘的那三个大型传送阵,否则就算暂时击退敌人也没什么用处。

虽然守住了要塞,然而那些阿玛宗女战士的强悍仍然给要塞内的守军留下了阴影。她们的人数虽然不多,却几乎是不可战胜的女战神。一想到她们的女首领从远处盯着苏菲亚时的恐怖眼神,梅吉便不寒而栗。

“小雪……”梅吉通过意念呼唤小仙子。

“我在这里。”小仙子从他的身后现出身来。

“有没有什么办法对付那些女人 ?[-3uww]”梅吉问。

“很难,”小仙子告诉他,“她们身上的魔法免疫效果只是一种神术,并不是不可解除的。但你无法在足够安全的距离之外解除她们身上的防护效果,而距离一旦太近,她们的冲刺和标枪投掷很轻松地便能解决掉你。”

梅吉也觉得很头疼。这些阿玛宗的女人可以算是魔武双修了,虽然她们的神术可能有限,但搭配上那令人恐怖的战斗力,在这整个要塞里,恐怕只有爱玛一个人能与她们正面相抗,而且还是局限于晚上。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对付她们?

“办法倒是有,”小仙子说,“这世上不可能有毫无弱点的对手。”

梅吉眼睛一亮:“她们的弱点是什么?”

“她们是女人!”

“……”这算什么弱点?没错,她们确实是女人,但是有哪个男人敢夸口说能打败她们?那个率队出击的斯威夫特身为紫星骑士,已经算是骑士中的精英了,还不是在一个对冲下便栽了下去?难道说要从军队里选出几个帅哥,站在她们面前用色相勾引她们,让她们弃暗投明?

“梅吉,别忘了,有一种植物便是专门对付雌性的。”

“你是说,”梅吉犹豫了一下,“触手怪?”

确实,对于女人来说,触手怪无疑是最可怕的植物,在天上花园遗迹里,爱玛便差点死在触手怪的折磨下。在红袍巫师克里士留下的那本魔法书时,便曾经记载了召唤触手怪的办法,不过梅吉嫌它太过残忍,直接便把那一页撕下来用火烧了。

在那个魔法迷宫中,那些被触手怪弄碎子宫贯穿身体的女人脸上的痛苦表情,到现在还让他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那一页已经被烧了。”

“但是我记得,”小仙子淡淡地说,“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我已经完全记下来了。我倒不是想到以后可能会用到它,只是习惯而已,只有一看到有关于魔法知识的东西,我便会忍不住记下来。”

真的要使用触手怪来对付那些女人吗?梅吉迟疑着。确实,一旦被触手怪缠住,就算再强大的近战能力也无法摆脱,而触手怪跟沙萝一样,虽然培养时需要用到魔法或德鲁依神术中的一些知识,但其本身都属于植物类。就像沙萝破坏城墙时,己方的魔法师和牧师完全束手无策一样,那些女人虽然具有免疫魔法的能力,但这种能力对触手怪肯定是不起作用。

只要计划得好,有心算无心之下,真的可以让她们死得不明不白。

“教我!”梅吉狠下心来。虽然使用触手怪去对付女人真的很过分,但这是在战场上,就像今天早上,苏菲亚便差点死在那些女人的矛尖下。是看着她们被触手怪折磨死更好,还是看着苏菲亚或是莉赛尔的尸体挂在那些女战士的长矛上更好?

那个晚上,他用了一个通宵,在小仙子的教导下开始提炼触手怪的种子。这其实也是属于魔药学的一部分,那个叫克里士的红袍巫师并不只是在空间魔法上造诣惊人,同样在魔药的炼制上也极有创意,他在魔法书中所记录的“女仆”“妓女”等魔药便让梅吉为之惊叹。其中的“妓女”梅吉还对爱玛用过,效力很不错,只是后果有些糟糕……

虽然莉赛尔要陪着他,不过梅吉还是逼她休息去了。有莉赛尔在边上,他的心神多少有些受影响,只要一想到到现在莉赛尔其实还是处女,他就一边沮丧一边心痒痒,虽然很想先把她完全吃个干净后再做事,然而按过往的经历来看,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弄不好又会有谁突然跳出来打扰他。

直到天快亮了,梅吉才将触手怪的种子用一些药材和魔法阵炼制出来。

就在他准备去找苏菲亚和雷欧特将军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在敲他的门。他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幻舞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