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幻舞曲 >魔幻舞曲_第114节

魔幻舞曲_第114节

作者:先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0: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4
根本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而寒风丘陵内的半兽人军队也开始南下,首先遭到冲击的是北方三郡。这些半兽人显然与黑暗王子帕恩其之间有着某种不可知的协议,它们绕开黑暗王子夺得的地盘,几乎毫无目的地到处劫掠,毁去了一座座城镇和村庄。

当然,对于苏菲亚公主来说,眼前需要面对的,仍然是围困要塞的敌人。

那个晚上,梅吉与苏菲亚呆在一起。

这是一个光线暗淡的房间,没有点亮的烛火,也没有发光的耀晶石。梅吉静静地趴在苏菲亚身上,并没有说什么话。自从当着所有人的面以残忍的方式杀了那些女人后,他的情绪也非常低沉,对谁都不愿理睬。有时候,他干脆变成灵体状态,看着那些士兵在自己周围撕杀不止。他站在次维空间里,刀剑不断地从他的身上划过,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奇怪,好想笑……

“梅吉,”苏菲亚用她的独臂紧紧地抱住他,仿佛他只是一个孩子,“那不是你的错,我们是在战场上,而她们只是敌人,如此而已……”

梅吉在黑暗中睁大眼睛,过了许久,他才慢慢地说道:“是的,我知道。她们只是敌人而已。”

“可是你看上去很痛苦,”苏菲亚叹了口气,“殒风和莉赛尔都很担心你,连爱玛都一直在关注你。”

“她们以为我是在为杀了那些女人而难过?”

“嗯,殒风和莉赛尔显然是这样想,但是爱玛说不是……”

梅吉怔了一怔。他问:“那你呢?”

“我不知道,”苏菲亚回答,“是的,一开始我以为你跟我一样,对那些女战士的死法感到难以接受。她们是敌人,但她们不应该死得这样毫无尊严。可是慢慢地,我发现,你跟我想的不一样。是的,你看上去很痛苦,但你并不像是为了她们的死法而内疚,你更像是……”

“嗯,”梅吉慢慢地跨在公主的身上,用手挤压着她的豪峰,同时把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放在公主被压得紧扰在一起的双乳间,“我根本不是在内疚。她们只是敌人,如果她们不死,死的很可能就会是你,又或者是莉赛尔和殒风。为了你们,我不在乎杀任何人。”

苏菲亚强忍着胸口那被紧紧抓握的痛楚,试图看清梅吉的表情。昏暗的光线仅能够帮助她勉强看清梅吉的轮廓……与那双透着疯狂的眼睛。

“可你看上去确实是很痛苦……也很害怕!”

“那是因为,我在兴奋……”梅吉的声音很低。

“兴奋?”

“嗯,”梅吉的动作顿住,紧压在苏菲亚胸口的双手隐隐地发着抖,“当那些女人死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本以为自己会内疚,可是没有。不但没有,我反而觉得很兴奋。我站在墙头,看到她们仅仅是出于我的一念之间便悲哀地死去,看到所有人都在注视着我的杰作。我看到那个女首领对我的愤怒,甚至感受到身后的那些士兵看我的眼神也充满了敬畏。然后,我便突然觉得很开心。

“梅吉……”

“这样子不对,是吧?”梅吉的声音蓦地变得狂怒,他开始快速动着,“在斐安的时候,我还因为召唤触手怪对付女人这种事太过残忍,把魔法书里的那一页烧了。可是当我真的这样做的时候,我却居然一点也不难过。当所有人都在看着我的时候,敬畏的,厌恶的,充满仇恨的……我竟然会那么高兴,高兴得想要跳起来。这样子不对吧?”

苏菲亚已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她的双乳在梅吉的双手和那根东西的摧残下痛得难以忍受。“停下来,”她想要挣扎,但却被压得根本无法动弹,“很痛……梅吉……不要这样……”

“是的,我很痛苦,也很害怕。因为我突然发现我竟然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梅吉继续粗暴地对待着被他压在床上的公主,“我不是好人,可我从不知道自己竟然这样坏。你也看到她们是怎么死的吧?你也看到她们是怎样挂在那些枝条上的吧?是了,你也是女人,如果被挂在那上面的是你,说不定我也会笑的,说不定我也会很开心……”

“不会的!”

“会的。”梅吉吼了一声。

他的身子一个抽搐,然后,苏菲亚感到有一股浊体从双乳间射到了她的脸上,让她觉得像是被人狠狠地抽了一个耳朵。

梅吉渐渐地回复理智,两人的目光在黑暗中碰撞,让他的心底异常地恐慌。

她已经知道了,她已经看穿了……

梅吉离开苏菲亚的身体,颤抖着缩到床角。他仿佛已看到了公主脸上那鄙夷的表情,她会唾弃他,她会厌恶他,因为他自己都已开始厌恶自己了。

一个以摧残女性为乐的无赖,一个杀了人还会开心地笑的暴徒,那就是他……

“梅吉,你先过来。”苏菲亚摸索着抓住了他,把他重新扯回自己身上。

“你是说,你当时觉得很开心?”她问,“是那些女人死的样子让你开心,还是站在墙头上,发现所有人都注意到你,知道是你杀了那些原本难以战胜的女战士这一点让你觉得开心?”

“还不都是一样。”

“不一样,”苏菲亚慢慢地说,“这两种感觉是不一样的。梅吉,你还想再像那样子去杀人么?你还想再抓一些女人,让触手怪捅进她们的那个地方,钻到她们的身体里去么……啊,最好还是处女,比如说莉赛尔……”

“别说了。”梅吉猛地抬起头来,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那种事、那种事我再也不会去做了,不管是对谁,就算是对敌人,我也不会再去做……”

“你不觉得她们死的样子很有趣么?”

“怎么可能?”

苏菲亚缓缓地舒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梅吉,你当时之所以会觉得兴奋,觉得开心,是不是因为你突然发现自己很重要?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所有人都在看着你。就好像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不过是一本骑士小说,而你原本以为自己只是其中最无关紧要的那个配角,对于这整个世界来说,你的生命根本无足轻重。可是,在某一个时候,随着某件事的发生,你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配角,而是整个故事的主角,甚至整个世界都像是围着你在转,于是,你会兴奋,会自豪,甚至就算知道这只是一种假象,至少在那一刻,你仍然无法自拔地开心着……梅吉,是不是这种感觉?”

“唔……”

“梅吉,这种事……我也有过!”苏菲亚叹了口气,“在帕恩其攻入王城时,我也是这个样子。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而我却突然觉得很兴奋,我不断地喊着口号,召集着遇到的每一个士兵,带领他们作战。尽管知道所有的抵抗都只是徒劳,尽管知道那只会更快地害死他们,可是无所谓。因为我希望自己像一个女英雄般死去,于是,所有跟随着我一起战死的人都将是光荣的。我享受着他们尊敬我的目光,那让我觉得自己是一出带着悲壮色彩的英雄故事里的主角,是的,我会战死,然后整个世界都将随着我的死去而落幕。不只是在那个时候,甚至在那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这是一个少了我就演不下去的传奇故事……”

“可你并没有死在王城。”

“是的,我没死,”苏菲亚静了静,然后才缓慢地继续说道,“当我发现,自己被你和爱玛救了的时候,但我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悲情故事里的主人公的时候……你永远也无法体会到我当时的痛苦。”

房间里越来越安静,静得仿佛已将外面所有的喧杂完全屏蔽。两个人就这样叠在一起,直到梅吉再次开口。

“苏菲亚,”他轻声说道,“我们去雾女森林吧。如果战争就这样一直打下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不知道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神灵帮不了我们什么。”

“可他们会带来希望,”梅吉慢慢地说,“神灵的存在,不就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多上一些希望么?”

“这种想法很幼稚,”苏菲亚苦笑了一下,“不过,听起来似乎也有一些道理。”

“所以,我们去见得丽阿德丝吧。她是一位自然之神,说不定……”

“梅吉,你是想逃吧?”苏菲亚低声问,“你是想让我和你一逃离这场战争吧?”

梅吉沉默了一下,然而将身子往上移了移,吻住公主的嘴唇。炽热而深情的一吻后,他抬起头来,在黑暗中注视着苏菲亚的眼睛:“不,我并不打算逃走。因为我知道,你是不会逃的。你被这个国家束缚住了,而我被你束缚住了……我绝不会离开你,绝对不会。”

“梅吉……”

“苏菲亚,就让我们一起成为这个故事的主角吧!”

……

第七章 苏丽的坟墓!

苏菲亚将自己打算暂时离开要塞前往雾女森林的事告诉了雷欧特,出乎她的意料,雷欧特并没有提出反对。

“我们会守到您回来。”他只是这样简单地做出保证。

而对梅吉来说,安抚莉赛尔就有些困难了。虽然他一再解释自己不会有事,很快就会回来,然而少女也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静默地流泪,让他很是头疼。这几天由于心里一直困扰着,他对莉赛尔也有些冷淡,再加上,这场战争本就和她无关,她纯粹是为了守在自己身边才参与进来的,现在,梅吉自己和苏菲亚离开,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确实也说不过去。

最后,还是殒风帮他劝说,再加上梅吉的一哄再哄,才让莉赛尔停止了哭泣,答应留在这里。

剩下的就是爱玛,这段时间,他和爱玛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由于爱玛是吸血鬼,这让她无法出现在阳光下,也不能让其他人注意到她的存在。而到了夜间,由于她能在天空飞行以及身外化身的特殊能力,往往被苏菲亚和雷欧特派去查探敌人的军情。

在梅吉身边的所有女子中,爱玛其实是最了解他的,当然,现在的他也远比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爱玛。对于他要跟苏菲亚单独进入雾女森林的事,爱玛并没有说什么,甚至连“小心”之类的话也没说,只是轻轻地摸了一下他的脸,然后点了点头,轻柔地转身离开,带着稚那进行她自己的任务去了。

“以前的爱玛虽然一心想杀死我,但我并没有真的怕过她,”他这样跟苏菲亚说,“而现在的爱玛和我的关系已算得上很亲密了,但我却远比任何时候都庆幸,她已不再是我的敌人。她变了很多,现在的她如果还想杀我,那我真的死定了。”

苏菲亚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放心吧,她早晚还是会让你头疼的。”

“我已经在头疼了。”梅吉苦笑。虽然殒风和爱玛之间只在接应他时见过那一次,没有什么机会接触,但爱玛肯定知道殒风对她的敌意。如果殒风真的惹怒了爱玛,梅吉实在难以想象会发生什么事。他曾试着让苏菲亚调和她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然而苏菲亚却明确地告诉他:

“只有不去管她们,就算以爱玛的性情,多少也会因为我和你的关系不去为难殒风,但如果我帮你去警告她,爱玛肯定不会违背我的意志,但她会怎么想?”

梅吉叹了口气,老实地回答:“她会把所有的错都算到殒风头上,并把你的警告当成是殒风在背后挑拔。最算她现在听话地不去找殒风麻烦,这股怨怒她早晚也还是会发出来的。”

一旦让爱玛钻起牛角尖,就算梅吉也没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苏菲亚保护殒风一辈子吧?

苏菲亚仍然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要想离开要塞,其实也并不算难,梅吉打算让苏菲亚进入他制造出的那个魔法迷宫里,那个处在异次元空间里的房间是恒定的,而且随着梅吉的位置改变出口。而梅吉自己则用“隐形灵体”离开,穿过斯而的军队后再把苏菲亚放出来。

不过这也并不是万无一失,任何魔法都有破解的办法,小仙子就直接告诉他,只要一个“自由术”就能破解掉“隐形灵体”,而如同迷宫术或是禁锢术这类空间魔法,也可以被自由术破解和反制。当然,自由术本身已是高等级的空间魔法,会的人并不多,再加上魔法的破解和反制并不只是取决于法术的选用,还取决于双方的意志较量和施法能力,但终究不是一件百分百安全的事。

而梅吉也想到,当时他利用空间传递带着莉赛尔离开古艾隘口时,他自以为已到了安全的地方,结果还是被那个黑安妮丝轻松地追踪到。那个老巫婆既然能够仅仅依靠残留的空间波动便判断出他传送的方向和位置,显然对空间魔法了解颇深,能够找出藏在次维空间里的敌人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只是,除了利用“迷宫术”和“隐形灵体”,梅吉确实也找不出别的好办法。难道就这样光明正大地杀出去?

城门外的战争还在持续,只是规模并不大。由于意识到要想在短期内一举攻下要塞,就算能成功,付出的代价也将超出预期,斯而的军队改成了以围困为主并持续骚扰的持久战。

在将所有事安排妥当后,梅吉便利用打开的空间缺口,让公主进入魔法迷宫,自己则变成灵体状态。出了城门,他不断地跑着,任由刀剑的光芒在自己身边闪耀。穿过了一层层的敌人,进入了敌阵。

一道空间门突然打开,梅吉心中一紧。有个柱着木棒的独眼老巫婆走了出来,显然就是梅吉曾遇到过的那个黑安妮丝,只见她慢慢地走到梅吉面前,用鼻子闻了闻,然后冲他一笑。

梅吉僵在那里。周围全是敌人,如果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幻舞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