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幻舞曲 >魔幻舞曲_第124节

魔幻舞曲_第124节

作者:先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0: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4
地向山下冲去,差点把梅吉掀下去。幸好勉强维持着神智的稚那反手抓住他。

伊波吕忒仍然把稚那当成了真正的梅吉,眼见着杀害其族人的家伙马上便要逃走,立时暴吼一声,长矛猛扫,直接将爱玛的真身和分身一同扫飞。然后,她拎着长矛紧紧追着战马,大地都随着她的脚步发出震动。

爱玛半跪在地上,艰难地喘着气。刚才的战斗已经让她筋疲力尽,分身也在伊波吕忒的长矛横扫下消失了。她想要跟上去,然而自从完成血舞者仪式后便已久违的劳累感,让她连站也站不起来。

……

山脚下,战马仍然在狂奔,而伊波吕忒追上来的速度竟然一点也不比它更慢。

梅吉的心中只有苦笑。他唯一能期盼的,就是身后这个女巨人身上的神术效果赶紧消失。

“战神之光”是以生命为代价的可怕神术,威尔的父亲仅仅只用了一次,便因燃尽生命力而死去。而威尔由于他的天分,就算是用了战神之光也不会牺牲,但仍然会有两三天的时间不省人事。

只要能耗到伊波吕忒身上的“战神之光”消失,就算她不死,想必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有精神,到那时,想把她怎样都行。

但,撑得到么?

梅吉回头看着身后那轻易地把碎石堆成的小山堆踏平的女巨人,心底一阵阵地发寒。

他想要马上施法弄出几道空间盾,至少将伊波吕忒挡一下,却又怕自己和稚那会掉下战马。

他第一次觉得,这个时候,自己的手中要是有老巫婆那根丑陋的法杖就好了。这样,他就可以不借助手势而施放出魔法,不会弄得这样不上不下。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一阵流水声。

他赶紧看去,然后便见到一条河挡在了他们面前。

伊波吕忒猛地跃起,长矛向他们劈来。

眼见着战马想要扭头避开河流,梅吉心中一狠,硬是扯住缰绳,逼迫战马朝着大河冲去。

长矛劈在他们身后的地面上,劲力狂卷,梅吉抱住稚那,被撞得从马上抛飞。

紧接着,随着耳中轰的一响,他只觉得全身一片冰凉。

他们已掉入了河流中……

这可真是一个倒霉透顶的夜晚!梅吉想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和稚那在水中翻腾了多久,直至他感到稚那正用尽力气拖着他在水底行走,他被灌了几口水后,才被带离了河流。

稚那把他的身体翻过来,拍着他的背,让他慢慢清醒。

好不容易恢复了些体力,梅吉赶紧站起来,首先做的便是施法将稚那身上恒定的变形术解除了,让稚那变回她自己的样子。

当然,他不敢把自己身上的变形效果也解除,鬼知道那个可怕的女人是否还在追踪他们,万一自己变回去后又被她看到,那只怕真的是死得快了。

由于他当时就是变成稚那的样子,现在看起来,他和稚那就像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不过,稚那穿的是他的魔法袍,变回小女孩的模样后,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让她看上去有些青涩的诱惑力。

“你的伤怎样了?”梅吉不放心地问。

稚那摇了摇头,将魔法袍松开一些,让他看那个被长矛刺出的伤口。由于吸血鬼的自愈能力,伤口已经愈合,这让梅吉放心了些,不过小女孩的脸色很不好,想来,失血仍然对她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梅吉抬头看看天边,见天快要亮了,赶紧牵着稚那离开。

到了天亮前,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山洞,躲了进去。

******

清晨的阳光折射而下,在洞口淡淡地流转着。

梅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稚那仍然睁大眼睛半躺在那里,感觉有些不对劲。梅吉赶紧走出去,费了些工夫才用魔法抓住一只野兔。

稚那接过野兔,迫不及待地用尖牙咬开了它的咽喉,贪婪地吸着血。

见她的脸色恢复了些,梅吉才放下心来。吸血鬼就是这一点好,只要不是被阳光直射造成的伤口,都能通过吸吮血液得到恢复。

现在该怎么办?他想着。

爱玛和莉赛尔应该都没事,毕竟昨晚伊波吕忒最后一直是在追着他们。而伊波吕忒的战神之光肯定是有时限的,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问题只在于,她是像威尔的父亲那样过把瘾就死,还是像威尔那样,用完战神之光后只要睡一觉便没事?

虽然记得莫莉说过,像威尔那样能够多次使用战神之光的本事是一种天分,但谁能肯定这种天分伊波吕忒没有?

当然,就算她也有和威尔一样的天分,估计现在也倒在哪个地方睡大觉去了。所以,回头去把她找出来痛打落水狗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爱玛和莉赛尔肯定也还在冶练山附近。

梅吉取出星辰罗盘,查看了一下他和莉赛尔的位置,结果发现他们被河流冲了好一段,要想回到冶练山,恐怕要花几个小时。

把星辰罗盘放回次元袋后,他把自己的想法跟稚那说了一下。小女孩本就没什么太多的意见,自从离开黄金圣殿后,她根本就是什么都听爱玛的,现在爱玛不在,自然全都听梅吉的,以致梅吉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把她骗去卖掉。

他打开了通往魔法迷宫的路口,让稚那躲进去,这才开始上路。

在路上,他还见到了几个在河边打鱼的渔夫,由于他现在的样子只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穿的也是稚那的裙子,使得那些人全都在注视他(她)。

“小姑娘,你住在那里?”其中一个人关心地问她,“你是不是和家人走散了?”

梅吉懒得理他们,继续上路。

“估计是难民,”有人在她身后低声说,“最近很多人从北方逃到这里来,亲人死的死亡的亡,可惜,我们这里也不是很安全……”

“听说斯而马上就要和我们停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就好了。”

“哪有那么容易……”

……

梅吉任由那些人议论着,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紧接着便直挠头。

“小雪,”他在脑海里叫着,“你在哪里?”

昨晚上山之前小仙子还露了面,后面小仙子便没有再出现过。虽然小仙子对魔法了解很深,但身为弗莉的体质使得她在战斗中派不上什么用场,所以梅吉也没什么在意。再后来他只顾着跟稚那乱逃,自然也把小仙子忘了,再加上小仙子本就一向是神出鬼没,梅吉也习惯了她动不动就消失,也就一直没想到她。

可她到底跑哪去了?

“我还在治练山附近,”小仙子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莉赛尔的情况不太好,爱玛也没办法在白天上路,我只好陪着她们。”

知道她们都聚在了一起,梅吉这才松了口气。

现在看来,结果还是蛮不错的,莉赛尔救了出来,而所有人都没事,那个可怕的女人也不知躺到哪里死去了……

不,不对!

梅吉突然站住,瞪大眼睛看着前面弯口拐出的女人。那个女人骑着一匹战马,手上还拎着一根长矛……

妈呀!梅吉扭头就跑。

马蹄声在他身后越来越急促,紧接着便是疾风掠过,她已被伊波吕忒拎到了马上……

河边的那些渔夫也注意到了那个孤单的小女孩被人抓住,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出于同情便想要上前把伊波吕忒挡住,然而伊波吕忒只是冲着他们怒目一瞪,那森冷的杀气立时吓得他们不敢动弹。

伊波吕忒纵马驰过这些人身边,不停地向前,在进入了一个偏僻的树林里后才停下马,把被她抓住的小女孩扔在地上。

“那个叫梅吉的家伙在哪里?”她用长矛指着小女孩的咽喉。

梅吉当然不敢告诉她自己就是,她张开口,想要编个谎言,却又猛地想起自己的声音并没有改变,于是赶紧把差点说出的话咽下去,憋闷得难受。

“不说我就杀了你。”伊波吕忒冷冷地盯着她。

说了就更死得快了。

不管梅吉说什么,只要一被对方听出自己发出的居然是男人的声音,那就什么也玩不下去了。

梅吉只好跌坐在地上,一脸发呆地看着阿玛宗的女宗主。

这次的危机实在是太让她(他)意外了,她本以为伊波吕忒在用了战神之光后就算没有马上死掉,也不可能什么事都没有,这才光明正大地沿着把她和稚那冲下来的河往上游走,没想到这个变态女人居然连像威尔那样的昏睡都不需要,反而沿着河岸到处找她,结果两人在这里撞了个正着。

这时,她发现指在自己面前的长矛似乎有些微颤。她惊讶地看向伊波吕忒,这才注意到,伊波吕忒的样子有些不对劲。

现在的伊波吕忒,不但眼睛满是血丝,而且样子极为憔悴。她裸露在外的脖子和手腕都裂开了一条条细口,鲜血凝固在那里,而被衣服遮住的身体估计也好不了多少,梅吉甚至能够闻到从她身上发出的淡淡血味。

她的生命力已经被昨晚的战神之光消耗得差不多了!梅吉现在终于能够肯定。

此时的伊波吕忒,不过是凭着那股为姐妹报仇的意志强行支撑着,如果她也像威尔一样在用完战神之光后去睡上三天三夜,或许至少还能保住性命,而她这种靠着精神力勉强坚持的做法,肯定是活不了多久的。

梅吉慢慢地镇定下来。

她看着伊波吕忒,尽可能装出一副惊恐和害怕的表情,不断地摇头。

“你不知道他在哪里?”伊波吕忒皱眉。

梅吉又是摇头又是点头,那副样子,在伊波吕忒看来完全就是一副吓怕了的可怜小女孩。就算是伊波吕忒,也无法就这样下手杀一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丫头,只好慢慢地收回长矛,思考着。

过了一会,伊波吕忒再次看向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张大嘴,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你不会说话?”

小女孩安静下来,点了点头,然后静静地看着伊波吕忒,两行清泪从她水灵灵的眼睛里慢慢地流下来。

她的样子,让伊波吕忒也有些于心不忍。

“你会写字么?”伊波吕忒问,“把你的名字写出来。”

小女孩在地上爬着,找了一根树枝,胆怯地看了阿玛宗女宗主一眼,才歪歪斜斜地写了一个名字。

“荫檬?!”伊波吕忒问。

小女孩扔开树枝,擦了擦脸上的泪,点了点头。

伊波吕忒抬起头来,看向天空。阳光穿过她们头顶上的树枝,散下了几道光束,许多颗粒状的粉尘在这些光束间飘移着,与周围的树荫互相交错。

使用战神之光后的反噬效果,几乎要将伊波吕忒的身体撕裂成无数的碎片,然而她就这样忍受着。身上的这些痛楚,远远比不上当她看到姐妹们被触手怪贯穿身体时的心痛,那种痛是撕心裂肺的,让她就算是死,也无法原谅害死她们的那个魔法师少年。

轻微的枯枝断裂声传到伊波吕忒的耳中,她淡淡地转头看去,只见小女孩正慢慢地向后退,想要逃走。

见到伊波吕忒已注意到她的举动,小女孩马上便僵在了那里……

第十八章 伊波吕忒与荫檬!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住在那条河流边的人总是会看到一个骑着战马的古铜皮肤高大女人,带着一个十岁大的小女孩沿着河岸搜寻着什么,偶尔也会停下来询问他们是否看到一个穿着魔法袍的受伤少年,当然,谁也没有看到过她说的那个人。

当她在一处紧靠河边的小村子里到处询问,结果仍然是什么消息也没找到时,伊波吕忒沉默了,她带着小女孩走出村口。

当她们停在一棵树下休息的时候,小女孩用树枝在地上写着:“也许他已经淹死了。”

伊波吕忒自然不知道荫檬就是梅吉,当时,伪装成梅吉的稚那在山顶上被她刺了一枪,那一枪紧靠心脏,对于正常人来说肯定是要害。然后“梅吉”勉强逃了一段路,再掉进河里,一般来说,认为他死了也很正常。

但她仍然要把他找出来。

“就算死了,我也要找到他的尸体。”她冷冷地说。

那冰冷与怨毒的语气,让装成哑巴小女孩的梅吉从心底打了个寒战。

天慢慢地黑了,伊波吕忒仍然骑着马,带着“荫檬”到处搜寻着。

突然,坐在她身后的“荫檬”使劲推着她。

“怎么了?”她回过头。

然后便见到小女孩惊恐地朝她伸出小手,手心上满是暗红的血液。

伊波吕忒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正不断地泌出血水,几乎油尽灯枯的身体,已经让她忘却了痛感。

她下了马,麻木地牵着马走到河边。

弯月已移上了梢头,水面上发出粼粼的冷光。

伊波吕忒把长矛扔在一旁,自己坐在一块巨石背后,一层层脱去她的战袍。

里衣因为黏滞的血水,已经和部分皮肤紧贴在一起,而她就这样毫不犹豫地把它撕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深闺少女在不经意地卸下浓妆。

小女孩站在她的身边,睁大眼睛看着她。那翻红的血肉齿牙交错,仅仅只是这样看着都让人觉得害怕,更不要说去亲身体验。荫檬无法想象一个人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怎么还会有勇气支撑到现在?

她就这样看着伊波吕忒撕下一块布,沾着冰冷的河水洗涤着身上的血。血水在她的身上不断淌下,又流进河中,染出一丝丝的淡红。

荫檬默默地走过去,抢过伊波吕忒手中的布,轻轻地替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幻舞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