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幻舞曲 >魔幻舞曲_第132节

魔幻舞曲_第132节

作者:先飞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1:3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4
    

雪琴儿用的是一个单独的小房间,虽然没什么东西,倒还比较整洁。

    荫檬坐在床上,把雪琴儿拖到她的身边。

不知怎的,雪琴儿有些害羞。

    虽然荫檬看上去明明比她还小,但她使用魔法的威风已经让雪琴儿和其他孩子都佩服得不得了。

    而且,雪琴儿觉得,这个荫檬妹妹好像不管什么事都比自己懂得多,跟她在一起,有一种自己才是必须听话的小妹妹的感觉。

    

荫檬不容她反抗地脱下她的裤子,抚摸着她的羞人地带。

其实,雪琴儿还太小,身体还没开始发育。

    而且她不像安娜,安娜在十二岁的时候,胸前的小蓓蕾就已经很有形状了,而雪琴儿还是扁平的。

    

但荫檬很喜欢看她那羞羞的样子。

说到底,自己也算是一个变态吧?

    荫檬想着。

雪琴儿哪里经得起她的抚弄?很快便被她弄得呻吟不止,连床都湿了一滩。

    小女孩不懂事,也不知道被荫檬这样弄好还是不好,只知道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很刺激也很舒服。

    

荫檬现在也是小女孩的身体,当然不能真的对她做什么。变形术不同于幻术,并不只是障眼法,而是对身体真正的改变。

    就像一个魔法师如果用变形术变成猫,那他就是确确实实地从里到外都变成了猫,而不仅仅只是看起来像猫。

    同样的,如果是变成果冻怪,那他就只能一滩一滩地蠕动。

当然,自然系的变形术改变的终究只是形体,不像变化系的,甚至可以改变灵魂本身。

    如果一个变化系的魔法师使用变形术变成了夺心魔,他就可以自动拥有

    “心灵爆裂”的技能,而不像是别的派系的魔法师,就算身体构造已经跟夺心魔完全一样,但像

    “心灵爆裂”这种本属于夺心魔才能拥有的天赋异能还是无法学会。

魔法这种东西,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地古怪和难以理解,很多时候,连使用它的魔法师也只能是

    “知道会这样”,而不是

    “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已经瘫倒在床上的小女孩,荫檬心里突然一动。

    



    “雪琴儿,”她问,“你想学魔法么?”

雪琴儿吓了一跳:“学魔法?我也可以么?”



    “嗯,”荫檬说道,“我早晚是要离开的,等我走了,你们便又会被那些人欺负了。可是,如果你也学会了魔法,那你就可以保护你的伙伴们,让别人再也不敢欺负你们。你想学么?”

雪琴儿惊喜地点头。

    



    “但是,学魔法也是一件很困难很累的事……”荫檬说道。



    “我不怕!”雪琴儿告诉她,“我和连加他们一样,家里都没有钱让我们去上学,虽然还没长大,但有的时候我也会想,长大后我能去做什么?奶奶不可能养我一辈子,我早晚是要靠自己的,可是我很害怕。街那头有一个姐姐也长大了,她现在过得很好,可别人都说她是跟很多很多男人睡觉挣的钱。还有人说,等奶奶不在了,我再长大一些,我也能学那个姐姐一样……可、可我很害怕……”

女孩呜呜地哭了起来。

    

荫檬叹了口气,把她抱住:“别担心,有我在呢,我不会让你跟那个姐姐一样的。但是,学魔法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要吃很多很多苦,同时也可能遇到很多很多危险,那样也可以么?”



    “嗯。”



    “那么,”荫檬告诉她,“如果你真的下了决心的话,今晚半夜的时候,你就在西街小公园的那棵槐树下等我,只能一个人,知道么?”

女孩擦干眼泪,认真地点了点头。

    

……

傍晚的时候,荫檬回到了爱丽丝娜的宅院。

她等在院口的角落里,一直等到爱丽丝娜被那个叫作雨若寒的家伙送了回来。

    

爱丽丝娜下了车,雨若寒牵起她的手轻轻吻了一下后,才坐上马车离开。

    

爱丽丝娜看着马车离去,有些落寞地叹了口气,才一转身,便也看到了荫檬。

    



    “你怎么在这里?”她向荫檬伸出手。

荫檬走过去,让她搂住自己的肩。

    她抬起头,看着爱丽丝娜脸上的惆怅:“爱丽丝娜,刚才那个人是谁?”



    “只是生意上的朋友。”爱丽丝娜摸了摸她的头。



    “你喜欢他?”荫檬又问。

爱丽丝娜顿了一下,没有回答。



    “我很喜欢爱丽丝娜,”荫檬慢慢地说,“所以,我不希望爱丽丝娜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那样的话,爱丽丝娜就一辈子都不会开心了,爱丽丝娜不开心,我也不会开心的……”

爱丽丝娜叹了一声,蹲下来,轻轻地将她抱住:“傻孩子……”

那天天黑之后,爱丽丝娜和安娜、荫檬都呆在书房里。

    烛光在镜子的作用下反射在书房的各个角落,爱丽丝娜让荫檬将头枕在她的膝上,给她念着故事,而安娜也安静地坐在边上听着。

    

这种感觉真的很温馨很难忘,对荫檬来说,仿佛就像是回到了龙恩堡一样。

    总有一些过往是让人无法忘怀的,对她来说,在龙恩堡里的日子就像是她人生旅途中的一个中转站,她就是在那样一个地方,找到了自己生存的部分意义。

    

趁着爱丽丝娜念完一个小故事的间隙,荫檬向安娜说道:“安娜姐姐,你知道么?我今天遇到了一个从费尔的底律郡来的人,他说那里的战争已经停下来了,还说,在苏菲亚公主的身边有一个很了不起的少年,他在战斗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他还说,那个会魔法的少年叫……”

她还没说完,小口却突然被爱丽丝娜的手堵住了。

    



    “叫什么?”安娜眼睛一亮。

爱丽丝娜却接过了话头:“好像叫什么格尔之类的,听说也不是很厉害。最近确实有不少消息从费尔王国传来,费尔北方的贵族与斯而签了停战协议。而公主殿下从雾女森林里带出火凤凰,击退了从沙漠入侵的斯而军队……”

安娜红着脸问:“那、那有没人提、提到梅吉大哥?他应该跟、跟公主殿下在一起。”



    “这倒没有。”爱丽丝娜轻描淡写地摇了摇头,“我也帮你问过了,但没有人听说过你那个叫梅吉的朋友。”

荫檬已瞪大眼睛看着爱丽丝娜的脸……爱丽丝娜在说谎。

    

安娜跟外面几乎没有什么接触,只是在药铺和这里之间来回,认识的人也是连加和巴尔这种小屁孩,对费尔王国的局势当然不可能知道的太多。

    但是爱丽丝娜不一样,在战争之前,米原商行和费尔王国的一些商人也有生意上的往来,而且,她一天到晚在外头奔波,接触的人也更多更广,对费尔王国的战事自然也了解不少。

    

一个叫梅吉的少年从王城里救出了受到重伤的公主殿下,并在底律郡与斯而的战争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他独自闯入敌阵之中,消除了卡瑞丝的威胁,又杀死了几乎战无不胜的阿玛宗女战士。

    就算这些事还不足以让人注意,但是,火凤凰是他和苏菲亚公主一同进入雾女森林带出来的,这一点,在整个费尔境内早已是无人不知。

    

除非爱丽丝娜对费尔境内的局势完全不了解,否则她不可能没有听到有关于梅吉这个人的事。

    而她显然也知道,这个梅吉,就是安娜一直在等待着的男人。

她为什么要骗安娜?

    



    “哦。”安娜的眼睛黯淡了下来。

夜色渐渐深了,在她们离开书房去休息的时候,荫檬找了个借口要跟爱丽丝娜睡在一起。

    

她跟着爱丽丝娜进入卧房,坐在床头看着爱丽丝娜。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把有关于梅吉的事告诉安娜?”爱丽丝娜问她。

    

荫檬点了点头。



    “我只是关心她而已,”爱丽丝娜叹了口气,“我对那个叫梅吉的人并不熟,只是在荫檬——这个荫檬是我在龙恩堡时的女学生,在荫檬的葬礼上,我见过他几次。安娜说他是荫檬的好朋友,但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荫檬提起过这个人……”

小女孩苦笑。

    荫檬·米其那当然不可能对爱丽丝娜说她认识一个叫梅吉的朋友,因为她自己就是梅吉。

    



    “我总觉得,那个梅吉不是什么好人,他一直在骗安娜。”爱丽丝娜皱着眉,“我还听说,如果不是公主殿下阻止,安娜差点便跟着他私奔了。要知道,安娜当时才十二岁,一个勾引未成年女孩的家伙,我怎么可能放心地让安娜接近他?”



    “可是,”荫檬虚弱地说着,“安娜姐姐喜欢他,我想……他也肯定很喜欢安娜姐姐……”



    “我觉得,他只是在玩弄安娜。”爱丽丝娜的眼睛里闪着怒火,“安娜还小,她很容易把别人往好处想。

荫檬无法说出话来。

爱丽丝娜的担忧绝不是没有理由的,荫檬自己也知道,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他)确实有很多地方都在欺骗小安娜。但是,他真的只是在玩弄安娜吗?

爱丽丝娜又摸了摸荫檬的头,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向这个小女孩解释,只是在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荫檬虽然还小,但并不是什么事都不了解。

没过多久,她便抱着荫檬醒着了。

临近半夜的时候,荫檬偷偷地爬了起来,并给爱丽丝娜加了一个睡眠术,以防她醒过来。



    “做个好梦!”她在爱丽丝娜的唇上吻了一下。

然后,她穿好衣服,拿起放在床头的长木杖……

第六章魔法就是这么麻烦的事!

    

当荫檬赶到小公园的老槐树下时,雪琴儿已经等在那了。

煤油灯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点燃,此外,还有一种由粗糙而且廉价的耀晶石粉末制成的荧光灯,也让夜色多少被驱散了一些。

    

新亚本就处在整块大陆的最南方,而卡提斯亚又在新亚的南部,这里的气候一年四季也冷不到哪里去。

    只是,到了夜晚的时候,入春的冷风吹过,还是会带来一些清凉的感觉。

    而雪琴儿就环着双臂蹲在那里,破旧的衣裙不足以御寒,再加上毕竟只是一个十岁多些的小女孩,三更半夜跑到这里,又没有人陪伴,心中难免有些慌张。

    

这个城市的夜晚虽然比白天要安静许多,但安静并不代表安全,天色一黑,潜在暗处的各种势力便开始活动,小混混的街头斗殴更是时有发生。

    还有一些只有在天黑后才会经营的生意,也给这个城市的夜晚带来了各种机会和危险。

    

见到荫檬终于出现,雪琴儿的心才放了下来。



    “等了很久了?”荫檬问她。

雪琴儿使劲地摇了摇头。



    “我们得先去一个地方。”荫檬牵住她的手,发现她的手很冰,于是便对她施了个法术,一层温暖的气流覆在雪琴儿身上,帮她去除了寒意。

    

雪琴儿点点头。穷人的孩子在思想上本就比较容易成熟,何况又是住在那种不堪的地方,了解的事更是比一般孩子多,这几天相处下来,她越来越觉得这个荫檬妹妹绝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虽然心里也有些不安,但如果能够成为魔法师,就能够摆脱一辈子住在贫民窟、或是沦为妓女的命运,这种想法还是让她在希望中鼓起了勇气。

    

而且,不知为什么,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这个荫檬妹妹虽然行为有些古怪,还喜欢脱她裤子做一些让人害羞的事,但却绝不会真正的伤害到她。

    



    “走吧。”

荫檬一手提着木杖,一手牵着雪琴儿,向远处走去。

    

她们穿过了几条街,直至来到一条阴暗的巷子里。雪琴儿发现这条巷子虽然阴暗,但里面的人却远比其他地方更多,几个混混坐在巷口,其中一个手臂上甚至流着血。

    见到她们,还吹起了口哨。

荫檬没有理睬他们,直接带着雪琴儿走了进去。

    

虽然以前没有到过,但雪琴儿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每一个昏暗的灯光下总是会站着一两个穿着暴露的漂亮女人,还有一些灯火通明的店里不时传来醉鬼的喧闹声,路过一个连门都没关的房间时,雪琴儿甚至看到一个女人趴跪在地上,而两个男人分别在她的前后方对她做着可怕的事……

雪琴儿害怕这个地方。

    

但她更害怕的,是她知道自己长大后说不定也会被迫来到这种地方,依靠让男人对她做那种可怕的事来养活自己。

    



    “雪琴儿?”一个少女突然走了过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梅儿姐姐?!”雪琴儿惊吓地看着这个少女。她头皮发麻地躲在荫檬身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此时,荫檬也打量着这个叫梅儿的少女。虽然夜里的天气有些冷,但她穿在身上的衣服却少得可怜,裙子短得只能勉强遮住半个大腿,领子也开得一眼就能看到诱人的乳沟。

    

荫檬猜想,她就是雪琴儿白天所说的

    “跟很多很多男人睡觉的姐姐”。



    “赶快回去!”少女皱着眉头,“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荫檬却只是冲着她笑了笑:“我们只是来这里找人。”



    “在这种地方找人?[-3uww]”梅儿看了看昏暗的周围。



    “嗯,我们要找一个叫做海角酒吧的地方,”荫檬取出两枚金币,“你能带我们去么?我可以付费。”



    “那种地方不是小孩子应该去的,尤其是女孩子。”梅儿盯着她们,“马上给我回去。”



    “钱不够么?”荫檬又往怀里掏。



    “我不要你的钱,你们赶紧给我……不,”梅儿看了看远处一些已经注意到荫檬手中的金币的混混,“我把你们送回去。”



    “没找到人,我们是不会回去的,”荫檬回头,“对吧,雪琴儿?”

雪琴儿犹豫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看着少女:“梅儿姐,你不用担心我,荫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幻舞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