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战记 > 天之战记_第92节

天之战记_第92节

作者:非天夜翔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8:0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33:22
无比。漆黑的夜鹫绒毛围巾,逾加衬托出他星似的亮眸,那头不听话的黑色硬短发,被一顶雪白毛帽,服帖地按在耳侧与额前。若背后再加一对翅膀,赫然便是黑暗之神的堕天使布偶。

“在哪在哪,我的车在哪……”

“你怎么不穿王服”飞影微有怒气的声音,“好了快去吧,都在等你呢”

“我昨天晚上就告诉你不要那么晚睡觉——!”苏敏的声音。

“还好赶上了”夜雨松了口气。

“再见——,大家不要太想我——”亲王挥手朝欢呼的民众,鞠躬的百官告别。

震惊已经不足以形容阿加斯此时的心情,他几乎要晕倒了,不,我想他事实上已经晕倒了。

英俊的将军眼前金星乱冒,看向贼笑着的飞影,期望他有什么解释。

还没等他清醒过来,小悦便大大咧咧地走到他身边,手脚并用,没有半点亲王风度地爬上了监军参谋坐驾,军队成员到得夜雨身前,接过跟着他们的另一辆车马鞭,驱动载着满满一大车亲王的生活必需品,跟在换防军后面。

大队伍浩浩荡荡地开拔。

特兰平原道上,将军特意叮嘱放慢了行程,以避免颠簸的路程令马车里的小祖宗觉得不爽。亲王突然出现,造成了第二军内,比将军府中更为慌张的骚乱。

随军参谋一职,从近千年前四大边区设立关所便沿袭至今。方便文官们保持对军队的监督与弹劾。也许开国皇帝本意是让文武两系互相制衡,但演变到了大陆全面沦陷的今日,监军一职隐有拖后腿之意。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多了个人指手画脚,固然令统帅们烦躁无比。本来这次跟着阿加斯前去换防的文官并非小亲王,然而飞影临时把他替了下来,朝野群臣沉浸在天大的喜悦中,就差几乎给阿加斯下跪磕头求他快点走,好把这不招人待见的灾星带出帝都去,让文官们过上几天舒坦日子。

知道阿加斯不可能怠慢了小悦,也为了表示自己的信任,夜雨居然一个家仆都没派,直接把他往马车里一扔,拍拍手就走了。直到副官迪尔卡罗终于翻出一大堆毛毯,坐垫,把寒酸的参谋马车重新布置了一次,大队车马才恢复行军速度。

上车时,小悦不满意地撇了撇嘴,军队生涯与贵族老爷们的日子大是不同,冷冷的几张皮座椅前摆着一把小茶几,桌上一副陶瓷茶具,除此以外空无一物。车外冷风嗖嗖地朝里灌着。

他也不敢多挑剔,免得阿加斯又爆出点嫌贫爱富之类的意见,只好往围巾里缩了缩,在椅子上窝着发呆。

发了一会呆,抽出本故事书来随手翻了翻,宿夜的疲倦让他打起呵欠,迪尔卡罗这时抱着一堆毛毯上车来,替他小心盖好,又把一个小小的铜瓶递到他手里,里面是几块发着热的火晶。随即坐在一旁等他吩咐。

亲王感激地朝他笑笑,眼皮变得重起来,慢慢睡着了。当他再睁开眼睛时。

“你下去”

“我不下去”

“你下去!”

阿加斯没有走,正坐在他的对面,倒是尴尬的迪卡尔罗连滚带爬地逃下了马车。

“别以为你是将军就了不起了”小悦恶狠狠地抓起一旁魔法书朝他头上打去,“啪啪”声响,“我随时可以弹劾你,二师兄派我来监督你,就是让我……”

“我要……我要弹劾你……我要……”

“你要做什么?宝贝?”阿加斯英俊的脸凑到他面前,两人急促的呼吸中,他吻上了小悦的唇。

良久,他才放开小黑猫,在他耳边轻轻说着。

“要听话,这里是我最大,你要好好听我的话,别做错事,因为我爱你,很爱很爱……”

在那一刻,将军双眼犹如浸于水中的蓝宝石,清澈无比,眼神里没有炽热情欲,取而代之的,是滔天爱意。他紧紧搂住小悦,语无伦次地喃喃说着“我爱你,爱你……”

揉着他的毛帽,揉乱了他的头发,在他嘴唇上触着,舍不得吻下去。

泡面三国基本原则:政权是要靠打的,资源是要靠抢的,美女是要靠泡的。闲来无事,打座江山当当皇帝,抢些资源犒劳小弟,泡个美人生儿育女,王者的乐趣,尽在。

七十五 没头脑与不高兴

奇雷斯一出手,露琪就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非人非魔的可怕怪物,居然力气能大到这种程度!

它只是随便伸爪一划拉,四米高的黑暗巨人便齐腰断成两截,不耐烦地抓了抓,把它的上半身连着肠子一并扔掉,倒提着巨人的两只脚,朝露琪面前一甩,大象断腿般粗细的魔族肢体砰然摔落。

“奴隶甲,烤肉”他在露琪惊惧的目光中掏出一本《仙杜蕾拉》,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姑且不论这肉能不能吃,杀人不眨眼的恐怖恶魔,居然跟个小孩般地看童话书,魔剑师只觉得背后拔凉拔凉的,这场面实在是说不出的诡异。

被他打发去拣柴火的库勒斯也回来了,傻大个空有一身蛮力,爱妻在它手上,却是苦无对策。两人在这山里被它使唤得团团转。

露琪想了想,又改变了主意。

军队在花海平原边缘处,沿着隆奇弩斯山缓慢推进,这无疑是阿加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他问小悦,爱是什么。

后者的回答是“即使你把小狗孤零零地扔在家里一整天,回家的时候,它照样会舔你”

那么自己已经得到了吧。

欠扁地问题,招来了亲王的白眼,随即不了了之,他们的讨论没能再进一步。

春风河畔的宿营地,黄昏微弱的光线中,小悦仍固执地抿着嘴唇,手里抓着竹竿。河水早已在入冬之时便已封冻,对于亲王殿下经常突发奇想,做些不切实际的勾当,士兵们早已习惯。他又钓起一只巴掌大小的鱼来,小声诅咒了几句,无非是这么瘦不够吃之类的。

阿加斯只是微笑坐在他身边的一块大石上,静静端详着他在夕光中的剪影。

两个人一旦认识,便产生了“缘”,持久的“缘”纠结于一处,渐渐形成羁绊,这种羁绊,即使我们远隔千里,仍不能割断。

冥冥之中,小悦身上的羁绊连着衣服破烂不堪,正狼狈走出隆奇弩斯山的奴隶甲,奴隶乙,以及绝世凶兽奇雷斯……

亲王把钓杆随手一扔,阿加斯识趣地生起一堆火,两人在军营一侧,津津有味地吃起他烤的鱼来。

虽然个头不大,将军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这味道真好,跟谁学的?”

“啸”随即他神色转为黯然。

知道自己问了个不合适的问题,美男子阿加斯正想岔开话题时,大部队驻营地一阵骚乱。

露琪见到第二军的军旗,知道是阿加斯率领部队正在换防的路上,心头狂跳不休,暗道终于有救了。收摄心神,她把奇雷斯引到军营大门外。

几乎在见到它的时刻,战斗经验丰富的守门队长便果断地启动了防御阵法,甚至他们还来不及冲到近前,便被能量障壁挡在了门外。

“魔族袭营!”嘹亮的号角传遍整个大营,阿加斯像只猎豹般弹起,抱着亲王朝营帐驻地疾速奔去。

防御罩断了一秒,十六个哨兵点上的百余名枪兵,同时扣动扳机,子弹打在奇雷斯身上,在它反应过来之前把它轰倒在地。

防御罩再次撑起。训练有素的枪兵们迅速装弹上膛,防御罩再撤,四十八连发瞬间全数轰在倒地不起的奇雷斯身上,继而是两枚高压缩火炮拖着尾焰旋转呼啸着,毫不留情地朝坑中填入,一阵大爆炸后,地面深达七米的斜坑内冒出袅袅青烟。

眼见奸计得售,露琪差点就要欢呼起来。

然而现在不是欢呼的时刻,一把拉起库勒斯,暴力魔剑士还是决定先躲起来,她可是见识过奇雷斯的恐怖力量,万一死不掉,下一个遭殃的就肯定会是自己。

果然,坑底传来的呻吟声,令守军们全数变了脸色。

“真痛啊……”奇雷斯挣扎着从坑中爬出,“我干你们娘亲——!”

守军下意识地再次发炮,但吃过亏的凶兽已容不得他们再有喘息时间,在空中一转,身型陡然缩小,化为一只通体漆黑的蝙蝠,那不足两指大的口中却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音波冲击狠狠撞上防御层光幕,继而能量罩化为碎片消失在空气中。

正在它翅膀一振,再次欲化为人型之时,蝙蝠细小的后腿旁伸来一只白色的衣袖。

奇雷斯还未转头,便被那只手抓住后腿,在空中旋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圈,脑袋朝下狠狠往岩石上撞去,直撞得它眼冒金星,分不清方向。

“鸣雷你这个白痴!”任谁也想不到那只手的主人却是堪堪到得近前的亲王大人,小悦二话不说,连着抓起奇雷斯往石头上撞了十多下。才在目瞪口呆的士兵们,与快要昏倒的露琪傻大个面前停了下来。

犹如五雷轰顶的魔剑士软软倒了下去。

一番激烈欢迎,快乐重逢,以及热烈拥抱后,小悦终于从库勒斯像钢铁魔偶般的怀抱中挣扎出来,后者又哭又笑,连昏倒在地上的老婆都顾不得,把他抓起来抛来抛去,奇雷斯与将军反而被晾在一旁,看着这哭笑不得的场面。

才出军第二天,阿加斯马上就强烈感觉到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即使他再怎么吸气强迫自己冷静,甚至恨不得把头伸进结冰的春风河里清醒一下,局势仍如一团乱麻般令他抓狂无比。

终于,营帐中,一切收拾妥当,小悦仍忍不住把肩膀上那只黑色小蝙蝠一把抓起,狠狠按进桌前一马克杯兀自冒着热气的咖啡中。

“咳咳咳”鸣雷被烫得半死不活,又不敢使太大力气挣扎,咖啡泼了一桌,它才挣脱出来,化为人型,乖乖蹲在小悦身边的地毯上,努力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无辜表情。

即使早知万物有约束,一物降一物,阿加斯与狂战士夫妻仍免不了寒毛直竖,小悦能克的物种……未免也太多了点儿。

露琪与库勒斯在这三年中的冒险生活,翻来复去也就是这么回事,经过千辛万苦,做好一应准备,打算只身赴死的他们,就在将要摸进饕兽巢穴时被鸣雷截住,从而前功尽弃。

虽然一直把他们当奴隶使唤,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这头绝世凶兽还是救了他俩的性命,阿加斯想到美丽的魔剑士与热血的狂战士,居然为了刻骨的仇恨,而打算去当人肉炸弹,不由得暗道庆幸。

“这事需得从长计议,千万不可贸然行事”阿加斯知道,今日必须得在军营中说服两人,否则他们一旦前去,小悦绝对会跟着。

出乎他意料的是,露琪黯然点头,竟是没有任何意见地接受了他的提议。

她与库勒斯从迈进死亡前的一步被奇雷斯阴错阳差地倒拖出来,此刻早已打消了牺牲自己的念头。再与小悦重逢,令她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掩面大哭。

当然亲王殿下,逆之界幻之乌云的王子,麻烦制造机A型不知道她心中的这些念头,他又开始欺负麻烦制造机B型了。

“好了,现在轮到你说了”听完露琪别来的自述,他面无表情地转向奇雷斯,后者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小悦,刚那种黄色的水……可不可以再给我喝一口……”奇雷斯不仅脑袋单纯,要求更是单纯,直到它发觉少主变了脸色,才急忙把手缩回来,对他笑笑,露出嘴角两锋白色犬齿。眼睛仍盯着桌上温热的咖啡。

鸣雷的自我介绍中,信息含量比起魔剑士两人来简直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自从小悦离开幻之乌云,拜灭天族后裔苏非为师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小主人。

幻界上下都把它当成一只遗弃动物来看待,除了小悦以外。当然,儿时的寂寞,也令小悦丝毫不顾苏文的三令五申,常常跑到奔雷岭深处去找鸣雷玩。

至于鸣雷为什么会在那里,他问了许多次,苏文都保持了缄默,当事人则更不得而知。

期间即使小悦偶尔回幻界一次,也完全顾不得从小的玩伴,更因时间紧迫,每次回家又要在辉煌灾厄两殿各呆一天,便无暇前去探望它。

某日,据鸣雷的描述,阿迪斯突然飞进幻之乌云,福克丽随即迎上前去,幻界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他便沿着奔雷岭飞出,赫然发现,把守在灾厄殿门口的沙利叶不知所踪。

不仅沙利叶,整个奔雷岭似乎遭遇了什么怪事,竟是撤退一空,只剩几只黑精灵神使在山下巡逻。它便一路懵懵懂懂地下了山,跑到苍之云海。

本来夕之朝云的虹桥上,横隔着的云霞屏障却不知为何撤去,他好奇心起,走进玄日峰,一路乱走乱闯,撞见对话中的白夜以及金色巨龙。

隐约偷听到,是爱尔兰斯之力破开了九界屏障。

“什么!?”小悦蓦然惊觉“是川枫!你见到他人了吗!”

鸣雷脖子被他掐住摇了半天,支吾着说“没有……我不知道……”

他听不出个所以然,又往前走了些许,却两脚一软,炽羽恢复一人高的原型,正与一名深蓝色寸头的人类交谈着什么。

“川枫!那就是他!”小悦似乎浑身血液凝固,但随即想到养父看在自己的份上,应该不会为难他。才轻松了下来。

阿加斯把他的紧张看在眼中,怔了半响,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火麒麟把他一掌拍倒,随即抓出闪光的蓝色碎片,吞进口中,便转身离去。在它离去之后,白夜走上前去,把昏迷的川枫扔进空间隧道中。鸣雷化为蝙蝠形态,待得白夜背对它时,也扑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战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