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战记 >天之战记_第93节

天之战记_第93节

作者:非天夜翔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8: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3
腾扑腾小翅膀,跟了进去。

空间隧道赫然连接着人间界,再出来时它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便茫然地飞着,一路上也不懂搜索周边环境,一头扎进了隆奇弩斯山。

接着便发现了倒霉的,或者可以说是幸运的露琪与傻大个。

“小悦其实你……”

亲王仍呆呆失神中,空间断层连接着人间界,那也就是说川枫已经回来了?

“小悦”鸣雷摇了摇他,亲王才回过神来,愕然看着他。

“你不是有戒指可以回家的么?”鸣雷提醒他道“回去一次,找火麒麟大人问问看,不就明白了”

“火麒麟?”小悦这才想起炽羽曾经送给他们的那鳞片“炽羽是火麒麟么?那老师是什么?”

全身漆黑的恶魔小伙,鸣雷茫然地摇摇头,小悦神色黯然地说“他们给我的戒指已经碎了”

他不知道,红蓝指环中凝结着主宰之力,朝乌两界所有物种,在戒指面前必须绝对的臣服。

而戒指崩坏,鸣雷已经再无约束,完全可以把他撕成碎片。即使如此,鸣雷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他都不可能这样做,甚至连想都不可能想,仍然像只小狗般规规矩矩地蹲着,开心地朝小悦笑笑,又指指桌上的咖啡。

叹了口气,小悦终于递过那杯咖啡,在鸣雷头上拍了拍,就像十几年前的小男生与小恶魔,在奔雷岭上的幸福童年。

后者接过咖啡,快乐地喝了起来。

泡面三国基本原则:政权是要靠打的,资源是要靠抢的,美女是要靠泡的。闲来无事,打座江山当当皇帝,抢些资源犒劳小弟,泡个美人生儿育女,王者的乐趣,尽在。

七十六 爸,我回来了

露琪与库勒斯离去了,他们没有坚持肩负的报仇使命,而是沿特兰平原道一路东行,到枫叶城,找克里说出他们数年前未出口的那句道歉。

与小悦的偶遇,勾起她对活着的眷恋。

仇还是要报,然而阿加斯平息了她的不安。

“有些东西,不一定要单独去完成,把责任与朋友分担,也是一种信任”

正是这句话,让她与库勒斯跨上战马,一路远去。

鸣雷幻化为小蝙蝠,安静地伏在小悦肩膀一侧,许久它终于忍不住开口。

“喂,小悦”

“我可不可以不回去啊”它又说“万一他们又把我关起来怎么办”蝙蝠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个变声期的男生。它在他的肩膀上滚了滚,两只脚爪抓住他的雪白毛衣,用力拉了拉。

毛茸茸鼓起的蝙蝠小腹被亲王弹了一下,痛得它直咧嘴巴,露出白牙。

“闭嘴”

三天前与莫雷换完防后,亲王与便偷偷摸出军营,要求奇雷斯带他前去寻找幻界与人间相通的空间虫洞。

莫查安关所,阿加斯伏于办公桌前,肘下垫着一条漆黑的围巾,他缓缓呼吸着围巾上的巧克力气味。

连招呼都不打,便扔下孤独的阿加斯将军,他早已料到小悦来了边区会坐不住,只是没想到这么③üww.сōm快就溜走了。

英俊的司令绝望了,他蓦然发现,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多余的。也许曾经自以为是地想过,一片痴心能打动他。结果却在他淬不及防的时候,他毫无犹豫地转身就走了。甚至连一封信都没有留下。

“你确定是这里?”小悦望见瞌睡中的巴哈姆特,五层楼高的巨龙仍在山谷中喘着粗息,那是它在打呼噜。

蝙蝠坚决地点了点头,与亲王咬着耳朵“虫洞就在它背后,不知道合上了没”

“下来”巴哈姆特这次说的是龙语,显然它已发现了岩壁上两人,不对,一人一怪的存在。

小悦脸色微变,摸着山崖,小心翼翼地爬下去。

奇雷斯不耐烦地绕了个圈,恢复人型,拦腰抱起小悦便冲下深谷。

“你神经病!”小悦被骇得面无人色,仿佛已见到巴哈姆特的龙炎。

“老蜥蜴,送我们回去”奇雷斯不客气地朝巴哈姆特说着,亮出它的利爪与白牙。

完了完了,要死在这里了,早知道就先把零食都吃完……小悦绝望地闭上双眼。

果然下一秒巴哈姆特朝他俩咆哮道“你说谁是老蜥蜴——!”声音如滚雷般炸开,令远在莫查安要塞中的阿加斯气息为之一滞,继而站起身来。

“别罗嗦辣,快送我们回沧之云海”奇雷斯不耐烦地拍了拍它的鼻孔。小悦看得毛骨悚然,快要晕过去。

出乎意料的,巴哈姆特却似十分惧怕面前瘦小的恶魔,把涌到鼻腔的龙炎硬生生吞了回去。“你的戒指呢”它声音压抑了些许,却仍如同狂风暴雨般冲击着呆若木鸡的小悦。

“碎碎碎……碎掉了”小悦两脚直哆嗦,显是忆起了曾经的阴影。

“别怕,有我保护你”奇雷斯把胸膛拍得山响。“快,小悦都三年没回家了”

巴哈姆特终于不情愿地朝一侧挪了挪,现出直径两米见方的空间虫洞,奇雷斯欢呼一声,拉起脑海中一片空白的小悦便冲了进去。

“烫烫烫烫烫烫——!”奇雷斯即使竭尽全力扑打着翅膀朝上飞去,身后跳下的小悦仍在他背上重重一压,顿时整个腹部下垂,身体前弯呈弓状,最终大腿中间某个突起的部位前端,不可避免的,在岩浆上擦了一下。

皮衣皮裤的恶魔小子顿时惨嚎着,双爪捂住小腹下方,像个火箭般拖着青烟冲上天空,最后连带着背上旋得晕头转向的小悦狠狠扎进一个湖里,才喘息过来。

“你怎么……你怎么不说出口在阳燧山……”小悦爬上岸边,吐出一口水。呼哧呼哧地趴在石头上。

“我……我走的时候这里还不是熔岩”奇雷斯搓揉着被灼伤的下体,按了按,被烧出一个洞来的皮裤自己慢慢填补了破口,又恢复原样。

扑了几下翅膀,他悬停在空中,仍是痛得叱牙咧嘴地,让小悦爬上他的背,随即一人一兽朝界壁飞去。

“听说金乌被偷走了,这里就变来变去的,一会热一会冷”奇雷斯慢悠悠地飞着,浑然不知偷剑贼正骑在自己背上“喂,小悦,你怎么自己吃那个黑东西,给我一点吃”

小悦掰下一块巧克力,塞进它嘴巴里,俩人仿佛又回到童年那无忧无虑的冒险时光,他的八卦怎么讲也讲不完,从重逢开始,奇雷斯每天便缠着他讲他的佣兵生活,冒险故事,花样繁多,一点不腻味。

“后来那个鸟人就死了?”听到他们狙杀大天使长梅丹佐那段,小悦一时间也说得含含糊糊的,事实上当时自己也顾不得多看,奇雷斯不禁好奇追问道“十二个翅膀,真厉害,我只有两个”

“那它怎么死的?”

“被命运的车轮碾死的”小悦咕哝着,算是打混过去。

“真厉害,太厉害了”奇雷斯再次表示它的钦佩“什么轮能轮死十二个翅膀”

“嘘”小悦拍它的头示意降低,阳燧山到得近头,已是阻隔第八层与第七层的空间门。穿过去就是折翅墓地——饕兽的领域,想到童年往事,连凶兽奇雷斯都不禁胆寒起来。

“糟了,我忘记你没戒指,过不去”

然而两人目瞪口呆地站在光桥前,那道空间门却早已不知所踪。

“不会吧,这里打开了??”

小悦试探着走上虹桥,穿过第八层,熔岩与灼热的火山气息瞬间远去,再跨前一步,面前是大得无边无际的广袤世界。

凄凉冷清的世界里,灰白色一望无边的大陆,蓦然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些墓碑,整整齐齐排列着,似乎永远没有尽头般延伸到地平线上。

“那些怪家伙呢”奇雷斯不知在大多数人眼中自己才是怪家伙,毫不客气地给饕兽贴下标签。“怎么一只也没有了?”

经它一提醒,小悦才回过神来,往昔在墓碑石林间徘徊不休的饕兽,却是一只也没有遇见。

“都跑了?”奇雷斯随即想到第八层与第七层的空间门,打了个寒颤,转念一想又觉不对“我们……我们一路飞过来,也没见一只啊”

“都……都到人间界去了”小悦终于想通那浩浩荡荡的饕兽群“该不会是炽羽放走的……”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奇雷斯随手在地面上刨了刨,拖出一具尸骨,年代久远,是天使还是堕天使,又或者是翼人已不可辨,手中抓着大腿骨,朝远处甩去,巨力之下那截骨头旋转着消失在远方,成为一个小黑点。

依然是一片死寂,许久后远方骨头落地的声响才隐约传来。

它继续飞着,一人一兽的声音在这幽闭无一活物的世界中显得格外诡异,当然随便一个人类来到幻界,均会觉得这里到处都很诡异,只是习惯了逆之界生活的一对伙伴不这么想。

即使奇雷斯天赋神力,穿过整个折翅大陆也花了将近一天时间,缓缓降低高度,它抖了抖肩膀,想把小悦抖醒。

“喂,小悦,到了,怎么办”

第六层与第七层的交界处是封闭着的,空间门依然完好无损,看来异变只被局限在最后两层,想到这里,睡眼惺忪的小悦稍觉安心一些,随即另一个麻烦横在了他俩面前。

奇雷斯蹲在空间门前,用爪子抓了一下,没有半点反应,小悦侧着头想了想。

“我来试试”他把它拉开些许。

王座上的炽羽猛然睁开双眼,火红双瞳中现出凌厉的目光,几乎在前世穿过空间门的瞬间他就站起身来,身型消失在空气中。

“你怎么从这里过来了?”他一见爱子,便走上前去,然而小悦往后退了一步。

炽羽静静站了半响,端详着长大不少的小悦,奇雷斯此时早已化为蝙蝠,藏在他的兜帽里。

“没去找你,你生气了?”主宰旋即明白了养子的畏缩。

小悦嘴唇抖了抖,似是对炽羽的突然出现大觉意外,许久,他才说了三个字。

“川……枫呢”

听到这个名字,炽羽脸色一沉。

“你这次回来,就是为了问我这句话?那个人在你心里就这么重要?”

压抑着他的愤怒,主宰依稀记得,自己在那场战争之后,已经有接近千万年没有动怒,整个幻界因他的震怒而不安份地扭曲起来。

“他被我送回去了”小悦的背后,一袭黑衣的苏文从空间中迈出,炽羽与他的精神有着直接的联系,略一思索,他便明白了缘由,穿入第七层,见到自己抚养多年的学生。

“星耀剑士也回去了”苏文难得地朝他笑笑“欢迎你回家,先来我这里还是先去红毛那里?”

炽羽冷哼一声,竟是把他扔在原地,转身离去,苏文苦笑着摇头,拉起小悦的手。

正欲空间跳跃的红毛发现了什么,瞬间又变了脸色。

“这里的饕呢?!”直到此时,幻界两大主宰才注意到第七层空无一物。

人间界,莫查安关所。

战争在毫无征兆下开始,起初只是小股骚扰部队在黑夜中越过了防线,阿加斯调整了布防后便紧张地守着,直到派出信使前往隆奇努斯山高地后,积乐逊回报的情况才令他安心不少。

据吟游诗人的消息,魔族军队暂未越过西南防线。更不存在原主峰高地处沦陷的可能。

那么这些骚扰部队是哪来的?阿加斯蹙起剑眉,不解地看着地图。随即他想到山谷深处的巨龙祖宗。但又否决了这个猜测。

三天前他亲自带队,赶往云之峡谷,却发现巴哈姆特正好整似遐地打着瞌睡,只得悻悻撤回。

然而情况渐渐不容乐观起来。直到第五天,饕兽的袭击才令他猛然惊觉,这绝对不简单。

一炮,两炮,终于最前方的那只饕兽被轰成碎片,绿鳞步兵失去了掩护,纷纷朝后退去。

科洛儿奉师命驾驶人型魔偶前来支援,经过积乐逊改良后的魔法炮,已经大大提高了杀伤力,同时对操作技术要求也上了一个档次。饶是她素有天才少女的称誉,控制起来也绝不轻松,被后座力击得头眼昏花。

同时阿加斯率领的另一团炮兵也击退了带队攻营的饕兽,后续霰弹铺开,把逃跑不及的魔军部队轰得尸横就地。

科洛儿长出了一口气,疲惫地走出机甲,与阿加斯会合,报告伤亡状态。

连着四日密集疲劳轰炸,令她掩不住自己的睡意,侍女裙被机油染得乌黑,只想随处找个地方躺下。

终于山顶的第二批支援来了。

“手伸到这里,操控方向,两脚直接动作”把阿加斯推进另一架红色的人型机械中,她开始指点操作方法。

“一定要我来控制?”阿加斯调整着分光镜片,英气的眉眼被降下的通红护目镜罩住,随即视线所到之处,物体外部泛起一层红光。

“是,要论点射,整个第二军里应该没有人比你更灵活,接受能力也是你最强”科洛儿叹了口气,“坚持一下吧,希望师叔快点回来”

幸好机械的操纵简单,阿加斯几个来回,便掌握了跳跃,锁定目标,奔跑以及后蹲消除冲力的方法,虽然他只需要作出简单动作,魔法阵便会自动记录,转化为机械的动作。但体力消耗过剧,也令他连连喘息。

“这是新式机,更为灵活,也更消耗体力,注意不要随便亮手刀,那是白刃战用的”科洛儿又提醒他。

“知道了”那副机甲似乎为阿加斯度身定做般的灵活,他操作机械一手撑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翻身,又敏捷地弹起。“这要是能量产,跟魔军的战争就好打了”

“想都别想,”科洛儿讥讽道“一台造价两百多万,简直就是拿钻石币拼起来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