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战记 >天之战记_第97节

天之战记_第97节

作者:非天夜翔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8: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3
似乎被猫轻轻抓了一爪。

接着两人的脸都变得通红,各自转过头去。

“我问一句,你就答一句”阿加斯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稍稍冷静一点。略有点恼火地看着茫然的小悦。

“你叫什么名字?”

“悦悦悦,格……格拉苏”

“你你你,你呢……”怯生生的小结巴再次出乎他意料地反问道。

也许小悦只会这一招套近乎的方法。

阿加斯怀疑直到现在这个小魔法师还没搞清楚自己是一名俘虏的情况,仍努力地,对他表示着友好。这孩子,是白痴么?

“阿加斯·塞雷斯托”上校忍不住被他逗得笑出声。

“笑什么?”小悦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脸。

“不,没笑什么”他兀自好笑地摇了摇头,发觉自己昏迷卧床时,又长出胡须。“扎到你了?”

“对!你的胡子该刮了,阿加哥”小悦光着脚跳下床来,没注意到睡得正香的小蝙蝠,一手正按在它身上,吱一声差点把可怜的奇雷斯压得岔了气“肚子饿么?我叫人给你准备吃的”

蝙蝠直翻白眼,滚了几滚,拍拍翅膀飞出帐外。

“不饿,我身上痒得很”将军伸了个懒腰,口上说着,其实身上却一点也不痒。

“我每天都帮你擦一次身”小悦停下收拾桌子,疑惑地问“还很痒?”

“每天?那你不就看得很爽,又摸得很爽?”阿加斯敏捷地一手抄住迎面飞来的坩埚,大笑道“帮我洗个澡吧”

冬晨的冷雾里,亲王传出几句话,士兵们三两下便准备好,抬进来一个装满热水,半米来高的宽木槽。槽底扔了几枚火晶,小悦探手试试温度刚好,便把大堆药材希里呼噜地一下全倒了进去。

“喂,你煮汤吗,还放那么多配料”

“这是活肌生血的草药……你刚恢复过来,得多泡泡”小悦扶起全身赤裸的英俊男子,让他跨进木浴缸内。

“啊……”亲王浑没提防阿加斯会突施阴招,顺手把他也拖了进去,全身湿透的小黑猫狼狈地拨了拨头发“你干嘛!”

“吾”他仰面八叉地往后倒下去,嘴唇被阿加斯死死吻住。

“换了别人,给我巧克力我都不让他摸……”

“换了别人,倒贴巧克力我都懒得摸……”小悦捧起一掬水,顺着阿加斯额头浇下,他闭了那水蓝色的眼,享受无比地躺在小悦怀里。

欲望早就涨起,但他不想做爱,只是静静呼吸着草药的气味,感觉着小悦的手指伸进他一头浓密棕发内,舒服地哼了几声。

他不想推倒他,不想进入他,只想就这么躺着,仿佛一辈子的追求就这么简单而已。

“小悦……”他闭着眼睛,轻轻呼了一口气,萦绕在水雾中。

“恩?”

“我爱你”

“知道,你说很多次了,罗嗦。”

“你爱我么”他笑了起来 “有一点爱你”

他的手顺着小悦的手摸着,摸上了他的脖颈,随即微转过头去,他们简单地接了个吻。

他赢了。

让他妈流水神官,星耀剑士,都见鬼去吧!!他只想仰天大喊。

泡面三国基本原则:政权是要靠打的,资源是要靠抢的,美女是要靠泡的。闲来无事,打座江山当当皇帝,抢些资源犒劳小弟,泡个美人生儿育女,王者的乐趣,尽在。

八十 我们一家都是人

耳语山谷垮了。

一众黑魔法师该何去何从?

即使亡灵一系自远古魔族而衍生,却没有半个臣服者,虽然他们在华伦非特的神威下四处逃窜,被流落某国的安洁尼嗤之以鼻。

“嚣张,还不是都那么怕死”

她忽略了慷慨就义的黑魔法师头头,活了上千年的康那里士。自从他把唯一的弟子莱约卡修遣离身边后,便固执地留在漆黑之星旁,静静度过永恒的孤独光阴。

正如大海彼岸的世界树之女,尼兰白之塔九十九层的老女巫两人。

没有人能抗拒命运的车轮,正如奇雷斯大人的感叹,最终他们都被那个“无敌的轮”给轮死了。

奇雷斯爪下扒拉着阿加斯的头发,将军被它整得哭笑不得,自顾自地向部下们交代着春季的布防计划。

“枫糖——耶——!”小蝙蝠的公鸭嗓叫唤着,看到阿加斯棕里透红的头发,它就特别兴奋,想起自己新学到的食品名词。但还没回过神来,翅膀末端,连着小爪子的膜翅被冲进司令帐内的亲王殿下一把抓住,接着倒拖在空中快速离去。

临走还死死揪下了几根阿加斯的头发,痛得他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

本着爱屋及乌的原则,将军对爱人的宠物也付出了讨好居半,利用居半的关怀,谁知奇雷斯不仅没有半点吃醋的意味,还搞错了主角,整天蹲在阿加斯的肩膀上。也许是它孤独太久的原因,一旦有人对它关爱,便兴奋得不知名动物雄性荷尔蒙倍增,一路往上爬,最后终于在将军的脑袋上安居乐业。

“她醒了——!她醒了——!”亲王把小蝙蝠快乐地抛来抛去,奇雷斯在空中晕头转向。

阿加斯开完他的军事会议,从帐篷中走出,“亲王呢?!”他愕然询问士兵们。

“骑……骑着那只黑色的东西,从东北面飞走了……”

“我不是说他要离营必须先给我报告么!”

骂完人,怔了一会,他又找了块石头坐下,就在军营大门口发着呆,等起小悦来。

“要变天了”将军望向阴霾密布的乌云层“穿了一件毛衣就出门,别感冒才好”

流星之战,是一个英雄倍出的年代。在这场不分种族,不分位阶的大混战中,无数人类英雄崛起,而又陨落。

若给骑士们一个战力排行的话,也许兰佛里德与他的黑龙,是人类中最高阶的骑士。

其次才是狮鹫圣骑克里·博莱曼。

但是这是在简单的,即“大型可骑乘坐骑类宠物”中的排名,事实上许多人都忽略了九界中最强悍,战斗力最恐怖,连巴哈姆特见了都绕道走的坐骑奇雷斯……

或许它留给吟游诗人们的印象是它的第三形态,经过幻之乌云主宰,苏文大人亲手解封后的神兵模式——黑耀。而不是作为一只恶魔小伙,又或者是小蝙蝠扑腾扑腾到处飞的真身。

当然,骑在它背上的主子更是令人闻之牙酸的恐怖存在。不过那不重要,麻烦制造机A型与B型,打着午休后运动的大旗,翻山越岭地去找饕兽和璃魂的麻烦了。

“怎么只有这么点”亲王厌烦地说,脚下一处茂密的树林中,五只聚集在一起的饕感觉到他的气息,躁动不安。

还没落地,奇雷斯就带着小悦朝下栽去,一人一兽在空中分开,它砰然变为大剑,小悦旋身空翻,抓住剑柄,借下落之势横挥,饕兽终于找到猎物,却在下一秒被一分为二。

“耶——二十二只”奇雷斯欢乐地报数,伸出舌头在牙齿边舔了舔,一口咬住塞进嘴巴的巧克力。

无聊的亲王与他的宠物,就像捏蚂蚁般到处捏死恐怖的凶兽。

天色渐晚,阿加斯终于等到小黑点的出现,松了口气,吩咐他身后陪着站了一下午的迪尔卡罗摆晚饭。

“奇雷斯不吃?”将军略觉差异地看了懒洋洋躺在小悦牛奶杯里的小蝙蝠一眼,后者随便喝了几口,就闭着眼睛趴在杯边上。

“它下午吃撑了”亲王抄起汤勺往杯中一捞,随即远远甩出去,奇雷斯在空中拖出一道牛奶弧线,“啪”的一声贴在帐篷壁上。

“你……”阿加斯看着黑发亲王把奶杯凑到嘴边,喝了一口,浑身汗毛倒竖“不许喝!!”

小悦茫然对上他的目光,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将军会突然抓狂。

“你再喝它的洗澡水,我就……你就别想我亲你了……”即使没有洁癖,阿加斯看到爱人居然会把蝙蝠的洗澡水毫不犹豫喝下肚时,仍忍无可忍地大喊着。

夜幕低垂,冬季的第一拨寒潮悄悄来到,将军帐内火晶炉已拾掇好,温暖的光芒中,蝙蝠抱着肚子在炉旁打着呼噜。阿加斯伏身于茶几,写起他白日未完成的军事报告。

亲王趴在他后背,看了一会。随即坐在他身旁的地毯上。

阿加斯手里的墨水笔一抖,在纸上划拉了一道斜线,伸手按住小悦冰凉的,探进他衬衣内的手掌。

“别乱摸”将军对他的挑衅视而不见,扔了那张纸,继续写着。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对耳旁的热气说,更像是对自己说“这一次是认真的,我要给你幸福,小悦。”

听到这句话,亲王楞了一楞。

将军放下笔,叹了口气,转头轻轻吻着他,磁性的嗓音撩动着他的内心“等,宝贝,我们会在一起的”

摊开的军用信纸被灌入营帐的冷风吹起,上面记录着饕兽战的点点滴滴,与黑耀那不可思议的神力。

飞影,克里,夜雨与绯红四人认真分析着阿加斯的军报。和平日相仿的语气,字里行间却似乎有点什么不同。

待看到人型机甲单挑数百饕兽,亲王回归,带来神兵时,帝君不禁一背冷汗。从简短的几句话间他仿佛看到自己爱将差一点便被凶兽撕碎的场面。但阿加斯只是轻描淡写,把战况交代清楚后,却又转到许多絮絮叨叨的烦琐事上。仿佛那与他并无关系。

看到“初冬小雪,略感浪漫”这句时,飞影终于抓狂了,把文件朝桌上一摔。

“他吃错药了吗!!”

绯红忍着笑,一句解答了房内四人的疑惑。

“他恋爱了”新月将军的老大又想起尼兰的学生年代,曾经沾花惹草无数,却一直宣称心中从无真爱的小弟阿加斯,终于开始认真地谈恋爱了。

苦忍着肩膀的抽动,夜雨把信纸翻了个面,背后最右下角,赫然正是亲王的墨宝,一只活灵活现的小乌龟。

枫叶城后宫·空中庭院。

贝利娜与樱华同时为这浑身上下充满死亡气息的魔法师略感胸闷。

莱约卡修知道这是神力阵营对立的原因,不能归咎于礼数,也不怎么在意,省了喝下午茶的程序,直接把一个小包裹放在她们面前的茶桌上。

“这是老师留给格拉苏先生的遗物”他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

樱华犹豫再三,还是喊住了他。

“耳语山谷中的各位……各位前辈们,目前可有安身之所?”不管面对的是黑暗骷髅还是光翼天使,皇后仍以她那一贯温柔的声音问着。

莱约卡修没有回头,静了半响后说“他愿意接管,耳语山谷奉他为主,不愿意接管,他们就在尼兰等着。”

随即黑雾涌起,康那里士唯一的亲传弟子消失在空中。

清晨,裸着胸膛的将军接过副官递来的毛巾,就地捧起一堆雪,在身上擦了擦,刺骨的冰凉感顿时浸透全身,令他毛孔收缩,头皮发麻。

擦干身体后,他穿上衬衣,把雪铲扔到一旁,满意地看着自己铲得干干净净的帐篷门口,随即走上前去,掀开亲王帐的帘门,把小悦叫起床。

入冬的第一场雪,迎来了莫查安要塞的四名客人。

又哭又笑的小悦与贝利娜抱在一起,前尘如梦,回忆起几年前的往事,他们才慢慢平息下来。

苏醒的圣女带来了重逢的眼泪,也带来了康那里士与法鲁的噩耗。连自己的性命都赔上,唯一的愿望只是让两个徒儿幸福地生活下去,法鲁之死造成的哀伤在这一刻,再次被勾起。

幸福与痛苦就像孪生兄弟般相伴相生,这是创世因果之轮中,耶米拉亲手刻下的印记。也许正因如此,即使战到最后一人,灭天族也要抗争到底。

还少因斯,莫琳,啸……狮鹫团就齐了。

也许他们从来没有把丹当成一份子过,小悦又神色黯然地叹了口气,为自己的艰涩初恋,与那一场把所有人的快乐烧成飞灰的篝火,默哀许久。

“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阿加斯说道。

“欢迎你暂时入团,赛雷斯托将军。”克里伸手与他相握,这句话令房内他曾经的,与当前的部下们,心中都涌起一股暖流。

“过了这么多年,我们一家还是人。”

狂战士咧起嘴巴傻笑着,心中快乐地想。

泡面三国基本原则:政权是要靠打的,资源是要靠抢的,美女是要靠泡的。闲来无事,打座江山当当皇帝,抢些资源犒劳小弟,泡个美人生儿育女,王者的乐趣,尽在。

八十一 大师兄

拉非特突然觉得眼前的景物有点模糊,他摇了摇头,尝试努力听清安洁尼说的话。

从帝国灭亡,来到罗德岛,不,应当说,从教宗传位于自己,他就每一天都很敬业地,扮演好亡国教宗的傀儡角色。只听,不说。

因为无论说什么,头上都有三大圣灵导师压着,论资历,实力,势力,都轮不到自己说话。

勉强端起桌上的红酒又喝了一口,拉非特教宗甚至怀疑酒杯的倒影中,那个老不死的究竟是不是自己。

安洁尼细柔的声音更小了,拉起他的手,软软的手掌令他觉得很舒服,然而他还是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于是把布满皱纹的脸朝她那里凑了凑,顺着脖子转过去的方向,软软地垂了下来,死了。

安洁尼没有放开他的手,而是引着他的手指,在毒酒中沾了沾,按在一张纸上,然后窈窕起身,把纸对折了一下,朝花园外的另一间小屋走去。

蕾依娜戒备地看着她,那副表情像极了保护雏儿的母狮。

她把手中的遗昭垫在救赎之书上,摊在迪克安夫妻面前,随即走到他们爱子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