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战记 >天之战记_第100节

天之战记_第100节

作者:非天夜翔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8: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3
她后来一直去杀梅林老师!!我的天啊!”

面部抽搐的阿加斯身前,亲王一朝疑惑得解,居然开心得在毯子上打起滚来。

“快翻快翻!”小悦抓狂了,尝试继续从嗝屁着凉的圣灵导师隐私中再翻点什么八卦出来。

大陆历三三七年。

不愧是苏菲老师的关门弟子,小结巴居然把万年前的亡灵翻了出来,幸亏有他,山谷才得以保全。

“说你呢,高兴不”阿加斯想到许久前那份令他失眠了一晚上的情报。

小悦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一副恬不知耻的模样。

赫然已翻到最后一页。

大陆历三三九年。

学姐死了。

我终于明白,爱情不是能等来的。

可惜已经太晚了。

“梅林老师……”小悦叹了口气。

三句话。纸上一大滩墨水洇开的痕迹,连着浸透了几十页的空白。

阿加斯兀自为那句话失神,最终才在小悦的摇晃中清醒过来。

合上手中笔记,小悦静静把它放回桌面上,顺手关了魔法灯,两人沉默良久。

“小悦”

“空了带我去你家看看?”

“好”亲王说完这句话,在阿加斯的怀抱中安然入睡。

清晨,积乐逊从囚牢中走出,苦笑着朝克里摇摇头。

“什么都问不出来?”克里问道。

“什么方法都用了,不肯开口”积乐逊沉吟半响“叫小悦来试试看?”

剑圣拒绝了这个提议“杀了她吧”

库勒斯割下了璃魂的头,撒上石灰,装进一个牛皮袋中,把它别在腰间,默默走下隆奇努斯关所。

露琪抹去眼角流下的两行眼泪,跟在他身后。小悦看了那具无头的猫女尸体一眼,随即走上前去拉着她的手。和贝利娜一左一右,朝社奇部落遗址行进。

六人行了几日,辗转找到那一片废墟。族人的坟墓有狂战士和露琪每年来打扫,倒是不曾荒芜。七零八落的房舍遗迹,却早已长满植物,偶有魔兽在附近徘徊。

一轮圆月上中天,佣兵们与将军,在柯比能的墓前默哀良久。

“你跟克里他们回帝都去”小悦转头吩咐肩膀上的奇雷斯,后者生怕再被抓回幻界,求之不得。

指环上双色光芒旋转,阿加斯与亲王被传送回家。

“走吧”克里拉起贝利娜的手,缓缓离开。

“我也想给老师扫墓”圣女喃喃自语着。

团长笑了笑“等开春了,我们一起去”

出了隆奇努斯山,他们与露琪,库勒斯作别,踏上蒸汽车,也不在意目标,便在花海平原上缓缓行进着。跨过春风河支域,朝尼兰驰去。

翻开手里粉红色的信封,贝利娜读了又读,才把莫琳,因斯两人的平安信折好。

“我也有三年没见过他们了”克里笑道。

水系魔法师与神射手两人自离开艾辛格,便定居于魔法国度尼兰。莫琳谋了个星之学院的助教职业,因斯则价日无所事事。

承诺在爱妻醒来之后,带着她游历全大陆,感受每一个国家的风土人情。即使她从未听到他在病床前的誓言,剑圣心中仍浮上万般柔情,慢慢履行他的职责。

“克里……”圣女微微皱起眉头“我……”

“怎么了!贝利娜!”克里蓦然转过身来“你没事吧!”

“我感觉,好难受”她喘了几口气“为什么天地元气突然……突然那么烦躁”

待确认了她身体没大碍后,剑圣才松了口气,顺着她的眼神望向东方。

星耀剑士拖着疲惫到了极点的身躯,摇摇晃晃走进神殿,花容失色的安洁尼忙三步上前,把乞丐般的教皇扶入内间。

“你……出去,让我静一静”他颓然躺在床上,眉宇间仿佛深得化不开的痛苦,令安洁尼怔怔掉下泪来。

当苏珍率领魔法门的支援分队来到神圣帝国境内时,安洁尼接过那张纸条,方忧愁地叹了口气。

她把积乐逊派来的部下们,分别安排到每个行政部门的枢纽位置内,神圣帝国迅速,高效地运转起来。连冬季的严寒都不再令人生厌。

星海蓝光泛起,尼兰,神圣帝国,圣焰,雪兰四地空间传输阵接通,在民众们的欢呼声中,天之大陆终于再次承认了星耀剑士的努力。

“陛下!”安洁尼浑然不顾自己的礼节,光着玉足一路疾奔进女神之间。

“什么事,安洁尼”啸不快地皱起眉头,然而接下来的那句话,令他变了脸色。

“天地……天地元气喷发……地震了!”

“伯父……”阿加斯手心满是冷汗。

“可以”炽羽淡淡地说。“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

将军忽地一愕,正像炽羽刚见到他时的惊讶神色般。

“打什么哑谜?”小悦满头问号地捅捅阿加斯,又捅捅自己养父。“喂,老爸,我饿了”

再配上奇雷斯的公鸭嗓,便十足十是一对祸害挂在嘴边的米虫专用台词。

“到你死,我便收回来”炽羽终于把目光从阿加斯眸中移开,神威一撤,后者似乎虚脱了一般,满背大汗,一如水中爬出的人。

“不用去幻之乌云了,你们最好先回去”炽羽沉吟半响“这事我说了算”

“回去干嘛?我们专门来看你的好吗,爸”小悦又莫名其妙地问道,二人从踏进夕之朝云,便在虹桥上站了半天,炽羽竟没有半点款待客人的意思。

“是”阿加斯也心下茫然,自己应不至于不招人待见到这个地步,但神威当前,只得拉着小悦,回人间界去。

离开夕之朝云,阿加斯竟是连玄日峰都没能踏上一步,火凤凰的长鸣声似乎与往日不太相同,凄婉中隐隐带着一丝惊徨。

“你们说的什么?”小悦又疑惑地皱起眉头“我为什么一点也听不懂”

“他开始……伯父开始猜到了我的问题”阿加斯朝恋人解释道“但是后几句,我也没听懂”

“什么问题?”

“以后你就知道了,我真正关心的是后面那两句话……”

“他似乎让我们现在回去”

说话间两人已踏上沧之云海的巨大符石,正朝云海中央的祭坛平飞去时,远处却又来一人。

“搭个顺风车”石台上女子只是一步,便似随意迈过了几百米的空间,站到二人身旁。

“师父——!你怎么会在这里!”

泡面三国基本原则:政权是要靠打的,资源是要靠抢的,美女是要靠泡的。闲来无事,打座江山当当皇帝,抢些资源犒劳小弟,泡个美人生儿育女,王者的乐趣,尽在。

八十四 如日初升

炽羽看着枯败的世界树,伸出他的手指,在外皮上一划。

朽木,扑簌蔌地落下无数木屑,支撑九界的“枢”,终于要倒了。

阿迪斯与福克丽绕枯木旋转着飞上云端,重合的凤凰鸣声响起,两滴闪烁光辉的凤凰之泪从苍穹中落下。

苏文站在巨大树干的另一侧,与炽羽各伸一手,抵在枯木上。

当日与夜的永恒苍穹分界线,缓缓转到天顶正中央时,两滴凤凰之泪落在蓝与红主宰的眉心处,浸了进去,随即微弱的光芒亮起,顺着掌心,灌入世界树中。

建木之顶,所有植物一瞬间生命力被抽干,全数枯萎下去。惟剩中央的“枢”还立着,红蓝神力互融,形成一道光网,把世界树笼罩起来,隔开了一切外来的力量,也隔开了它生机的流失。

就像标本一般,静静立在玻璃罩里。

“我知道,你很难过”炽羽终于忍不住开口“本不该有感情的存在,却有了感情,是件可悲的事。”

“因果律约束,我能体会你的感觉……”

“走吧”苏文嘲笑他道“跟一棵树说什么话”

空间涟漪荡起,主宰消失。

夕之朝云,幻之乌云,沧之云海,所有通道缓缓闭合。一切符文运转空间隧道阵,光芒黯淡下去,最终,灭了。

圣阶强者的连场大战,魔族过境无数怨灵的死亡,甚至连上位神都被卷进了这一深得不见底的旋涡,两大种族中的生死之斗,毁天灭地的魔法释放,空间隧道的开启,合拢。

世界树之女的背叛,法鲁之死。

似乎连拉克西丝都无法在命运之井中看到这乌云密布的未来,灭天遗族插手,搅乱了命运的轨迹。

天地元气彻底崩溃。

六大地脉点产生剧烈的井喷,地震,洪水,飓风,雷电,肆虐在天之大陆上空。

布鲁诺斯城外,地动山摇,天灾怒吼面前,大地便如一只猛兽,张开血盆大口,无情地吞噬着生命。

地震伴随着的电光冲上天空时,苏菲从虚无中迈出,扬手一抛,红得如火般的坚硬鳞片,旋转着覆上了汹涌的自然元气喷发口,似有万均之力,缓缓压了下去。

天灾终于停止,前后不到三十秒,布鲁诺斯城内房屋损毁过半,四分之一的民舍倒塌,哭喊声,呻吟声此起彼伏,充满灾难的城市,再一次被眼泪与鲜血包围。

“回去告诉红毛,把金乌带着,去卢安”

“鳞片没了,另外一块给了泪华”苏菲转身离去。留下在原地发呆的小悦与阿加斯。

枫叶城·皇宫。

此时的帝君老巢已是一片鸡飞狗跳墙之景。圣焰占地面积是全天之大陆之最,于三大地脉喷发时赫然占了足足两个半的天灾区域,特劳诺尔忙得已是脑袋冒烟。无数的伤亡统计报告,物资调派资料流水般地呈入皇宫来。

阿加斯一踏出星海传送阵,小悦便展开飞行卷轴,连马车都顾不得上,直接朝皇宫飞去。

“绯红将军呢?!”飞影大声地喊着“宣他进宫来,还有蝶夫人……快!”

从昨夜十二点,阿加斯与小悦,在沧之云海遇见微笑的一刻,整个枫叶城皇宫所有人便脚不沾地地忙到现在。

“你回来了?”飞影愕然迎上大殿门口爱将的目光“老四呢?”

亲王此时正在皇宫后花园,与收拾包袱的一人撞了个正着。

“殿下……殿下”蔓狄惶恐地行了个礼,又哆哆嗦嗦地说着“老爷……老爷们都在忙,克里老爷也不知道去了哪”

“你要走了?”小悦蹙起眉头,与皇宫气氛格格不入的妓女要离开,他却忽然有股惆怅。

蔓狄点了点头,“我在这住了大半年……本想和克里老爷说一声”

她想了一下又说“感谢您和皇后,对我的照顾。”默默抱着几件衣服裹成的包裹,又向小悦行了个礼,转身从后门离去。

“等等”小悦掏出一个小包递到她手里“回去嫁人,好好生活”

本因离别而勾起的伤感,在这沉甸甸的钻石币小包下又令蔓狄的心情好转起来。她天真地朝亲王一笑“是,您有空,(奇.书.网--整.理.提.供)请到路卡安踏迪尔城来玩”。

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花园出口,小悦才黯然转身,朝大殿走去。

卢安城·滨海大道外海域。

“这么晚,悦儿又去乱买东西了?”空中悬浮着的女子连身都不转,懒懒地笑着,眼睛仍盯着那近万平方米的巨大旋涡。

旋涡甫一出现,便把附近海域上的大小船只,连同所有的人,货物,毫不留情地卷了进去,就如永不满足的巨兽般,缓缓朝香格里拉一侧移去。

旋涡中央如龙卷般冲天而起的无数肆虐地气,远远扫开天际乌云,在这黄昏中更显诡异。

完全没有料到师父便在地气喷发口等着自己三人,飞影尴尬地漂浮于空中,要行礼,却又无法躬身,只得御使飞剑停在她脚下不远处。

“你还没打整好啊,师父”小悦倒是半点不客气,一手拉着阿加斯,飞上前去。

苏菲朝阿加斯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即小徒弟的下一句话令她哭笑不得。

“我还以为你会拿个什么瓶子,咻咻咻把这些一下全收走……”小悦接过飞影的金乌剑,交到师父手中。

“看好了”苏菲目带嗔意地横了他一眼,一手持剑,微微抬高,旋涡中冲出的地气龙卷似被牵引得失去平衡,朝她所立之处倾来。

当感应到一丝天地元气缠上金乌之时,她也不较力,便松了手,金乌剑在三人的惊呼声中,被吸扯得脱手而出,吸进了旋涡的中心处。

漆黑的怪物似是非常满意这顿大餐,长剑闪耀着元气之光落入中心点时,海面倏的一下恢复平静,继而喷出一股水泉,托起神器立于浪端,缓缓旋转,就像打了个饱嗝。

“好了”苏菲又看了他们一眼“把斗气频率调整到与自然协调,再扔进去,懂了?”

神圣帝国·卡普洛镇。

“陛下……”安洁尼紧咬着下唇,欲言又止。

沉吟半响,克勒斯教皇终于长叹一声,把星耀剑投入大地之涡旋中。

“星耀,对我来说,已经再没任何作用了”话音一落,四周天地异变,顿时全数停止。随着最后一个元气喷发点被上级神器压制,天空中乌云为之一滞,继而缓缓退去,现出一望无际的晴朗天空。

转身离去,啸仍死死握着掌心的星耀徽章,握得那么狠,手掌充血,直是欲滴出来。

“出太阳了——”

“出太阳了——!!”天之大陆数亿人的欢呼汇起一股洪流,震撼着天地。

“出太阳了!!”欢呼声几欲把枫叶城掀翻。

小悦几步奔出皇宫,极目眺望远处炽热的日光,灼得所有人几乎睁不开眼的冬日,温暖地,炽烈地散发着它的光芒。

太阳自三三八年冬季,魔族侵略天之大陆后,再一次从乌云后现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