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战记 >天之战记_第103节

天之战记_第103节

作者:非天夜翔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8:4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3
    ”



    “小心!”夜雨倏然翻身右跃,霜月挥出,架住了火凤形的精灵。

霜月的冰寒之气惊动了地底遗迹的守护者们,身处石台之上,避无可避,地底岩浆喷发,冲出无数腥红色的鸟型怪兽嘶叫着朝他们冲来。

    

飘浮石仍缓缓行进着,石台蓦然暴露在漫天火鸟的攻击中。

小悦从虚空中一把抓出白龙,“冰雪世界的掌控者……”

即使这是个火的世界,冰系元素仍在小魔法师的强悍精神力中硬生生被凝造成型,四面八方浮现出冰晶,旋转着朝火鸟贴去。

    

飞影手中苍穹之剑猛力横扫,从头顶把一只火鸟砍成两半,愕然望着落在石台上的融化金属。

    



    “这是金?”



    “残剑”夜雨简短地回答了他。

小悦的魔法抵消掉大部分围过来的火鸟,冰雪之气却再次刺激了地底的熔岩大海,更多的守护兽朝他们扑来。

    



    “不不不,亲爱的老四”积乐逊一手按下白龙杖头。

吟游诗人只是随手一拨,便聚集了在众人脚底下躁动的火元素。

    精神力铺开,元素凝结成火焰球,迎上了那密密麻麻的火鸦群。

一个接一个,爆炎球不断在空气中成型,熔岩之海中巨量的高热与火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时间漫天都是红光,把扑到身前的火鸦全数打散。

    冲力带着融化金属再次坠入岩浆中。

直到最后一只火鸟被压下,积乐逊身边的火焰也忽地一声消散。

    



    “我丝毫不怀疑你能把脚下这一大片岩浆冻成冰”积乐逊又现出他那招牌式的讨打笑容,“但是为什么不偷一下懒呢”

小悦讪讪地收回白龙,小声诅咒了句,由不得他不服气。

    夜雨与飞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终于,平台载着被热得满额大汗的呱呱叫冒险团,在一个漆黑的山洞前停了下来。

    



    “洞里又有洞”飞影皱起眉头打量着,积乐逊小心地把照明晶石填进魔法灯里,带领师弟们走了进去。

    

一声愤怒的大吼,震得洞壁颤抖起来。刚踏进洞内不到半小时,火焰之地的君主便挑衅地朝他们挥舞着长鞭。

    



    “奥……”



    “奇美拉”积乐逊与小悦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



    “你最好再用点什么火焰球把它给轰到泥巴里去”小悦好整似瑕地一手搭在夜雨肩上,嘲笑着大师兄。

    



    “你跟着红毛学坏了”积乐逊贼笑着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把破灭拿出来”

在小悦震惊的目光中,他接过破灭的原罪,蕴涵着无比醇厚的黑暗原力朝洞内探入,所有的光线在一刹那被吞噬,趁着黑暗天幕的铺开,伸手抓住小悦的衣领,朝奇美拉背后的通道疾速奔去。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小悦终于气喘吁吁地在山洞出口处停了下来。

    回头看见到得近前的飞影与夜雨。



    “啊”小悦的惊呼声中,见到奇美拉的触须从洞内伸出,缠住夜雨脚踝,把他拖倒在地,急忙又朝他跑去。

    

霜月剑威呼啸而去,爆破声激得四周黑岩飞射,一剑把奇美拉的触须砍成两半,顺带着轰塌了半个山洞。

    夜雨拍拍身上摔倒沾上的雪沫,拉着小悦的手站起身来。



    “你的臭脾气”积乐逊道

    “把山洞斩成这样,我们怎么回去”

小悦瞪了他一眼,掰开吟游诗人的手,拿回他的破灭。

    “空间单向传送阵,你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



    “这里是冰”飞影茫然看着被冰雪覆盖着的大地。

经他一提醒,师兄弟四人方始注意到面前的空间,极目望去,四周冰雪茫茫,远处似乎有什么在天光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淬剑池”夜雨开口,却不放开小悦的手,摩了摩,令他回暖,以示感谢。

    

积乐逊马上明白过来,“我明白了,我们所处的几个空间,是高维铸剑的地方”

淬剑池散发着阵阵透骨的寒气,呼出一口气,旋即在空中化为冰晶,广袤的冰雪大地上,寒冷竟是从这不足巴掌大的一个冰窟中延伸出去。

    四人的嘴唇已冻得青紫,小悦身体单薄,最先支持不住,无法再向前走一步。

    

有了之前熔岩之海的经验,他们不敢再贸然发动火系魔法,沉思许久,积乐逊检视着己方的装备。

    



    “退”夜雨只说了一字。



    “不能退”飞影拉住了他,身体与他一道挡在小悦身前,“有什么办法?”红毛眼望大师兄问道。

    



    “必须从那个洞口上跨过去”积乐逊指着远处,洗剑窟后的几道交错的尖锐冰棱示意。

    “银冰荆棘背后一定就是传送门”

与此同时,云之峡谷底部。

    

奄奄一息的巴哈姆特,龙鼻处源源溢出碧绿色的龙血,铺满了狭小的谷底空间。

    全身龙鳞被一片片地强行剥离下来。



    “他们没有载体……即使到得深渊之魂的近前,也带不走它”华伦非特扬手又是一枪,魔龙枪亚克特轻易地刮下主神级龙族的鳞片。

    他的银色双眸不带任何感情,似乎不为虐杀一头太古巨龙而感觉快乐,或是骄傲,只是就那么盯着它。

    

悲鸣声中,巴哈姆特就像被剥了皮的血狗,又在地上痉挛几下,仍努力地尝试着说点什么。

    



    “深渊……”它低沉而痛苦地嗓音,断断续续地说着。



    “我只差一步,便逾阶了”华伦非特平淡地说着

    “老友,识相点吧,让路……”

大魔神王的黑色长枪,在巴哈姆特心脏部位轻轻一戳,它停止了跳动。

    



    “当——!当——!”雪兰城中央,苍炎殿顶的巨钟突然敲响,不明所以的城民们惊恐地朝高处望去。

    然而它只是响了十二下,便即停止。

法利亚城外的战场中,黑龙停止了躁动,伏下身体低低哀鸣着。

    

巴哈姆特的龙血漫过谷底陪伴了它千年的花草树木,缓缓浸入冻土下,喉管处唯一遮挡着的龙之逆鳞落地。

    龙型的魂魄与它残破的尸身分离,震动天地的一声巨吼,继而飞向天际。

    

云端上,它转而向西,一路飞到大海彼端的镜之界处,一头扎了进去。

    

夕之朝云,阿迪斯清越的凤鸣声中,白夜伸出五指,任凭赤红之月中飞来的微型碧绿色龙魂停在他的掌心。

    

白夜轻轻抚摸着龙魂,就像抚摸一只兔子。



    “龙神大人,我已赎罪……”巴哈姆特说完这句。再次张翅。

白夜挥手把它投入玄日峰下,巴哈姆特的灵魂不断下坠,一层,二层……直至穿过第八层,再无遗憾地落入九幽之海。

    

身着金甲的苍炎抹去眼角的泪水,几步跑下夕之朝云,继而一声龙吟,化为本体,消失在云霞深处。

    

小悦扬手,把一片世界树之叶贴着冰面滑出,脉理分明的碧绿色透明叶片打了个旋,积乐逊鼓起一口气朝它吹去,缓缓落在冰窟口处,在万年玄冰的洞气上漂浮不定。

    



    “快”

四人脚下打滑,一个踉跄,趁着冻息冲破世界树之叶前,跑进了层层交织的银冰荆棘丛林中。

    

在他们离开不到半分钟后,华伦非特的神威掀翻了熔岩之海,席卷着洗剑窟周围的冰晶,雪花,漫天白色蒸汽中,冰与火的结界被彻底打破,融合于一处,填没了结界之间的空间断口。

    

此时四人仍不知追兵已到,正在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冰冷隧道中朝下滑行着。

    飞影系剑于背,一手死死揽着小悦,隧道角度蓦然变陡,头朝下的帝君无数次想拔出神兵钉上冰壁,无奈大剑被压在身下。

    

一阵天旋地转中,连积乐逊都稳不住身型,四肢着地摔在实物上。

    

随即他的师弟们接连从二十余米高的隧道洞口中滑下,压在他背上。

    



    “喂,大师兄,你没被压死吧……”小悦挣扎着从人肉垫上爬起来,又是一个踉跄。

    



    “咳咳……”积乐逊被飞影扶起,兀自眼前发黑,头上金星乱冒。

头顶上赫然却是天之大陆苍穹的夏夜星图,满天繁星在漆黑的天空中,沿各自的轨迹行进着。

    



    “这又是什么地方?”飞影抬头吃力地辨认着星座与星轨。

虚空中若有若无的星河穿过半圆型的天顶,投下微弱的光芒,再低下头,却是深黑色的大理石地砖,光滑似镜,反射着穹庐的星光。

    

席地休息片刻后,夜雨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只有他才因着对剑的狂热与痴迷,从微笑的手卷处学习到一些太古冶炼兵器的知识。

    



    “这里应该是融合剑魂与成剑的空间”

即使积乐逊阅书无数,仍不免疑惑问道

    “融合剑魂?”

夜雨点了点头。

兵器因主人的影响,在长期的杀戮,战斗之后,会逐渐进化出器魂,这是人类一向难以索解的灵魂学谜题之一。

    

顶级神器如裁决之剑,光辉皮卷,便是最好的例子,然而即使年代再漫长,能达到裁决那种剑魂离体,聚合成剑之精灵的例子少之又少,就连空间中四人的师父苏非,也无法系统地解释器魂的形成过程。

    

按照高维对兵器之魂的理解,与自持的上古神器——星耀为实验品,也许是打算按照自身掌握的一部分知识,来仿照一个为剑灌输固有意识的空间,取材便是源于天顶的无数繁星。

    最终也许他失败了,融合炼金与剑学的深奥理论令他不能胜任。



    “等等”积乐逊听到此处便即打住。

    “你说,这个空间也许是那位前辈用来冶炼剑身与剑魂的工作场所,那些星光就是他准备的灵魂源力,对么?”

夜雨又点头。

    



    “也就是说,这里是一个灵魂幽闭空间”



    “明白了”小悦身为亡灵法师,最快理解到大师兄的猜想

    “我们要找的那样东西,很有可能会在这里”



    “不能用世界”吟游诗人又阻止了他往空间袋中探去的手

    “世界消除一切规律性能量运作……会连带着破坏幽闭空间”

他朝头顶望去,喃喃自语道

    “我们得开始解谜了……”

泡面三国基本原则:政权是要靠打的,资源是要靠抢的,美女是要靠泡的。

    闲来无事,打座江山当当皇帝,抢些资源犒劳小弟,泡个美人生儿育女,王者的乐趣,尽在。

    

八十九教皇VS神兽

一道火焰携带着高温从北面扑来,所经之处树木纷纷委顿下去。

    红光穿过花海平原,穿过法利亚城的半圆型防护罩上空,朝圣焰与法利亚复国军驻营扑来。

    



    “那是什么”阿加斯最先发现远方的异常,正要下令时肩膀被克里按住。

    



    “自己人”剑圣认出了那道火元素波动。

血红色的枫叶飞散中,红叶单足落地,打量着他们。

    



    “我还以为我迟到了”他没有找到意料中的人,颇为烦躁地扬了扬眉

    “还不进攻?”

十万圣焰军留下部分重骑部队驻守慕尼黑要塞,补充进班尼新收归的轻骑兵与步兵军约两万人,星夜加驰,急行军来到法利亚城下。

    

神圣帝国却似早已准备好迎接他们一行人的宣战,防御阵在阿加斯率领的先锋骑兵团抵达时便已开启。

    本已制订好的计划被全盘打乱,必须一切重来。



    “你不去参加他们的作战会议?”红叶疑惑地看着黑龙身旁,席地而坐的兰佛里德。

    



    “我只是一个兵”王者回答他道,手掌仍按着黑龙脖颈下的鳞片。

    “他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而已”

扑一声红叶笑了起来,神情缓和不少

    “你的黑龙会说话么?”

龙骑士缓缓点头

    “它只能和我沟通”



    “它告诉你什么?”红叶好奇地问。



    “巴哈姆特死了”兰佛里德忧郁地回答他。

红叶先是一怔,随即明白了他的担忧,安慰道

    “你在想那小子?放心吧,全世界死光了他都死不掉”



    “希望吧”兰佛里德结束了这场无味的谈话,转身离去。



    “喂,聊聊啊,别急着走”大神官对龙骑士与他的龙明显有着浓烈的兴趣。

    

军帐内,阿加斯与绯红深锁的眉对上,均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战争总是会死人的”九音即使早已明白这个道理,却仍忍不住朝班尼说道。

    或许她更多的是为了自我催眠。

    “无论死的是哪一方……”

她们的对话听在两名将军的耳中甚是幼稚可笑,绯红略有不安地朝她望了一眼。

    班尼在和平年代中安逸了太久,即使一朝上了沙场,敌人也是异族,而非屠戮自己的同胞们。

    这种心慈手软,在两军对垒时极有可能送了己方性命。

思索良久,绯红还是决定,翌日的攻城战中,除却攻心一环,不再让班尼上场。

    



    “你又是什么东西,滚开,别来烦我”红叶没好气地挥手驱赶着身边拍打翅膀,好奇地扒拉他头发的小蝙蝠。

    



    “走不走!我要出绝招了!”红叶突然兴起恶作剧的念头,随手把空间袋一抖,摔出一只圆滚滚的物事来,在草地上扑腾了许久,艰难地直立起来。

    



    “我是奇雷斯——!”小蝙蝠用它的公鸭嗓自我介绍道。



    “我管你是谁,怕了吧……咦,怎么不叫了”红叶蓦然发现本应大声干嚎的诡异神兽——爱哭鹅浑然没了平日荡气回肠的气势,见了奇雷斯竟是畏缩地往后退去。

    



    “爱哭鹅?”小蝙蝠奇怪地问道

    “你从哪抓回来的”随即飞上前去,利爪前伸。

肥鹅发着抖,恐惧达到了极点,一转身便朝后努力地蹭着,本能地逃开奇雷斯的魔爪。

    

短腿的动作也许对于它来说已是剧烈到了颠峰,然而对于空中飞,地上走的一蝙蝠一神官来说,速度慢得和乌龟爬没两样。

    奇雷斯有意要吓它一吓,也不把它抓住,脚爪在它脖子,喔不,它没有脖子这个部位。

    在它的脑袋和身体的连接处威胁地挥来挥去,不紧不慢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战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