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狗道 >狗道_第73节

狗道_第73节

作者:血刃锋狂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5:5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愤怒,大脑中原本的躁热也因为这怪异感觉而降了温。稍稍恢复了冷静的阿福一边忍受着这难受感觉一边警惕看着对方,脑中仔细思索他所谓的“遗蜕”究竟是何物。吃了遗蜕才变异….难不成会是那些骨头?

一时间心里隐约把握到了什么,阿福深呼吸一口后放下爪子:“我先要知道我主人的安危,不然我是不会回答你问题的!”

阿福这话说完,一边的玄乾已是满脸狰狞:“狗杂种,事到如今还由得你?要是不说,当心我把你刮了皮红烧狗肉!”双眼中放出一种绝对不像人类的绿光,原本满是黑发的脑袋上 “跨喀”地一声冒出三四根肉须一般的东西,向着阿福狰狞舞动。

只是此时的阿福已经不是以往那没见过世面的野狗,又岂会被这种小把戏吓唬住,只是抬头看着黑衣人,一阵诡异沉默后,边上的石道酸这才似不甘愿的冷哼道:“哼,那女孩被太一派老道士和那个紫阳真人带走,放心,她的小命是没事,可我大哥的分藤却…哼!”

说到这仿佛是恨极,牙关一咬狠狠说道:“总有一天我要杀了那两个杂碎,居然敢……”

听到主人暂时没事,阿福总算稍稍放下心来,这时玄乾那带着冷笑的话语再次传出:“现在该你说了把?究竟是不是吞吃了那些骨头才变异为妖的!”

抬头看着这个模样古怪的玄乾,他此时的脸上竟是显现出一种让阿福很是熟悉的憎恶表情,点了点头后它开口说道:“没错。确实是吃了那些骨头,所以我才变成如今这样……”

他自己也想弄清楚为,什么那些骨头会让自己异变到现在这样,因此几乎没有丝毫隐瞒。把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等到说完一切已是个多小时之后,这时石道酸脸上才现出恍然惊愕神色,怪不得上次他俩兄弟使用秘法提炼本源,原来竟然就是那些骨骼渣子。一想到这不由大为后悔,当时若是什么都不顾吃上几口,那现在自己不已经是……

而一边的玄乾却已是满脸狰狞恨意:“原来果然是你,小狗子你还记得我吗?那天你可把我害得够惨啊!”说到这他头顶冒出的触须疯狂摆动,接着一团东西向着外面挣扎而出,“哗啦”地一声血水四溅,一个人面虫身怪物露出半截身躯。

而那个面孔阿福竟是熟悉之极,不是那次绑架主人和刘小柱的仇动又是谁!可是…他不是已经被杀掉了吗?虽然那时自己的记忆并不完全,但那时的自己确实是发出了那不受控制的怒吼,连老狼那样的千年老妖都落得个身躯残破的下场,当时还只是普通人类的他又怎么可能逃得过那种恐怖攻击?

见着阿福脸上现出来的又惊又愕神色,玄乾——不,应该称为仇动的怪虫得意的抬起几根触须移到此时已双眼白色的玄乾头顶,怪异无比的狰笑道:

“没想到把没想到把,我居然没死,而且变成了这样,这还要多亏当时候染了你身上的血肉啊,更要多谢你那一声怒吼把那几个外国人全都干掉,给了我吞噬的血肉!

哈哈,更加没想到那几个外国人里居然还有液态变身的家伙,把他们的基因吸收异变总算让我活了过来,在那暗无天日的泥土里藏身了足足三个多月才变成现在这样。

你满意我这个身体吗?有了它我现在几乎无所不能,更能籍着寄生对手获得对方的记忆与能力,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多希奇古怪的存在,修真者法宝道士神仙,原来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想想以往的自己还真是和白痴一样啊!”

越说越是癫狂和歇斯底里,虫子的触须疯狂舞动仿佛吃了兴奋剂,到最后他突然话语猛地一转,阴森恐怖的低头砍向阿福:“说起来虽然受了这么多无边痛苦,可获得这么厉害的本事也算物超所值了,我应该要好好谢谢你才是,可是…你不该杀了我的弟弟,杀了我的亲弟弟啊!”

两根触须仿佛恨极的狠狠钻入玄乾头部,紧接着原本双眼翻白的玄乾身体猛地一阵抽搐,双手极不自然的在空中一阵舞动合拢,眨眼间一团篮球大小的炽热火球猛地由虚空闪现向他袭去。

早已全神警惕的阿福立时发觉不对,想也不想猛地抽身后退,与此同时双爪挥舞出无数诡计,数道劲风向着火球迎面撞去。“砰”地一声爆炸火球被风刃刮成数截,却依旧余劲不消继续向他撞来。

眼见闪无可闪无奈只好双手格挡,数个小火球眨眼便砸在了阿福身上,只是碰到那飞剑难伤的坚硬鳞片火球攻击却也无法起效,眨眼爆散成无数细小火花,反作用的推动下阿福无法控制的向后倒飞。直直撞在身后的墙壁。

眼见火球没有起效,仇动控制着寄生体刚想发动新的攻击,就在这时黑衣人突然一声冷哼,“哼”声带着一种古怪之极的颤音,荡漾得空气发出如水波一般透明波纹向着四周传开。

原本便被火球打得眼冒金星的阿福根本无法忍受,立时被震得浑身无力趴倒在地,而在黑衣人身边的仇动就更是不堪,人面上立时生起痛苦表情,眼泪鼻涕口水全都流出,虫子身体更是通体剧烈颤抖,连控制着寄生体的触须都不由自主被震得抽出乱摆,玄乾的躯体失去控制轰然倒地。

一边的石道酸不愧经验老道,眼见颤音发起浑身难受立刻放出无数黑雾笼罩全身,波纹被这怨魂所凝结的黑雾一阵抵消,最后传递到他身上虽然依旧痛苦,却也能够勉强忍受。

等到波纹荡漾消失,仇动的虫体表面已经破裂开来,无数黄绿色液体缓慢流出。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仇动再不复之前的猖狂嚣张,忙不迭挣扎蠕动重新爬进寄生体内。随着躯体的一阵抽搐玄乾重新站起,只是此时的他脸色呆板四肢僵直,怎么看都像是一具被操控的木偶,丝毫没有之前宛如生人的灵动。

阿福心中又惊又怒,怎么也没想到这黑衣人竟是厉害如斯。缓缓站起身后悄悄提起能量,只是面对如此强敌就算自己让自己准备怕是难逃敌手。一时心中不由大为气馁。

见着它站起身黑衣人突然抬手缓缓把罩在脑袋上的黑色风帽拉下,露出一张古怪之极的脸,如果光看外表,三十多岁样貌眼睛细小鼻梁高挺。怎么看都是张再普通不过的容貌,可皮肤外却有着印着无数或流曲或蜿蜒的条纹,把这张脸衬得阴森恐怖到了极点。

阿福不由愣在当场,这黑衣人脸上的条纹它简直再也熟悉不过,那不正是自己这一身鳞片上所凸现的那些符纹吗?可是,为什么这些东西竟然会在这个黑衣人身上出现?难道…他也和自己一样吃了那些骨头?

见着阿福满脸诧异看着自己,黑衣人那张怪脸上露出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微笑:“怎么样,很吃惊把?为什么我的皮肤上会有和你身上一样的符纹,还有,你没发觉吗?我俩的精神能量从一开始就在蠢蠢若动互相敌视!你是不是对我有一种对很是厌恶与愤怒的感觉!”

一语说中阿福此时的感觉,阿福不由寒毛直立,在这黑衣人面前仿佛像是个毫无遮掩的赤裸婴儿般。见着他越发警惕,这个怪人咧嘴一笑:“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虽然都是由遗蜕造成,但现在看来,我俩已经是既有联系又独立存在的单独个体,我也用不着担心被你吞噬转化回去了!”

不等阿福理解这其中的话意,怪人接着说道:“好了,现在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王叫王则,当然,这个姓名是我以前还是人类时的名字,现在嘛,我的名字叫——伪蛟!”

* * * *

此时在地下的怪物实验室内,刘菲穿着内衣被浸泡在玻璃器皿的溶液中,无数线路正连接在她身体,把各种生理数据传递到外面的仪器上,而在外面电子仪器周围正站着几个熟悉的身影。

这里的负责人,也是同为太一派长老级人物的玄奥,此时依旧不敢相信说听到的事实,看着那容器中泡着的女孩满脸苦涩摇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玄乾所修炼的乃是纯阳一脉心法,天生就对那鬼魅妖魔有强大克制作用,他怎么会被…唉!”

一边的玄坤,原本冰冷的脸上此时也是眉目紧锁满是悲痛:“对不起,玄奥师兄,若不是因为我疏忽,玄乾师弟也不会让那怪物附身,尤其是后来更没料到对方竟还有帮手让其逃走!等把这里事情交接完毕,我回去后定向掌门领罚!”

玄奥摇了摇头:“罪不在你,谁又能料到竟会有如此之事发生,尤其是那怪物居然还不怕纯阳真火…恩,到是你所说那满身符箓的狗妖?恩,实际上前段时间我就发现了它,但因诸事烦多一直没怎么重视,真要是按你们所说,那就很值得猜度了…道悟,之前小胡说安排你和另外两人去追踪那只狗妖?情况如何!”

站在几人身后的道悟低头应诺:“是的师伯,那天胡师姐安排我们出去追踪,随后….”把追踪的经过大概说了一便,原来那天三人一直追踪狗妖到了天雷降临被迫降落,后来城中因为雷电引发骚乱三人便再也无法追踪,最后直到玄乾等人出现。

玄奥若有所思:“原来如此,这么说,这个女子便是那狗妖的命门所在了。不惜暴露身份把她从医院抢出,想必也是当时在场听了小胡和我的对话把,想不到这妖孽到是个性情中人,只是这妖人之恋…唉,这个暂且不提,小胡,那女孩体内之物分析得如何?”

胡莉莉点了点头:“基本分析结果出来了,体内寄生的是植物系妖族的分根,似乎并不是寄生很长的样子,所以阿卡夏能量当值并不是很大,唯一麻烦的是根系驻扎到了主动脉和一些要害血管,要清除比较麻烦,但是如果用总部的特效药物应该还是没问题!

唯一奇怪的是那分藤里面包裹了一小团血肉,现在技术人员正在想办法把它分离出来,因为它外表包裹了很浓厚的真气,加上之前紫阳道长说那东西生机恐怖,我怕胡乱刺激会导致它的增殖,因此现在也只是暂时通过仪器在体外探察不好动手。”

接着递过一叠数据资料。玄奥接过后逐一浏览。眉头越来越是紧锁,等到几十页资料看完,合上之后他闭目沉思,片刻后抬头看向玄坤、紫阳真人两人:“我太一派道性祖师所言妖魔肆虐异物横行,我辈身为修行真人上启天悯,总得为世人做些什么!”

转头看向那容器中依旧漂浮晕迷的刘菲,玄奥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我观此女命相奇特根骨佳玉,而且将来因果似乎与她有所牵连,因此想代我那可怜的玄乾师弟收其为徒,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玄坤紫阳真人两人愣了一愣,但片刻同时若有所悟,玄坤打了个诺道声“无量寿佛,但听师兄安排!”紫阳真人同时唱诺道贺,只是边上的道悟和胡莉莉两人却有点二丈金刚摸不着头脑,看着这三个长辈满脸疑惑。

浸泡在溶液中的刘菲,丝毫也不知道她的命运由此刻改变!

————————————————————————————————————

PS: 上帝哦,偶没得积稿拉,终于要面对边写边更的生活了。

最近的章节写得很有问题啊,

思路要转换一下了,有读者说狗狗不可爱了,实际上我的意思是这样,如果在这么可爱下去,我的书可真是有得拖沓了,所以来个干脆的转变,这样才好继续往下写。

群里好冷清,没有读者大大加群和偶聊聊的吗?

第七十八章 何谓遗蜕

此时的房间里,阿福依旧全神警惕注视着这两个古怪的人,黑衣人重新拉回风帽颇为感慨的叹息了口气,抬头向着阿福道:

“你现在一定有很多疑问把?为什么我会知道你吃了那些遗蜕?那些所谓遗蜕的骨头又是何物?为什么我会猜到你对我的感觉?对于你自己此时的变化,应该也很想知道原因把!”

“不,我对这一切都不敢兴趣,现在我唯一关心的是我主人的安危!好了几位,你们要问的我都回答了,该让我走了把!”尽管这个名叫“伪蛟”的男子说中了阿福此时疑问,但是那种仿佛从身体每一个角落冒出来的厌恶却令他说出了言不由衷的话。

更何况他此话也并非完全说谎。虽然石道酸所言并不像作伪,但是毕竟是他人转叙,自己没有亲眼证实主人安危心中实在是不放心。

一边的仇动在缩回寄生体这么会后,精神似乎恢复不少。听到阿福的毫不客气的回答。早就心中愤怒的他那还会有好心情,一伸手从怀中拿出张黄符:“小畜生就想走,我俩的问题可还没解决呢!”

说到这脸带狞色,手中黄符刷地燃烧化成一圈黄绿烟雾向阿福袭来。早就有所防备的他立时抽身飞退,“砰”地一声背撞墙壁发出轰然巨响。只是却并没有出现预料中砖石洞穿的情况。

阿福心中愕然无比,原本这飞退便是他有意为之,所夹带的力道哪怕是岩石都会成为粉碎。却那知这看似普通的墙壁却仿佛由钢铁筑成毫无破损。就这么一耽误那袭来的黄绿烟雾已是逼近。无可奈何双爪交叉猛地散开,数十道爪风扑向着射来的烟雾。

原本一团的烟雾顿时被打散大半,只是却依旧有不少射中阿福身体。一时间接触烟雾的地方立刻感觉一阵刺心的痒痛,原来是仇动知道阿福那一身鳞片刀枪不入,所以这次干脆放出这种带毒性穿透性极强的烟雾袭击。

毒系符法在符箓术法中甚为稀少,以此时阿福所自学到的符箓知识中甚至根本就没介绍。这下中招鳞片内的皮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狗道】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