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狗道 >狗道_第95节

狗道_第95节

作者:血刃锋狂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7: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3
有了些微的红晕,想起在死人洞也是自己照顾她,说起来自己好像上辈子欠着她什么似的。

苦笑一声后随手拿起那半只肘子继续吃了起来,肘子刚吃完正准备继续享用,突然他心神一动,猛地起身周身黄光山所,肌肉骨骼咔嚓声声,眨眼变成人型。

原本阿福的人类形态便是以老狼的人型为基础变化而来,在老狼和裂天爪从身体消失之后,他对阿福身体的影响也慢慢消失。

此时变化出来的人类模样,尽管面貌依旧俊秀美丽,但却没了那种隐隐的妖魅,反到是多了丝粗矿与宽稳,让人一见便心生好感。身躯的变化那就更大,不复以往瘦弱单薄,两肩宽广身躯敦厚,虽算不上什么彪悍大汉,却也没有那种无力之感。

慌忙的从储物空间中拿出套符咒衣甲穿上,随后把由术法变出的无木之火消掉,把肖凤抱在身边,一切安定好后这才装放下心来,装成落单遭难的普通人般,拿起烤肉继续嚼了其来。

刚吃了几口,远处隐隐约约出现一连串的羊叫牛鸣声,随后还有马蹄踏踏和人类的吆喝声。装着这才察觉一般,阿福猛地站起身来回头观望,随后仿佛满脸惊喜把烤肉丢在一边,向这牧群疯狂舞手打着手势。

远处放牧的牧民似乎看到了阿福的动作,吆喝声中赶着牛羊群朝这边过来。等不及牧群那缓缓的速度,阿福抱起肖凤抬脚迎了上去。

随眼一望,这批牛羊数量有数百头,放牧的是一个老者和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草原的气候让三人都有着同样深红的肤色与健壮的体魄。

见到阿福和肖凤后三人脸上满是惊疑。老人冲这跑来的阿福大声说着些什么,可说出的话语却是很陌生的语言。阿福愣了一愣顿时明白过来,知道地方不同人类的语言也不一样,正如同为狗类叫声也有差异一般。

装着听不懂对方的话语满脸茫然,随后着急的指了指怀中的肖凤,又做了几个走路的动作,告诉对方他俩是因为迷路而弄成现在这样的。

老人似乎看明白了他的肢体语言。恍然的点了点头,随后三人同时下马,老人对着阿福比了比手势,从口中艰涩地吐出了“汉…人?”两字?阿福愣了愣,虽然不知道对方说的汉人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机灵了点点头。

青年和姑娘两人的表情则是有些古怪,小伙子的目光悄悄放在了晕迷的肖凤身上。而姑娘那略带羞涩的目光却落在了阿福的脸上。老人并没有发现他这双儿女的别样心思,在确认了阿福是汉人之后,又看到两人身上那古怪的衣服,似乎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回头冲着女儿说了些什么,随后转头向阿福指了指姑娘,又指了指他怀中的肖凤:“给…我…女儿…回家!”阿福明白他的意思,连忙把肖凤递了过去。

虽然身为女子,这个姑娘的气力却是不容小看,轻松抱住晕迷的肖凤跨上自己乘坐的枣红马,一边的青年则拉起阿福上了自己的马匹。五人三马带这牛羊群重新折身而回。

第二十一章 一面铜镜

救下阿福与肖凤的三个人都是草原上普通的牧民,居住在离此不远的一个游牧村子里,那天正赶上他们一家准备把出栏的牛羊赶往几里路外的集镇去出售,那知道刚上路没多久,便碰上了他们两个。

把他和肖凤接回家后,老人布库急忙叫儿子哈桑把村中的赤脚医生请了过来,给肖凤一检查却是除了有点伤风体制虚弱,外带身上有些小伤口外,并没有其他大的毛病。给开了几幅草药后医生便走了。

布库老人的女儿阿茹娜是个豪爽中却又不失女儿家灵巧的姑娘,接过草药便出帐篷煎熬起来。而阿福则把那套符咒衣甲脱下,换上了哈桑的蒙古族服饰的衣服,除了肤色有点不像外,咋一看活脱脱一个帅气豪迈的牧民。

因为听不懂这边的语言,面对阿茹娜和哈桑的询问阿福只得苦笑以对,后来还是布库老人想起村里有个才常在外面跑生意的乡亲懂得汉家话。便急忙让哈桑把他叫来充当翻译。

似乎是因为长期与汉人做生意的缘故,这个翻译的汉家话说得十分流畅。和阿福一开始谈话便先是做翻自我介绍。原来他名字叫巴音,当地话里是富有之意,从他身上的服饰和脸上商人特有的精明,似乎也应征了他的这个名字。

接着询问阿福是那里的人,发生了什么意外而到了这里。好在这些问题一路上阿福都有详细考虑,做了回答,说自己叫刘点,是从H省星市人,因为公司放长假决定实现自己直以来的梦想,带这女友肖凤自费来这里旅游。

那知道因为过于冒进结果迷失方向,后来居然不小心冲到蒙平边境地带,一路上可谓吃尽了苦头,尤其是后来又遭受了一场暴风雨,结果女友不小心从高坡上摔下来晕了过去,只好带着女友奔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结果碰上了布库老人一家。

不知道是不是在死人洞再次进化的缘故,他发现这段时间自己的大脑似乎更加清醒,想一些问题的时候能够以更全面的角度来考虑。这番谎言结合了他以前从电视中以及三年流浪生活会中所学习到的一些知识,想来也算编的足够完美。.

巴音点了点头,便把这番话翻译给三人听,叽叽喳喳的陌生语言中,哈桑的脸上明显露出一丝失望,而阿茹娜虽然同样满脸失望,但眨眼便仿佛下定什么决心,咬着嘴唇想着什么心事。

布库老人在知道了阿福和肖凤两人的“来历”后,对他们在草原能够坚持这么多天深表同情,于是让翻译告诉他让他在这里先疗养一段时间,等他女朋友身体稍好些的时候,在带他俩一起去远在几里外的城镇,那个大城镇有直接去内地的火车。

向着布库老人一家表示了感谢,于是阿福和肖凤便在这一家子里住了下来。甚至为了庆贺他与肖凤脱离劫难,老人一家特意宰杀了一只肥羊,让哈桑好好烹烤一翻,五人在蒙古包中吃着烤肉喝着奶酒,好不痛快。

时间飞速而过,转眼夜幕降临,阿福被安排与哈桑一起居住。看着头顶蒙古包羊毡上那粗矿的图案,心中一片祥和,从去那个天坑基地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这么一心神放松,眨眼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老人一家三口决定继续干着牛羊去城镇出售,为了感谢老人的收留照顾之恩,阿福比划着手势表示自己也要同去。老人似乎说了些阻止的话,但见阿福神态坚肯便只好点了点头。

阿茹娜见到阿福居然能和自己一起去城镇而倍感高兴,尽管因为姑娘家的矜持不好意思太过主动,但一路上不时候偷看他的眼神,还有那女儿家的羞态,把她的心思表露无疑。

如此明显的举动,作为父亲的布库老人与作为兄长的哈桑那还不看得清清楚楚。老人只是摇了摇头,甩起鞭子吆喝着牛羊不让其分散。而哈桑却仿佛想到了什么,心中偷乐,回头对着妹妹做了个支持的手势,却那知道此时的她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阿福身上,对哥哥的小举动根本就没有看见。

他们三人对此都是心中默默,却唯独阿福一无所知。此时的他正对着这大批牛羊转着念头。近两百只的牛羊被四人分散着驱赶,尽管不至于走散开来,但速度却着实说不上快速,再加上正值草木生长的时节,不时有贪吃的家伙忍不住停下脚步嚼啃着嫩草。因此速度便更加缓慢下来。

对于这些生物阿福以前在星市也见过几次,因此多少有些了解,眼见速度这么缓慢,从早上出门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三个小时,而听布库老人话里的意思,去那个城镇居然要走到天黑,心下略微寻思有了主意。

悄悄运转一丝能量,用手指在空气中隐蔽的划出几道减轻重量的御风符以及缩短距离的缩地符,这些符文都是从日砂派秘籍中学到的小伎俩,此时初用效果却很是不错。

眼见随着符文生成,无数微不可察的能量包裹这批牛羊和四人,速度被无形间加大,而布库一家三人却根本都没察觉发生了什么事,只到又一个小时过去后,前方出现越来越噪杂的人声,稀稀拉拉的建筑物也越发多了起来时。三人这才猛然惊醒。

布库老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揉了半天楼房建筑喧哗人声却是依旧,哈桑同时满心疑惑,愣坐在马背上嘴巴张得老大,而阿茹娜仅在开始稍做惊讶后便回过神来,转头对这布库老人说了些什么,老人从目瞪口呆中醒过神来,仍是满脸惊疑,吆喝着舞起鞭子,赶着牛羊往城东集市而去。

虽然效果如此明显,但阿福似乎也知道稍微做过火了些,好在三人都只是稍微惊疑一阵后便继续吆喝这前进,到是让他白担心了一场。

这个城镇比起阿福之前居住的、由大小不一蒙古包组成的村落要大得多也热闹得多,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别说和星市比,就是和主人此时居住的J市都远远不如。

建筑中最高的没有超过四层,大多是平房或者由土砖搭建的蒙古包式样的房子。几条主干道把整个城镇分成一个田字形状,此时接道两边都围满了做生意的人群,有叫卖这当地土产,也有买卖一些草药,甚至还有卖工艺品的。

叫买叫卖声此起彼扶一幅热闹场景,在混杂的人群中不时可见一些衣着鲜亮的外国人,明显是来这里旅游的,这些人正带着看新鲜的目光在街道上左右观看。不时掏出钱来买上些什么,而周围居民也是视若无睹,对这种场景显然是熟悉之极。

对这热闹景象也是第一次看到的阿福,也和那些外国人一般不时左右观看着。布库老人带这儿子女儿把牛羊群从街道正中向里面驱赶,不多久便来到城镇东面的牲口市场上。

不等进去外面便有几个看起来是牲口贩子的人上前说话,布库老人和哈桑显然对这些人都很熟悉,谈笑风生几句后这几人朝前带路,老人则向着阿福做手势示意,让他跟着女儿阿茹娜在外等候,而他则与哈桑一起赶着牲口进了集市。

好不容易有了和阿福独处的机会,阿茹娜显然是不打算放弃,拉着阿福的手叽叽喳喳说了几句后,便拖着他朝集市外的街道跑去。不一会便陷入人群之中。

尽管在J市被主人照顾时,阿福便已经习惯了被众多人类围观的场面,但那时围观的毕竟都是女孩家为多,而此时这里身处蒙古,街道上更多的是牧民和当地人,食用惯了牛羊腥物似乎连身体里都带着那种味道,加上人群中的汗味以及药品土产散发出来的味道,原本便是鼻子灵敏的他几乎被熏得喘不过气来。

只是却也无法拒绝阿茹娜的热情,只好运转一丝能量在鼻间清楚异味,跟着热情女孩的脚步开始了痛苦的逛街。似乎那里的女孩子都有着逛街的爱好。生长在并不繁华之地的阿茹娜同样也不例外。

在这个街区之中三步一停五步一顿,关注更多的都是些制作粗犷却不失美感的饰物。一会拿起这个带带,一会又拿起这个比比,不时还戴着饰物转向阿福询问他的意见。

对此阿福到也并非一窍不通。居住在主人宿舍时,主人和那几个女孩也是没少抱着它上街买东西。知道阿茹娜是在询问自己意见,于是只好不停点头,但心中却对人类的这些奇怪爱好倍感困惑。

而见到阿福的不停点头,似乎也肯定了自己的眼光,阿茹娜的兴致也是越发的高涨,两颊脸上因为高兴而出现了羞红。如此一路奔跑很快便转完了一条街道。

正想向另外一条街区转去时候,突然阿福的意识中感应到不远有一团隐讳之极的能量。心中猛地一动,一把拉住正欲向前的阿茹娜,转身向着感应到的方向抬脚而去。

见到阿福突然转身朝着另一边走去,阿茹娜疑惑了一下后也没有反对静静跟上。此时在她的心里,只要能和看上的情郎在一起,怕是去那里都无所谓把。

对此一无所知的阿福顺着能量反应前行,不多久来到了一个贩卖饰物的地方,摆摊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蒙族老人,正拿着一支长烟管在啪嗒啪嗒的抽着烟,而在他身前的地面上摊开了一个大布块,布块上放满了不少林零散杂乱的小物品。

在蒙刀、鼻烟壶、擀毡、藤包、挂锁等一大堆凌乱的东西里,阿福一眼便找到了那散发隐讳能量的物品,却是一个直径十来厘米、造型奇特的铜镜,

镜身仿佛是被一只古怪野兽张口咬住,四角都清晰凸显那怪物的牙齿。背后是一层层怪物的鳞片,鳞片上还有一些如同蝌蚪般波浪线条的文字。铜镜正面周围都是无数细碎的纹路,由为奇怪的是那铜制的镜面,在阳光的照耀下竟隐约浮现上下两排牙齿和一个洞口,到仿佛是这咬着镜子四角的怪物口部一般。

那丝淡淡的能量正以隐讳之极的方式从铜镜浮现的那个洞口向外散发。一时间对这东西感到无比好奇,只是此时候语言不通,只好带这求助的目光看向一便的阿茹娜。

见到情郎居然对一面铜镜感起了兴趣,阿茹娜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刷的一下满是羞红,转身对这正自抽烟的老人叽里咕噜说了起来。

只是说了半天后老人突然身出右手五指大张,阿茹娜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显然是老人开出了让人无法接受的价格。女孩不放弃的又和老人争论了几句,但老人却依旧固执不肯松口。

阿茹娜只好满脸为难对这阿福比划,手势打了半天阿福这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钱这个东西阿福自然也很清楚,从被主人照顾时他就知道,钱可以在人类世界买到好多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狗道】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