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流氓大英雄 >流氓大英雄_第92节

流氓大英雄_第92节

作者:弈刀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3:5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2
那也没有什么用,你被我吸取了真阳,那也活不了多久了。”

谈宝儿惊骇欲绝,他早之前听老胡说书,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法术叫采补术,修炼者可通过男女交欢,采阴补阳或采阳补阴,乃是世上第一等厉害的妖术,却万万料不到自己竟会在这仙家禁地的血海深处遇到,最离谱的是还是极其少见的采阳补阴,并且使用它的还是个像仙女一样的可人儿!

想我谈大英雄纵横天下,竟会挂在女人肚皮上,说出去只怕不知道会笑死多少人。那话怎么说的,牡丹花下死,作鬼也下流。老子做个下流鬼死了也就罢了,只是可惜了若儿和远兰这两个大美女要为我守寡了,还有无法、小三、老头子和老胡他们,也不知道会不会因为瓜分我的遗产不均而自相残杀呢?

他脑中转着各种古怪念头,脸上表情也就跟着变换。那女子看他先是悲伤继而微笑苦笑,不由也是一笑:“没想到面临生死关头,你却比许多成名人物自在多了,难得难得!咦……这个袋子怎么没有被烧掉?”说着话,那女子低身下去,将谈宝儿身边的酒囊饭袋捡了起来,细细一看之下,不由失声道:“这个袋子怎么在你手里?你是胡戎族的人?”

第一百四十九章孽海花开

孽海之花

谈宝儿听她语气,似乎和胡戎族大有关联,只想说:“小弟正是胡戎族的,你们族长他女儿桃花和我可是很有一腿,大家老乡见老乡的,亲热归亲热,别真的整得两眼泪汪汪的好不好?”

但他全身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只差没有精尽人亡了,自然是不会回答什么问题了。裸女见他不答,轻轻哼了一声,念动咒语道:“嘎嘎拉西多多兀个!”真气到处,酒囊饭袋中所有物品在一瞬间全数转移到了袋子之外。

“哈哈,你还真是会物尽其用啊,这么多东西!”裸女不由笑了起来,“羊腿、烧酒、牛肉、黄金、银票……这个鼎是什么来头,还有这把弓……啊!这不是传说中的落日弓吗?你……难道你是今任的草原神使?”说到最后一句,她脸上又惊又怒。

谈宝儿张了张嘴,却没有吐出一个字来。裸女这次却反应过来,微微一笑,伸手一指,一点白光射入谈宝儿眉心,后者顿时觉得全身一暖,身上有了一股活力,四肢手足刹时间已然可以活动。

裸女道:“我再问你一次,你手上有酒囊饭袋,又有落日弓,你是不是今任的草原神使?”

谈宝儿搞不明她的立场,唯有试探道:“你和葛尔草原部落的人都有仇吗?”

裸女似笑非笑道:“我的问题还没有答,你这小色鬼反倒问起我来了!”

谈宝儿想了想,决定赌一把,当即正义凛然道:“没有错!我就是主持天地正义,改良社会风气,葛尔草原四族守护神的神使,落日弓的当代传人谈容!美女怎么称呼?”

“哪里有你这样自吹自擂的?”裸女失笑,“我叫烟霞,不巧得很,是你的前辈,上一任的草原神使!”

“哎呀!这可真是大水冲到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哈哈!”谈宝儿大喜,“烟霞姐姐你哪个族的啊?”

“我是莫克族的!”

“啊哈,这么巧,我也是莫克族的!现任的族长哈桑老爹和我可是熟得不得了,你认识不?”谈宝儿张口就是胡诌。

“哈桑吗?我离开草原的时候,他还躺在他娘怀里吃奶呢!你说我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烟霞哂道,眼中却满是怅然神色。

“啊!不是吧?”谈宝儿吓了一跳,眼前这美女怎么看都不超过十八岁,怎么竟然比哈桑那白胡子老头还大那么多?但他随即想起罗素心也是年纪近百的人了,却也是如妙龄少女一样,这些修为恐怖的怪物,他们的年龄都是不能以常理猜度的。

“等等!”谈宝儿忽然想起一事:“不对啊,烟霞姐姐!草原上任神使早在五十年前甚至连继承人都没有指定的情况下就挂了,你怎么出现在这……这个蓬莱的禁地里?”

烟霞笑道:“我本来就是蓬莱派的人,为什么不可以出现在蓬莱的禁区里?”

“啊!你不是草原的神使吗?怎么又是蓬莱的人?”谈宝儿大吃了一惊。

“谁规定草原的神使就不能成为蓬莱弟子的?”烟霞眉头大皱,眼见谈宝儿还要再问,忙道,“你个小色鬼问题还真是多!看在长生天神的份上,姐姐我不为难你,自己将东西收起,赶快离开这里吧!”说着将酒囊饭袋扔了过来。

谈宝儿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差点被吸成肉干的事实,当即决定赶快离开这喜怒无常的妖女,但他生怕惹恼这妖女,接过酒囊饭袋后,脸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道:“这个,难得他乡遇故知,要不……多聊一会?”

烟霞久别故乡,闻言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但一低头,却看见说话的人已经伸手迅快地去捡自己的各种零碎,哪里有半分要多聊一会的意思,不由摇头苦笑不已。她目光落到一叠裙装上,咦了一声,笑道:“你身上还带有女人的衣服,小鬼你还真是风流得很哦!姐姐三十多年没有穿过漂亮衣服了,送我一件如何?”

这些女装是谈宝儿在圆江城的时候专程买给若儿和楚远兰的,但有巴结这妖女的机会他自不会放过,当即很大方地将那一叠女装都扔了过去:“姐姐你随便挑!”

烟霞将那叠衣服接过,挑出一件长裙,微微一抖,一方丝巾却悠悠掉落出来。烟霞笑道:“你这小鬼还真是风流啊,随身都带着女人……啊!这丝巾……你从哪里来的,屠龙师兄他,他在哪里?”待她看清楚丝巾的样貌的时候,先是失声尖叫,随即抓住谈宝儿的肩膀,死命摇晃起来。

“哎哟!”谈宝儿被她魔爪抓得生疼,负痛下不由叫了起来,“姐姐你别抓那么紧,待我好好看看这丝巾再说啊!”

“对不起!我有些失态!”烟霞醒悟过来,将手松开,将丝巾递了过去,一双天蓝色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谈宝儿!

谈宝儿接过丝巾仔细看了看,猛然一拍头,记起这丝巾正是当日在大风城天牢中,屠龙子死后没有被化掉的那条,当时他以为是宝贝,就随手收藏了,这些日子都被他扔在酒囊饭袋里,混杂在一堆衣服里,却没有想到竟被烟霞给一下抖了出来。

谈宝儿想起刚才烟霞看到这丝巾的态度,心道:“这女人多半和我那晚辈屠龙子很有几腿,我得将我和屠龙子的关系说得好些!”当下将自己如何进入天牢,然后遇到屠龙子的事仔细说了一遍,只是其中自己骗屠龙子传自己阵法的故事,自然而然地就改成了屠龙子看自己资质超凡人品无敌乃是人中之龙,非要死皮赖脸地传自己阵法。

果然如他所料,烟霞果然正是屠龙子的姘头,等谈宝儿最后说到屠龙子施展了嫁衣之阵,自己将其火化的时候,烟霞已经是泣不成声,泪如雨下。

谈宝儿打蛇随棍上,叹道:“我和屠大哥,咱们哥俩情同兄弟,他临死之前,嘱咐我将这方丝巾送上蓬莱山,只是却不肯说要送给谁!唉,搞得我生怕送错了人,有负大哥所托!姐姐你对蓬莱这么熟,想来知道屠大哥这方丝巾应该是送给谁的吧?”

烟霞接过那方丝巾,叹道:“这丝巾,自然是我的!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原来他心里终究还是有我的,将这丝巾随身携带,只是……只是你为什么当时不肯和我说。唉,风月不改,斯人已故,往事前尘,此后只同陌路……这几句,可不正是当年我亲笔写给他的吗?”

谈宝儿看她梨花带雨语调哀怨,心酸之余好奇心起,问道:“烟霞姐姐,这丝巾究竟是怎么回事?”

烟霞悠悠道:“这事说来可就长了!五十年前,东海出了一条孽龙,屠龙子来草原向我借落日弓屠龙,我当时就喜欢上他了。但这神弓,历代神使却没有人可以将它拉开的,我不能,屠龙子自也不能。屠龙子不得不前往西域不老城……”

“不老城?是传说里听风阁的总部所在吗?”谈宝儿插嘴问道。

“嗯!”烟霞点点头,“就是听风阁的不老城!他想去那里借火石神剑!我当时想跟着他去,但身为神使却是不能离开草原的,于是我选择了假死,之后趁他们将我放到天池天葬的时候,调换了一具尸体顶替我,我自己则离开了草原,五十年间,再也没有回去过了。”

谈宝儿这明白上任神使死而复生之谜。

却听烟霞续道:“借到火石神剑之后,我们回到东海,终于成功的将那条孽龙屠杀,他也赢得了屠龙子这个雅号。我舍不得离开他,就也投身蓬莱,被当时的掌门天音上人收为弟子,成为他的同门师妹!只是可惜,他沉迷于阵法之学,时刻不忘钻研阵法,对男女之事,看得极淡,我知此事不能强求,只能耐心等待,不料想,这一等……却又是二十年光阴!”

谈宝儿听得一顿感动,想起楚远兰也是这般的等待谈容,心中不由轻轻叹气。

“我等了二十年,他依旧对我的感情视如不见。正巧当时守护这孽海的守护至尊天沁师叔死了,师父就将我和他以及素心师姐叫来,商议此事,我当即提出要做这守护至尊!”

“等等姐姐,这里不是叫血海的吗?怎么你叫孽海?这守护至尊又是怎么回事?”谈宝儿打断问道。

“血海的本名就叫孽海。因为这里的血全是上古神魔大战时所遗留,其中怨气极重,冤孽丛生,所以被祖师命名为孽海。当日无极祖师找到这些血,生怕他为魔人所利用,所以才用道藏乾坤大阵将其封印,并列为蓬莱的禁地。这守护至尊却是专门负责守护这孽海的安全,阻止这孽海中的妖物出去,一旦进入,除非飞升或者死亡,终身不能离开!”

谈宝儿吓了一跳:“啊!一进来就不能离开了吗?那屠大哥都不拦你吗?”

“他没有拦我!只是劝我想清楚。我当时气恼之极,便不听他劝阻,坚持要进入孽海!师父无法,只能应允。离开之日,我就用丝巾写下了那几句话,嘿嘿,风月不改,斯人已故,往事前尘,此后只同陌路,那意思就是说,你就当我死了吧,以前的事你都忘了吧,咱们从今往后就是陌生人了!

自此之后,我就将天下男人都当成无心无肺之人。这孽海其实是除开蓬莱困天壁外另外一处刑罚之地,但凡有罪大恶极的人,都会被掌门扔进孽海中。这三十年来,每有男人进来,我并不让他们立刻死,而是用采补术吸尽他们全身精气,让其不得好死!

我这么做,全是因为他!只是,只是……他既然心里没有我,为什么要将这丝巾收藏这么多年呢?如果心里有我,为什么又不阻止我进入血海?为什么?为什么……”

就这样,在这孽海深处,烟霞絮絮叨叨地讲,谈宝儿就认认真真的听,说的人固然是情绪变化万千,听的人却也是心有戚戚,不断出言宽慰。

到得后来,两人都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最后还是谈宝儿最先止住哭声,道:“姐姐你别难过了,其实我知道屠大哥为何不肯接受你。”

“你知道为什么?”烟霞大是诧异。

谈宝儿点点头:“屠大哥一生醉心阵法不假,但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你这样一个大美女对他那么好,他怎么可能不动心啊?只不过三十年前,屠大哥刚好和张若虚打赌,要破解他的九九穷方大阵。他知道这个阵法并非朝夕间可以破解,而又不愿意继续耽误你,所以才故意装出一副绝情绝义的样子,好让你死心。但他内心其实又放不下你,才会将你送他的丝巾随身携带,希望将来破阵之后,能来孽海和你相会吧!”

这个理由很是牵强,仅仅是谈宝儿的猜测,但烟霞却信了个十足十,闻言叹道:“这些神州内陆的人,一定也不如我们草原人的爽快。如果他早肯和我说清楚,我又何必弄到今天这步田地?算了小鬼,反正他也死了,我如今也在这孽海中过得惯了,往事前尘,就让他真的行同陌路吧!”

说时她将那丝巾微微一抖,丝巾上的中心生出一团烈火,慢慢蔓延到那一行行工整的小楷之间。她伸手一甩,那丝巾化成万千火蝶,扑腾一阵,穿越光球,湮没在无边孽海中。

只是那纠缠几十年的爱恨缘由,却也终究随着她这付之一炬,随波消逝,再也无人知晓。

烟霞心结既解,忽然自己在这孽海底已三十来年的赤身裸体竟是那么的不自在,从衣堆里挑出一件丝织长裙,裹住身体,显出曼妙曲线,竟是更加婀娜动人,再加上脸颊绯红,一时竟看得谈宝儿这多识美女的家伙如痴如醉。

烟霞白了他一眼,笑道:“你这小鬼,刚才还没有看够吗?”

谈宝儿道:“那是看一辈子也不够的!烟霞姐姐,你在这里呆着也无趣,不如你和我一起出孽海去吧!这孽海的守护至尊嘛,换别人来就是,我刚刚救了蓬莱派从掌门到扫茅房的,我看你师姐这点面子还是要卖给我的。”

“你救了蓬莱从掌门到扫茅房的?”烟霞愕然。

“对啊!”谈宝儿点头,当下将这次发生在蓬莱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烟霞听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道:“原来你有洪炉鼎啊,难怪可以在没有保护阵的情形下轻而易举地下到这孽海深处。要知道眼前掌门师姐送下来的人,可都是有她亲自出手保护才能到达我这的。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幸运啊!”

谈宝儿叹了口气,道:“谁叫我运气好,跟了个好老大呢!”事实上他今日种种成就,全拜谈容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流氓大英雄】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