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流氓大英雄 >流氓大英雄_第93节

流氓大英雄_第93节

作者:弈刀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3: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2
日无心将他拉上黑墨所赐。如果没有谈容这一举动,他现在依旧只是如归楼的一个小跑堂的,老死不见江湖,怎么会卷入时代的洪流,可能有今日种种辉煌壮举。

烟霞笑道:“听起来你似乎有很多故事,那你先不要走了,你和我讲讲你的故事,我帮你恢复下精力吧!”

“好啊!”谈宝儿答应,当下在盘膝坐了下来,将自己如何遇到谈容,之后怎样成为草原神使,凡此种种,学着老胡说书的样子,加上枝叶说了起来。

烟霞一面将真气渡入谈宝儿体内,恢复他刚刚被自己吸走的阳气,一面细细倾听,不时问上几句。

谈宝儿自被谈容施展移形大法卷入这乱世的洪流开始,心中藏了许多秘密,却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此时在这无边孽海之底,终于无一隐瞒地说了出来,心中痛快可想而知。

等他说到二上蓬莱,烟霞早已将他阳气修补完全,接口笑道:“你这些经历任何一件说出去都足以让别人艳羡一辈子了,姐姐我活了快百岁,可也不及你这半年的人生精彩。只是你这小鬼,你什么都和我说,就不怕我出去将你假冒谈容的事向天下公布,你不就身败名裂了吗?”

谈宝儿诚挚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见到姐姐,就觉得你是我的亲人,值得信赖,有什么话我都敢和你说!”

烟霞摇摇头,笑道:“小鬼,在江湖上混,可不是凭直觉办事!你这么轻易信人,以后可是要吃亏的!”

谈宝儿笑道:“那也不是!这么久以来,我可就和姐姐你说过,其余的人,就连我最亲亲的若儿老婆和无法那贼秃驴都没有说过。这江湖险恶,我可还是知道的!对付恶人呢,我就用最恶的法子,但是对付好人呢,我的提防就会少些。”

烟霞问道:“那什么人才是好人,什么人才是坏人?”

谈宝儿诧异道:“这还用问吗?真心对我好的,自然就是好人,想要害我的,自然就是坏人了!”

烟霞见他眼黑如墨,诚挚地望着自己,本想提点他几句,但最后想了想,笑道:“你这想法不能说错,但也不能说对,将来你经历的事多了,自己就明白了!不过你将姐姐当作好人,又将那丝巾拿来给我,姐姐我可不能不报答你!”说时将丝裙脱去,露出完美的胴体,随即去扒谈宝儿的衣服。

谈宝儿吓了一跳,挣开道:“不要吧姐姐,虽然你是个极品的美女,我又是个正常的男人,但我们刚刚才那个过,我元气都还没有恢复,会精尽人亡的了!”

烟霞白了他一眼,狠狠敲了一下他的头,道:“你穷紧张个什么?怕姐姐我还真的要吃了你啊。我是要带你上海面上去看一次孽海花,孽海花开,天海变色,你穿着衣服一会也会给你烧成灰的,所以不如不穿!”

“哦!是我弄错了啊!”谈宝儿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脱去衣物,于是两人就再次坦诚相见,只是奇怪的是,这一刻谈宝儿觉得自己心中竟然全无欲念,心中暗道:“难道老子人品好,心灵纯洁到和那个只会在柳树底下会情人的家伙(柳下惠)有得一拼了?”

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烟霞却已伸手过来握住他的手,念动咒语,白色光球顿时破开无边血水,朝着海面飞去。

烟霞似乎有一种在这血水中传递法力的神奇本领,千丈距离,不过是谈宝儿眨了几下眼的时间,已然轻松穿越。

下一刻,两人已到了孽海之上。两人在那种大如荷叶的植物上站好,烟霞立时收去一直笼罩在两人身上的白色光球,将两具赤裸身躯暴露在天海之间,

谈宝儿忽然想起一事,叫道:“哎呀不好!姐姐这里还有一个人!”但等他抬头去望天上,却发现本该在上面等宝贝的左连城竟已不在。

烟霞笑道:“不用找了!左连城已被我扔进这道藏乾坤阵法的一个角落里去了,他看不到我们,也听不到我们说话的!”

“哈哈!那就好啊!”谈宝儿放下心来。烟霞虽然不是他的老婆,但这短短的一段时间,他内心里却已经将她当作了自己的姐姐,让左连城那混蛋看到她的裸体,这个亏就吃大了。

烟霞看透他的心思,笑了笑,指着蔓延整个海面的那种神奇植物道:“宝儿你看,这就是孽海花,这种花就是以这无边孽海中的血水为养分,每十年开一次花,绚烂之极,不过花期只有一刻钟!”

“啊!那岂不是比昙花还短?”

“对!姐姐我到这里近三十年,却也不过看到了两次花开,你运气好,正好赶上了!不过这花好看还在其次,最重要的却是这花开之后,会结出一种神奇的果实!”

“什么果实?”谈宝儿好奇之极。

“你向下看就知道了!”烟霞微微一笑。

卷七(上)

一望无际的大海,里面流动着触目惊心的血红,上面燃烧着更红的火焰,燎过这一片苍茫,以一种上升的姿态无限攀升,仿佛要熔透那九万里之上的寂寂苍穹。

海面上如流云一般的热气在花间飘逸,形成阵阵的长风,带动着那火红的叶子招摇着,蔓延开去,形成一波一波的血浪。于是整个天地都是一片让人窒息的血色,孽海和四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熔炉。

烟霞如仙子一般,赤足站在一株孽海花的花叶之上。热风让她轻盈曼妙的身姿随着叶子飞舞,一头如火长丝,随之飘流,形成一种遗世独立的风神。

谈宝儿站在她身旁,看着这无边无际的血之海,遥想当年神魔交战,尸横遍野,两族勇士的鲜血交汇一起,流落成海,一时心中竟是毫无半点恐惧,反是为之全身血脉沸腾,恨不得立时能手持神兵冲驰在千军万马间。

“小鬼,你准备好了!”烟霞嘱咐谈宝儿一句,挽了挽衣袖,将一根白玉似的手指在唇间咬破,再一下垂,一滴嫣红的鲜血顺着指尖滴了下去。

这小小的一滴血珠,落入孽海之中。顿时间,水滴四周的海水为之沸腾起来,咕咕冒出一个个磨盘大小的气泡。气泡在一瞬间蔓延开去,裂开之后,溢出红色的热气,蒸腾上天,随之变成玫瑰色的雨滴,洒落下来,砸在孽海花叶之上,清脆有声。

一时天海尽皆笼罩在一片华丽的玫瑰雨岚里。

孽海之中本有许多生灵,此刻各色游鱼纷纷潜游上来,有的细如粉丝,有的宽如巨剑,五彩斑斓,却都跃出水面,好似一片片瑰丽的花瓣在暖春时候争奇斗艳一般。

天空不知从哪里飞来一群群谈宝儿从未一见的奇异鸟类,有的人首鸟身,有的三头九翅,有的双头比目,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些奇怪水鸟,或比翼翱翔,或向下俯冲,或相互追逐……遮天蔽日,穷尽万象。

鱼鸟之外,各种海中奇兽,各种昆虫,也让人目不暇接,这各式生灵,在滔滔血水之上,满海的烈火之中,或鸣或啸,或飞或跳,彼此辉映,形成一道道既诡异又瑰丽的风景。这死气沉沉的天海间,陡然洋溢出无限的生机。

谈宝儿一生之中,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奇景,不由为之目眩神夺,他紧紧握住烟霞的手,在这个姐姐的身边,此时的他不再是可以力挽狂澜的英雄,仅仅是一个纯洁好奇的孩子。

那雨下了一阵,渐渐变得细如发丝,如挂在天边,随着风四处飘散,为整个海天笼罩上一层的朦朦。那各种生灵,却越发热闹,

烟霞笑道:“小鬼,花可要开了,你睁眼看清楚,可千万别错过了!”随着她话音落下,海面上一直燃烧的烈火渐渐开始慢慢熄灭,本是红得如血的天空的颜色忽然开始转淡,而那海天间的亿万生灵也似乎感觉到什么,各自收敛聒噪,安静下来。

谈宝儿眼睛也不敢眨,大气不喘,认真盯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身怕错过什么。只见过不得多时,天空的血色消失不见,海面平静,气泡不再外冒,而孽海之上的血火也在悄然熄灭,一时玉宇澄清,明月朗照,海天俱被还原成湛蓝色。

一片湛蓝之中,布满整个孽海的孽海花也尽皆褪去红色,露出碧得清脆欲滴的大大的绿色叶子,像极了硕大的荷叶。唯有那花骨朵儿却是依旧一如既往的金光璀璨,外面包裹中血红的烈火。

烟霞玉臂一伸,却也不知从哪里弄出一只玉箫来,凑到朱唇边上,吐气如兰,顿时一串天籁之音,顺着孔洞徐徐倾泻而出。

箫声响起之后,海天之间忽又生出和煦微风,一海的孽海之花随着微风欢快摇曳,而田田的叶子之上,那金色的花骨朵上也在微风里徐徐绽放开来。

花朵展开之后,依旧被烈火包围,但花蕊的中心露出一片璀璨金光。那金光是如此的夺目,层层叠叠地充斥整个海天间,让谈宝儿几乎睁不开眼睛。

箫声婉转,如泣如诉,孽海花却开得如火如荼。过不得多时,整个孽海中的孽海花已然全数绽放,一眼望去金光洒满整个海天,所有的一切都被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

谈宝儿置身其间,只觉得全身每一处都有热血在沸腾不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久违感动占领了他的心胸。

“啊!”地一声,他忍不住仰天长啸,伴着箫声,大声唱道:“御风舞苍穹,横云渡楚天。一羽飘零千万里,蟾宫问天仙。仙人问我何所来,我语仙人北斗边。仙人为我歌一曲,道是我住天宫年又年,青丝如月凋红颜。前生何有成仙志,梦醒已是三千年。安得世间白头郎,一夕欢歌不知年……安得世间白头郎,一夕欢歌不知年……”

那一海的生灵,尽皆为这曲声所动,或随声沉浮翱翔,或发啸相应,一时鱼跃金波,鸟翔兽走,千奇百怪,却也千声万相,说不出的美丽。

一曲唱罢,那孽海之花已是怒放无遗,谈宝儿随着烟霞的箫声停住歌唱时,只觉得长久以来困扰在心胸中的种种担心种种抑郁,好似也随着那孽海花一起绽放开来,瞬间消散一空。

从来没有一刻,他如此坚定的知道自己前方的路该怎么走,胸中充塞着冲天的豪情,无怨无悔。他不由仰天大笑,满海的孽海花和其余各式的生灵,受他精神所感染,竟也各自回应出欢跃情状。毫无理由的,谈宝儿知道自己的精神修养在刚刚孽海花开的刹那,已有了长足的进步!

一笑既罢,谈宝儿这才觉出脸颊有如蚁爬,抬手一摸,却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烟霞早已停箫相待,见此笑道:“小鬼,孽海花开,十年一现,你有幸看到,该高兴才是,反哭个什么?对了,你刚才唱的歌很是好听,却不知是谁作的?”

“我也不知道!”谈宝儿摇摇头,“我是听昊天盟的一个小姑娘唱过,刚才一激动,情不自禁就遛了出来!”说着话,当日在皇宫里,吴月娘伏在自己背上柔声歌唱的情景顿时历历在目,心想这次昊天盟攻打蓬莱,却不知这丫头有没有来呢。

烟霞看他神色,笑道:“小鬼,你还真是够风流的啊,红颜知己遍天下,欠的情债太多,小心将来没有办法还!”

谈宝儿嘻嘻一笑:“怎么还不了?到时候我将她们全都集合起来,举行一个轰动天下的比武招亲大会!谁打赢了谁就跟我!”这个儿时梦想却是除开如归楼的玩伴张三之外,他第一次对着人说出,话一出口,他才觉出自己的心态也随着精神力的增长悄然发生了变化。

烟霞为之莞尔,正想再说点什么,却见那开得如火如荼的孽海花不知何时已开始悄然凋谢,金色的大如人手掌的花瓣悄然离开花茎,忽忽悠悠的,四处飞散,整个天空又被染成了金色。一直附在花瓣上的烈火却在此时纷纷朝花蕊里钻,形成一个个火把的形状。

烟霞笑道:“小鬼,可别说姐姐不提携你,这孽海花开过之后,马上就会结出果实,这些果实可都是好东西,你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还不快行动?”

好东西!谈宝儿一听到这三个字顿时从花叶上跳了起来。这时候,刚刚还怒放的孽海花芳菲尽去,落英缤纷了一天一海,凋尽芳华的花朵结出了好似莲蓬的巨大果实。他飞起来之后,御物之术展开,意念一动,那些果实顿时离开花茎,朝他张开的酒囊饭袋里飞了过来。

烟霞叫道:“笨蛋!别摘花蓬,取蓬里的种子就可以了!”

“知道了!哈哈!”谈宝儿大笑着答应一声,脚步已然落到海面,在海面凌波飞舞,而他所飞过的地方也再没有莲蓬飞出,而是万千的金色莲子从莲蓬中飞出,金色的谷粒一般,将他重重包围,到最后再也分不清是莲子落到他口袋还是他口袋里倒出了千万的莲子。

眼见谈宝儿孩子似的哈哈大笑着,一边用凌波术在海面疯跑,一边将酒囊饭袋的口子张到最大,将那些莲子装进袋子里,烟霞也不由露出真挚的笑容。曾几何时,她也有这样简简单单的开心过,纵马奔跑在葛尔草原上,天蓝草碧,只是岁月流转,心中塞满了人世的沧桑后,那些简单的快乐早已离她而去。

谈宝儿风驰电掣一般,在刹那间已窜出千丈之外,沿途的莲子尽数落入了酒囊饭袋。所幸酒囊饭袋有一种特质,即便是放一座山进去,那也是完全没有重量的,不然这会谈宝儿已经抱着袋子坠到孽海深处去了。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光,孽海花所结的莲蓬开始凋谢,只见之前一直在莲蓬中燃烧的烈火陡然变成了黑色,在一瞬间燃尽了所有的莲蓬。同时孽海花的茎叶也开始枯萎,过不得多时全数变成了枯枝。

那黑色的火焰开始在水面蔓延,如燎原一般,将那些枯枝烧了个干干净净丝毫不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流氓大英雄】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