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流氓大英雄 >流氓大英雄_第101节

流氓大英雄_第101节

作者:弈刀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4: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2
陛下英明!”满街的人都是跟着欢呼起来。皇宫对民间开放,这已经是百年难遇的盛事了,大家不高兴才怪了。

众人欢呼里,永仁帝又下一旨:“好了,事情就这样办吧!联要起驾回宫了,天威王、云蒹公主和楚远兰伴驾,其余的人都先回去吧!”

圣旨一下。自然无人胆敢抗命,刚刚围聚在东大街地众人陆续散去,而满朝文武大臣也跪安各自回自己府邸。秦观雨和无法一干人则是被楚天雄接走,带到朝廷专门为谈宝儿所建造的府郝里安置。

谈宝儿三人被永仁帝带上御辇,带回皇宫!细细盘问。于是谈宝儿就从自己如何在草原认识若儿,之后如何护驾南疆,以及后面发生地事细细说了。

永仁帝听得击节连连,笑道:“原来这其中还有如此多的曲折。只是可惜了那怒雪城的大门,竟然因为联的公主,被一支箭就给震碎了!”

众人闻言都是大笑。

紧接着,谈宝儿又说之后自己和楚远兰千里逃亡,又如何引水灭了南疆王的几十万大军,之后如何单刀赴会,在九灵山顶大发神威,却被困在九灵大阵,若儿和楚远兰远赴东海求救,自己又如何会合寒山一派,之后力挽狂澜,灭了昊天盟和南疆王府地双重夹击,因此真气耗尽,昏睡三月,乘坐九木神鸢回归。

这许多故事,本已是曲折离奇,错综复杂,再加上谈宝儿舌归莲花的演绎!删去许多他丢人的和一些如小三和烟霞等不可轻易告人的情节,同时又添加一些神奇的过程后,顿时变得更加匪夷所思!传奇之极。说到后来,就连谈宝儿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居然一路瞎撞,居然稀里糊涂就立下如此多的功劳。

作为听众,永仁帝固然是听得啧啧称寿。即便是作为当事人的若儿和楚远兰,也对其中许多细节也并不是特别了解,听到紧张处。也是紧紧握住他的手,手心满是香汗。

等说到谢轻眉终于盗走九鼎之一的流金鼎时,谈宝儿道:皇上!这九鼎大阵,关系神州安危,臣急冲冲赶回来,是恳请陛下能够立即下旨,调集精兵强将,全国范围内设置关卡,搜索这些魔人地踪迹,务必不能让他们将鼎带出神州!”

永仁帝道:“这些日子联也在思索九鼎的事,或者这九只鼎本身真有神功,但这九鼎结界一事发现这应该只是一个骗局而已。不然的话,结界未破之前,这帮魔人还不是潜入神州了?再说如果带走一鼎结界就破,上次谢轻眉带走了皇宫宗庙里的那只鼎,这结界早已破碎,但时至今日,却也没见魔人从任何一个方向大举进兵啊!所以。全国范围内搜索魔人间谍是不错,这九鼎之事。之后却不必放在心上。”

谈宝儿听得一愕,他或者可以说上次谢轻眉并未带走吸风鼎!但对于那么多魔人如何潜入神州却没有被结界的力量化掉,他自己也是说不上来,但小三明明说这九鼎不能让魔人得到。这却是千真万确的。

他正不知该如何说,楚远兰却道:“陛下认为九鼎之事是无稽传说,那请问陛下,当初第一次人魔战争时,天火烧掉魔皇三十万大军地事又怎么解释?在第一次人魔大战的中期,魔族曾经占领过九大州之中地阳州和桶州,但他们大军却是慢慢推进,每占一地,魔教教主就必须花费大量时间作法去抵消这一地的九鼎大阵的影响,军队才能顺利驻扎。而他们一向后退,再占领一个地方后。更必须重新作法。这又是为什么?”

第一次人魔大战爆发之初,魔皇一面用大军强攻北部边关外,一面却又派遣了三支奇兵从水路绕道奇袭京师大风城,但这三支奇袭部队分别进入东面的莞州,南面的越州和西面地云州时。他们所在的天空都凭空落下了一场天火。三支十万人的部队,无一幸免。而等魔人烧光之后,这三场大火也就凭空消失不见,最神奇的是大火只烧死了魔人和他们的坐骑,而这块地面其余一切事物却是毫发无伤。

在此后的战争中,魔人的探子一进入九大州的范围之内,立时便会被天火所焚,消失得无影无踪。至此人魔两族才相信了那九只巨鼎果然是结成了一个阵法结界,同时守护着九大州。之后磁阵被称为九鼎大阵。

楚远兰问的这两点。正是关于九鼎大阵的起源传说。

永仁帝道:“联这些日子都在查找关于这些事地真相,通过资料显示,联发现当年的天火事件,只怕仅仅是无方神相萧圆前辈地巧妙设计。天师教有一种比符燎原符还高级的火符,叫做断念符。这种符一口挫烧起来!只燃烧能思维的生物,对于不能动的生物却可以无伤。当年萧圆前辈肯定是事先得到消息,所以在魔人所在的三州之地悄悄布置下了这种符。”

谈宝儿三人听得面面相觑。永仁帝又道:“这天火是他们设计出来地,那么之后关于九鼎结界的事,只怕也是他们放出来恐吓魔人的。魔人每占一地就要作法,只怕也是因为萧前辈等人在城里做了手脚吧!唉!前辈们为我们留下了智慧,我们却当做是保护伞,以为从此安枕无忧,真是愚不可及啊!”

若儿和楚远兰两女听得频频点头,唯有谈宝儿心知小三绝不会无的放矢,但偏偏关于小三的事自己答应他不能随便透露,一时暗自着急,却是全然无可奈何。

永仁帝看他神情紧张,显然不能释怀,更加觉得这家伙是个大大的忠臣,便笑道:“容卿不必担忧!你先看看这个!”说着从袖子里取出一小卷锦轴递了过去。

谈宝儿接过一看,文字倒很简单,全数认得:龙州魔人忽退百里,武神港魔人也已撤退。十一月初一。

永仁帝解释道:“这是联刚收到的前线战报!其余的诸处城池也是收到这样类似的情报。试问如果九鼎结界破去!魔人就能长驱直入,这时候他们应该是大举进攻,而不是像往年冬季一样进行龟缩吧?”

魔人因为有太多地兽性,是以每年一到冬天就会困乏,特别是八族之一的蛇人更是有冬眠的趋向,一到冬季他们的战力就会下降。是以每年的秋季他们的攻势最为凶猛,而到每年的十二月之前,他们都会放弃很多城池,进行战略撤退,退到神州最北边的云天山之后坚守,直到明年开春再进行大战。

这一点谈宝儿自然知道,听永仁帝一说,顿时也是释然。如果九鼎结界真的有用,谢轻眉肯定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去解开结界,打草惊蛇,给神州充分的时间去准备。或者真的只是因为那九鼎本身有无上神力……”三才如此着紧吧。

永仁帝太久没有看到若儿,很是亲热!拉着三人在宫中看戏闲话。这一聊就是半日,眼见天黑。永仁帝让人传来晚膳,四人一起吃饭。楚远兰家教森严,举止自然是矜持有礼,但谈宝儿流氓惯了,见桌上美味佳肴所列尽是自己生平未见。自不懂得什么是客气,大吃特吃。

永仁帝自不会疑心这位谈大英雄的来历,只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军费没有给足,搞得自己的大将在外面没有饱饭吃,回头派出特务机构夜骑暗自调查户部和兵部尚书,却果然被他查出许多批漏不提。

酒酣耳热,宾主尽欢时,已是长夜漏尽,永仁帝道:“时候已然不早,容卿你和远兰就不要回去了。今夜就在宫中歇息吧,你府上和楚尚书那里联会派人去通知!”说完便传来太监。带了口谕过去。

谈宝儿和楚远兰自是再不能推辞。永仁帝道:“容卿,你刚刚回来,也不要去卫天殿了,就和远兰一起住青云殿吧!”

陛下英明!谈宝儿听得热血沸腾!心说皇上难道这是要给我机会一皇双凤了玩却了?却听若儿鼓掌道:“那再好不过了。你们都住宫里,明天一早我就可以从洗玉楼直接来找你们玩了!”

永仁帝笑道:“你刚一回来,就又要去洗玉楼找柳妃?你这样做的话,联还说今晚传她来未央宫呢!”

“不嘛父皇!”若儿搂着永仁地脖子撒娇,“她陪了你好几个月了,若儿就抢你的老婆一晚上你都好意思不让啊!”

“好吧,好吧!联算是怕你了,今晚她就是你地了!不过记得睡觉别踢被子,冻凉了联的爱妃。可是拿你是问!”

“知道了!”若儿大喜,朝谈宝儿和楚远兰说声晚安,直接出门去了。

谈宝儿玩不成却很有些失望,但更让他失望的是,永仁帝并没有安排他和楚远兰在同一房间,而是隔邻。

领路的太监姓黄,人称黄公公,是永仁身边的亲信,震于谈宝儿地威名,又见他如此受宠,便也刻意笼络,临走之前细细将宫中注意事项不厌其烦的细说一遍,最后不忘叮嘱道:“王爷,您领金翎军不久,这皇宫大内的森严规矩您所知不多。您虽然圣眷正隆,犯些小错或者还好,但若是触了某些忌讳,陛下也是护你不住。所以这晚上,您最好就别出门,即便要出门,也千万不要出青云殿范围!”

谈宝儿心道:“老子上次还背着个盟匪在宫里追一个魔族的妖女,最后还大闹宗庙,这忌讳犯的还少了吗?”口中却忙称谢,并顺手塞过去几张银票:“多谢黄公公指点,一点小意思请公公喝茶!”

黄公公不动声色,余光一瞥,发现那银票竟是面额上千!眼中便满是笑意,又着实客气几句,这才告辞离去。

送黄公公出门回来,隔壁楚远兰的房间已是灯熄烛灭,谈宝儿回到自己房间!望了望那厚厚的宫墙半晌,最后憋出一句:“我恨墙壁!”当即喝了点水,躺进锦被罗帐里,合眼休息。这几日都是坐在九木神鸢上,睡眠质量难免有些下降,今天又是被一天的折腾,沾枕即眠。

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中,谈宝儿忽有所觉,陡然睁开眼来,头顶屋下占上竟有细微颤动。他暗暗吃惊不已心说这皇宫难道真的变成了菜市场,是个人都敢半夜三更的来转悠一圈?以前也就不说了,江湖上地兄弟难道不知道,现在这禁军三军之一的金翎军可是由老子掌控地吗?

他心中恼怒,当即运转九霄之气,展开御风弄影之术,整个人化作无形的清风,从屋瓦的缝隙里穿出,落到屋顶之上。

一眼望去,楼阁峥嵘勾心斗角里,一条淡淡白影若隐若现,虽然快如流光,但谈宝儿却看清那是一个长发女子的背影。

难道是谢轻眉?谈宝儿又惊又喜!但他转念一想,却又是不对,要知道自己从东海过来可是乘坐的九木神鸢,一日万里之速,谢轻眉功力再高也不可能达到这样地速度。但这人不是谢轻眉,却又是谁?

他一边想,一边化作清风紧紧跟了上去。

那女子身法迅捷,只如电光闪动。沿途士兵无一发现,但她再快也快不过上古奇术御风弄影。自然也不会知道身后有人近在咫尺的在追踪自己,只是一昧向前。两人一前一后地飞了一阵,前边那白影忽从房顶落下,钻进一片华丽楼阁中。

谈宝儿紧步跟了上去,无意间瞥见那入门的大殿门棚上书有三个大字“保和宫……心中微微一凛,刚才黄公公离开前曾经特别叮嘱几个地方不能去,这保和宫属于内宫范畴,里面住地都是永仁帝的嫔妃,除开轮班地禁军,任何人擅自闯入都是死罪。

他正动念的功夫,那女人却已经进了保和宫,绕过侍卫,进了一个名叫……雨柔殿!。的大殿前,轻轻推开一扇窗户。飞了进去。

箭在弦上,谈宝儿也顾忌不了这么多。身法一点也没有停顿,在那女子合上窗户的刹那,顺着窗户缝,无声无息地飞了进去,将御风弄影术地风形转为影形。化作一道淡不可见地黑影,落到一处暗角里。

事实上化作无形的风更不易被人觉察,但御风弄影的意思就是,动时为风,静时为影,他一旦决定要停下来,自然就只能化作影子。

因为已是三更之后,是以大殿之内,只点了一盏昏暗的长明宫灯。映得整座大殿昏昏沉沉,气氛微微有些诡异。但更诡异的却是屋子里的人,在本该属于嫔妃安睡的大床上,此刻正坐着一个脸上挂着淡淡微笑的年轻男子,嗯,确切的说应该是个少年。

待谈宝儿看清这少年的脸,几乎没有当场叫出声来。他在京城识人不多,但不巧得很,这少年他偏偏就认得。因为这少年正是上次直接将他送进天牢地张浪,国师张若虚的儿子。

在这一刹那间,谈宝儿地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即便张若虚手眼通天,也不可能在晚上安排张浪出现在这深宫之中,那就只能是白天。今天白天来迎接自己的人堆里正好就没有张浪。说不定就是那个时候他乘人少遛进来的。

这几个念头在他心中闪过只是刹那间事。眼见白衣女子进来,张浪蹭地一下从床上起身站了起来,而那白衣女子关上窗户后,回过头来。

谈宝儿之前一直在那女子身后,现在终于有机会看清她的脸,一见之下却不由失望之极,因为这女子非但不是一个美女,反而是奇丑无比。

那女子看见张浪,脸上满是喜悦之情,也是三步并作两步朝他扑了过去。两个人相互拥住,火热地开始亲吻,过得片刻,衣衫顿时落了一地,纠缠着朝床上滚去,随即从喉咙里挤出来地低沉淫声开始在大殿里轻轻回荡。

谈宝儿暗骂道:“老子大半夜的起床,难道竟是来看你们的活春宫吗?最要命的是女优还这么差劲,张老弟啊,你的品位还真是独特啊!”

却在此时,张浪和那女子忽然停住,两个人低低的喘息。谈宝儿大是愕然,心说这么快,会不会太夸张了点!便听那女子问道:“怎么了?”声音竟然清脆可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流氓大英雄】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