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流氓大英雄 >流氓大英雄_第102节

流氓大英雄_第102节

作者:弈刀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4: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2
    
张浪道:“那神箭到手了吗?”

那女子笑道:“我就知道,没有看到那东西,你终究不放心!”说时伸手向头发里摸了摸,不时取出一支闪闪发光的小箭来。

    

张浪看到那箭,大喜过望,一把抢了过来,喃喃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闭月神箭!”

闭月神箭?

    什么东西啊?谈宝儿见张浪如此神情,这东西多半很属,但偏偏自己压根没有听过,一时如坐闷锅,心说老子是不是该抽个时间好好读点书了。

    

张浪看了那神箭片翥,随即狠狠在那丑女脸颊上亲了一下,道:“巧巧,你果然不愧是听风阁主的亲传弟子,这东西藏在那么凌烟阁那么隐秘地地方你都能偷出来!”

丑女得意一笑,道:“听风阁别的不行,这机关算术却最是擅长,再说永仁那老儿带我进去了好几次,要是还偷不出来,那可不是丢人吗?”

谈宝儿听她如此称呼皇帝直接吓了一跳,但随即心中一动,这娘们竟是宫中的嫔妃,她脸上戴了人皮面具这几个念头才一转,他全身陡然一寒,全身毛发倒竖!

    慌忙展开身法,瞬间挪移出三丈之外。

第一百五十五章云台点将图



    “蓬!”一张红色的符纸贴在谈宝儿方才立足之处,顿时炸起一蓬燃烧的木屑,通红的,如绚丽的烟火一般绽开。

    

操!张若虚!待谈宝儿余光瞥见发放符纸那人容貌的时候,低低骂了一声,再不敢停留!

    御风弄影再次转形,化作一缕清风!从门缝里遛了出去。



    “谁?爹!你怎么来了?”张浪发现那燃烧的符纸!先是大惊,随即看见张若虚,却是一愣。

    张若虚一挥道袍衣袖!那符纸顿时熄灭,再张手一吸将那残余符纸收回!

    走到两人身边,看了看两人一眼,忽然左掌快捷无比地拍在那丑女身上。

    

紫光一闪!那丑女不及反应,顿时被这一掌拍中,指着张若虚想说什么,却只吐出了一口鲜血。

    



    “巧巧!”张浪大惊失色,慌忙上前将丑女抱住,细看时却已香消玉殒,不由回头望着张若虚怒道:“爹你到底在做什么?”

张若虚慢条斯理地将藏在手心的紫色符纸收入腰间布袋,然后这才冷冷瞪了张浪一眼,道:“你这畜生还好意思问我?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打凌烟阁中东西的主意,你嘴里答应得好好的,回头居然勾了皇妃,帮你去取闭月神箭!”

张浪不服气道:“凌烟阁中的东西,朝中除开我们父子!再无人会用,我们有责任让这些宝物重见天日立威沙场,不是吗?”

张若虚冷哼道:“立威沙场?就你那点本事,哼哼……刚才要不是我及时赶到,吓走在暗处偷听的人,你明晨就准备在天牢里度过你下半辈子了!”



    “啊……刚才有人在偷听?”张浪这才大吃一惊!

    “爹你怎么不将他抓住?”

张若虚露出凝重神色,摇头道:“此人精通隐身遁迹之术,又机警得很,硬要抓他必然要大动干戈才行。那一来还不得惊动整个皇宫?不过我已将你的奸头杀了灭口,你回头将她尸体化掉!我现在就将闭月神箭还回去,即便他有胆子去告密。却也没有证据指证你,这件事就成了永远的悬案!”

张浪皱眉道:“可是爹,这皇妃失踪!毕竟是大事!回头皇上追查起来,只怕又是一场大乱吧!再说这柳巧巧暗地里的身份可是黑道三大势力之一听风阁的弟子,武风吟只怕也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吧?万一那人是你对头,去告密的话。问题可就麻烦了!”

张若虚淡淡一笑:“我虽不知他是谁,但大风城中,能在我张若虚眼皮底下溜掉的人,却是屈指可数!他这人外方内圆,断断不会干损人不利己地事,你放心就是。”

张浪大喜:“那这闭月箭!爹你让我先玩玩再还回去吧?”



    “不可!你以为这闭月箭是玩具吗?这是凌烟阁诸宝之首。如我不带回去,凌烟阁明早就绝对会塌掉!给我!”

张浪再不敢多说。

    当即将那支闭月神箭交给他老子!他自己则掏出一张化尸符,念动咒语贴到了那丑女身上。

    然后父子二人同时消失不见……

却说谈宝儿,虽然撞破张浪的丑事,但这对他而言!

    仅仅是一场活春宫的表演秀而已。他在肯定刚才张若虚仅仅是通过真气的波动感觉到了自己地存在!

    不可能看清楚自己的容貌后,便决定本着不惹火烧身的原则,对这件事装作没有看见!

    当即遛之大吉,迅快地回到了青云殿自己的住处!偷笑回味一阵,很开心地继续睡觉了。

    

次日一大早,谈宝儿还在睡梦中。就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随即若儿便闯了进来。

    谈宝儿见小丫头小嘴嘟着,脸色不善,便笑道:“是谁将我们的公主殿下气成这样啊?”

若儿气鼓鼓道:“还不就是那个柳巧巧就是柳妃了!昨天晚上还和我在一起睡的,一大清早招呼都不打,却不知道死哪里去了,昨晚还说今天陪我上街去买新衣服呢!”

柳妃?

    柳巧巧?不是这么巧的吧!谈宝儿心念一动!想到了昨夜那丑女,不由恶意揣测道:“该不会是昨天晚上老张来了后!联合他儿子和柳妃一起玩阳,因此累得起不了床吧?”想起老少两代天师和一个皇妃大战的好戏被自己错过!

    暗自懊恼不已。

若儿又道:“你不认识柳妃,这妮子有趣得很,虽然她是父皇地爱妃,但关系和我却是极好的……算了!你不认识她,说了你也不知道!回头你见了就知道她的好了!你快点洗漱,我去叫楚姐姐一起吃早点,一会我带你们进云台去玩!”

云台啊!

    谈宝儿心中一动。

云台又叫白玉云台,乃是大夏开国皇帝所建,和另外一个有名的京师名胜凌烟阁一起,分别是为了表彰当初开国有功的开国七十二贤中的武将和文臣。

    

在昨夜之前,谈宝儿对这两个地方就已经是很感兴趣,不过那只是止于对英雄的崇拜,昨夜听张浪居然从凌烟阁中取了什么闭月神箭出来后,他对这两处地点地兴趣就更浓了。

    此时一听若儿说去云台,自然是很开心的了。

等他洗漱完毕到了隔壁,楚远兰也已经梳妆好了。

    楚远兰脸色比往日来得红润,却也不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还是因为昨夜偷偷想了他一夜有些陡然见到他害羞,总之是娇艳不可方物,和若儿比肩而站,真是一对仙子!

    看得谈宝儿心中大乐。三人出了青云殿。直扑未央宫。永仁帝早已等候三人多时,当即让人开饭。

    用过早饭,若儿道:“父皇,我今天要和你驸马去云台玩,你将云手给我吧!”



    “你要云手做什么?你至少要十年之后才能使得动它地啊!”永仁帝一愕。

    

若儿得意道:“那可未必。这次我跟你的大将军出去转了一圈,功力可是大进了。使用云手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真的假的?”永仁帝将信将疑,却还是从怀里摸出一只白玉雕成的人手,递给了若儿,“反正这东西留在联身边也没有用,之前联只是帮你保管。现在你有个英雄盖世的夫婿保护你,联也不担心别人来抢,不管你能不能用,以后就都留在你身边吧!”



    “谢谢父皇!”若儿大喜。在永仁帝脸颊亲了一下。

永仁帝脸上露出仁慈地笑容,摇摇头!

    对谈宝儿道:“容卿,你自去龙州前线后,离开京城有一年时光,半年前你回到京城也不过呆了一晚上,对京城只怕有些陌生了。难得公主这么有兴致,联就放你两天假。让你们三人四处逛逛。婚礼之事,有楚尚书给你筹备,大可不必担心!”



    “陛下英明!”谈宝儿大喜。他确实还没有好好在京城逛过!这些日子历经风波,难得有个闲暇的日子,有两位相陪去逛街,自是再惬意不过。

    至于无法小青等人。在重色轻友地大前提下,却是暂时可以放之脑后的。

    

三人当即拜别永仁帝。换了便装,出了皇宫来,却见宫门口早已停了一辆华丽马车,若儿拉着谈宝儿和楚远兰就要上车。

    谈宝儿笑道:“若儿,既然是逛街,当然是走路逛着才好啊。坐马车会少很多乐趣的!你要是担心被别人认出来,我可以用画皮之术的。!。

若儿道:“不用了,不用了!这逛街呢,等我们去了云台回来再逛吧!嘻嘻,我可是等了十多年了,终于可以用云手了,当然是要先去云台地了!”说时就拽着两人上车。

    

谈宝儿两人无可奈何,被拉上车来。马车启动之后!若儿一时用手去摸那玉手。

    一时又拿玉手去贴脸,脸上乐开了花一样。谈宝儿两人都是好奇不已。

    楚远兰问道:“若儿,这云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这么迫不及待啊?”



    “秘密!”若儿咯咯笑了起来,“总之一会到了云台你们就知道了!”

白玉云台和凌烟阁都在京城的北边,距离城墙并不远,都是依墙而建,并且相互对望,而高度却远远超过了那二十丈高的城墙。

    站在上面,可以轻易地望见城外气势磅礴地天河和苍澜江水,但更重要的是,可以望向北方的土地,让人生出忧国忧民的抱负。

    

本来这样的高度,在京都建筑中,也是鹤立鸡群地,是属于一进城就能睹望到的所在,但谈宝儿这两次到京城,第一次是在晚上!

    第二次又是被大群人所包围,是以并未注意到。

等他下了马车之后,才发现这两个建筑出类拔萃的高度,比之皇宫还有过之。

    一问若儿才知道这是开国皇帝故意所为,说是英雄贤士功在社稷,重于天子,这两座纪念碑一样的东西,高度便故意高过了皇宫,而之后京中所有建筑,便不允许高过这两个地方。

    

白玉云台和凌烟阁是一左一右相对的。白玉云台是一个五边梭台的形状,高达五十丈,棱台的底座方圆有三十丈,顶端却也有二十丈,全部由一种白色地石头所建成,却并非真的玉石。

    凌烟阁则是一座木质地楼阁,由下而上,笔直挺立,高度和云台相若,被分成了大约有十层的样子。

    

这两处地方的四周虽然没有保护的栅栏,但却有着约莫五百人的禁军在森严戒备。

    因为神圣,所以除非是朝廷命官,是不允许靠近云台的,朝廷命官,平时也只允许在台下楼前祭拜。

    只有到了清明、重阳和国庆等盛大节日地时候,这些人才登上云台和凌烟阁中缅怀先贤,同时寻常百姓也在此时被允许到台下楼前来祭拜瞻仰。

    

马车停到云台前面,立时有守卫的禁军中就有两人上前来,其中一人正是负责这百多名禁军的年轻百夫长,名叫蒙田。

    蒙田行礼将三人接下车来,对若儿笑道:“公主殿下今天又来祭拜云台啊!大夏国中,数公主最是敬重先贤,比诸位皇子还要勤勉,真是让人敬佩!”

若儿笑道:“他们一天都有事在身,不像我这样有空啊!对了,本宫身边这位是谈容将军,昨日刚被父皇封为了天威王。这是楚尚书的千金楚远兰姐姐。”



    “啊!见过天威王殿下、楚姑娘!”蒙田等人每日在云台守卫,虽然久慕谈容之名,却并不曾见过真人,听到本人就在眼前。

    自是忙不迭的行礼,眼中满是敬重。

谈宝儿这些日子习惯了被人奉承,自然而然地就养成了一种气度,忙也点头回礼,客套几句,应对很是适当。

    

大家说了一阵话,若儿将刚才在路上买的香烛拿下车来,对蒙田道:“蒙将军。今次你就不用陪我上去了,我们三人自己上去就行了!”

以前每次若儿上去都是蒙田相陪,拿拿香烛什么的,最主要的却是但非公主的安全。

    只是这次在若儿身边地是谈容在,蒙田便也放下心来!识趣地点头称是,领着三人来到云台下。

    

云台虽然仅仅高达三十丈。但从下面向上望,台顶真的有云气缭绕。

    很是神奇。云台三面皆是陡壁,唯有南面是一条陡哨石阶,左右有铁链纵横,两边都有士兵把守。

    

走到台下,谈宝儿这才发觉这云台从上到下,用巨大地抬体字。

    在台身上雕刻了几十个人名,其中刻在最上面的,就是开国之初的云台三十六将,至此以下,乃是历朝历代立下巨大战功的名将!

    每一个名字地背后,都代表了一个个传奇,一时不由心中激荡,心说老子死后。

    不知道能在上面留名不,留的名字是谈容还是谈宝儿

他正想的时候,却听若儿道:“蒙将军,你将沿途的士兵都给我撤到台下来,将台下给我团团守住,没有本宫的命令,任何人不准上台来,违令者斩!”

蒙田见公主今天表现如此奇特,知道必定事非寻常!

    但却也不敢多问,当即传令上去。过不多时,上面士兵全数撤了下来,在台下守护。

    若儿这才带着谈宝儿和楚远兰登台。

三人朝台上走去。谈宝儿憋了满肚子的疑问,但大多问题想到一会上台都会有答案,最后却终于被他想到一件事:“若儿,我听人说陛下有九子一女,但为何这这两次进京,满朝文武都来欢迎我,偏偏就没有看到过你那些皇兄呢?你刚说他们每天都有事忙,都是忙些兰妹你拉我衣袖做什么?”

被谈宝儿一说!

    楚远兰不得不缩回了手,神情很是尴尬。



    “楚姐姐,没事的!老公又不是外人!”若儿冲楚远兰笑笑,对谈宝儿道,“他们真能有什么事了?一天不过耽于酒色而已!九位皇兄,没有一个成气的。父皇每次和我说起后继之人,都是头疼不已。可惜历代帝皇之中,数他子嗣最少,这却也是没有办法地事。!。

谈宝儿哦了一声,怕若儿伤心,却不敢再多问,一时气氛颇为沉闷。好在这三十丈高的云台并不算特别长,过不得多时三人就看到了台顶栅栏。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流氓大英雄】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