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33节

兽行天下_第33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2:0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杨戕说道,从舒茹手中接过毛巾,“我在想点问题而已,洗个脸就没事了。”

果然,不一会杨戕就回复了精神,变回了以前的样子。

    舒茹不禁奇道:“将军真是怪人,一会的功夫就恢复了精神,哪里像一个没有睡觉的人。”

杨戕只是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罢了,他道:“练武之人,精力自然是大异常人了,此乃常理。”

此刻,忽地门外有人来报,公主着人来请杨戕。

    

杨戕道:“快请。”

不一会,那位宫女就被人领了进来。

    杨戕一看,这宫女不仅貌美,而且甚是有礼数、教养。



    “奴婢月素,见过将军。”

那宫女对杨戕微微一福礼,道:“奴婢奉公主之命,来请将军到府邸一叙。”

杨戕道:“请姑娘稍等,待本人更衣之后,即刻便与姑娘同去进见公主。”

杨戕不敢失了礼数,披甲整冠,而后才跟随这宫女到了太子府,因为甄善公主仍是住在太子府中。

    

不过,为了公主安全,在她的院内院外,都有大量的士兵在巡逻站岗。

    

杨戕刚至门前,就被一个士兵而拦了下来,道:“请将军交出兵器。”

杨戕正欲解下背后长枪。

    

宫女月素不卑不亢地说道:“公主有令,杨将军不必卸下兵器。”

那士兵听是公主之意,便不敢强留,退在了旁边。

    

杨戕跟随月素,来到了厅堂,此刻甄善公主已在此等候了。杨戕行礼道:“末将杨戕,见过公主。”



    “免礼吧。”

甄善公主说道,然后对旁边的几个宫女道:“你们都退下去吧。”

几个宫女施施告退。

    



    “将军请坐。”甄善公主说道,“此间并不其他人,杨将军不用太过拘礼。”

杨戕连忙道:“君臣之礼,岂敢不尊。”

甄善公主轻笑道:“想不到将军倒是一丝不苟之人。这样吧,那本宫今日就特许你可以不遵守这君臣之礼,如何?以内本宫只是想找将军你谈谈,并非全系朝廷大事。”

杨戕道:“却不知公主找末将所谈何事呢?”

甄善公主道:“本宫一直对将军很好奇,想看看将军究竟是如何的一个人,因为芜城、沂洲的人,都当将军是天神下凡哩。”

杨戕道:“这不过是这里的百姓抬举罢了,末将不过是一介武夫,只懂上阵杀敌罢了。”



    “是吗?”

甄善公主淡淡地说道:“将军倒是谦逊之人。不过,将军身边的那只‘护国神鸟’呢?我听闻此乃神鸟凤凰,却不知是否属实。”

杨戕心道,原来这公主只是对自己好奇,并无其他念头,心中就少了许多的顾及,说道:“此鸟的确是神鸟凤凰。不过虽然它时常在末将左右,末将却也无法约束于它,公主若有兴趣,过几日末将便让它来见见公主如何?”

甄善公主叹道:“果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本宫还以为凤凰乃是传说之神物,不想居然能在世间看到。瑞物下凡,想必也是我父皇之福,如此,定可永葆江山社稷。不过正所谓‘良鸟择木而栖’,本宫听闻,将军一直效力于十皇兄,可有其事?”

第二十七章攻心(下)

杨戕不知甄善公主一下子将话题转到这里,究竟是何意图,说道:“庸王对末将有知遇之恩,是以末将理当全力以报庸王恩德。”



    “知恩图报,理当如此。”

甄善公主道,“本宫听闻将军乃是忠良之后,先祖正是杨公定国,也难怪将军如此豪勇了。不过,恕本宫直言,将军是否只知小义,而不名大理呢?”

杨戕无法和公主争辩,只得道:“末将不明,烦请公主明示。”

甄善公主道:“想必将军自小就明白忠君报国的道理吧。君,自然是我父皇,国,自然是朝廷。十皇兄虽对将军有知遇之恩,然他亦是父皇的朝臣,理当为父皇分忧,任用贤臣,因为此乃为臣之道。故而,将军若要感恩,自然是应当感激父皇,何况你身为臣子,理当报效国家,而非个人。将军乃是识理之人,不知本宫这话可是在理?”

杨戕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个年纪青青的公主词锋竟然如此厉害,而且一针见血,令自己无法反驳。

    想道这里,杨戕不由得又联想到在草原上遇到的那个锦绣姑娘,只怕单论心机和词锋,她们两人可真是有得一拼。

    

杨戕道:“公主之言,自然是句句在理。不过庸王既是朝臣,末将在庸王帐下,杀敌建功,岂非也是忠君报国,又怎么算是不明大理?”



    “好。”

甄善公主轻赞一声,道:“原来杨将军倒也是精于辩解。不过,既然将军深明的大义,那么待收复芜城,击溃蛮夷之后,我就奏请父皇,调你入京统帅八十万禁军,负责皇城安全如何?”

杨戕暗呼不妙,这公主显是早有准备,正是要将自己彻底从庸王身边弄走,只是她偏偏又以忠君报国为理由,让自己无法拒绝。

    杨戕只得道:“禁军首领一职,关系重大,乃有保卫皇上和京城的重责,末将才识浅薄,不能服众,恐无法担当如此要职,望公主明鉴。”

甄善公主道:“将军切莫以为本宫要与你作对,实则本宫这都是为你着想。如今父皇年事已高,皇位之争必将愈演愈烈,将军可知,你目下走的路,乃是一条不太明智的路。”

杨戕不敢对皇位之争妄加评论,说道:“请公主指点。”

甄善公主接着道:“我有十个皇兄,人人都想继承皇位,但是正统大位只有一人坐得,若将军跟错了人,轻则日后前途尽毁,丢官为民;重则沦为叛逆,万劫不复。将军本是聪明之人,自然明白本宫并非是危言耸听吧?”

杨戕道:“不错。公主说的都是实情,派系之争,向来如此。”

甄善公主继续道:“所以将军须得明白四个字——‘明哲保身’。无论你为谁效力,终究不是完全之策,因为将军你终究无法预知究竟这皇位会归谁,而且连父皇都不能肯定。所以,将军若要想立于风口浪尖,就必须超然于各个派系之外,只有这样,方是万全之策。就如同禁军首领一职吧,将军若能任之,自然就可凭借手下军力,超然于这些争斗之外。因为那时侯无论是谁,都只会主动向将军示好。比之投效他人,让他人来主动迎合你,岂非高明了不少?”

杨戕先前还以为这甄善公主乃是太子的说客,要说服自己为太子效力,但是现在看来,她似乎真是为自己着想,指点自己的所谓明路。

    于是,杨戕不得不佩服道:“公主于政治和为人为官之道,都看得极其分明,诚如公主所言,若能超然于各个势力之外,的确是最力量的。只是,我得庸王看中,况且他又是用人之际,若我现在弃他而去,岂非成了不义之人?”



    “本宫并非是太子的说客。”

甄善公主道,“所以将军有何顾虑,不妨直说。不过在本宫看来,若是将军要一意孤行,只怕日后不仅会成为不义之人,还会成为不忠不孝之人。本宫试问一句,若日后父皇传位太子,庸王欲意谋反,那时候将军将如何处之?不反,那即是不义,但是反,就是不忠,更是不孝。因为你们杨家世代忠烈,决计不会让子孙沦为逆贼吧?”

杨戕一时语结。

    心中暗叹,这公主之言虽然严酷,却并非是无稽之谈,而事实上这也的确是实情,因为皇位传于太子的可能,实在较之庸王大了不少。

    而庸王本是不甘于平庸之人,到时候只怕真是要意图起兵谋反,那时候,自己究竟何去何从?

    

甄善公主因为出身王室,兼且又是太后之女,早已经习惯了宫廷内的权利争斗。

    她本就天资聪慧,又加上耳濡目染,自然是早已经熟悉了这套勾心斗角。

    她见杨戕处于犹豫之中,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让杨戕的信心产生了动摇,不过她并不急功近利,急于劝说杨戕,因为她知道杨戕乃是心志极坚之人,只能一步一步动摇其决心。

    



    “这是本宫特别为将军泡的一壶碧螺春,为何将军却一滴不沾呢?”

甄善公主忽地杨戕旁边的茶碗递到了尚在疑虑的杨戕面前。

    

杨戕大惊,显然没有想到公主竟然亲自为自己奉茶,忙地起身行礼,却在慌乱之间把甄善公主手中的差杯打翻了。

    



    “啊!~”

甄善公主一声低呼,眼前那翻倒的茶杯连同飞溅的茶水都要落在她的鞋上了。

    

就在此时,杨戕猛地探出右手,间不容发地拖住了茶杯,然后曲指一弹,将茶杯盖子弹上了几寸,然后迅速地移动着茶杯,将飞溅出的茶水一滴不露地收入了茶杯。

    



    “铛!~”

一声轻微的脆响,茶盖刚刚落在了茶杯之上。整个过程一丝不苟,却又快异非常,令甄善公主只是瞧见了杨戕那不住舞动的一只只手影。

    

杨戕行礼道:“让公主受惊了。公主亲自赐茶,实在令末将受宠若惊。”

因为杨戕仍是低头,所以此刻正好瞧见甄善公主从裙摆下露出的那对精致的玉足。

    极其小巧,穿着名贵的白色苏绣锦花鞋,上面还点缀着两个雪白的狮子头,实是令人心生遐想,欲于一睹其主人的姿容。

    

甄善本还担心那茶水为弄脏自己亲手制的鞋子,看见杨戕的出手,陡然惊呆了,不肯置信地看着杨戕手中的茶杯,赞道:“以小见大。难怪将军在战场上攻无不克,未逢敌手,光是将军出手的速度,只怕当世之中,可比拟者,就寥寥无几了。”

杨戕道:“公主谬赞了,此乃是雕虫小技而已。”

甄善公主道:“好了,今日本宫就言尽于此,将军本是聪明之人,自会明白其中道理。品完茶后,将军就请回府吧。眼前战事未平,将军还有大事在身,本宫就不久留了。”

说完,甄善公主就转身向她的座位走去。

    



    “呀!~”

甄善公主忽地惊呼一声,也不知为何,她的鞋子竟然踩住了裙摆,立时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摔倒在地,跌一个灰头土脸。

    

杨戕一时间念头转过几遍。若是自己去救的话,少不得回触碰到公主的身体,但是若是不救的话,公主定然会跌得很难堪,那时候就不知道她会如何对待自己了。

    

权衡之下,杨戕将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一送,稳稳地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猛地向前蹿动一步,伸手揽住了公主,并将她扶正了。

    

此刻杨戕本应立即抽手退后,奈何他却在那电光火石之间看见了甄善的面容,让他不由得一呆。

    

第二十八章背后一箭(上)

真英雄本不应该为女色所惑。

    

杨戕虽然英雄一时,但他同样也是血气男儿,所以在那一刹那,他不由自主地呆了一下。

    

原来这公主竟然是如此美貌!

杨戕暗赞一声,这甄善公主果真称得上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间犹物了,难怪会有如此多的人肯为之倾倒,撇开她的高贵身份不说,光是她这容貌,就已经让人为之目眩神迷了。

    甄善公主实是肤若凝脂,眼若秋水,眉深若黛,乍然看去,有若白玉雕刻出来的极美雕像,而这雕刻的大师,正是自然的妙手。

    

不仅其容貌有罕见之美,更让人为之所吸引的是她的气质,高贵而贤淑。

    她的年龄不过二八,本是有几分稚嫩,但是由于身在皇室,却有多了几分成熟和高雅,让她整个身体都散发着一种奇异的魅力,令人心生敬慕,却又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杨戕这一呆,连他自己也不禁吓了一跳,因为他的手此刻正放在甄善公主的那不堪盈握的纤腰上,而甄善公主却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杨戕连忙松手,俯倒在地道:“末将无意冒犯公主,望公主恕罪!”

还好,外面的侍卫并没有冲进来。

    

甄善公主笑道:“将军何罪之有啊,若是刚才将军不伸手的话,那本宫倒是要当场出丑了。”

看得出来,甄善公主甚至有点欣赏杨戕的冒犯。

    

杨戕起身道:“多谢公主。”

甄善公主道:“将军请回吧。先前甄善的话,望将军仔细考虑一番,孰重孰轻,将军届时就会慢慢想明白的。”

杨戕恭敬地应道,然后退了出来,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全身都让汗水给湿透了。

    

杨戕刚一回府,桓齐就急切地赶了过来。

杨戕命人送上茶水,道:“桓兄何事如此慌张呢?”

桓齐道:“昨夜我与太子谈论良久,我说将军乃是忠义之士,决计不肯轻易改投他人,光我是劝说不动你的。所以希望太子能礼贤下士,亲自请将军为他效力,谁知道太子竟然为之恼怒了,并对我说,若是将军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他自然有办法要将军臣服。我心知不妙,怕将军有什么闪失,所以一大早就想前来通报将军,谁知道将军又被公主请走,现在方才回到府中。”

杨戕心中一阵感动,没想到桓齐竟然肯冒着被太子责难的危险来统治自己,说道:“有劳桓兄了,难得桓兄高义,肯冒险来通知在下。不过桓兄你也不用担心,因为太子早已经对我有所动静了,不过并无所获。”

杨戕所说,自然是指昨夜之事,只是因为查无实据,所以他自然不能说主使之人就是太子了。

    不过,根据桓齐所说,杨戕几乎可以肯定昨夜掳走舒茹之人,就是太子无疑了。

    

桓齐担忧道:“杨兄可有受伤?这都是怪小弟无力说服太子,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杨戕道:“这并非是桓兄之过,况且桓兄肯来告之在下,已是大恩了。而且,在下还不至于会轻易被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