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34节

兽行天下_第34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2:1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所害,桓兄大可放心。”

“这样便好,那小弟也就放心了。”

桓齐道,“今日来找杨兄,一是提醒杨兄多加防范;这其二,便是要与杨兄商量如何收复芜城。如今虽然破了蛮夷大军的主力,但是他们尚有三万余人在守芜城。若我们不早日拿下芜诚,等他们援军一到,这仗也不知道要打到猴年马月去了,那时候朝廷可就损失惨重了。”

杨戕点头道:“是啊,桓兄的担心不无道理,也正是我近日所想的。目下眼看就要转入秋季了,若让他们找机会再囤积到大量粮草的话,于我们就更不利了,所以理当近日就攻下芜诚才是。不过因为前车之鉴,要再将他们诱出芜城的话,实在有点难啊。”

桓齐道:“我想也是如此。想必蛮子才愚昧,也不会出城与我们决战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攻了。不过硬攻的话,主要靠士气和攻城器具。攻城器具方面,自是不用操心,不过这攻城的先锋,只怕却非杨兄莫属,也只有杨兄,才能彻底激起将士们的狠劲。不知杨兄你可有其他高见么?”

杨戕道:“高见就欠奉了。正如你所言,如今本就只有硬攻一途了。不过,硬攻也有硬攻的办法,芜城毕竟是易守难攻,若只是要靠士兵来强攻的话,损失自然会很大的。所以,我的想法,是聚集一千名功夫高明、训练精良的死士,攻城的时候由我带领,务必要将城门打开,让大军可以长驱直入。如此一来,损失自然就会减少许多。”

桓齐道:“如此甚好。死士方面,我这就去与太子商议,另外我会再劝说他,让他对杨兄以礼相待,免得坏了大事。太子终究也是明理之人,应该会明白目下形势的。”

杨戕道:“那就有劳桓兄了。”

桓齐从杨戕府邸出来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死阴冷之色,自言自语道:“杨戕,我本有意留你为朝廷效力,奈何你却不知收敛锋芒,让我处处都被你比下,更还想夺我所爱,事到如今,也就怨不得我了。”

“啾!~”

桓齐猛地一夹马肚,朝太子府而去。

他本是忠直之士,也想为君分忧,为朝廷出力,只是一旦遇到儿女私情的问题,却立即方寸大乱了。在桓齐看来,甄善公主与他乃是青梅竹马,更兼也只有他的身份和才智才配得上公主。但是偏偏公主却似乎已经是移情别恋,先是与杨戕书信传情,现在又公然来探望杨戕,让他颜面扫地。所以,桓齐放弃了最初拉拢杨戕为太子出力的想法,继而想办法要除掉杨戕。

第二十八章 背后一箭(下) 

“什么?”

太子赵言德怒气冲冲地拍着桌子,说道:“好你个杨戕,竟然如此不识抬举!不肯归我旗下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出言诋毁我。好,好,我们就走着瞧好了。”

桓齐见太子如此暴怒,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太子此人虽然阴险、精明,但是心胸却的确是狭窄,并且最恨别人说他是不学无术的纨绔之弟,是烂泥扶不上墙。所以,桓齐将这些话说成是杨戕所说,赵言德不恼羞成怒才怪。

桓齐道:“太子息怒。我这里正好有一个一石二鸟、借刀杀人的计划,不知太子有兴趣与否。”

赵言德阴道:“说来听听。不过要是找杀手的话,就省了吧。毕竟现在皇妹发话了,让我将杨戕交给她来应付,若是我违逆她的意思的话,你也知道皇妹的脾气和她的势力了,所以我暂时只能先忍一口气。”

桓齐笑道:“所以才要借刀杀人了。若是公主知道杨戕是死于蛮夷之手,纵然心中气愤,也不至于会把这帐算到太子你头上吧。现在杨戕提议由他带领一千个死士,攻城的时候乘机打开城门。嘿,我们就不妨利用他打开城门的时候,趁乱给他来那么一箭。”

桓齐见太子一脸的阴笑,知道他已经对自己的这个提议有了兴趣,便接着道:“太子你也知杨戕这人脾气很倔,先前我本想拉拢他为太子你效力,哪知道他如此不识抬举,而且一心为庸王出力。若是此战胜利之后,他重新回到庸王军中,那就如同龙归大海,日后我们就多了一个大敌啊。”

赵言德道:“此事何用你言明。不过皇妹说他有信心让杨戕改变主意,我已经答应皇妹先不对杨戕有什么动作。如今这……”

桓齐接道:“那就以攻诚的时间为限吧,若杨戕肯归顺太子,自然不用对他下手。若是他不识抬举的话,自然就不能容情,如何?”

赵言德点头道:“若不能为我所用的,自然也不能便宜了别人,这事就交给你办了。等攻下芜城,我们就好凯旋而归了。”

桓齐应到,出了厅堂,往甄善公主居住的院子而去。

现在,他所考虑的,不仅是如何去准备攻城和谋害杨戕的事,而且还要想办法阻止杨戕被公主说服。事实上,他知道杨戕基本上已经不可能改变决定了,因为杨戕先前就将昨天晚上的事情算到了太子头上。

而事实上,桓齐也想知道昨天晚上究竟是谁指使的那几个黑衣人,本来桓齐就打算来这么一手,以此来离间杨戕跟太子的关系。因为无论是谁,只要对杨戕周围的人动手,就很容易把这笔帐算到太子头上的。不过令桓齐没有想到的,居然有人先动手了。

“请禀告公主,桓齐求见。”

桓齐笑着对门口的宫女说道。

那宫女道:“桓大人稍等,待奴婢去禀告公主。”

一会后,桓齐在客厅处见到了公主。

桓齐表现得异常的儒雅,笑道:“公主,自从京城一别,已经有些时日了。想不到公主竟然不畏旅途劳顿,前来视察军情,实在是我军将士的荣幸啊。”

甄善公主道:“怎么没有过几日,桓齐你就变得如此虚伪了呢?说吧,今日找本宫,所为何事?”

桓齐暗恨,想不到现在甄善公主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大不如从前了,这可都是杨戕之过。桓齐道:“公主,桓齐自幼与公主相识,自然知道公主所想。想必此次公主前来,一则是为了体恤军情,另外却是为了一个人吧?”

甄善公主却也并不掩饰,说道:“不错,桓齐你说话也不用在本宫面前拐弯抹角了。此次本宫前来,的确是想看看杨戕其人如何,是否有资格成为本宫的夫婿。”

桓齐何曾想到甄善公主竟然会毫不顾忌地说出如此不合乎礼数的话,竟然不由得为之错愕。

甄善公主似乎很满意桓齐这样的表情,若不经意地说道:“桓齐你是否觉得本宫说这些话,不合乎礼数?”

桓齐连忙道:“微臣不敢。”

甄善公主道:“本宫权力所至,已能超越这些世俗礼数,为何反要被这些东西所束缚?父皇都已经准许本宫可以自行挑选夫婿,我岂用在此扭扭捏捏。本宫之夫婿,必定为当世英雄,岂能是豚犬一般之人!”

桓齐心中不禁一凉,公主言下之意,就是说他还不够资格。想到此处,他不由得怒气上涌,冲口而出道:“但杨将军已经有了妻室……”

“住口!”

甄善公主忽然打断桓齐地话道,“桓齐,你可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虽然本宫与你乃是自幼相识,对你也敬重有加,但却并非说你即有权利干涉起本宫的事情。杨将军的事情,本宫自会处理,莫非太子没有告诉你吗?你先退下吧。”

“但……是,公主。微臣告退。”

桓齐还待要说什么,但是看见甄善公主眼光生寒,哪里还敢出言冒犯,只得告退。

桓齐铁青着脸出了太子府,心中简直怒不可竭,此刻他恨不能立即将杨戕碎尸万断。桓齐自下就鹤立人群,不仅才识过人,又兼文武双全,仪表堂堂,而且家世也是显赫之至,虽然他表面上对任何人都谦逊有礼,但是心中却是一副“天下英雄,舍我取谁”的态度,先前见到杨戕,本想摆出一副“识才、用才”的态度,可是后来发现自己跟杨戕比起来竟然差距越来越远的时候,他的心性就开始转变了,尤其是公主的到来,跟让桓齐丧失了理智,发誓要除去杨戕这心腹大患。

桓齐利落地跨上马背,面容冷峻之极,自言自语道:“杨戕,这都是你逼我的。不过,看在我们兄弟一场,我会把你的葬礼办得风光一点的。”

“嘶!~”

战马一声嘶鸣,载着桓齐消失在长街尽头。

第二十九章 失算(上) 

三日后。

此时,正是黎明时分。天地才刚刚从黑暗中醒来,一丝光亮从东方的地平线乍起,蔓延到整个天地间。

中原军队已在芜城外二十里处扎营安寨,整兵列阵。攻城之战,势在必行。

杨戕立于大军之前,远远望着芜城上蛮夷旗帜,心中感慨不已。若非先前因李延廷卖城求荣,芜诚又岂能陷落,然而归根结底,此事却又是太子跟庸王之间的暗斗所至,是是非非,究竟谁能说清。

身后,红日终于露出了一角。

杨戕收慑心神,大喝道:“出发!”

顷刻之间,铁甲铮铮,铿然有声,冲天的杀意迅速弥漫了整个大地,呼啸着向芜城席卷而去。

太子赵言德与甄善公主,连同数千的亲卫,缓缓地跟在队伍后面。太子虽然是主帅,但是攻城乃是极其凶险之事,他自然不能以身犯险,所以只是陪同皇妹一起来督察战事。

赵言德道:“皇妹,战场之上,凶险无比,不如你还是回城歇息,静候佳音吧,一旦你有什么闪失,我可无法想父皇和皇后交代啊。”

甄善公主在车内说道:“前面有数万大军,身边还有数千的亲卫,难道还能出什么差池不成?常闻杨戕此人,在战场之上豪勇无匹,今日他既为先锋,想必是有些看头了。”

赵言德笑道:“皇妹还是不要看的好,这刀光箭影,血流成河的景象,看了会做噩梦的。尤其是那杨戕,你还是不要看的好,听说上次他斩杀蛮子的情形,让身边的好几人看得都发吐了。”

甄善公主淡淡地回道:“如此的话,岂非是更有看头?”

赵言得无奈,只得对身边的将士道:“保护好公主,若有闪失,就要你们的命!”

大军此刻已开至芜城五里之内。

杨戕高声道:“擂战鼓!”

“咚!~咚~咚~”

随着战鼓声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急促,杨戕当先纵马狂奔,向芜城那高高地城墙冲去,同时大声吼道:“杀!~第一个冲上城墙者,赏千金!”

潮水一般的中原的大军向芜城涌了过去。

此刻晨日刚刚冲破了云层,一片亮光从大军身后照射开来,似在向那些开始惊慌的蛮子们预示着什么。

如雨点一般的劲箭从墙头上射了下来。蛮子的长弓射程和力道都十分厉害,士兵的甲胄根本无法阻止其穿透,杨戕周围的士兵纷纷中箭倒地。

然而这长弓却有也其弱点,那便是速度。无论是上箭、拉弓的速度,比之中原弓箭,都慢了不少。

杨戕一边拨开射来的劲箭,一边猛地将身下的“玉蹄朱龙”催至极限,人马合一,当先向城墙处冲去了。只要冲上墙头,然后打开城门,此战就注定了胜利,并且能将伤亡减至最低。

顷刻之间,一人一马就冲至了墙下。

杨戕在马背上用脚一点,人如大鸟一般,猛地向墙头飞去,在离地五丈之处,眼看就要力竭,只见他手中长枪在墙上一刺,然后顺势一挑,人再次腾起,向墙头按落。

远处观望的甄善公主赞道:“杨戕果然是豪勇之人,无论这胆量,还是这身手,整个军中,已不作第二人之想了。”

赵言德心道,是啊,如此厉害的人物,若要是跟了庸王,日后必然成为心腹大患,还是桓齐想得周到,不能利用的人,自然也不能为别人所用。赵言德也道:“是啊。皇妹你法眼不差,似杨戕这般厉害之人,只怕当世少有啊。更何况,杨戕知道皇妹在战场观看,自是更加悍不畏死了。”

蛮夷之中自然有人注意到杨戕这不速之客,所以怎么会让杨戕如此轻易落上墙头,十几个剑士立即扑了上来,打算在杨戕身形未稳之际将其劈落城墙。

“呔!~”

杨戕迎着头顶的漫天剑影,忽地自然而然地使出了佛门的真言。那真言本是降服妖魔所用,颇具震慑心神之功,再加上杨戕那雄浑的内力,直如平地惊雷一般,远近可闻,那十几个剑士如遭雷瓯,修为稍次的几人更上立即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其余几个修为教高的人也不禁心神一震,攻势不由得一缓。

杨戕苦于空中无法借力,若是长枪猛地与这十几把长剑硬拼的话,纵然能将他们击退,而自己也势必被反震之力震落墙头。不过先前的那一记佛门真言,却为杨戕寻得了空隙,他的长枪有若游龙一般飚射而上,取的却不是蛮夷剑士,而是在城头的边缘一扫,再次借力腾空。

杨戕猛地飞离了墙头,变为由上而下,从半空向城墙上的那些剑士迎头击落。

那十几个剑士本以为先前的布置万无一失,哪里知道仍然让杨戕化被动为主动,占据了先机,这刻明知不敌,也要奋力拼斗,务必要阻一阻杨戕,将他击落城墙之下。

杨戕冷哼一声,心道,你等先前已失了机会,现在我岂能反被你等逼退,长枪一抖,化出重重枪影,将这十几个剑士尽皆笼罩在枪影之下。

墙头的其余诸人见势不妙,也连忙扑了上来,他们都深知杨戕厉害,知道若不将杨戕击落城墙,他们今日必定城池难保。

甄善公主在远处看着杨戕的表现,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