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36节

兽行天下_第36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2: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者是杨将军体质异于常人,或者他武功修为实在是太过惊人,那些剧毒之物竟然无法攻心,还反而从杨将军的伤口处随着血污流了出来。”

甄善公主听太医如此说,也是暗暗称奇,但是她听说杨戕已经无事,心中自是欣喜无比,说道:“那就有劳卢太医你了。这几日你辛苦一点,争取早日将杨将军的伤治好。”

那卢太医连忙道:“公主放心,此乃微臣职责所在,定当全力为杨将军诊治。不过,以将军的体质,料想过不了几天,他就会复原的。”

在门外的桓齐听得杨戕竟然化险为夷,心中如被针刺,暗很不已。尤其是当他听见公主对杨戕如此紧张,更是嫉恨交加,恨不能立即冲将进去,在杨戕的身上补上一刀。

甄善公主见杨戕已经大难不死,遂暂时放下了心,对赵言德道:“大皇兄。我将杨将军安置在此处,就是说我不希望他再出现什么问题,所以希望大皇兄你能再增加点高手过来,严保杨将军的安全。若再出意外的话,我就会追究到底的。”

赵言德听甄善公主的话中有含沙射影的意思,似乎她已经察觉到了什么,赵言德知道反正已经错过了谋害杨戕的机会,只得道:“皇妹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自然会再调集高手过来保护杨将军的。”

第三十章 假义(下) 

五日后,杨戕身体已经大致痊愈。

在这期间,甄善公主几乎每天都要来探望杨戕两三次,这让杨戕不仅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反而有点紧张和害怕。

因为甄善公主高高在上,大凡这样的女人,她的爱也是高高在上的,所以一旦你不能承受的话,那么她的爱就会将你摧毁。反而只李真这样的平淡幸福,杨戕才能泰然受之。

无可否认,在容貌上,甄善公主已经是杨戕所见过的女人中最美丽的一个了,而且对于她的美貌,杨戕并不能如同老僧坐禅,不为所动。然而杨戕自己却很清楚,他绝不能辜负了在家乡等候自己去迎娶的李真,而且杨戕觉得自己也只是深爱着她,他并不期望能自己能够坐上驸马的位置。

但是,从甄善公主的眼中,杨戕却似乎看到,自己似乎好象已经逐渐成为了准驸马,因为甄善公主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已经超越了君臣之间的礼数了。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杨戕的猜测罢了。明日,就是班师回朝的日子,杨戕希望自己能在封赏之后,太平地回到庸王军中,至于日后庸王究竟能不能登基,会不会叛乱,杨戕已经不想理会,一切都静观其变罢了。虽然甄善公主一直说,会力保杨戕坐上禁军统帅的超然位置,但是杨戕觉得高处不胜寒,京城之中,卧虎藏龙,纵然自己坐上那禁军统帅的位置,只怕也未必能够善终。相比之下,还不如跟着庸王戍守边关,也好早日迎娶李真过门,然后生子过点清净一点的日子。

先前杨戕参军,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出人头地,建功立业。然而经过了这么许多的变故之后,杨戕实在有点心灰意冷了,而且他自己也深知朝廷水深,若要在京城为将为官,一不留神,就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相比之下,自己倒不如知足常乐,如今已经官至大将军,虽算不上什么位极人臣,但终究也能算是光复了家门,以后就娶妻生子罢了。

主意打定,杨戕便不再疑惑了,只等明日回京接受皇上的封赏了。

晚上的时候,桓齐又来探望杨戕。

“杨兄,兄弟我,哎……”

桓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杨戕,却又不太好说。

杨戕奇道:“桓兄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好了。”

桓齐道:“一直以来,兄弟都当杨兄为良师益友。纵然这几日我见公主对将军关爱有加,甚至已有倾心之意,然而我桓齐仍然对杨兄毫无怨言,因为只有杨兄这样的英雄人物,才配得上公主这样的国色天香,天之娇女。前日,战场之上,杨兄你被不明身份之人所谋害,兄弟一直都在暗中查探,奈何终究没能找出凶手,说来真是惭愧啊。为了杨兄安全,兄弟又不惜冒犯太子,向太子质问了此事,我本以为跟太子有关,谁知太子也说不知,而且大为震怒,于是我只得做罢。杨兄,明日可就要回京面圣了啊。”

杨戕道:“桓兄有此心意,已经令兄弟感激不尽了,也不枉你我兄弟、朋友一场。若是太子果然不知情,还望桓兄莫要追逼此事,以免坏了太子心情,对桓兄日后前程不利。至于,回京面圣一事,却不知桓兄有何指教?”

桓齐“苦口婆心”道:“伴君如伴虎,杨兄要切记此言啊。皇上可不比其他人,乃是万万不能得罪之人。兄弟将杨戕心直,所以才提醒杨兄莫要逞一时口快,得罪了皇上。另外,京城之中,有的人位高权重,也是不能得罪之人,兄弟担心杨兄无意之间得罪了人,凭添了大敌,所以特来提醒杨兄,顺便将这些人的事情告知杨兄知晓,也好让杨兄京城之行无惊无险。”

杨戕见桓齐如此热心,感激道:“桓兄,你这朋友,兄弟真是没有白交啊。不过,公主之事,桓兄不用担心,我心意已决,准备京城之事完毕之后,就回乡迎娶我那未婚妻过门。”

桓齐笑道:“兄弟如今也已经看淡了此事,若公主能垂青兄弟,那自然是万幸之事,若是不能,兄弟也绝不会怨天尤人的。若杨兄要回乡完婚的话,那无论如何也要带上兄弟,至少也应该让我喝上一杯喜酒吧?”

杨戕道:“既然桓兄如此热心,兄弟我届时自然少不了桓兄的喜酒。”

“还有一件事情,兄弟实在感到好奇。”

桓齐看了看杨戕的伤口,说道:“不知杨兄有何异术,听说杨兄你的所中的箭,被凶手涂抹了毒药,而且是极其厉害的的毒药,为何你却平安无事呢?若真有这样的异术的话,杨兄你可千万莫要敝帚自珍那。”

杨戕自然不能将自己身体的秘密告之桓齐,但是又不忍太过欺骗桓齐,便道:“兄弟我哪里有什么异术能驱除毒药,不过因为我小的时候,家父练功苛刻,为了将我练成百毒不侵之人,时常以毒药刺激我的身体,也就是以身试药,这样一来,我的身体对于毒药抵抗能力就比长人强大了数十倍,所以那些毒药虽然厉害,却仍然不至于要我的命。”

桓齐惊叹道:“杨兄果然是奇人那!不仅武功盖世,而且身体又百毒不侵,如此的人物,岂非是独步天下,纵横无敌了?”

杨戕笑道:“桓兄说笑了,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我这点微末之技,根本算不得什么的。更何况,我的身体虽然能抵抗毒药,但是肠胃内脏却不然,若是别人下无形无色之毒于饮食之中,我岂不是照样不能防备?”

杨戕不想桓齐将自己想得太过无敌,所以便自己给自己找了一点并不存在的“缺陷”出来。

桓齐笑道:“以杨兄的身手和经验,又有谁能下毒于你的饮食之中呢?好了,这个姑且不论,明日就要起程回京了。杨兄你要切记我先前给你说的那些事情,万万不要因为争一时之气,而引来大祸。好了,兄弟我就先行告辞,杨兄请安心养伤。”

杨戕道:“多谢桓兄专程前来提醒于兄弟。一到京城,兄弟我自当小心行事,亦不会胡言妄语的。今日有伤在身,就恕兄弟不送了。”

“杨兄多保重,告辞了。”

桓齐说完,转身出了杨戕所在的房间。

一出房门,桓齐立即换上了一张脸面,心中得意非常,暗道:“好你个杨戕,终究还是让我探得了你的弱点所在。等回了京城,再慢慢来想办法整治你!”

第三十一章 回京(上) 

京城。

战乱、饥荒,似乎永远在京城城门之外就止步了。在这京城之中,有的只是繁华与喧嚣。

杨戕躺在马车之中,随着大队人马沿着长街缓缓而行。令杨戕感到奇怪的是京城的百姓、商贾,对于这些凯旋而归的将士们并没有表示任何热烈的欢迎,他们依然做着他们各自的事情,即使有围观之人,大概也不过是出于好奇罢了。

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战乱,自然也就不会对这些将士心生感激,在京城百姓的眼中,京中将士,多为骄横、跋扈之人,甚至还有是侍强凌弱、欺压百姓之举。

杨戕本以为今日就会去面圣,谁知道后来从宫中来了一个老太监,宣读了皇帝圣旨,让这些将军先各自回府,三日后再入宫进见皇上。

于是,杨戕连同他的一百亲卫还有舒茹等人被安置到了城西一个较为偏僻的别院。

一切似乎太平了。

听不见铁蹄铮铮,也听不见喊杀阵阵。然而,杨戕却感觉到,这种突如其来的太平之下,似乎正潜伏着什么巨大的危机,正如桓齐昨日对自己所说,京城的水实在太深了。

“朱山,你去外面买十今肉回来吧。”

杨戕对门外的的朱山说道,决心开始做点其他事情了。

朱山进门道:“是,将军。不过不知将军要什么肉?”

杨戕道:“寻常猪肉、牛肉皆可。对了,朱山,我不是跟你说过么,寻常的时候,你仍然叫我杨大哥即可,毕竟都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何必如此见外。若是你有何要求的话,也可以跟我直说。”

朱山笑道:“还是叫将军吧,免得一时间改不了口。那朱山现在就去办,将军还有其它吩咐么?”

杨戕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了,你去吧。”

杨戕看着朱山的背影,不禁心生感慨,知道纵然自己当他们为自己的兄弟,他们也未必能泰然处之,这就是身份和地位的差距,正如自己跟庸王,纵然是兄弟,也只能是名义上的兄弟。

“将军,你怎么不在房中休息呢?”

舒茹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杨戕寻声望去,见她正捧着茶过来。

杨戕笑道:“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哪需要成天躺在床上休息。这几日闲着无事,我想趁这时候将你脸上的那些疤痕去掉,师傅教与我的那些医术,我也学得差不多了。”

舒茹心中一喜,暗道:“总算你还惦记着我的事情。”

舒茹将茶放在杨戕面前,说道:“多谢将军了。却不知将军要如何医治呢,先前我听那太医说过,我这疤痕是祛除不掉的,却不知道将有何办法呢?”

杨戕正色道:“我师傅所传医术,乃有夺天地造化之功,实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卢太医医术虽高,但是比之我师傅,却也不能望其项背。”

舒茹道:“以将军的修为来看,想必教你医术的师傅也必定是一个奇人了。”

杨戕笑道:“自然是奇人,我那师傅如今已经有两百多岁了,早已经是医术通玄,所以才驻颜有术。至于这医治你脸蛋的办法嘛,到时候我再告诉你好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就见朱山已经将那十今猪肉买了回来。

舒茹见状,愕然道:“将军,你叫他买这么多的猪肉做什么啊,我们能吃得了这么多吗?”

杨戕道:“我说过要吃么?这东西,是为治你的脸蛋所准备的。”

“治脸?”

舒茹惊道,“猪肉来治脸,这……这可能吗?”

杨戕笑道:“我早知你不肯相信,所以才打算等为你医治好过后才说。这猪肉并非是直接用来治你的脸,乃是用来培育一种叫‘生肌菌’的东西,这生肌菌才是用给你治脸所用的。”

说着,杨戕让朱山将猪肉放到了一个大瓦缸中。

“好了,舒茹和朱山你们都下去吧。”

杨戕煞有其事地说道,“我培植这东西的时候,不能受到干扰。”

待两人走过,杨戕却若无其事地从自己的肚子上,切下了一小块“肉”,扔进了装着猪肉的瓦缸中。因为杨戕身上的肉大都是生肌菌所制,所以他只要随便切下一块,就可以拿去充当生肌菌的种子了。

生肌菌本属菌类,所以生长极快,杨戕知道,不出三四日,这满缸的猪肉都会变成一团白嫩的生肌菌的。不过,这个切肉的过程,杨戕实在不愿意让其余人看到,免得生出什么误会来。

一直以来,杨戕每天除了必要的修炼以外,就将心思放在了对《青囊术》的领悟之上。一则,是为了通过这本青囊奇书来了解自己的身体;二则,是为了早日治好舒茹的脸蛋,因为舒茹脸蛋被毁,也是因为杨戕之故。

杨戕将生肌菌布置妥当后,就开始着手准备其他的东西,比如麻沸散之类的药物,还有就是外科之术用的小钢刀。

杨戕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的医术究竟如何,所以他也不敢冒险在舒茹的脸蛋上做实验,于是他准备在医治舒茹的脸蛋前,找一只狗或者猫,先练练手。

不过,正当杨戕专注于医术,以为这几天会风平浪静的时候,庸王却意想不到的出现了。

这时候,杨戕正在书房仔细打磨他的那把小钢刀。

“二弟。”

庸王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杨戕听出了是庸王的声音,寻声看去,却见庸王竟然穿着寻常百姓的衣服,杨戕奇道:“大哥,你这是——”

庸王道:“此次大哥乃是秘密回京,并没有惊动任何人。所以,不便为外人知晓。”说着,庸王看见了杨戕手上的小钢刀,奇道:“二弟,你居然还打磨飞刀这类东西?”

第三十一章 回京(下) 

杨戕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想庸王解释,既然他认定是飞刀,就让他以为是飞刀好了。于是,杨戕道:“自从上次战场被暗箭所伤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