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41节

兽行天下_第41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2: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开好。杨戕看了看这八人,说道:“如微臣观察无误的话,这八人俱有轻微的病症,微臣就以甘草粉蜜汤为药,再辅以乌梅丸,至多两三个时辰,其体内的虫子必将被诱出。”

那陈、卢两位太医心道,甘草粉蜜汤不过是寻常之药,至于乌梅丸,他们见过方子就知道,乃是以细辛桂,黄连黄柏、当归,以及人参、椒姜加附子而制成,无非都是治疗寒热之症的药物,从来没有听说这些药物可以诱出虫子来。两人心神领会地相视一笑,都打算等着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将军出丑呢,在他们看来,或者这杨将军不过是懂得点土方或者偏方,就敢在他们面前班门弄斧,只能是贻笑大方罢了。

但是杨戕却是胸有成竹,因为若是神医华佗连这小小的虫病都治不了的话,又岂能当得神医之名。是以,他只是着人将这药煎了出来,吩咐这几人吃了下去。

那几个太监宫女不知道他们要喝什么药,但是碍于公主之命,就算是毒药也只能照服不误,所以几人都毫不犹豫地服下了药物。

甄善公主道:“你们几人先退下去,有什么状况,等下再来禀报。另外,每人赏你们纹银五十两,明日自行取去罢。”

那八人一听,居然还有纹银五十两的赏赐,倒也就不怎么担心刚才喝的什么药了,喜滋滋地退了下去。

甄善公主对皇后道:“母后,经过怎么一折腾,你也累了,不妨先休息一下。儿臣带杨将军下去转悠一下,也好商量一下,如何来治疗母后的病症。”

皇后轻轻地摆了一下手,说道:“去吧。”

杨戕当然不会真的以为甄善公主要带自己去转悠,他知道甄善公主尚且有许多的疑问要问自己,所以他一直跟在甄善公主身后,却并不说话,只等甄善公主来问自己。

两人转过花园,到了一处幽静地亭子。那亭子位处一假山之上,更有一小瀑布在其旁边,的确是一处清雅之所。

甄善公主道:“杨将军,母后的病因果真是因为腹中有虫子么?”

杨戕点头道:“微臣怎么敢欺瞒公主和皇后娘娘。”

“我也知道你不会欺瞒的。”

甄善公主俏脸微憷,星月般闪动的目光望向杨戕,说道:“杨戕,你老实告诉我,母后的病你可有把握治得好?若是没有把握的话,就不要勉强了,一旦母后有什么闪失,我就保不得你了。所以,你若没有十足把握,就不要动手了,一切的罪责,就让那两个庸医去承担好了。”

第三十五章 牛刀小试(下) 

杨戕心中一凛,知道甄善公主果真是对他有眷顾之心,否则的话,也不会来劝说他知难而退了。因为一旦自己失手,让皇后病情加重甚至不治而亡的话,那是谁也保不得他性命的。杨戕心中暗自感激,说道:“娘娘的病,并非无治疗之法。只是……末将担心公主和皇后娘娘不肯按照末将地方法来医治。”

甄善公主不解道:“若杨戕你的方子可行,那些太医自然也就无话可说,也必定能治得好母后的病,我们又怎么会阻你呢?”

杨戕面有难色,但仍然说道:“那方子只适合病情轻微者用,而且也不过是末将向公主和皇后娘娘证明这人体中有虫子寄生其中。至于治疗皇后的病,那却又令当别论了。因为皇后目下的情况教为严重,而且体内的虫子也极其顽固,已经开始吸食皇后的内脏了,恐怕再拖得两日,就连那些太医开的止痛药物也没有效果了。所以——”

“所以如何,你直说便是,我怎么会将你治罪呢。”

甄善公主见杨戕欲言又止,知道这治疗方法必定是超乎常理,追问道:“此处又无他人,你就直说吧。”

杨戕知道公主必定不会治罪于他,便将治疗的方法说与了甄善公主。

甄善公主听杨戕说治疗的办法竟然是剖腹取之,早已经吓得俏脸发白,好一会才缓了过来,惊道:“杨戕,你……你这些办法是从来得来的?莫非不知人一旦剖腹,就必定流血而亡么?只怕你一说出这办法,就会被母后处死了。”

杨戕道:“但是此乃唯一可行的办法……”

“不!”

甄善公主打断杨戕道,“若是如此的话,我宁愿你忘记这个方法。”

杨戕忽地一怔,他没有想到这个高高在上的公主竟然会如此看重他,心念一动,杨戕道:“公主放心,微臣若无十足把握,也不敢在此胡言乱语的。只是,却不知如何才有办法让皇后能相信我并无伤害她之心。”

甄善公主柳眉一扬,道:“这还不容易,找一人来试一试,就能证明你可以剖开人腹而不至人于死命。”

杨戕心道,这位高权重之人,真是视人命如草芥,只是以皇后目下的病情来看,杨戕觉得她至多也拖不过三日了,若是还找其他人来做试验的话,只怕皇后娘娘等不到结果出来就已经一命呜呼了。于是,杨戕又将他所担忧的事情跟公主原原本本地说了。

甄善公主沉思了片刻,说道:“好,若是杨戕你真有十足把握,那你就依我话去做。”

甄善公主担心杨戕的诊疗之法必定不被那些太医和皇后所认同,便想出了一个冒险的方法来。

※ ※ ※

杨戕跟甄善公主回到了皇后寝宫。

不一会,只见两个太监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禀告道:“祈禀公主,奴才这腹中真是有……有虫子,一条一条的,还真是不少。奴才刚才去了趟茅房,果真是……”

甄善公主只觉胸中恶心之极,头皮发麻,打断道:“那另外的几人呢?还有宫女呢?”

其中一个太监道:“她们都给吓昏厥了。小鲁子跟小记子正在照顾她们,叫我们两个来向公主汇报。因为香草她竟然从口中呕吐出一堆虫来,而且还是活物,所以当场就把她吓昏了过去。”

另外一个太监说道:“公主请看,奴才还特地从里面拿出了一条过来。这东西,看起来真是恶心之极。想不到杨将军所说不假,人跟树木一样,肚子中果真也是会生虫子的。”

甄善公主往那条几寸长的,正在蠕动虫子看了看,只是觉得几欲做呕,连忙对那两个太监道:“你们两人都退下去。”

这时候那陈、卢两人仍然不甘心地说道:“公主,这分明是杨将军施的障眼法,若是人体中有这么大的虫子而且还不止一条,人还不早就让虫子给蛀了个空,哪里还能活命。所以,臣等以为,杨将军定是欺瞒公主。”

甄善公主冷冷地说道:“本宫岂是容易欺瞒之人,既然两位都觉得是杨将军在欺瞒本宫。那这样吧,刚才他们喝剩的药,本宫令你二人全部喝下去,若是杨戕乃是欺瞒本宫,本宫也绝对不如饶恕他的,但是若是你等也呕出了虫子,想必就不会觉得杨将军施的是障眼法了吧?”

那两个太医看见了刚才的虫子,本已经是将信将疑,只是兀自争辩而已,这刻听公主如此吩咐,早已经吓得双腿发麻,跪伏在地道:“公主,这……这,臣等只是担心耽误了皇后的诊治,所以才……”

“住口!”

甄善公主怒道,“你们二人莫非敢抗旨不成?给本宫全都喝下去,若是有半滴剩下,就立即将你二人打入天牢。你二人治疗皇后不力,本就已是犯下大罪,打入天牢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陈、卢二人一听,知道今天已经逃不过此劫了,相比之下,吐点虫子出来总比入天牢的好。于是两人一人一大碗,将那剩余的汤药全部喝了下去。

没过多久,按陈、卢两人就感觉胸中极不舒服,他们两人响起刚才看见的那恶心的虫子,更是脸如金纸,觉得喉中有物体要喷涌而出,两人大惊,连忙告退。

杨戕心中暗笑,这两个老顽固因为服用的量过大,所以药性发作极快,很快就会有反应,但是却少不得要受点苦头,比如肚子肯定会因此而痛上两日的。

甄善公主这时候已经进内向皇后禀报了结果,皇后听肚中果然有虫子,更是惊慌不安,好在甄善公主告诉他杨戕已经有了治疗之法,皇后这才安心了下来。

待两个太医回来之时,杨戕已经着人将他所需要的药物和器具准备妥当。甄善公主知道向皇后直说的话,皇后必定不能同意让杨戕剖腹,而且救不了皇后不说,还很可能会将杨戕的命给陪进去,所以甄善公主才打算兵行险着,冒险替杨戕隐瞒实情。

如此,既能治好皇后的病,也不会让杨戕因此而被治罪。待皇后服下麻沸散后,她自然不知杨戕如何剖腹了,至于她醒来之后,若是杨戕治好了她的病,她自然也不能将杨戕治罪了。

甄善公主看着那两个慌张异常的太医,冷冷道:“二位太医,你们可曾领教过了杨将军的障眼法?”

陈、卢二人不敢欺瞒,寒声道:“臣等的确是呕出几条虫来,杨将军所言非虚。”

甄善公主说道:“既然如此,你等都给本宫退下去,杨将军要为母后治疗,绝对不能受到外人干扰,所以你们都必须退出母后宫外。”

陈、卢二人谏道:“公主。皇后娘娘乃是万金之躯,容不得有半点差错,臣等虽然无能,也愿意在杨将军身旁协助,如此方才可能万无一失。”

甄善公主杏目一寒,道:“莫非你等没有听明白本宫的话么?”

“臣等不敢!”

陈、卢二人早知道甄善公主的厉害,哪里还敢强辩,连忙退了出去。

甄善公主又对其他的宫女太监道:“你们也都退下去吧,没有本宫的命令,谁也不准踏进这里半步。”

于是,这偌大的宫殿就只剩下甄善公主跟杨戕两人在此了。甄善公主往皇后的寝宫里面望了望,对杨戕说道:“杨戕,你无论如何都要将母后治好才是。你放心,我会亲自在宫门口守住,绝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到你的,自然也就不会发现你是如此治疗母后的。”

杨戕感激道:“多谢公主对微臣的信任,换着他人,只怕无人肯相信我的。”

甄善公主心道,“我只是愿意相信你,纵然你说的是假话,我也愿意相信你。”但是这些话甄善公主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她关切地交代了杨戕几句就出去了,亲自在门口把守着,不让任何人进去。

第三十六章 赐婚(上) 

皇后身子本就虚弱,服用过麻沸散后,不多时就已经昏迷了过去。

杨戕见药性已经发作,知道是时候给皇后动刀了,便也不再迟疑,有条不紊地动了起来。且不说如今男女之防甚厉害,光是以杨戕触及皇后身子的份上,就能将杨戕治罪处死。所以若非是有甄善公主为他隐瞒以及赶走其他人,杨戕是决计不敢如此医治皇后的。

或者是医者之心的缘故,杨戕握着手中的小钢刀的时候,竟然出奇的镇静。刀锋灵巧之极地避开了血脉,割开了皮肉,帮助杨戕找到了罪魁祸首之所在。

一滩血水之中,竟然有一群血红色的条形虫子游走于腹中,那些虫子约莫五、六寸长,正在吸食着腹腔之内的血肉,情形实在是可怖。杨戕陡然见到这情形,虽然也是吃了一惊,但是心中却安定了下来,起码证明了他果真找到了皇后的病因,虽然这些虫子不是普通的寄生虫子,但是杨戕自然会留下它们其中的几条,然后再慢慢研究不迟。

所以,杨戕手起刀落,那些血色的虫子被挑出了腹腔,纷纷毙命。杨戕不敢有丝毫地大意,以为这些虫子实在是太厉害了,短短时间竟然繁殖了如此之多,而皇后腹中的这些脆弱的器官已经无法再抵挡住它们的侵蚀,所以杨戕运足了目力,将这些混合在血水中不容易辨认的大小虫子一并给取了出来。

而此时,甄善公主正焦急地在宫门口守着,并且不时地向门内观望,希望能早点看到杨戕如释重负地走出来。

甄善公主守了一会,旁边的那些宫女太监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气氛显得极是紧张。而这时候,却听见不远处一个声音道:“贵妃娘娘嫁到!”

“竟然是董妃来了。”

甄善公主寻声望去,正好瞧董贵妃那张艳丽却又暗藏阴险的脸,暗道:“却不知这个女人现在来作何呢?不过看她最近对母后倒是恭敬,也就不与她什么难看的脸色了。”

于是,甄善笑道:“原来是董娘娘,却不知到此有何贵干呢?”

旁边的那些宫女、太监可没有甄善公主这样的胆子,连忙跪伏在地上。

董妃丝毫不介意甄善公主的傲慢,因为她知道甄善公主除了皇后和皇上,的确是不需向其他任何人行礼的。所以董妃很亲和地笑道:“小公主,我是想来瞧瞧姐姐的病情,却不知她的身子究竟如何了。”

甄善公主道:“有劳董娘娘挂念,母后的身子还康健得很。”

董贵妃道:“听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我今日带来了一株千年的人形何首乌,打算献给姐姐滋补身子。小公主,现在我就去见姐姐,将这株何首乌献给她如何?”

然后,董贵妃面色一寒,对周围的宫女、太监说道:“你们这些奴才,不在宫中侍侯皇后,却在这里闲得干嘛,怎的如此怠慢呢?”

那些跪着的宫女、太监连忙出言求饶。

董贵妃训斥了这些宫女、太监两句,然后就欲举步踏入宫门,却听见甄善公主道:“贵妃娘娘慢着,母后有命,任何人都不得在这时候去打扰她。若是贵妃娘娘执意要进去的话,那可就是犯上了。”

董贵妃心道:“好你个小丫头,竟然敢管起我来了。莫要以为我不知道,这定是你这小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