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42节

兽行天下_第42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2: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丫头的主意,哼,等你那母后归西后,我再慢慢来收拾你这丫头。”不过,想归想,董贵妃却是一脸的笑容,对甄善公主道:“这真是姐姐的命令么?还是,小公主你故弄玄虚不让我进去呢?”

董贵妃本是想借献什么何首乌的时候,来查探一下皇后的情况,看看这皇后还能拖多久。只要皇后一倒毙,董贵妃就可以让他爹爹和弟弟上朝谏言,封她为皇后。若是此心愿达成的话,不仅他们董家可以更风光,她的儿子也就是当今四皇子,继承帝位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了。所以,当董贵妃看见甄善公主如此阻拦自己的时候,心头就不禁暗暗高兴,以为皇后大概是撑不了多久了。想到此节,她又故做关切地说道:“姐姐也真是的,明明身子不好还把这些侍侯的宫女太监都赶了出来,这也就罢了,怎么连太医也给赶了出来呢,那谁去为她医治身体呢?”

甄善公主此刻哪里有心情跟董贵妃说笑,不悦道:“我母后的事情,恐怕还轮不到贵妃娘娘来管吧?更何况,本公主说过不让你进去,就定然不会让你进去的,”

“你……”

董贵妃见甄善公主如此难以相与,正要发怒之时,忽然想到日后她做了皇后之后,再来慢慢收拾甄善公主也不迟,便又笑脸道:“小公主何必发怒呢,那我就不进去便是了。”

董贵妃说完,果然往回路而去。

她的那几个贴身宫女捧着几盒子礼物战战兢兢地跟在她后面。走了一阵后,董贵妃忽然道:“把这些东西都给本宫拿去喂狗!好你个甄善,竟然如此顶撞本宫,别人进不了你母后的寝宫,总有人进得去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在弄什么鬼把戏。”

※ ※ ※

杨戕飞快地动作着,将皇后腹内的虫子清理了个干净,正要为皇后缝合伤口,却忽然听见宫门处响起了一个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

杨戕心中一惊,手中的刀都差点落了下去,“若是让皇上看见这一幕,那我可就是必死无疑了。”杨戕看了看目下的情况,纵然他加快手脚,只怕也无法在这瞬息之间完成,更何况忙中出错的话,只怕皇后就会立即毙命于此。

正值杨戕忧心忡忡之际,却听见甄善公主的声音响道:“父皇,你现在可不能进去。”

“怎么了?”

皇上愕然道,“你母后现在病重,父皇去看看都不行么?”

甄善公主道:“杨将军现在正为母后施展法术治病,万万受不得打扰,否则的话,只怕母后就会……就会……”

皇上见甄善公主如此焦急,知道她是为母担忧,但是仍然奇怪地说道:“但是杨将军又不是医生,如何能给你母后治病呢?”

甄善公主这时候头脑转得异常厉害,说道:“父皇你有所不知,杨戕因为得异人传授仙术,所以不仅武功超群,而且医术也是不凡,所以甄善才让他为母后治病的。不信,父皇你可以问问陈太医或者卢太医,他们两人可是领教过杨戕医术的。”

那陈、卢两位太医此刻还未从惊恐中醒悟过来,不待皇上询问,便道:“公主说的极是。杨将军医术的确是玄妙之极,臣等实在是望尘莫及那。”

皇上道:“既然如此,那朕今日就先不探望皇后。甄善你就在这里好好侍侯着你母后,有什么消息的话,就来告诉父皇好了,父皇也是想你母后早日康复。这个董贵妃,她不是说皇后有话要跟我说么……”

杨戕听道此处,暗道一声侥幸,继续为皇后精心缝合伤口。

第三十六章 赐婚(下) 

一旦皇后康复,沐浴的时候必定会察觉到腹下的伤口,所以杨戕处理得极其仔细,不仅缝合的线乃是特制的,可以过一段时间待伤口复原后自行脱落,而且伤口处杨戕还加了 “生肌菌”,如此一来,皇后过上几日,其伤口就会逐渐消失无踪。

待杨戕忙了一个多时辰,方才为皇后清楚了所有的病患。然后,杨戕不敢大意,又让甄善公主着人将皇后寝宫用配置的药汤逐寸擦拭了,以免留下任何后患。

收拾好这一切后,杨戕这才将他的判断结果告诉了甄善公主。

因为杨戕觉得,皇后体内的虫子,乃是有人故意豢养之物。因为体内的那种红色虫子,其名为腐血虫,书中记载,这样的虫子原本是寄生鱼类身上,当人服用了生鲜鱼之后,这虫子就会转移到人体之中。但是,这虫子本是稀少,而且发作得也不至于有这么快。唯一的解释,就是皇后吃的东西中,含有大量的幼虫,才会造成这样迅猛的繁殖。

而且,杨戕最担忧的地方,是他敏锐地感觉到,那些虫子体内,似乎吸收了某种特异的真气,才会变得如此凶猛,根据杨戕来看,那种真气应该是属于魔门这类人的气息。此类邪术,跟苗疆之人养蛊类似,想必这虫子也是这些人故意豢养而来的。

甄善公主闻言怒道:“不用说了,必定是董淑妮那个贱妇!先前她一直向皇后提供那些鲜美的生鱼片,我就觉得她极是有问题,还以为她是故意想来巴结母后,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狠毒,想害死母后然后取而代之。幸好我对那些血腥之物不敢兴趣,不然的话,只怕也会被这毒妇给害死。哼,我这就去见父皇,必将她这祸害给除掉。”

杨戕道:“公主且慢,你现在并无证据,如何能轻易地让贵妃被治罪呢?”

甄善公主恨声道:“无论如何,我也是不能饶恕这毒妇。对了,你可有什么办法让她伏罪呢?”

杨戕道:“这倒也不难。想必董贵妃还不知道她的毒计已经被识破,所以手中必定还保存着一些豢养了虫子的鱼片,只要取到这些鱼片,然后再与皇后娘娘腹中取出的虫子做个比较,不就一目了然了么?不过,鱼片上的多为细小的虫卵和幼虫,需要血水浸养两日,才会明显地显露出形态。”

甄善公主点头道:“恩,这个办法倒是可行。今次,我就看那毒妇如何抵赖。不过,若不是杨戕你医术如此高绝,只怕母后今次定会劫数难逃。你可要什么赏赐,母后清醒过来后,想必定会好好赏赐你的。”

“赏赐倒是不必了。”

杨戕笑道,“说来末将能出任禁军统领,还多亏了公主出力呢。只是公主先不要告诉皇后娘娘董贵妃的事情,免得皇后娘娘怒急攻心,待过两日,娘娘身体康复了再说不迟。对了,这一副药是娘娘巩固身子所需,待明日方才能让娘娘服用,今日暂且不要让娘娘服用任何东西。”

杨戕交代完毕后,就去了城墙上视察。他刚任这禁军统帅,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所以巡城、巡营的事情不得不做,否则一不小心,出了什么纰漏,被“有心人”抓住把柄可就会惹上一身的麻烦。

如是过了几日,杨戕正在巡城,却有人来报,公主有请。

杨戕心想,必定是皇后身体已经痊愈了,大概会对董贵妃下手了。杨戕虽然也不想惹这些宫廷之中的麻烦,但是此事因为牵连到自己,已是避无可避,只得到了皇宫。

皇后虽然脸色仍然苍白,但是精神却好了很多,看来只需要在调养一段时间,就能彻底回复从前了。她见杨戕来晋见,笑道:“杨将军不必多礼,今次若非是你医术高明,妙手回春,只怕本宫都丧命于董淑妮那毒妇手中了。但是如今铁证如山,任何人都救他不得了,皇上今日已经给那毒妇白绫赐死,再也不能为祸宫廷了。”

甄善公主在一旁笑道:“母后,如今你身体康健,并且又铲除了毒妇,杨戕可说是功不可没,却不知母后如何赏赐他呢?”

杨戕连忙道:“此乃微臣分内之事,万万不敢要什么赏赐。”

皇后道:“甄善所言甚是,论功行赏,杨将军你有何要求旦说无妨,本宫必定求有所应。”

杨戕如今对权位之争已经再无兴趣,更不想什么升迁了,便坚持不要封赏。

皇后笑道:“杨将军居功而不骄,甚是难得啊。既然如此,本宫就自作主张,赏赐你一件本宫的珍宝,可说是无价至宝那。”

杨戕见皇后和甄善公主的面色微带狡黠,而甄善公主脸蛋上更升起了一抹红晕,心中觉得这个珍宝似乎并不那么简单,于是杨戕道:“微臣拿朝廷俸禄,理当为皇上和皇后效命,至于赏赐,实在受之有愧。”

皇后道:“本宫还未说是什么赏赐,你怎么就想婉言拒绝了呢,你这岂非是要本宫小不了台么?”

杨戕道:“微臣不敢。”

皇后命宫女太监们都退了下去,笑道:“本宫所说的无价之宝,就是我这宝贝皇儿了。虽然杨戕你的家世并不显赫,这权位也算不得什么。但是你总算是忠良之后,又助皇上平乱有功,如今更救得本宫一命,所以既然皇儿垂青于你,本宫就替你们做主了。杨戕,本宫这件珍宝如何,你可还要拒绝么?”

杨戕没有料想到事情竟然来得如此突然,皇后竟然会在这时候提出这样的事情,心中无数念头闪过:杨戕想起他自己本是为了光复家门、报效朝廷而入伍当兵的,如今大好机会就在眼前,只要娶了公主,那自然是家门当兴了。但是,经过了这诸多的事情,见识过官场的黑暗之后,杨戕已经不再如以前那般愚顿,高官厚禄他已经逐渐失去了兴趣,只想过点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但,皇后如今已经开了金口,若是杨戕出言拒婚的话,只怕皇后震怒之下,必定会治他死罪的。

拒绝,那便是不忠,也是犯上;若是不拒绝,那就辜负了未婚的妻子,即是不义。

杨戕首次感到如此犯难,但是诸多的念头转过之后,他忽然坚定地说道:“请皇后娘娘恕罪,微臣实在是难以从命,只因微臣家中已定有亲事。”

第三十七章 还乡(上) 

“什么!~”

皇后忽地起身,震怒道:“杨戕,你既然已有家室,为何还敢打起公主的主意,莫非你还胆敢让公主做你的小妾么?”

杨戕连忙道:“罪臣不敢。但家中亲事乃是自小便定下的,微臣无论如何也不能做背信负义之事。”

皇后面色稍微缓和,坐了下去,说道:“原来是尚未过门,那也不算是已经娶妻。既然如此,本宫也并非不是通情达理之人,念在你对本宫也算是有救命之恩,那么你就将先前定的亲事退掉,或者收为偏房,待迎娶了公主之后,再将她娶过门,如此,也就算不得什么忘恩负义了。”

甄善公主这刻在一旁一言不发,显然她心中已经隐隐不安了。杨戕的脾性她已经摸得清楚,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屈服的人。

果然,杨戕仍然坚持道:“微臣不过是一介莽夫,怎么配得上金枝玉叶的公主,还是请皇后娘娘收回成命吧。”

“想不到你杨戕竟然是如此冥顽不灵之人!”

皇后已是怒不可揭,说道:“你竟然敢拒婚,莫非你想让天下之人取笑本宫母女俩么?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休怪本宫无情了……”

“母后!——”

甄善公主忽地跪倒在地,说道:“请母后饶了杨将军的罪。若是母后要治他罪的话,就请母后将我一并治罪吧。”

皇后的手指头狠狠地握着凤椅,怒道:“但杨戕此举,已经让我们母女沦为了天下人的笑柄,若不将他治罪的话,难消本宫心头之气。”

甄善公主哭泣道:“事已至此,纵然杀了他又如何,此事若要怪谁,就怪女儿自认不凡,才会自取其辱。算了,母后您就放过他吧,否则的话,女儿也就不打算活下去了。”

“真是冤孽啊!”

皇后在椅子扶手上狠命一拍,“杨戕你退下去吧,莫要再让本宫看见你了。”

杨戕知道此刻已经无法再说什么,行礼告退而去。

直到出了皇宫,杨戕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虽然侥幸逃了出来,但是现在得罪了皇后,加之在京城几乎是无所依靠,看来只怕这禁军统领的位置也坐不了几天了。不过,事到如今,功名繁华也都成了镜花水月,顶多日后就常年在边关随同庸王一起杀外寇罢了。

不过,杨戕心中却无法坦然。对于甄善公主,杨戕心中实是有所愧疚,且不说公主一直暗中相助于他,而且在先前那当口,竟然还舍身保全于他。想到他自己对甄善公主的绝情,心中实在是苦闷。

杨戕望天空上看了一看,长叹了一口气,往他的将军府而去。

杨戕只想回到府中好好安静一下,然后想想日后的路该如何走,虽然前途似乎已经暗淡,但是杨戕却并不后悔,并且心中终于有了解脱的感觉。

从海战侥幸脱难,然后被改造成一个野兽躯体,杨戕觉得自己一直在变。但是,并非全是因为体内的兽性在影响他,而是周围的这些人。自私、狡诈、恶毒、贪婪、凶残……,这些就是杨戕所见的世界,让他感到无比的厌倦。若是这次被降职甚至罢官,或者反而是一种解脱,整日地与这些浑浊之徒争斗,实在是让杨戕觉得无奈又无聊。

“看来我们杨家的人,的确只是适宜在沙场中生存。”

杨戕自言自语地说道。从每一次从沙场上凯旋归来,随着官位的升迁,他就不自觉地让官场上的这些浑浊的东西所同化,迫使着他自己去适应这些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生活。杨戕不止一次地曾经想彻底改变这个浑浊的世道,然而他却只是这其中的一员,并非是世间的神,所以只能选择随波逐流。

正当杨戕郁郁之际,却见庸王向书房走了过来。

庸王的足音自然不能瞒过杨戕。杨戕心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