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43节

兽行天下_第43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2:5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想不到消息传得真快,庸王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二弟,你怎么能当面拒绝皇后的赐婚呢?”

庸王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数落杨戕,“大哥先前不是就提醒过你吗,千万不要得罪皇妹。现在倒好,天下间英雄都为之思暮的公主要嫁与你,你却如此地直言拒婚。你可曾想过,你不仅将皇妹开罪了,更得罪了皇后,日后你的前途,只怕是毁于一你今日这一失了。”

杨戕若不经意地说道:“大哥,此事既然已经过了,却还提他做甚。至多日后兄弟我随你去边关镇守罢了,反正这官场,也不适合我这样的人呆在其中。”

庸王急道:“二弟你莫非忘记了你先前参军的目的了么?你要恢复杨门昔日的荣耀,可是你却始终执着于儿女私情,如此因小失大,贪恋情色,岂能是男子汉所为?幸好,我见皇妹仍未对你死心,只要你现在反悔的话,她必定会与你和好的。”

“反复无常,我杨戕岂能是那样的人。”

杨戕道,“我杨门的荣耀早已经烟消云散,即使我能官至封王封侯又如何?这样浑浊的朝廷之中,我仍然毫无荣耀可言,有的只是同流合污罢了。”

庸王急得在屋中不停地踱着脚,劝说道:“二弟你今日怎地如此冲动,大哥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日后我若能执掌大局,就必定整治这天下民政,定然还一个清平盛世与天下生民。如今,二弟你这可是小不忍而乱大谋那。”

杨戕平静地说道:“大哥的心思,兄弟总是能猜想到一二的。以大哥的雄才伟略,想必是不会满足于区区的中原之地吧?什么清平盛世,想必也不是你所关心的。你所关心的,或者是你的地能有多广阔吧?”

庸王不禁一怔,想不到杨戕竟然毫不顾及地讲出这些话来。

过了一会,庸王才接着道:“既然二弟你执意如此,那我去做一些安排,免得你为其他人所乘,被他人所陷害。”

杨戕淡淡地说道:“那就有劳大哥了。”

经过刚才的那一句,杨戕总算看清楚了,庸王的野心实在是不小,他决计不会满足于做个安稳的皇帝,周围的那些外族的土地、矿产、牛羊,庸王都想将之纳入他的掌控下。或者,他之所以如此为杨戕的前途着想,也都是为了他增加他日后夺帝位的筹码。

庸王见杨戕今日神色异常,知道不适宜再劝说什么,便嘱咐了几句就告辞了。

杨戕看着庸王的背影,叹道:“想不到忽然之间,全都看得这么清楚了。兄弟情谊,怎比得江山与天下,只怪我杨戕先前想得太过简单了。总以为自己能改变这世道,却反让这世道改变了。”

一时间,杨戕心灰意冷,也懒得去理会日后的变故了。他觉得,顶多日后也不过就落过罢官的下场了,况且日后若是朝廷有难,或者皇上自然又会再起用他的,他们杨家的人,原本就应该奋战沙场而非是在朝做官。

杨戕想了一阵,心中大致也就有了计较,暗道:“也罢,过得几日,就去请辞一段时日,早日回乡于李真完婚。至于回京城以后,皇上若要降我的官或者贬为平民,那也就由得他去了。”

刚想通此节,却见桓齐又不期而至。

杨戕迎上前道:“桓兄,你这么快也得到消息了么?看来这宫中的事情,那是无法保密的啊。”

桓齐满脸的担忧,却又感激地说道:“杨兄,难得你如此顾念兄弟之情,竟然敢在皇后面前拒婚,做兄弟的真不知该如何感激你了。”

杨戕笑道:“桓兄你又不是不知,我家中本已定下亲事,怎么能再娶公主呢?”

桓齐道:“甄善公主芳名满天下,哪个男人不想成为这驸马爷。难得公主垂青于杨兄,又有皇后做主,谁知道杨兄既然还能义气当先,拒绝这门婚事。无论如何,我桓齐对杨兄佩服得实在是无体投地。不过——”

桓齐语气微微一顿,说道:“不过如今你得罪了皇后,只怕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我桓齐虽然对公主一心不二,但是公主既然垂青于杨兄,还是请杨兄三思,若是要跟公主和好的话,桓齐愿意为杨兄去做说客。毕竟,杨兄虽然高义,但是总得为日后的前程着想啊。”

第三十七章 还乡(下) 

杨戕见桓齐果真是意气之人,心头也是一阵感激,说道:“兄弟拒婚,并非意气用事,乃是深思熟虑之举。桓兄好意兄弟心领了,但是我杨戕乃是粗人,如何配得上公主,还望桓兄多花点心思,这驸马的位置乃是为你虚席以待了。”

桓齐心道:“哼,莫非我桓齐还需要你怜悯么?杨戕你虽然拒婚,但是只是因为你的确配不上公主,我会向公主证明,你杨戕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跟我是无法相提并论的。至于你的前程,嘿,就让我为你来指引吧。”

“杨兄……”

桓齐笑着说道,“刚才庸王应该来劝说过杨兄吧,想必他定然是极力劝说杨兄与公主和好吧?本来庸王这也是为杨兄好,只是杨兄既然心意已决,庸王就实在没有必要如此不遗余力地劝说杨兄了。”

桓齐如此说,自然可以巧妙地离间庸王跟杨戕之间的感情。

杨戕若无其事地说道:“无妨,庸王也是为我着想。如今我意已决,谁人也劝说不动了,至于其它的事,就由得别人去猜测好了。”

桓齐叹了一口气,然后诚恳道:“杨兄,兄弟心中有一想法,不知当说不当说。”

杨戕道:“请说。”

桓齐似乎是极其为杨戕着想,说道:“如今形势已经至此,杨兄为何不早日回乡娶亲呢?俗话说夜长梦多,既然现在杨兄已经开罪了皇后,不如趁早回乡完成你的终身大事,也免得其他人别有用心。”

杨戕对桓齐这想法毫无怀疑之心,而他自己原本也打算过几日就回去完婚。于是,杨戕点头道:“桓兄说得极是,兄弟也是如此打算的。只是,对于甄善公主,我实在是有愧疚之心,若是没有她替我求情的话,只怕我早被皇后娘娘治罪了。”

桓齐笑道:“既然杨兄也有如此打算,那无论如何都要让兄弟去喝上一杯喜酒了。不过,恕兄弟直言,杨兄还是莫要把这打算告诉庸王,待日后再想他赔罪好了,因为庸王毕竟还未对杨兄的事情释怀那。至于婚礼所需的物资,就让兄弟去为你张罗好了,京城的地方我熟悉,杨兄你大婚,总应该在京城购置点象样的东西回去吧。”

杨戕点头道:“桓兄说得是。那就有劳桓兄了。”

※ ※ ※

如此,又过了三日。

这三日之中,倒也无甚大事发生,杨戕也未被降职,只是专心一致地准备着他的婚礼。舒茹也为他忙东忙西,准备着婚礼的所需之物。舒茹显得极其高兴,看来已经是打算做杨戕和夫人的丫鬟去了。而桓齐却果真是极其用心地为杨戕购置着各种名贵家具和资材,显得极是兄弟意气。

此刻已是入夜,如今时节已经过了秋分,晚上竟然已经有了微微的凉意。

杨戕看着厅堂中的形形色色的货物,笑道:“舒茹,这桓兄果真是够意气,竟然是如此费心费力,就如同在给他自己筹办婚礼一般。不过有他帮忙,我倒可以提前几天回乡了。当然,舒茹你也费了不少的心力,真是太感谢你了。”

舒茹道:“这都是舒茹应该做的事情罢了。不过桓公子的确是够朋友,或者他也是觉得亏欠了将军什么罢,因为毕竟将军拒婚之后,他应该是最大的受益者那。哎,倒是庸王,这三日都不来看望将军了,舒茹才不会觉得他不知道将军成婚的事情呢。”

杨戕叹道:“庸王只是知道。只是怪我不曾去请他罢了,然而这也本就是我的过错,庸王他总不能不请自来吧?不过,这事也只能日后再跟他赔罪了,我实在不想回乡娶亲的事情有什么意外发生。”

舒茹笑道:“将军如此神勇,怎么会有人敢来捣乱,捋其虎须呢?将军后天就回乡了,舒茹也好去见见新夫人了。”

杨戕道:“可真是委屈舒茹你了。谁——”

杨戕的眼神猛地电射向院子中。原来院子中竟然无声无息地多出了一个黑衣人了来,只是那黑色夜行之人身材极是窈窕,看来竟是一个女人。

“杨戕,是我。”

那女子低呼一声,扯小了面罩,原来竟然是燕菲菲。

府中的侍卫闻声赶来,杨戕对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了下去。而这些侍卫也并不担心杨戕的安全,因为在他们看来,杨戕功夫之高,实在是骇人听闻了,怎么可能被什么刺客所得手呢。

杨戕对燕菲菲道:“燕将军深夜造访,不知有何重要事情要说与杨某呢?”

燕菲菲急道:“杨戕你最迟明天就必须离开京城回乡完婚了。明天一早就走,万万不要再耽搁了。”

杨戕见燕菲菲神情焦急非常,不似做伪,便道:“莫非是皇后要着人对付我么?”

燕菲菲微微一迟疑,终于道:“不是皇后要对付你。是你大哥,也就是庸王,他为了让你跟公主和好,竟然要将你未过门的妻子掳走,以此来逼迫你就范,然后事后再向你赔罪。想必你也知道,庸王他的确需要你的帮助才更有可能继承帝位,所以他一心想你能娶了甄善公主的。”

“多谢燕将军来此通报消息。”

杨戕道,“我能理解大哥为何如此,也不会怪他的。如此,我就明日一早离开京城,免得再生什么事端。”

燕菲菲忽然肃然道:“杨戕,先前都是我错怪你了。我本以为你是贪图女色、富贵之人,直到前日听说你在皇后面前拒婚,这才知道你的确是一个真男人。可惜世间如你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少了。”

杨戕知道燕菲菲是在感叹庸王,整日迷醉于权术和征战,逐渐淡漠了感情。

“好了,我也不适宜在这里呆太久,就祝杨戕你一路顺风了。”

燕菲菲说道,正要离开,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身道:“杨戕,近日你跟桓齐走得有点近,或者是我多心了,桓齐这人,我自小认识他,他的胸襟可比不得你的。总之,你万事都要小心。”

杨戕愕然道:“怎么会呢?桓兄向来都是光明磊落啊。”

燕菲菲道:“或者他改变了许多吧。因为在私塾念书的时候,他可是一个典型的小家子,而且对公主又是一往情深的,这件事情,你虽然是拒绝了公主,但是他只怕未必会领你的情的。”

杨戕不在意地说道:“多谢燕将军提醒,我理会得是。”

燕菲菲见杨戕并不在意,她自己也觉得反正现在公主跟杨戕已经再无可能修好,桓齐也的确只会感激杨戕了,又怎么会去害他呢。于是,燕菲菲告辞一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舒茹道:“将军,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么?”

杨戕点头道:“是的,而且要备上快马。这些大堆货物就捡轻的拿了,明日一早就带上朱山他们八人,然后你准备一辆马车,我们一早就出京城去。恩,我会叫人通知桓兄的,毕竟这几日他为我的婚事出力不少,我若是不辞而别的话,总是不太合适。”

第三十八章 异变(上) 

已至秋季的鹿土城显得更是荒凉,跟京城繁华似锦的景象自是截然不同。

城门口的一株老梧桐还未等到深秋来临,已经开始有片片黄叶落下,显得这边陲小镇更是萧条荒凉之极。城中的过往行人,由于常年被风沙、贫穷所侵蚀,脸色都显得粗糙而枯黄,正如同城门口飘零的黄叶一般。

“好气派的商队!”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人们纷纷往城外的荒漠望去。

果然,随着一声声“嘶~嘶~”地马叫,一个长长的马队正向鹿土城而来。

人们不禁奇怪,有谁会到这荒凉的土城来做生意呢?

杨戕此刻跟桓齐并排走在马队前列,桓齐忍不住叹道:“果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想不到天下间居然还有如此荒凉之地。京城果真是浮华虚象,这也难怪天下会难以太平了。”

杨戕点头道:“是啊。如今之势,若要强国,就得先富民啊。这天下的百姓若是俱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不要说是强国了,只怕没有外敌,这天下自己都会乱起来。”

舒茹从马车里面伸出头来,笑道:“将军此次乃是回乡完婚,何必急着来谈论这些国家大事呢?还是先办理好将军的私事罢。”

舒茹说着,又看了看旁边打盹的凤凰。她实在是不明白,为何这个大鸟竟然不喜欢飞翔,偏偏喜欢跟她一起呆在马车之中。

桓齐笑道:“舒姑娘说得是,如今杨兄的婚事才算得上正事了。”

杨戕道:“这些时日,实在是麻烦桓兄你了。待我选定了吉日,定要好好敬你几杯。”

桓齐笑道:“那时候我岂能放过杨兄你呢?非得让你醉着进洞房不可。”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向鹿土城而去。

当然,这群衣着华丽,似乎来头不小的人自然引起了城中百姓的注意,对着他们的马队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

出了城后,杨戕心中升起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迫不及待催动座下的“玉蹄朱龙”,向着家乡疾奔而去。

桓齐笑着看了看他身后的那十个随从,追着杨戕的方向而去。

那十个随从,仍然是那一副古井不波的表情,但是神情之中却始终让人觉得有什么玄虚。

然而,就当杨戕刚至村口山坳的峡谷处,杨戕忽然敏锐地闻到了风中的血腥味道。

那绝对是人血的味道!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