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45节

兽行天下_第45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3:0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同时另外几道杀气猛地向他背后刺来。

朱山竟然也要杀自己!

杨戕猛地一怔。自己不仅跟朱山等人无冤无仇,而且从他们同时参军以来,还救了他们两次性命,又让他们做了自己的亲兵,把他们也当兄弟一般看待,但是这八个人,竟然都如此干脆地背叛了自己。

杨戕可以感觉到,朱山下手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刀势之快,显是蓄力以发。

不过杨戕终归是百兽之体,就在那刀锋入体之际,他的身体竟然如同灵蛇一般,本能地避开了心脏要害部位,同时肌肉猛地运劲夹紧,让刀锋并不能深入太多。然后装着已经要死的样子,向前一扑倒,却刚刚避开了其余七个人从后面的联手一击。

“噗!~”

杨戕喷出一口鲜血,扑倒在地,说道:“好,想不到你们居然也会对我下手!”

桓齐笑道:“杨戕啊杨戕,你总以为你的这些兄弟应该会感激你,绝对不会对你动手,因为你自己觉得把他们当兄弟在看待。但是,人心岂会满足呢?你看看他们,再看看你,你总算是一个大将军了,但是他们却仍然不过是一个兵而已。”

朱山点头道:“桓大人说得是。我们一同参军,为何却有天壤之别,你杨戕将我们兄弟留在身边做亲兵,表面上是待我们不薄,但是我们哪里有出头的机会,无非就是做你的几条看门狗而已。但是,我们跟了桓大人却不一样,以后我们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当大爷了。”

人心果然是难测啊。

无怪当日秦下官会对杨戕说起人未必能比野兽好上多少的话。私欲、贪婪、凶残……野兽有的,似乎人都并不缺少,而且野兽至少还能赤裸裸的表现出来,而人却是要将对方置于万劫不复地境地才肯罢休。

杨戕悲恨交加,忽地一动不动,似是倒地毙命了。

桓齐知道杨戕先前喝下了一坛子毒酒,然后又被朱山背后一刀捅入心脏,纵然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了。所以他已经他几乎可以肯定杨戕是真的死了,于是他有得意走到了杨戕的尸体面前,想上去蹋在杨戕的尸体之上。

然而,就在桓齐的脚快要蹋在杨戕身体的时候,原本该死去的杨戕竟然忽地动了。

苦候的良机已至,杨戕如何会失手,猛地出手向桓齐脚上的穴道点起,并且顺势而上,将其全身的大穴封住。

杨戕的功夫虽然进境一日千里,但是桓齐由于有名师指点,入门有较早,两人之间的差距应该不甚很大,现在杨戕已经中毒又是有伤在身,本不是桓齐对手。不过桓齐如何知道杨戕竟然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活过来,不禁为之一惊,而且杨戕的出手又是快逾闪电,他根本来不及防备就落了杨戕之手。

朱山等人和桓齐的那十个师兄弟也让这异变给惊呆了。只有舒茹惊呼一声,显得高兴之极。

杨戕顺势将背后的刀又中间折断,让半截刀仍然留在自己体内,以肌肉夹紧,防止流血过多。然后对挟持舒茹的人道:“放了舒茹,我便将桓齐交给你们。”

桓齐此刻虽然落入杨戕之手,却似乎并不害怕,笑道:“杨戕啊杨戕,你果真是一个意气用事之人,优柔寡断,难怪成了不了气候。想必你心中必定是恨我入骨,但是为了这个丫头,你却不能杀我为你妻子报仇。哈哈!~”

杨戕手臂上的青筋鼓得老高,恨不能立即将桓齐击毙于手掌之下,但是正如桓齐说的,现在他必须将舒茹换回来,他不能再让这个女人为他而死。

杨戕眼中的仇恨之光有若利刃,被他眼光所射的人无不觉得浑身发寒,朱山等人更是惊恐不已。杨戕冷声道:“别废话,将舒茹和我的战马交过来,我自然会放了桓齐。不过这个大仇,我杨戕势必会回来找各位报的!”

桓齐自然答应了这个交换条件。

杨戕带着舒茹飞快地向山坳外纵马而去,他需要找一个地方去先养好伤,然后将这些仇人杀死。虽然桓齐有他的宰相父亲和那个神秘的剑仙师傅撑腰,但是杨戕觉得只要他功力复原,凭借他的诡异身法,总有办法让桓齐等人饮恨而亡的。

复仇是不需要讲究手段的,而不讲究任何手段的杨戕,连他自己也觉无法估量自身的恐怖力量。

桓齐看见杨戕逃走的方向,一动也不动,似在思索着什么。

他身后的那十个师兄弟道:“少主,我们不追上去么?”

桓齐平静道:“莫非几位师兄能御剑飞行了么?杨戕身下的‘玉蹄朱龙’乃是马中异品,岂能让我们轻易追着。早知道,就不留下这马了,不然杨戕有伤在身,加上一个女人,又如何能逃得远。立即传书给皇后和师傅,如果有‘飞羽’出马,杨戕还能逃到哪里呢?”

那十人连忙点头,“飞羽”是他们门中的一流高手,人人都是能御剑飞行、千步之外取人头颅的剑仙,若有他们出马,杨戕的确是绝无生还希望。

第三十九章 追杀(上) 

杨戕一路狂奔,避开官道向深山野岭而去。

到了这一刻,他自然不会再回去京城了,也不奢望找地方去伸冤了。想必桓齐自然有办法让自己身败名裂的,更何况皇后对他绝无好感。庸王也许会出手助他,保全他的性命全本umd/txt电子書下载}ωωω.ūdtxt.cò,但是杨戕早已经心灰意冷,已经不想这时候再去求庸王,欠他的人情。再者,去京城的路,桓齐必定已经严加防范。

由于中了刀伤,再加上体内余毒未清,随着战马狂奔了大半日之后,杨戕终于摔下马来,昏倒在一个野林之中。

良久,一阵剧痛从背上传来,杨戕终于醒转。

“太好了。将军你终于醒了。”

舒茹在一旁擦拭着眼泪,喜道:“想不到将军你受了他们重的伤,竟然能活过来。对了,我在你背后的伤口涂了点草药,防止伤口恶化的。”

杨戕知道他身上的肉都能自己慢慢恢复,这些草药涂不涂都无关紧要,但是有了这草药刺激,总算让他醒了过来。现在天色虽然已经转黑,但是杨戕知道就算呆在这里也并不安全,桓齐或者孟启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找上来。于是,杨戕又打算面前上马,再往树林深处走一段路。

舒茹看见杨戕如此吃力的样子,担忧道:“将军,要不在就原地歇息一会吧,你现在这样子,实在不能再勉强赶路了。”

杨戕担忧道:“桓齐不是笨人,既然他存心要置我于死地,怎么会这么轻松就放过我的。”

舒茹道:“你是说他们会派猎犬来追踪我们?”

“猎犬算什么。”

杨戕道,“若只是猎犬的话,来再多也是枉然。不过他们之中,却有你无法想象的人物,能以飞剑驭剑杀人,岂是猎犬可以比拟的。所以,我们只能逃得更远点才安全。走吧,躲得森林深处去,这样才不容易被他们发现踪迹。”

那“玉蹄朱龙”倒的确是灵性,它见杨戕受伤,竟然伏在了杨戕旁边,好让杨戕和舒茹能轻易地跨上马背。

杨戕轻轻地在马背上拍了一拍,说道:“马儿啊,再辛苦你一下了。”

舒茹见原本一个意气风发的将军竟然会落到如此惨痛之境,触景生情道:“想不到这世间之人,竟然还不如一匹马儿。”

杨戕知道舒茹说的是朱山和庸王等人,平静地说道:“若我杨戕侥幸不死,必定让仇人百倍偿还。”

舒茹听得杨戕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语气却是如此地坚决,显然已经是恨到了极处。

两人随着马儿一起向树林深处而去,此刻天色已经快要黑尽,不过由于杨戕的眼睛黑夜也能视物,所以并没有迷失方向。只见两人一马周围的树木越来越大,林子也越来越幽秘,显是正往森林深出而去。

舒茹看见黑暗之中那些闪动着幽蓝之光的野兽眼睛,再听得那些此起彼伏的野兽喉叫声,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了,只是紧紧地搂着杨戕的腰。

杨戕感觉到舒茹的惊恐,说道:“舒茹你不要害怕。这些野兽不敢来伤我们的。”

杨戕说的的确是事情,因为杨戕身体上有着各种猛兽的气息。人或者是闻不到,但是这些野兽却感觉得到,所以那些豺狼之类的,纵然看见了杨戕和他身下的马,却也只能远远地看着,并不敢上前攻击。

舒茹看了一阵,发现那些野兽果然没有一只敢上前来攻击,便逐渐放下了心,轻声道:“将军,我们还要走多久。”

杨戕自己也实在没有把握能躲避得了那些人的追踪,说道:“这森林里面如此隐秘,我们逃匿起来就容易多了。我听见前面有水声,大概是有一条溪流,我们过了那条溪流后,总会冲掉我们身上的一些味道,猎犬自然就不容易追踪了。”

不过,杨戕所不知的却是,桓齐用的那些猎犬,闻到了杨戕的衣物上的味道后,竟然不敢去追踪,都纷纷狂吠着不肯进入森林。

因为对于那些猎犬来说,等同于让他们去追踪一头老虎或者一条巨蟒,它们如何敢去呢。

“咦,这里果然有一条小河。”

舒茹终于听见了潺潺的流水声。由于河水并不深,杨戕骑马趟过河水后,杨戕这才下了马,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打算将背上的半截刀子取出来。

舒茹看见那令她心惊肉跳的刀锋,担忧道:“刀子插得这么深,不会有事吧?”

杨戕道:“所幸没有伤到心脏要害。现在必须将这刀子取出来,不然遇到他们的时候,连逃跑只怕也办不到了。”

此间自然没有麻沸散可以用,杨戕只能暂时以银针封闭住背后的几处大穴,防止流血过多。然后咬紧牙关,用手掌猛地在肩头一拍,用内劲将那半截刀子逼出了体外。

“波!~”

那半截刀子带着一蓬血雨钉在了一株大树上。杨戕出手飞快,连点自己几处穴道,这才勉强止住了伤口流血。舒茹也顾不到那么多,撕掉自己的一块裙边,为杨戕包扎了伤口,然后又沾着清水,为杨戕清理了伤口周围的血迹。

两人在河边歇息了一阵,虽然饥肠辘轳,但是杨戕觉得次处仍非安全之所,又强自忍受着伤痛,往山上而去。

杨戕怕马儿吃不消,而他自己也经受不起颠簸,便让舒茹上马,自己牵着马儿向山腰而去。

此刻天色已经黑尽,全然没有半点光亮,天上也并无星月。舒茹看着四周无尽的黑暗,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尤其是那些夜枭的叫声,更让她周身发毛。若不是有杨戕在前面,只怕她真的要被吓得昏过去。

杨戕牵马再走了一个时辰,忽然微微有点欢喜,说道:“舒茹,前面有一个大山洞,正好用着歇息。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晚上必定又将有一场暴雨。”

舒茹直到山洞面前,这才看清了杨戕所说的山洞。

“呀,竟然有一人高。”

舒茹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山洞,也不知道是否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住着。”

说到东西的时候,舒茹把自己都吓了一跳,然后惊疑地问杨戕道:“将军,这里面不会真有什么东西吧?”

杨戕往洞中看了看,见那洞口处并无太多蜘蛛网之类,而且洞壁比较光滑,显然的确是有东西居住。不过他却并不在意,说道:“说不得了,就算有东西住,也非得让我们借宿一晚才行。”

舒茹仍然有点担心,说道:“那等我用火折子把火点燃吧,这山洞实在是有点让人害怕。”

杨戕点头道:“也罢,正好我也想在这里打点野味,一天没有吃东西,想必你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3uww,còm也累了。”

舒茹愕然道:“这黑灯瞎火的,你上哪里去弄野味?莫非你真能在晚上看见东西么?”

杨戕苦笑道:“若非我晚上能看见东西,只怕我们也到不了这里来了。我就在这周围打点东西便是了,你先把火弄燃吧。”

果然,舒茹的火还没有燃起来,杨戕已经用石头砸落了两只可怜的山鸡。

这时候,开始落雨了。

杨戕将一根燃烧的木头举在手中,牵着马向山洞中走去。

舒茹虽然有点担心会碰到什么野兽之类的东西,但是她见杨戕如此镇定,也连忙跟了上去。

不过,舒茹所担心的事情似乎并没有发生。

整个山洞大概有十来丈长,并且山洞的尽头处非常的宽敞,差不多有两丈方圆。两人一马处在里面,竟然丝毫不觉得拥挤。

舒茹将山鸡用树枝架着放在火上翻烤,洞外一片闪电雷鸣,果真是下起了暴雨来。杨戕端坐在火堆旁边,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一动也不动,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愤怒和仇恨虽然被他暂时压制住了,但是此等仇恨,却只有用鲜血才能洗净。

他们为何要逼迫于我?

杨戕实在是想不通,为何这些人总要将自己推上绝路,难道那次海战,自己就应该死去么?

“将军你在想什么?”

舒茹看见杨戕那寂落的样子,心中有些疼痛。

杨戕叹道:“事到如今,还能想什么,自然是想办法躲过追杀。否则,没有命的话,如何去为真儿报仇,我又哪里有脸面去见她。”

世间繁华,对于杨戕来说,竟然如同梦幻一般。

现在对杨戕来说,家族荣耀,功名利禄究竟算得什么,无非是过眼云烟罢了。李真的死,让杨戕万念俱灰,剩下的就是仇恨。

只有仇恨。

舒茹这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杨戕,何况她自己心中也是一阵凄苦,她实在不想杨戕的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