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47节

兽行天下_第47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3: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呢?”

杨戕道:“找个地方把这畜生弄下来。”

那灵鸠的确是狡猾异常,它在空中不住地盘旋,以此来向主人报告目标的所在之处,并且它因为身体非常小,而且飞得又极高,根本无法以寻常弓矢之物将其击杀。

杨戕跟舒茹纵马走了一阵,那头上的灵鸠果然是如影随形,看来必定是桓齐等人的“探子”了。

“算了,看来是甩不掉这个该死的鸟了。”

舒茹忿忿道,“想不到这个畜生眼力竟然这么厉害,我们跑了这么一阵,仍是甩不掉它。都怪舒茹连累了杨大哥,不然的话,大哥想必早就逃离此地了。”

杨戕道:“舒茹你休要如此说,况且纵然是我一人一马,也决计无法脱身。我就不信,还斗不过这个畜生不成。走,我们找个地方骗它一遭。”

畜生毕竟还是畜生。当杨戕跟舒茹两人忽然躲进山洞,却将战马留在树林中的时候,那灵鸠忽然就失去了目标,颇感焦急。

杨戕却跟舒茹一直藏于洞中,偏偏就不让那灵鸠瞧见,摆明了打算是以静制动。

灵鸠在空中焦急地盘旋了好几圈,始终也不见杨戕和舒茹的影子。这时候它果真是有点慌张了,急欲要寻找这两人的踪迹。

终于,那灵鸠耐不住性子了,猛地一收翅膀,向杨戕所在的山洞俯冲了下来。

不过,当那灵鸠快冲至地面的时候,它赫然发现自己上当了,因为杨戕此刻正在洞口虎视眈眈地盯着它,显然正要等它下落再将之除掉。

不过那灵鸠也算是了得,见了这情形立即震翅猛飞,下坠的趋势很快减慢,然后重新向天空冲去。

但这本是杨戕苦苦等候的良机,岂肯让它溜掉。只见杨戕猛地冲洞中蹿出,当真有如飞龙升天,其速度更快若闪电。

那灵鸠眼见杨戕来势迅猛,避之不及,忽地抖动翅膀,竟然在空中灵巧地一折,打算靠着灵活来躲过杨戕这威猛的一击。

杨戕冷哼一声,暗道若是连你这么个畜生都收拾不了的话,我不如干脆坐以待毙算了。眼中精光一闪,准确地把握到这灵鸠的飞翔路线,然后曲指一弹,将藏于手掌中的小石头弹了出去。

“啵!~”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小石头从那灵鸠的脑袋中穿出,跌落在地上。

杨戕将那灵鸠的尸体拿在了手中,确认它已经是气绝后才对舒茹道:“看来中午的时候我们又多了一道菜了。或许这东西烤出来,会比山鸡更好吃一点也是未可知道的。”

舒茹道:“那我们不继续走了么?”

杨戕又顺势打了几只野鸟下来,说道:“反正他们一时半会也追不过来,等吃了东西再走也不迟。”

第二卷 兽穷则啮

第四十章 逃杀(中)

杨戕和舒茹离开此地约莫半个时辰后,林中忽然出现了四个白衣剑客和一群灰衫随从。

“老三,你的那只灵鸠应该就是在这附近消失的吧?”

其中一个白衣剑客疑惑道,“怪了,你的灵鸠怎么不见了呢,莫非是下来觅食捕杀山雀不成?”

被问的那个剑客道:“大师兄,我那灵鸠从来不在外面觅食的,不过它怎么会忽然不见了呢。”然后,这剑客又对那十多个灰衫人道:“你们,去四周搜寻一下,看看是否有什么古怪。”

这群人在四周了搜寻了一阵,忽然听见有人道:“这边有情况,他们刚才定是在这里吃过东西。”

原来有一人发现了杨戕跟舒茹先前烧鸟肉的地方,并且还剩了几只未吃完的鸟雀。那灰衫人搜寻杨戕已经搜了一上午,肚子实在是饿得有点厉害,又闻得那几只鸟雀香味扑鼻,似乎还有点菌香味,他想也不想,就打算立即送入口中。

“会不会是那杨戕下了毒,故意留下来的呢?”这人开始犹豫了,他又使劲闻了闻那奇异的香味,终于还是将手的雀肉扔在了地上。

这时候,那四个白衣剑客和其余人也都赶了过来。

先前那被称着大师兄的人说道:“看来灵鸠果然是找到了杨戕跟那女人的下落,这炭灰都还温热,看来他们两人应该离开没多久。对了,灵鸠现下何处?若是有它带路,想必很快就可以追上那两人了。”

“灵鸠被杨戕给杀了!”

那三师弟恨得咬牙切齿,说道:“该死的杨戕,竟然把我的灵鸠烤来吃了。我若不是不将他斩于剑下,实在是难消心头之恨。”

斑鸠本是野性难驯的鸟类,难得这人肯花了几年功夫来慢慢驯养这只灵鸠,谁知道却会碰上杨戕这个怪物,几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也难怪他会如此痛心疾首。

为首那大师兄道:“想必他们也走不远,我们这就追上。嘿,我倒要看看这杨戕真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不成。”

一行人在这大师兄的带领下又向一个方向搜寻而去。

只有一个灰衫除外,仍然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另外一人提醒他道:“魏力,你还楞着干嘛?”

这魏力仍是纹丝不动。先前那失了灵鸠的白衣剑客大为恼火,骂道:“不长耳的东西,还呆在那里干嘛!”

那魏力这才动了,嘴角牵动了一下,流出一道污血,轰然倒在了地上。这人虽然没有吃那鸟雀肉,但是杨戕故意将一种有毒的树脂放在了鸟雀上翻烤,以散发一种有巨毒的气体,那人闻得过多,自然中毒颇深,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法逼毒了。

“该死,怎么会中毒?”

那三师弟愤怒地看着倒下的尸体,忽然脸色一变,说道:“糟了,我的真气怎么也运转不顺畅了。”

大师兄见了眼前这情况,连忙道:“原地运功逼毒!该死的杨戕!”

※※※杨戕跟舒茹仍然在悠然地逃命着。因为杨戕知道杀掉那只斑鸠后,桓齐的人要想找到自己,绝非容易之事。以他的听力和视力,这些追踪者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上来,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现在的优势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等桓齐的师傅或者什么其他剑仙来了的话,杨戕也就无法利用这里的复杂地形躲藏了。

以那些剑仙的修为,一把剑足够削下一坐山峰,纵然杨戕想躲,也休想有躲藏的地方。

不过,在这之前,杨戕觉得就算要死,他也要桓齐付出点代价才行。若非是要照顾着舒茹,以杨戕神出鬼没的身法,足够将来那些前来搜寻他踪迹的人逐一杀掉。

杨戕身后的那些追兵追了一个昼夜,仍然是连杨戕的影子都没有碰到,只是看见一些马蹄印或者残留的食物。

而杨戕经过这一昼夜的时间,身上的伤竟然差不多痊愈了,而残留的毒液也被他完全逼出了体外。

尽管如此,杨戕却也并不着急收拾这些追踪之人。现在那些人尚且聚集在一起,杨戕根本无法正面跟他们敌对,唯有可能就是等他们分散行动的时候。而他们必定会分散的,杨戕几乎可以肯定这一点。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没办法追踪上杨戕,自然就不得不分头行动,这本是常理。

但是力分则弱,杨戕自然就有了可乘之机。

与其说是这群人在追寻杨戕,还不如说杨戕在牵着他们的鼻子走。

蛇窟、狼窝、毒气沼泽……杨戕正是要将身后的人带去那些地方,当然杨戕自己却不会踏入那些危险境地的。在这充满杀机和原始恐惧的森林中,他的百兽之体才真正发挥出最大的功用,等同于如鱼得水。

正如杨戕所预料的,这些人追踪了一日没有头绪而且还反而折损了几人的时候,终于决定分兵搜查。反正在他们看来,杨戕不过是一个人,还带着一个累赘,只要一个白衣剑客就足够将之击杀,何况还有几个灰衣人助阵呢。

在夜色来临之前,这群人终于变成了兵分四路,打算连夜追击杨戕。不过他们却并不知道,黑夜中的杨戕,才上真正的猎手。

杨戕白天利用逃跑的空隙,已经做了一张粗糙的弓和十几支树枝削成的箭。不过这些箭虽然很难看也很粗劣,但是却比正规的箭矢更危险,因为那些箭的箭身上还保留着原来的毒刺,一旦刺入人体,必定让其受尽痛苦而死。

现在杨戕开始有点喜欢上秦小官交给自己的《青囊手札》上所记载的这些毒物了。看来,这个神秘的百兽书生当年也并非是一个所谓的正人君子。因为除了这毒药篇,杨戕还发现后面有一大卷春药篇,显然这百兽书生当年定是风流成性,无怪会有十名妻子。

玉蹄朱龙仍然在悠然地啃着草。连接几日的奔波并未让它感到一丝的困倦,反而是马背上的舒茹看起来已经是伊人憔悴了。

杨戕伏在地上听了一阵,歉然道:“舒茹,今天晚上看来你只能在马背上睡一会了。后面的那些人已经摸过来了,不过他们却是自寻死路。”

一般武术高手以地听之术能听见方圆十几丈的响动,但是以杨戕这超乎寻常至变态的听觉,却可以听到里许之内的响动,也难怪这些人不能讨得半点好处了。

舒茹听见杨戕话中对于复仇似乎有一种狂热之意,有点不安地说道:“杨大哥,要是你报了仇,你打算怎么办?”

第二卷 兽穷则啮

第四十章 逃杀(下)

“报了仇?”

杨戕先是微微一怔,然后叹道:“仇深似海,对手又如此厉害。这仇未必能轻易报得,只盼能多杀几个仇人就是了。”

舒茹幽幽道:“死者已去,难道报仇就真的如此重要么?”

杨戕恨声道:“若不能报得大仇,我杨戕岂能在世为人!”

说着,杨戕又看了看被无尽黑暗所笼罩的森林,冷冷道:“有八人已经跟了过来,就让我送他们下地狱去吧。”

杨戕将玉蹄朱龙牵到山石之后,让舒茹也在那里潜伏着,免得被敌人所乘。那马儿甚是通人性,竟然一点声响也不会发出,的确是马中异品。

离杨戕最近的敌手就是先前的那位排行为三的白衣剑客,此人因为亲手驯养的爱鸟为杨戕所杀,心中不免忿忿难平,所以才催动手下之人,连夜找寻,摸着杨戕有意无意留下的那些线索而来。这白衣剑客早已经是先天级别以上的高手,所以他哪里会将杨戕这么一个武者放在眼中,一心想尽快早到杨戕,杀了他解恨。不过,他是似乎忘记了桓齐为何一心要找剑仙下山的缘由了。

杨戕看着这全摸索而来的追踪者,眼中闪着冷狠之光,这些人虽然也能在夜间视物,但是视力上跟杨戕比起来就相去甚远了。

凭借着神出鬼没的身法,杨戕悄悄地摸在了这群人的身后。

“嗡!~”

一声震弦的闷响过后,林中响起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杨戕箭不虚发,已将一人成功击杀。那箭身因为长满了毒刺,被再被贯注真力射出,其威力可想而知,也难怪中箭之人竟然如此痛苦。

杨戕绝不贪功,射出一箭后,立即转移了藏身之地。

而后,一道白影电射而至,正落在杨戕刚才的藏身之所。杨戕在远处看见那白衣剑客气急败坏地样子,冷笑道:“等我杀光你身边的这些人,最后就轮到你了。”

“嗖!嗖!嗖!~”

利箭破空之声不时地响起,那七个灰衣人几乎连杨戕的影子也没有见到就命陨于此间。而那气急败坏地白衣剑客更是差点把整个林子都翻过来。

杨戕将那七人击杀后,终于不再隐藏身形,从暗处中走了出来。冷声道:“无论你是何人,受死吧!”

话音还未落,杨戕同时将三支箭搭在弦上,猛地张开弓,疾射而去。

那白衣剑客傲然道:“莫非你还以为你能从我手下逃脱么?暗箭偷袭,你以为能奈何得了我么?”

白衣剑客乃是仙剑门派之徒,哪里会将杨戕放在眼中,听风辨形已经将三支箭的飞行轨迹把握得一清二楚。当三支箭呼叫着射向面孔的时候,白衣剑客冷哼一声,将三支箭同时纳入掌中。

“原来是有毒刺,难怪他们会被你所杀。杨戕你果真是个厉害的角色,不过遇到我灵鹿子,你以为你还能生离此地么。”白衣剑客猛地运劲于掌,将三支箭捏得粉碎,但是却不防那树箭之中竟然暗藏毒汁,四下飞溅而去,粘在这白衣剑客身上,竟然将他衣服连同少数皮肤都腐蚀烂了。

杨戕早知道这白衣剑客会自负轻敌,冷冷道:“我这箭上的毒刺自然是奈何不了你,不过能让你出出丑却还是不错的吧。看枪!~”

交手的那一刹那,这白衣剑客才明白为何杨戕值得他们的师傅劳师动众了。他几乎是刚听见“枪”音,杨戕的长枪就同时到了自己额前七分处。他来不及细想为何人的速度能达到跟近乎声音的速度,背上的长剑猛地弹出了鞘,不偏不倚地击在了杨戕的枪尖上。

杨戕身体微微一震,暗道一声“好家伙”,这白衣剑客的功力尤在他之上。但是杨戕并不慌乱,他知道定能将这人击于此间。猛地一抖枪,又攻了上去。此刻杨戕在气势上已经占据上风,虽然功力上并不能讨得好处,但是却可以从气势和速度上将对方压倒。

“哧哧~”地劲气交击之声响过不停,黑暗之中,不住地闪现着烟花绽放般绚目的火光。被劲气摧毁的枝条、树叶纷纷飘落而下。

枪剑交击之声不绝于耳,远近可闻。

杨戕知道此刻须得速战速决,不然这白衣剑客的援手到来,只怕纵然自己能逃脱,舒茹也必定再落入他们之手。于是下手更猛更急,甚至是不惜两败俱伤。

白衣剑客只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