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50节

兽行天下_第50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3:2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飞鸟和几个道士,都已经被巨大的冲力击得失去了踪影。

身体忽然有一种被抽空的感觉,巨大的倦意瞬间袭上了心头。杨戕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暗道:“我这就要下地府了么?也好,总算是可以跟她们团聚了。”

※※※辛龙子等一群人狼狈地跌落而下,七人受的伤都不轻,但是好在没有因此而丧命。这还是因为杨戕不能真正驱动体内的魔魂造成的,但是这七人辛苦炼制的飞剑都被毁于刚才的激战之中。

古月子仍然心有余悸,望着前面茫茫的大海,说道:“那杨戕是否已死,想不到他的身体竟然会有魔魂藏于其中。”

辛龙子道:“他终究是凡夫俗子,我们七人受了刚才一击的冲击,都已经伤成这样了,何况是他。估计他现在落入这大海之中,也只能是葬身鱼腹了。”

古月子点头道:“师兄说得是。我们这就去向掌门复命吧。看来没有几年的修养,我们的功力将难复从前那。”

第三卷 困兽犹斗

第一章 虎女

被困之兽还要作最后挣扎。即使身在绝境中还要挣扎抵抗。

《左传·定公四年》:“困兽犹斗,况人呼?”

第一章虎女大海茫茫,无边无际。

杨戕坠落其中,本是绝无生还之机,然而或者是天意如此,当日秦小官为杨戕在耳后装的鱼鳃终于及时地发挥了作用,让他又从鬼门关转了回来。

跌落大海之后,杨戕已经丧失了意识,身体呼吸已绝,眼看就要溺水而亡。而这时他耳后的那两只鱼腮却恰当时机地复苏了过来,让杨戕的身体保存了生机。但是这时候他却并无意识,身体也进入了很深的沉睡,只是如同一只海中的游鱼,漫无目的的在海水中游着。

转眼间半年就过去了。

在海水的侵蚀下,杨戕的皮肤不断地被侵蚀,然后又重新生长出来,在这样反复的破坏和愈合下,杨戕的外表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再不是原来的那张面孔了。

或者,这时候他已经真的变成了一只海鱼。

春暖的时候,海中很多的游鱼都向长江入海口处汇聚,然后在温暖的江水中产卵。杨戕的意识仍然处于昏睡之中,但是他的身体却本能地行长江口游去,然后逆流而上。

杨戕一直沿江而上,他并不知道自己游了多远。只是江面越来越窄,江水也越来越浅,直到有一天,他忽然被搁浅在一处河滩边上。

融化的冰雪汇聚而成的河水已经很浅了,在晨光下,可以清楚地看见河底的游鱼。

这里是一片异常茂盛的原始森林,杨戕被河水冲上了岸,衣衫褴褛破烂不堪地他正躺在沙砾之上。两只在河边扑鱼的鸟儿栖在了他的胸膛上,但是没过一会,那两只鸟就震翅飞走了。因为这时候杨戕已经重新开始了他的呼吸。

忽然,山林之中出现了一阵骚动,受惊的飞禽走兽纷纷四散。两声虎吼相继在山林中响起,然后就将两只白斑虎从林中走了出来。然而,最令人奇怪的却是一只老虎的背上竟然还有一个赤裸着身体,红色头发披满背脊的少女。

那少女雪白的身躯异常的健康,胸前的两坐处女峰浑圆而坚挺,一双眼睛流光闪烁,若梦如幻。

“咿呀~咿呀!~”

那少女忽地开头唱着什么,其声音响亮而纯净,很快就将刚才的骚乱抹平了。河对岸那些被惊吓的喝水的麋鹿们,又重新回到了河岸,它们似乎跟这少女认识,知道她不会伤害它们一般。

白斑虎带着少女缓步向河边而去,直到水边的时候,才将她放了下来。那少女坐在河滩边,侧耳听了听水声,然后伸手向前面摸了去,似乎想摸到那透亮的河水。

原来这少女竟然是失明的!难怪她的眼睛似乎总是蒙上了一层迷雾,原来竟然已经失明。

但那少女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很快就摸到了水面,然后欢快地掬起了一捧水,向脸上抹了去。随后又将她的红色长发垂进了河水中,悠然地清洗了起来。

“呜~呜~”

一只白斑虎好象发现了被搁浅在水边的杨戕,因为杨戕此刻不过在这少女的三丈处罢了。由于此刻杨戕已经恢复了呼吸,那白斑虎似乎闻到了杨戕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当然,那并非是人的气息。而是野兽,凶兽的气息。

白斑虎缓缓地向杨戕靠近,并且不时地发着低低的啡声,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因为它从杨戕那里,同时闻到了老虎、蟒蛇、狼……诸多凶兽的味道,它还是第一次碰见能让它这个百兽之王感到不安的东西。

杨戕仍然是一动也没有动。白斑虎似乎终于肯定杨戕似乎是受了伤,或者是太虚弱而不能行动了,所以它又重新回到了先前那少女的身后,跟另外一只白斑虎站在了一起。

两只老虎互相蹭了蹭头,似乎在那里低声地说着什么。

先前那少女好象听明白了老虎在说什么,忽地惊奇地转过头,低声用野兽的语言说了几句。那两只老虎交头接耳地商议了一阵,似乎终于认同了少女的主意,缓缓地走到杨戕身边,将他拱在了背上。

而另外的一只白斑虎也将少女驮上了背,一齐向森林深处而去。

那少女一边走,一边以一种奇怪的语言唱着歌,森林中不时地有大小的野兽从树林中伸出头,聆听这少女的歌声。

两人两虎越过了一片低洼地密林,向一处高处的山崖而去。

那山崖的顶上有一处岩石平台,平直地伸在空中,可以俯瞰这一大片森林的景色。平台地面靠山的地方,却有一处干净的山洞,约莫一人来高,里面放着干枯的草藤之物,看来应该是这两虎一人的居住之所。

白斑虎极是通灵,小心地将杨戕放在了那暖和的草藤之上。

那少女这时候也从虎背上滑了下来,上前摸了摸,很快就摸到了杨戕。她似乎是很高兴遇见这么一个跟她同类的人,嘴里面不住地说着一些奇怪的话。

那两只白斑虎摇了摇尾巴,一齐走到了外面的那个巨大的平台上,猛地吼叫了几声。

※※※又过了几日。

杨戕只觉得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天籁般的歌声,那声音异常的干净而纯洁,就如同远山的冰雪一般。歌声似乎以一种奇怪的语言唱着,他并不知道其中的意思,但是杨戕对于这种声音却并不陌生,因为他先前似乎隐隐地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莫非这次终于死了么?

杨戕奋力地睁开了眼睛,晨光从外面射了进来,让他的眼睛感觉有点生疼,毕竟他的眼睛已经许久不曾用过了。眨了几眨眼后,杨戕的视力终于恢复了正常,他看了看自己所处的地方,这样一个简单的洞穴,似乎并非仙境,也并非是地府。

歌声仍然在外面飘动着。

杨戕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然后从石头床上爬了起来,向洞外面走去。

眼前的情形,忽然让他生出了仿若隔世的感觉。

晨曦之中,自然中最绝妙的音符正从一个少女口中飘出,清晰的微风将她的红色长发轻轻托起,时而露出她那健康而有若白玉的肌肤,曼妙的身姿似乎包涵了大自然最最动人的曲线,在晨光之中散发出夺人心神的柔美之光。

若是换着以前的杨戕,必定无法抵受如此的诱惑。但是现在,杨戕的心已经坚硬得如同千年的坚冰,除了仇恨还是只有仇恨,但是对于这个救了自己命的少女,他仍然还是想去道一声谢。

不过杨戕这一走,他忽然觉得身体一阵清凉,这才赫然发现自己竟然也赤裸着身体。

“啊。”

杨戕忍不住地惊了一声,想不到自己竟然连一块遮羞布也没有。

那少女眼睛虽然失明,但是听力却是异常的灵敏,她忽然回转了身体,向洞口而来,笑着在说什么。

杨戕不由得脸上一红,连忙低下了头去,因为他正好瞧见了那少女胸前一览无遗的春光,充满了最原始的诱惑。

杨戕不敢正视那少女,说道:“在下杨戕,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那少女微微地错愕,然后忽然说起了半生不熟的话:“你……原来不懂……我们的兽语。”

杨戕自然是不懂什么兽语了,点头道:“姑娘说得是。对了,还请姑娘恕罪,在下现在这样子。实在是有伤大雅。”

那少女不解地说道:“你的样子?你的样子很好啊,我摸过的。可惜,我眼睛看不见。”

杨戕惊道:“你眼睛看不见,居然还一个人住在这深山之中,这岂非是太危险了。对了,你说的兽语,就是你先前唱歌用的语言么,听起来真是好听。”

不过,听见这少女看不见,杨戕心中倒是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他实在是不想在一个少女面前裸着身体。可惜,此间并无一物可供杨戕来遮掩关键部位。

那少女点头道:“是啊,兽语的确比人的话好听得多,而且也诚实得多。我常常听见人说的话,许多都是虚假的,所以我不喜欢说人的话。我不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有两只白斑虎陪着我,一个是‘卡达’,一个‘欧嘟’。我从小就被他们收养的,也算是他们的女儿了。”

杨戕恍然,说道:“这便是了。难怪你会说兽语。不过,人和老虎在一起生活,似乎是太危险了吧?”

少女微微皱眉,有点不悦道:“我并不是人,是老虎的女儿!老虎虽然危险,但是却从来不会伤害我的,反而时常会保护我。倒是当年生的父母,因为见我失明,当我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他们狠心地扔进了这森林之中。你说说看,人究竟是有什么好的?”

杨戕没想到这少女身世如此可怜,本想劝说她几句,但是想到这世间之人,实在是多欺诈、无义、无信之人,忍不住叹道:“你说得没错,这人未必能比野兽可靠。”

那少女道:“所以,凡是敢来冒犯森林、猎杀野兽的人,都必将受到惩罚!”

杨戕看得出来,少女说要惩罚这些人的时候,眼中还闪着凶光,似乎她有过惩罚这些人的经历。此时的杨戕虽是仇恨满胸,但是他仍然习惯地把自己看着是一个人,忍不住道:“既然姑娘对人如此仇恨,却又为何要救我呢?”

那少女笑道:“我这眼睛虽然是瞎的,但是鼻子却还灵着呢。你跟我应该才是同一类,你绝对不是寻常的那些讨厌的人,因为你的身上,没有半分人的味道,只有许多猛兽的味道。看来你必定是长期跟野兽为伍,所以才会有如此浓烈的兽气,这也是我还有白斑虎肯救你的原因。若是换着那些跟我们有仇恨的那些洞蛮人,我会亲自去拧断你的脖子的。”

杨戕想不到这少女说起杀人,不过是一件很不经意地事情,总是觉得有点不习惯,便道:“若非是该杀之人,这人还是少杀点为妙。我也有许多人要杀,但是他们俱是该杀之人。”

少女不解道:“人不是都说众生平等么?既然如此,那么人杀野兽的时候,是否想过杀的这些野兽哪些是该杀的,哪些是不该杀的呢?既然人可以猎杀野兽,野兽为何不能杀人?”

杨戕转念一想,似乎这道理倒也说得通的,况且既然这少女常年跟野兽为伍,说的都是兽语,自然难免把她自己当作人来看待。于是,杨戕转移话题道:“姑娘,你的眼睛其实很好看,是蓝色的,而且头发又是红色的,我可从来没有看见过有你这样的眼睛和头发。对了,你过来让我看看你的眼睛,或者还能有治好的希望。”

“真的么?”

那少女显得极是惊喜,向杨戕处走了过来,将头凑了过去,让杨戕仔细地为她检查。但是由于她眼睛看不真切,所以走过来的时候差点撞到杨戕,而她胸前傲然挺立的部位,更是刚好轻轻地抵在了杨戕胸膛。

杨戕如同被一阵电流击中,下意识地猛退了几步,差点就碰到了洞壁。

“你怎么了?”

那少女浑然不知杨戕的变化,只是听见了杨戕退后的风声,说道:“呀,你的动作好快。你是想和‘卡达’、‘欧嘟’一样,来跟我比速度么?好,就看我怎么来抓你。”

少女说着,猛地向杨戕所在直处扑了过去。由于此处她极为熟悉,加上好象经常跟那两头老虎玩这样的游戏,动作倒也不慢,看起来就如同一只敏捷的豹子。

杨戕看得出来,这少女虽然不曾修炼过功夫,但是身体却是异常的灵敏,的确跟捕猎的野兽一般。不过在这样的狭窄空间里,又有谁能跟杨戕比拼速度,就当那少女的手快要碰到他的时候,他微微一动身,已经闪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那少女追了好几圈,仍然无法将杨戕抓住,只得喘气道:“算了,你的速度实在太快。只怕比白斑虎他们的速度还要快很多。”

杨戕道:“这样吧,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一会便上来看你的眼睛。”

杨戕下了山崖,自然为了寻一件“衣服”,要不然他始终会不习惯的。本来他想弄点兽皮来,但是想到那少女好象跟这些野兽关系极为密切,必定对自己的做法生出不满,无奈之下,杨戕只能找了一些树叶做遮掩。

看着自己身上的这件衣服,杨戕真是哭笑不得,但是他知道眼前也只能这样了,便又回到了山崖上。

那少女听见杨戕的脚步声,说道:“你回来了么?”

杨戕道:“好了,让我来看看你的眼睛吧。”

那少女又靠了过来,碰到杨戕身上的树叶,笑道:“你怎么把树叶绑在身上呢,你觉得冷么?现在,可都是春天了。”

“春天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