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59节

兽行天下_第59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4: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无法跟杨戕相提并论,所以一时间他们也没有注意到杨戕的行踪,只是不住地催动剑光胡乱斩杀。

在这地狱一般的战场上,两人终于赶在了一起。

“我终于能看见你了——”

露伊闪动着明亮的蓝瞳,如同瑰丽夺目的蓝宝石一般,脸上的笑容仍是那么美,象是刚刚绽放的花朵。红色的长发如丝一般在夜风中舞动,抚过她那健康而具有野性魅力的肌肤,一切都如同梦幻一般,而她就好象是梦中的精魄。

美丽在瞬间凝聚成了永恒。

一道剑光从露伊的背上透胸而过,笑容瞬间凝固在了她的脸上。

杨戕永远也无法忘记这一刻令他感到惊艳的美丽,也永远无法忘记一个与野兽为伍的女人曾经为他而魂消于此。

“你快……逃吧,我……我知道……你会记得……我的……”

露伊无力地滑在了地上,笑容仍然挂在她的嘴角。这一刻,她再也不用害怕因为杨戕的离开而感到孤单了,因为她知道杨戕此生中休想有一刻能忘记她的。

杨戕抱着露伊的尸体狂奔。

疯狂的野兽制造出来的混乱给了杨戕逃命的机会,这也正是露伊所要的。

杨戕不知道他是如何从那混乱之极的战场上逃脱的。他早就厌倦了这样的逃命生活,但是他却不得不继续逃命,否则的话,他就无法去跟那些道貌岸然地人算帐,也无法去向这无眼的老天讨回一个公道。

※※※晨风吹来,空气中仍是腥味十足。

桓齐看着漫山遍野的人、兽尸体,颓然道:“不想苗疆之行竟然会落得如此的下场。先前一时杀得性起,也不曾想过这事的后果。只怕日后苗疆的各族,都将会视我中原人为死敌了。”

旁边一个护卫道:“大人。都是这些蛮人不识大体,妄想跟大人和朝廷作对,所以他们是死有余辜才是……”

桓齐挥手打断了这护卫的话,叹道:“此举终究是不智,可以说是我的过失。若是让苗疆的各族都成为朝廷的敌人的话,以后的麻烦还可真是不少。”

那护卫继续道:“大人何必担心。这些蛮人不过是一群没有开化的野兽一般,他们要是敢谋反,我们就灭了他们的族。更何况,大人你不是还有几位老神仙相助么?”

桓齐知道以这护卫的智慧是无法理解他的部署的,便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计较,对那几个道士说道:“几位师叔。桓齐尚且有一个疑惑,想请教几位师叔。”

“可是为了昨天晚上刺杀你的那人么?”

玄印道人也是满脸的疑惑,道:“想不到苗疆山野之中,竟然还潜伏着如此厉害的高手。虽然此人并非是修仙之人,但是能在顷刻之间将你击伤,并且险些要了你的命,其修为由此可见一斑。只不知昨夜那场混战,此人是否逃脱。”

桓齐脸上俱是忧虑之色,道:“此人的功夫修为自然是不用说了。最可怕的是在于他的速度和身体的灵活性,我生平所见之人中,仅有一人可与之相提并论。不过此人已经被辛龙子几位师斩落大海,必定早就应该死了。况且昨夜那人相貌很那人有很大出入,想必是苗疆新出的高手吧。只是我总觉得此人似曾相识,而且我被他所刺后,情绪似乎就不受控制,可说是愤怒之极,因此才导致了昨夜的不智杀戮。”

玄印道:“所幸师侄你的有本门法宝护身,不然的话,只怕我等几人都无法回去向掌门交代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日后你修炼有成,达到师叔的境界的话,这些寻常武林的高手,在你眼中都不值一提了。那人的武功就算再厉害,也休想动得了你的半根毫毛。”

余木子道:“杀戮既开,那也是天意。况且这些洞蛮人嗜毛饮血,不明世理,早点超脱进入轮回也并非是坏事。不过嘛,此行我们也并非是一无所获。嘿,趁现在太阳未出,先将这些人的魂魄收了吧,到时候用来炼制仙器,可说是事半功倍呢。”

玄印冷哼了一声,似乎对余木子的想法有点不满,心想再怎么也不能跟邪魔外道一般,用人的魂魄来炼制飞剑等诸多法宝。但是他转念一想,反正昨夜的杀戮已开,要说什么清修也都没有了,反正千百年都没有人成得了仙,倒不如炼制几把威力大点的飞剑实用。想到此节,玄印便道:“那还等什么,我们一起动手将这几千人的魂魄收了便是,反正此间之事,也只有你我几人知晓。”

桓齐看见几位师叔脸上的疯态,对仅存的几个护卫道:“走吧,继续搜寻苗疆其余部族的下落。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将‘显神石’找到。”

※※※红日渐渐从东方升了起来。

春天的清晨所带有的微微寒意已经在日光下逐渐消退,空气开始变得暖和起来。

但是杨戕怀抱中的人,却是越来越冷,生命的迹象早已经流逝殆尽。

这已经是第三个女人因他而死了。但是这一次,她却是死在杨戕的面前,让他亲眼目睹了这令他哀痛不已的场景。

即使近在咫尺的距离,杨戕都没办法救得了她。《青囊书》所记载的医术虽然玄妙通神,但是也只能是救死扶伤,并无起死回生的效用。所以尽管杨戕努力了大半夜,仍是不见半点起色。只因为那些剑气已经彻底地毁掉了她体内的生命气息。

两只白斑虎也已经在昨夜相继死去。它们见露伊被杀之后,发狂一般地向桓齐等人所在之处冲了去,全然没有逃命的意思。或者,露伊在它们的心中,已经成了它们的女儿,它们生命的一部分。

似乎整片森林都弥漫着一种悲伤的气息。杨戕虽然无法听懂野兽的语言,但是他却也能感受到这种令人心碎的悲伤。

“天下无道,人不如兽,人不如兽……”

杨戕抱起露伊的尸身,向森林的北面而去。

森林以北,连接着一片草原,然后是一段起伏连绵的雪山,杨戕便是要将露伊葬在那雪山之颠。

露伊曾经说过,要是她能看见东西的话,最想看的便是下雪了。杨戕曾经问过为什么,露伊说她就是在雪天的时候,被亲人遗弃在了雪地的。

杨戕听得出来,露伊对于人类甚至她曾经的亲人,已经么没有了任何的感情,除了他。或者说,在露伊的眼中,杨戕根本算不得一个人,而是跟她一样的兽人。

“只有你跟我才是同类。”

杨戕后来逐渐明白了露伊对他说过的这句话。

他不是纯粹的人,也不是纯粹的野兽,但是他一直却不愿意正视他自己。直到他发现,人并非都是那么可敬、可信,而野兽也并非是那么厌、可憎的时候,他终于不再逃避。

第四卷 率兽食人

第一章 飞云豹子

《孟子?梁惠王上》:“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是率兽而食人也。”

第一章飞云豹子三年了。

山中无岁月,转瞬便是三年。

但是对于杨戕来说,三年以来,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无比痛楚的煎熬。

仇恨可以改变一个人,而巨大的仇恨却让他变得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无论从外表还是内心,他都不再是一个人了。

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以前的英姿。头发已经花白,而且很乱,几乎是如同乱草一般堆在头上,脸上的线条就如同一道道利刃,令人望而生寒。半合着的眼睛似乎是显得没有半分神采,但是那一闪而没的凶光,却让人不敢正视。

今日,杨戕又一次只身攀缘上了雪山顶。

山下面虽然已经是春暖花开,但是这山顶的风雪仍然不小。

如同遇到一个无形的屏阻碍一般,风雪虽大,却始终无法落在杨戕身上,只得向他身周围落去。

杨戕看了看山顶上的积雪,似乎在找寻着什么,而后他冰冷的目光落在了一块被冰雪覆盖的巨大的山岩之上。

这时候,他冰冷的目光变得有点微微的暖意。

对着山岩,杨戕举起右掌,缓缓地挥了过去,如同在抚摩一件珍奇的宝物一般。在他的掌风之下,牢牢盘踞在山岩上的冰雪就如同遇见了烈日一般,很快就冰释消融,露出了灰黑色的山岩壁。

杨戕望着那高约三丈的岩壁,目光凝聚在岩壁的中央。那里赫然写着两行字:爱妻舒茹之墓,爱妻露伊之墓。

虽然舒茹、露伊跟杨戕并无婚约,但是此时的杨戕,又岂会去理会世俗的礼遇,更何况他早已经不是世俗之人。

杨戕望着那两行字,叹道:“舒茹,当日你为了让我多半刻的逃命时间,而落了个尸骨无存,只能暂时将你安葬于此,杨戕实在是有愧于你。至于那些杀你的人,我会让他们受尽痛苦折磨而死的,待我手刃仇人灭了黄山剑派之后,再将你移葬于黄山的莲花峰,让那些道士日日都在你面前忏悔。”

“露伊。”杨戕接着道,“今时今日,我终于明白你为何说,只有我们两人才是同类。我的身体早就不是人的身体了,却又何必保留着人的什么狗屁道德、礼仪。我就是我,非人非兽,亦人亦兽,或者就是兽人。兽人应该有兽人的生存法则,也自然有他的复仇方式。”

“今日过后,我就将回到中原复仇,杀尽我要杀之人……”

※※※从雪山上下来,杨戕刚刚踏足草原,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大有江潮涌动之势。

杨戕举目望去,就见一大群野马从远处飞奔而来,数量之多,不下千数,将整个草原都惊得动了一起来一般。

杨戕这三年一直与野兽为伍,自然知道这些野马的习性,也知道他们素好奔跑,不禁猛地聚气,发出一声长啸。

那群野马听见杨戕的啸声,如同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立即向杨戕所在之处冲了过来。

只因为杨戕今日想回中原,却偏偏无坐骑可用,正好遇见了这群野马,他如何能不用上一用呢,于是便用兽语将这些野兽给唤了过来。

“想不到露伊所授的兽语如此凑效。”杨戕看着狂奔而来的野马群,忽然目光被一头奇异的马匹所吸引住了。寻常野马大多是土黄色,鬃短而直,尾部的长毛在下端,还有一条黑线从马鬃到尾部。而唯独那一匹野马却是全身呈现黑白相间的斑点,狂奔之下,竟然如同一只敏捷的豹子。

“飞云豹子!”

杨戕心头不禁一喜,野马的奔跑能力已经较驯服的家马为优,而这“飞云豹子”却算是野马中的异品,可说是万中无一,比之以前庸王送与他的那匹“玉蹄朱龙”,更要胜得一筹。

见猎心喜,杨戕索性停止了啸声,向野马群疾奔了过去。

要知这千余匹野马齐头狂奔,那阵势可是不小,一旦被这些野马给撞翻在地的话,只怕立即就会被后面的马给踩成肉泥。杨戕自然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不过他自信以他的身法速度,足够在这些野马群中穿梭自如。

杨戕一接近马群,就立即施展身法向那匹飞云豹子靠拢。

但那飞云豹子不愧是马中异品,极是有灵性,它见杨戕施展身法而来,似乎料到了杨戕必定是想捉它,便向着跟杨戕相反的方向跑了去,它周围的野马都被它给挤了开。

不一会,杨戕就见那飞云豹子离开了野马群,向着草原深处狂奔而去。

“嘿,那我们就来比比速度好了。”

杨戕此刻也来了劲头,发誓非要将这飞云豹子驯服不可。杨戕飞身一跃,脱离了野马群,然后脚下一发劲,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那飞云豹子的方向疾射而去。

飞云豹子在这草原上纵横了数年,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追上它,所以它一离开野马群,就觉得杨戕休想能追上它了。

“好家伙,只怕这东西果真是比豹子还要快!”

杨戕暗赞一声,真气再猛地灌输至脚下,若是光靠肌肉力量来跟这飞云豹子比速度的话,只怕杨戕纵然能追上,起码也得几个时辰才能见分晓。

不一会,只见杨戕脚下竟然出现了一股青气,看来并非是练武之人用的真气,也非修仙之人炼就的仙灵之气。

但杨戕有了这青气之助,却是如虎添翼,速度猛地又增加了好一截,跟那飞云豹子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飞云豹子极是心高气傲,哪里见过能有比它跑得更快的东西,但是远见就要让杨戕给追了上来,它忽然将身一折,横着向一个方向发足狂奔而去。

杨戕锲而不舍,他知道飞云豹子的速度已经到了极限,用不了多久就会让他给追上的。

果然,再追了几里地,杨戕离那飞云豹子的距离已经不到十丈了。杨戕猛地一蹬地,凌空向飞云豹子的背上跃了去。

跃过十丈的距离,杨戕正待稳稳当当地落在飞云豹子背上,忽然那飞云豹子竟然速度再增,猛地向前蹿出一丈远,让杨戕险些落空出丑。

“好灵性的家伙。”

杨戕再赞一声,右脚凌空一踢,身体灵活之极地再向前冲出一丈许,恰倒好处地落在了飞云豹子的背上。

飞云豹子何曾被人这些骑过,杨戕一落到了他背上,就见他四蹄狂蹬,如发了狂一般,要将杨戕掀下背来,但是杨戕却如同惊淘中的扁舟,仍凭这飞云豹子如何折腾,总是纹丝不动地正坐在马背上。

飞云豹子见无法将杨戕摔下背来,急得大嘶了几声,然后又一次发力,向前冲了出去。

杨戕听出这飞云豹子的嘶鸣中大有无奈之意,以为它就快要屈服了,倒也不管这家伙往哪里奔去,只等它力竭后屈服。

杨戕泰然自若地坐在飞云豹子背上,看着它带着自己向一处高坡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