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62节

兽行天下_第62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4: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第四章 陷阱

三月后,又值盛夏。

此时朝廷的形势如同这天气一般,令人感到无比窒息。

太子赵言德终于诏告天下,正式即位,改国号为显德。但是其余各方势力并位放弃皇位争夺,天下形势吃紧,大战一触及发。

此时,太原府城外,三十里处。

烈日之下,一大队人马正顶着酷暑前行赶路,一路上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着红袍的将军,一副龙虎之姿,看起来颇有几分气概,但是惟独此人脸上愁眉紧缩,也不知在担心什么。

他左右各有两个青袍将军护卫。其中一个较年长的副将道:“庸王,末将以为,我们还是放弃京城一行吧。自从出了我们的势力范围,这一路走来,末将总觉得心神不安,只怕赵言德会对我们不利那。”

另外的那一位副将也道:“大哥所说极是。庸王,此行实在是凶多吉少,我们实在是犯不着深入腹地,向京城而去。就算是我,也知道赵言德会拿庸王下手的。”

庸王叹道:“程、罗两位兄弟所言自是有理,而且这其中的关窍我又何尝不明白呢。只是如今的形势,却是不得不让我冒险进京那。你们且想想,若是太子即位,我等不前去参拜,那就是有谋反之嫌,到时候他势必会有足够的理由拿我们开刀。而以我们目前的实力,万万无法跟赵言德的实力对抗。所以,如今也只能冒险去一去京城,想必他还不至于要将我们处死吧,毕竟他现在这皇位可还没有坐稳当呢。”

程均道:“但是此举实在太过冒险。若是我们公然谋反的话,也并非没有一拼之力,而如今这么去京城,那不是等同于羊入虎口么?”

庸王叹道:“若是此行不死的话,我们回到北疆,还有机会养精蓄锐,静观中原形势变化,再做打算;但是若是此行不去的话,只怕我们的六万大军,将顷刻成为众矢之的,再没有希望问鼎天下了。所以,纵然知道此行凶险,我也不得不赌上一把。”

罗青叹道:“若是有杨戕在军中就好了。以他在朝廷军队中的声望和实力,纵然是公然谋反,只怕赵言德也未必有胆量找我们开刀。”

庸王神色一黯,道:“如此虎将,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当年他无故失踪,我曾派人多方查找,而后才知二弟已经死于桓齐师徒之手。但是此事也怪我,若非我于二弟之间有所猜疑,岂能让桓齐他们有机可乘……事已到此地步,我们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行了一阵,庸王等人已经进了太原府。

但是刚一进城,庸王就大感气氛不妙。他一身经过不下数百次战斗,很快就明白了如今自己的处境堪忧,已经落入了敌人的陷阱之中。

因为此时的太原府大街,竟然没有半个寻常百姓。虽说如今太原多次遭遇天灾,可说是民生凋零,但是也还没有到如此荒凉的地步。更重要的是,此刻庸王竟然连太原府的官员也不曾见到一个。

一阵浓烈的杀机从四方涌来,即使在烈日之下,仍然能感到阵阵寒意。一阵狂风吹来,街上黄尘飞扬,更添了几分萧杀之意。

“快掉头,向城门冲回去!”

庸王身经数战,已经察觉到情形不对,虽然他此行带了一千多名精挑细选的玄甲骑兵,但是若是太子或者其余人要蓄意对付他的话,这一千名士兵,除了能掩护撤退以外,根本就无法跟对方的军队进行正面抗击。所以一旦察觉形势不对,庸王立即决定避开敌人的锋芒。

但是对手此次似乎是蓄意而为,庸王等人刚冲至城门时,却见那厚重的城门已经无声无息地关闭。

“庸王,今日你已经是插翅难飞了!”

此刻城墙上已经多出了一个手持大刀的锦袍将军,而他身后尚有七个黑袍剑客,料想应该是请来的武林高手。庸王识得此人,这人正是赵言德的心腹大将董大海,现任京城禁军副统领,此人既然来了太原府,其意图就可想而知了。

城墙上的守军已经换上了清一色的禁军,并且街道两旁的屋顶上也出现了许多锦衣汉子,这些人都是京城禁军“神弓营”的人。

庸王高声道:“好个董大海,本王仍然是小看了赵言德。如今你们在这太原府动手,即使杀了我,是否也可以将罪责推卸个一干二净。”

董大海冷冷道:“庸王果真是明白人,这么快就弄清了眼前的形势。不错,若是在京城附近动手的话,只怕天下人会都会说皇上刚刚即位,便拿亲兄弟开刀,定然会落个暴君的称谓。但是我们在这太原府动手,那就跟皇上没有半点关系了。庸王,若是你顾念手下人性命的话,就立即自裁吧,本将绝不会为难你的手下将士。”

“放屁!庸王帐下之人,岂是贪生怕死之徒!”

程均见董大海如此嚣张,忍不住高声叫骂。而罗青则道:“董大海,你要是有种的话,就下来跟老子一战,少在那里说屁话。”

着罗青本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但是在军中日子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也染上了军人的习性,开口便是一阵大骂。

董大海此刻已经是成竹在胸,所以他是毫不动怒,冷冷地俯瞰着下面的街道上的庸王人马,说道:“今日我携禁军一万余人,外带神弓营千余名箭手,你们玄甲军不过区区千余人,若是顽抗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庸王,你就认命吧!”

程均见形势不妙,低声对庸王道:“庸王,等下一动手,董大海等人由我来抵着,我让三弟护着你突围,日后你再带玄甲军杀回京城回我报仇。”而后,程均又对罗青道:“三弟,无论如何,你都要护着庸王,平安回到北疆,大哥只好来世再跟你做兄弟了。”

罗青握着程均的手,道:“大哥放心,我一定助庸王杀出重围的!”

说着,只见罗青眼中兄光一闪,手臂上一只袖箭猛地射向了程均胸膛。

“啵!~”

由于两人相距甚近,而且程均又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结义三弟竟然会对自己下手,陡然之间竟然毫无防备,让那袖箭透甲而入,深插入胸膛之中。

罗青一得手,下手更不容情,猛地又是一脚,蹭在了程均的胸膛之上,直将其胸骨踢碎,然后再借那一鼓反震之力,向后飞退而去,落在了城门口。

程均狂吐一口鲜血,从马背上翻落在地,只来得及说出几个字:“三弟,你……”

一代猛将,竟然死不瞑目。

如此变故,令玄甲军队伍大乱,谁曾想到军中副将竟然会临阵叛敌。

此节连庸王也不曾料到。他对罗青怒道:“好你个罗青,纵然本王赏罚不明,轻慢于你,你冲本王来便是,何故要对付你的结义大哥呢!”

罗青高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皇上已经登基,天下大权在手,只有你庸王不知好歹,竟然想以私心谋取帝位,至我玄甲军将士性命于不顾,我此举乃是弃暗投明。至于我大哥,谁让他不识大体,只知道愚忠于你,我就只好大义灭亲了!”

“说得好!”

董大海在城头高声道,“罗青,今日你又立了一大功。前日若非有你的情报,我们也不能准确地把握到庸王等一行叛逆的行踪,在这太原府做好布置。待回京之后,我定然向皇上请奏,包你官升两级。”

庸王禁不住勒了勒身下的战马。他一生征战无数,经历过无数的凶险场面,但是从来没有象今天这般没有信心。两员大将,一死一叛,在强大的对手面前,他忽然失去了信心。

“莫非今次真的是死期已至么?”

庸王默然无语。他虽然出生皇室,但是由于母亲乃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宫女,一直受其他兄弟所嘲弄。所以他的一生都在想办法超越其他的兄弟,但是如今看来,他却终于还是失败了。

他实在不甘心。

庸王对身后的玄甲军高声道:“玄甲将士们,本王自建立玄甲军以来,一直所向披靡,鲜有败绩。今日我们虽陷重围,但是这些京城中的少爷军,如何能与我们玄甲铁骑相提并论,只要今日冲出重围,本王日后绝不会亏待各位!众将士,随我杀出城去,让这些人见识我玄甲军的厉害!”

“杀!~”

庸王身先士卒,率先举剑向城门口冲了去。

虽然城门已经处于禁军的控制,看似牢不可破,但是向城中央退去的话,更只有死路一条。

“放箭!~”

董大海的声音在城墙上响起。此次他奉命秘密北上,就是要带庸王的头回去,否则的话,他就是死路一条,所以下手之际,已经再无情面可言。

第四卷 率兽食人

第五章 协定

“嗖!嗖!~”

漫天的箭雨纷纷而下。

神弓营的弓箭手果非等闲,饶是玄甲军训练精良,又有强盾在手,在箭雨之下也没有占到半点便宜,队伍之中不住有人滚落马下。

生死存亡尽在此一战,庸王等人一边抵挡着箭雨,一边向城门冲去。

只有出了城,或者可以凭借外面的宽敞地势四处逃散,博得一线生机。

但董大海亦非庸碌之人,他如何会不知道庸王的打算呢,所以他已经亲自带领人马,在城门前挡住了庸王的去路,决意将其击毙于此。

庸王此时也失了退路,举剑冲了上去,只求作那困兽一搏。

一时间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再无转圜余地。

“嘎吱!~”

双方正在浴血混战之际,却见那厚重的城门缓缓地打开了,一人一骑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如此混战的局面,即使再多少百余骑,只怕也不会有人发现,但是这偏偏是这一人一骑,却好象有一种奇异的魅力,让人忍不住要将目光投向他们。

黑白斑点相间的奇异马匹,如同蓄势捕食的豹子一般。

马上之人,手持丈二黑枪,目光冷恨,令人望而生寒。

“本人杨戕,今日要带庸王生离此地,挡我者死。”

杨戕的声音阴冷生寒,却充斥着强大的信心,令人无法怀疑他有此通天彻地的本领。他猛地催动战马,纵马疾行,从董大海的队伍后面杀了去。

三年前,他曾经于芜城的诚门前力抗万数蛮夷;三年后,他同样要在万人之中,带庸王杀出重围。

玄甲军将士深知道杨戕之能,一听来人竟然是不可一世的“战神”,玄甲将士如获生机,一时间气焰大增,这仅余的几百人队伍竟然跟董大海的数千骑兵斗了个旗鼓相当。

董大海虽然深居京城,却也听说过杨戕的威名,只是他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杨戕竟然竟然会在太原府“还魂”了。

“先杀庸王,再除杨戕!”

董大海高声吼道。手中长刀一抖,不顾一切地向庸王冲杀过去,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在杨戕赶上之前,将庸王击杀。只要杀了庸王,纵然杨戕再厉害,那也于是事无补了。

那七个黑袍剑客也知事情刻不容缓,都展开了剑势,向庸王迫了过去,而此时杨戕尚在二十丈开外。

“呜!~”

杨戕单足在马背上一点,身如流星一般向庸王所在之处疾射而去,颇有人枪合一的味道。此刻他全身功力尽皆灌注于枪尖,是以才发出了一声如同龙吟一般摄人心魂的声音。

但此刻,那七个黑袍剑客距庸王不过三丈距离,并且七人武功造诣极高,出手之际,就已经封死了庸王所有的进退之路,显然是要将其击杀在瞬息之间。

近年来庸王虽然已经用心修炼功夫了,但是毕竟他并非练武奇才,仍是没能突破先天之境,所以此刻被这七个先天境界的剑客围困其中,已经是再劫难逃了。

庸王凝聚全力挥出了手中的宝剑,虽然知道这一招救不了他自己,但是他只求能死得光彩一点。

七把剑从不同的方位闪电般刺了下来,明亮的剑刃在日光下反射出灼灼的剑光,刺得庸王的眼睛生疼,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睛来。

庸王只觉得身边的喊杀声都逐渐远去,魂魄就好象要离开他的身体了,他正要闭目待死,忽然一道黑光在眼前猛地炸开,在瞬息之间化为了千百道,将那些凌厉的剑光尽数迫了回去。

“嗡!~”

一阵压抑的蜂鸣声中。黑光跟那些闪亮的剑光互拼了千百击之多,劲气如同无形的利刃,将街道上的青石割成了碎末,在风中散发出一缕缕烟尘。

“锵!~”

黑光和剑光忽地同时敛去。杨戕那冷漠、坚毅的身影出现在了庸王面前,任凭谁都不知道他是如何逾越那二十丈的距离,抢在了这七人的前面。

飞云豹子也已经到了他的身下,正高傲地俯视着眼前的这些战马,如同在检阅一般。

那七人也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坐骑上,但是每个人的脸色都显得苍白而无血色,看起来似乎受不了不轻的内伤,若非几人的功力都不弱,只怕当场就要出丑。

不过这也难怪,七人虽然都是黄山派的入门弟子,凭借道家修炼之法进入了先天之境,但是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杨戕如今体内的真气已经跟任何人都截然不同了。狂暴、凶残的野兽之气侵入他们的体内之后,令他们痛苦万分,化解起来极是困难。

要知真气修炼越到佳境,其体内的真气就越纯正精深,但是杨戕体内的真气却恰巧相反,由于他的真气乃是学百兽修炼而成,可说是班驳、杂乱无比,比之高手走火入魔时的真气,更是有过之而不及。

三年前,杨戕至多能应付他们其中的一人。而如今,他以一敌七,竟然还能轻易地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