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63节

兽行天下_第63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4:2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之击败,这让杨戕对自己修炼的“野兽之气”信心大增。

“让开路来!”

杨戕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玄铁长枪,对董大海道:“今日我势必要带庸王离开此地,若你不想其余人枉死的话,就让开路来。”

“杀!杀!杀!”

杨戕身后呼声雷动,玄甲军又重获生机。

董大海看了看眼前的这人,似乎并不太象以前见过的杨戕,但是他已经无暇无思考这个问题,沉声道:“无论你是何人,今日都休想生离此地!纵然你有三头六臂,难道敌得过我千军万马么,何况我还有七大高手在此!”

“多说无益,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杨戕并不回头,对庸王道:“只要你在跟在我身后三丈之内,我定然保你周全。”

杨戕微微一夹马肚,飞云豹子四蹄腾空,猛地向董大海扑了过去。

杀了对方统帅,起码可以让这支队伍骚乱上一阵了。

庸王此刻也无法无分辨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杨戕,高声道:“冲出城去!”

如此迅疾的枪,董大海连想都不曾想象过。他只看见杨戕手中暴射出一个黑色的光点,然后那光点迅速地扩散,向他的额头射了过来。他甚至连举刀格架的时间也没有,只是仓皇地举起左掌,勉强向那道黑光拍了过去。

那七个剑客功夫眼力毕竟高人一筹,见杨戕暴起发难,都大呼不妙,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不约而同地向庸王刺了过去,显是要以“围魏救赵”的伎俩逼迫杨戕退后。

杨戕一枪击出,而后又身形猛退,再次举枪迎上了七人的剑。

“砰!~”

董大海身体一软,倒在了石街之上,额头上的枪口仍然不住地冒着血水。

杨戕就如同没有动过一般,仍然稳稳当当地坐在飞云豹子背上,而那七个黑袍剑客却是节节败退,不敌杨戕如同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击。

诚如杨戕所言,三丈以内俱被他的枪影所笼罩,敌方之人无一能攻进这三丈距离。

杨戕挥动长枪,如进无人之境,当先向城门口杀了过去。

那七个剑客虽然拼死抵挡,但是仍然不敌杨戕的狂猛枪势,几乎每挡一枪,内伤就严重一节,功力稍次的两人更只能以鲜血来化解杨戕击入其体内的怪异真气。

玄甲军有了杨戕这无敌猛将,一路杀将出去,大有吹枯拉朽之势,这些京城禁军本就无法单独与玄甲军抗衡,如今失了主帅,又遇到杨戕这催命无常,早就失了信心,只是象征地抵抗了一下,谁都不敢去阻杨戕的锋芒,任凭庸王的这一队人马向城外扬长而去。

杨戕领军冲出城门后,那些吓破了胆的禁军也不敢追赶,只是在城墙上开弓猛射。

或者,在这些禁军眼中,既然主帅已死,回京之后也不会有人来计较此事,虽然没有了封赏,但是好歹保全了自己的性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

杨戕一路杀将出去,也不曾停留,担心再次遇到强敌。虽然他已经将那七个剑客击杀,但是却不敢因此而夜郎自大,自从与那些剑仙交锋以后,杨戕就深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所以他行事都显得小心谨慎了许多。

直到奔跑了二十多里后,这一群饥渴交加的人才在一片树林中歇息了下来。

庸王无力地滑下马背,暗忖今日真是侥幸拣得了性命。他从马背上取下水带,猛地灌了两口,平息了激荡不已的心情,然后这才走到杨戕面前,有点尴尬地道:“你……真是我二弟么?”

“二弟?”

杨戕冷笑两声,道:“庸王。我且问你,当年在沂城的时候,可是你派人在夜间袭击舒茹的?亏你当时还是我的大哥,竟然如此怀疑于我,为了让我对你死心效命,竟然还会做出如此的小人行径。更过分的,你居然还想劫持我妻子。不过幸好舒茹当日无事,不然的话,今天你就死在太原城下了。”

“你果真是二弟!”

庸王叹道,“当年的事情已经过了,还提它做甚,如今天幸二弟你完好无事,只要我们兄弟能齐心合力,天下间还有谁能抵挡得了我们!”

杨戕平静地说道:“当年的事情既然已经不提了,那么当年的兄弟情,如今也就做罢。反正今日我救了你一命,当年你对我杨戕的恩情,也就一并还了。若是你还有兴趣的话,我们倒可以谈一笔买卖。”

“买卖?”

庸王没想到如今的杨戕不仅样貌大变,而且连心性也变得如此厉害,但是他毕竟是做大事的人,终究是拿得起放得下,便道:“好,那杨兄你要跟我谈什么买卖呢?”

杨戕冷冷道:“你要的是天下,而我要的仇人的命。幸好我的仇人也就是你夺取天下的障碍,所以我与你合作,倒是相得益彰了。”

庸王沉声道:“好,只要你肯帮助我打天下,什么条件我都能可以答应你!”

“我要的是一些人的人头。至于其余的荣华富贵,以前我没有兴趣,现在仍然没有兴趣。”

杨戕忽地又翻身上马,对庸王道:“回北疆吧,无论如何,京城都不能去了。只怕你要夺取天下的话,还要费上一番周折才行,如今赵言德和桓齐的势力,实在是已经超过你的想象了。”

庸王此行损兵折将,早就失了锐气,现在听杨戕提议回程,哪里还能有什么异议,连忙传令下去,立即起身回北疆。

虽然此行损失了程均和几百的玄甲士兵,而罗青也被杨戕刺杀于枪下,但是庸王仍然觉得此行收获甚大,只杨戕一人,已经值得他拿数万玄甲士兵去换了。

“起程!~”

庸王高声命令道。拨转了马头,向来路疾奔而去。

第四卷 率兽食人

第六章 谋略

“没用的东西!白养你们这群废物了!”

赵言德愤怒的声音在皇宫中响起。前来报告的士兵吓得两腿一软,险些连跪都跪不稳,就要倒在地上了。

伴君如伴虎,连朝廷重臣在皇帝面前都是胆战心惊的,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小兵而已。

桓齐挥了挥手,让那士兵退了下去。

宫中的太监和宫女早就被遣到了门外面,桓齐低声道:“皇上请息怒。今次杀不了庸王,也不全是董大海之失,说起来微臣也是罪责难逃那,况且董大海已死,就让人好生安葬吧,再给他家眷多发放点抚恤金,以显皇上仁慈之心。不过——谁曾想到杨戕竟然会‘起死回生’,而且还变得如此了得,连我派去的几个高手都丧命在他手下了。”

赵言德也曾经在沂城见识过杨戕的厉害,担忧道:“桓卿家,那人果真就是杨戕,他不是早已经死在了国师的手中么,怎么会……?”

桓齐叹道:“我也只是奇怪。此人明明已经被师叔击落东海之中,怎么还有可能还魂呢?而且,根据禁军回来的人报告,那个杨戕,跟他们三人前见到的杨戕容貌完全不同。虽然今此救庸王的人也叫杨戕,只怕未必是同样一个人吧。”

赵言德叹道:“是啊,朕也希望如今这人不会真是杨戕。这人武功还是其次,关键是他那神出鬼没的身法,和战场上视死如归的打法,让人想想就觉得头脑发麻。桓卿家,如今事已至此,你看我们究竟该如何筹划呢?”

桓齐忽然阴笑道:“皇上,虽然庸王如今是逃过了一劫,但是他这谋反的罪,无论如何却是逃不了的。如今他逃回了北疆,那么就是抗旨不遵,皇上仍然可以给他安上一个罪名的。到时候,他庸王谋反,名不正,言不顺的,看他如何取信于天下呢!”

“不错,不错,听桓卿家如此说,朕可真是茅塞顿开啊。”

赵言德顿时笑逐言开,道:“庸王这家伙,说到底不过是一群流寇罢了,他名正言不顺的,终究是成不了大气候,何况我们有雄兵百万,何惧他区区的几万人马呢。”

桓齐点头道:“皇上圣明。庸王的事情,我们可以先缓上一缓,但是先可以给他一个抗旨不遵的罪名,让他即日前来京城领罪。当然,他肯定是不会来的,那时候就可以再想办法将他的名声弄得更臭,让他彻底沦为一个贼寇。不过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将朝廷中的军权拿稳,如今皇上你刚刚即位,其余都还是其次,首先要重权在手才行。”

赵言德点头道:“桓卿家果真是国之栋梁那。有你为朕出谋划策,朕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放心,日后朕定然不会亏待你们桓家的。”

桓齐连忙谢恩,道:“能为皇上效劳,那是桓齐的福气。皇上,军权的事情就交由微臣去处理吧,我定然会让那些将军及时交出兵符的。”

赵言德点头道:“恩,有国师和你为朕打理朝政之事,何愁这天下不盛世太平呢。”

※※※杨戕跟庸王达成协议后,一刻也不敢停留,狼狈之极地逃回了北疆。

为防止赵言德再派人截击,杨戕等一行人连官道也放弃了,只是抄山路小路迂回前行,花了大半月才回到大同府。

在这期间,庸王还曾想以兄弟之情打动杨戕,奈何杨戕心如磐石,对这些全然不予理会,害得庸王徒碰了一鼻子灰。

而军中之人,却也更对杨戕敬畏有加,没人敢在在杨戕面前放肆。

只是,也无人见杨戕露出过半点笑意,他的人似乎就如同他手中的玄铁枪一般,冰冷而潜伏着巨大的危险。

杨戕刚到大同府的第二日,赵言德的圣旨就到了庸王府上。

庸王此际已经铁了心谋反,也不将这传圣旨的老太监放在眼中,随便收了圣旨后,就将这老太监打发走了。然后,庸王招集了手下众将和杨戕,打算一同商议应付今后之事。

“这就是赵言德今日传下的圣旨。”

庸王不屑地将那道圣旨扔在议事厅众人面前,说道:“众位将军都知道,前日里本王与程、罗二位将军前去京城参加赵言德的即位大典,结果他们竟然在太原府伏击了本王,想致本王等人于死地,若非有杨兄仗义出手,今日我玄甲军,只怕早已经被烟消云散。嘿,结果这赵言德居然如此无耻,竟然还敢降圣旨追究本王的抗旨之罪。今日我召集各位前来,就是想听听各位的高见。”

“末将以为,眼前赵言德既然已经即位,又有重兵在手,我们若要与之抗衡的话,就必须立即招兵买马,凭借我们在北疆的优势,与之对抗,然后再逐渐蚕食其余各地。以末将浅见,赵言德只怕会立即派兵对付我们的,所以应该早做防备再是。”

说话之人名为卢远,三十年许,匪盗出身,所以看起来仍然有几分狂妄自大的匪气,也是庸王手下的一个副将。此次程均、罗青身死,他自认为在庸王眼中的地位有所提高,所以心中反而有点高兴,并且迫不及待地要在众人面前表现。

庸王轻轻地点了点头,却并不做出评价,然后又对其他人道:“你们呢,可还有什么异议?”

诸将议论了一阵后,有一人起身道:“末将以为。兴兵打仗,往往都是先谋而后动,赵言德若是如此就急于攻打庸王的话,那就太不智了。一来他即位不久,急需在天下百姓面前建立起‘仁君’的威望,若是他一即位,就对庸王这些亲兄弟进兵的话,只怕天下人都会指责他不仁的。所以,末将以为,我们应该先巩固我们所占的城池,然后再谋其它。”

此人名为段瑞,乃是庸王军中的中书,所以有几分书生的模样。

“恩,有几分道理。”

庸王仍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向杨戕,道:“杨兄以为如何呢?”

“什么兄弟情谊,什么名声声望,都不外乎虚名而已,说到底,那是一文不值。”

杨戕道,“若是能天下尽在手中,杀几个亲兄弟又如何?赵言德既然能做得了皇帝,就不会被这些所谓的兄弟情谊所牵制,更不会去计较什么狗屁‘仁君’的称谓。眼下他之所以还没有大的动静,无非是他阵脚未稳,或者说还没有彻底收复军方的势力。我敢肯定,桓齐等人必定已经先行动起来了,许多还在中立或者偏向其他势力的将军,他们的形势必定堪忧。”

庸王忽地冷然道:“不错。成大事者,谁会在乎这区区小节,赵言德做皇帝以前就不会对人心慈手软,难道这会反而真成了仁君不成?若是他真还有所顾及的话,那就是阵脚未稳,担心军心有变。杨兄,以你之见,我们应该如何准备呢?”

杨戕道:“他们要夺取各地将军兵权,我们总不能太让他们称心如意。无论如何,这北疆一带,势必要处于我们的控制之下,完全不能有丝毫的差池,然后修筑工事,精练士兵,准备割地称王。对了,既然赵言德即位了,庸王你怎么也就该有块封地了吧?”

庸王道:“不错。既然反正都要封地称王,那我训练自己的封地上的驻军,那也是合乎情理之事了。赵言德若是敢派兵前来,我定要他有去无回!”

说罢,庸王开始下令帐下的十多名大将分头行动,垒筑工事,训练将士,随时作好交战准备。

下令完毕之后,庸王让其余将领都退了去,单独留下了杨戕,道:“杨兄,事到如今,多说也是无益。既然你我已经是合作对敌,各取所需,你需要本王为你提供什么,但说无妨就是。对了,如今你尚且无甚人马,可要我为你拨点人手给你?”

“庸王好意我心领了。”

杨戕道,“玄甲军虽然训练精良,却终究是人性之师,我所想要的,是一群虎狼之师,攻无不破,战无不胜的军队。这样的军队,庸王能给得了我么?”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