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65节

兽行天下_第65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4:3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不多时,外面传来一个调侃的声音,令人闻之生厌。

秀怜虽然也十分讨厌着姓冷的,但是碍于此人凭借乃父官威,成是杭州府一霸,轻易得罪不得,只得想秋晓晓递脸色道:“小姐……要不,你去打发一下?”



    “此人跟无头苍蝇一般,果真是讨厌之极。”

秋晓晓不悦道,“你去打发走他吧,就说本小姐今日有贵客招待,让他改日再来求见好了。”然后秋晓晓又转向杨戕道:“杨公子,晓晓真是失礼。来,请喝茶。”

杨戕虽然知道舱外面那个不速之客没那么容易打发,但是客随主便,既然秋晓晓觉得有办法打发此人,杨戕也不便立即越俎代庖,便继续喝茶攀谈。

    

而秀怜此刻也是一腔愤懑,小姐让她来送客,这分明不就是为难她这小丫头么。

    冷彬此人,那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之人,在整个杭州府可都是横着走的人,哪里会给她这么一个丫头的面子。

    但是想归想,小姐吩咐的事情也只能负气去做。

秀怜见冷彬一副迫不及待的猴急样,试探地说道:“冷公子……不……不好意思,我们小姐现在有贵客招待,不方便招呼冷公子你,请公子你回去吧,改日再来约见小姐好了。”



    “放你娘的屁!小丫头,你不知道少爷我是谁么。从来只有别人等老子,老子还没有等过别人呢。”

冷彬一听秋晓晓船上有人,立即恢复了本来面目,这时候他才瞧见秋晓晓船上还有一匹马,愤愤道:“果然是有男人在船上,还连马都给牵上去了。妈的,这马看起来还不错,兄弟们,先上去把这马给本少爷抢过来,至于那奸夫,就让本少爷亲自去会会。走!”

冷彬也练过几天三角猫的功夫,拿着折扇勉强越过了一丈宽的距离,而他的那些跟班也连忙跟了上去。

    



    “小丫头,下次眼睛放亮点。”

冷彬一上船,就先拧了拧秀怜的脸蛋,调侃道:“不过你这小丫头倒也不赖,再过两年,少爷就要了你,哈哈!”



    “扑通!扑通~”

两声水响,有两个跟班想去为冷彬牵走飞云豹子,谁知道冷不防却中了飞云豹子两脚,相继落入了湖水之中。

    



    “两个废物。”冷彬毫不理会那两个落水的跟班,大步向舱内而去。

前脚刚要迈进舱门,忽然一股无可匹敌的尽力猛地击了过来,冷彬站立不稳,当场跌了个七荤八素。

    



    “少爷小心,里面有高人。”

一人施展身法,猛地抢到了冷彬前面。

    此人姓陈名隋,本是杭州府守军的教头,谁知道趋炎附势,也成了冷彬的保镖兼打手。

    

不过此人却有点真实业绩,一见冷彬出丑,立即知道舱中有高手坐镇,是以连忙抢险护住了冷彬。

    

陈隋朗声道:“何方高人,请出舱一会。”

舱中的杨戕向秋晓晓道:“秋小姐,今日承蒙你热诚相待,无以为报,就让杨戕为你送送这些不速之客好了。”

秋晓晓道:“想不到会让这些跳梁小丑坏了兴致。既然如此,那杨公子保重了,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杨戕起身来到舱门口,对陈隋道:“你也算是条汉子,给这样的人作看门狗,未免太浪费了吧。”

陈隋怒道:“阁下此话是何意,陈某虽然武功不及阁下,但是也容不得你狂言侮辱……”

这陈隋刚说了半句,就只感胸前犹如压了一块大石,再也吐不出半个字来。

    

杨戕一上前,一抬脚将冷彬踢回了他的官船,然后连人带马,跟飞云豹子一起跃上了冷彬的船。

    陈隋这才感觉胸前的压力一消,连忙跟了上去。



    “冷少爷,麻烦你送我去杭州府方向吧。”

杨戕冷冷地看着冷彬,如利刃一般的眼光看得冷彬异常的难受。

    虽然他平日里威风惯了,但是在这生死关头,他也不敢拂了杨戕的意思,连忙命令船工向杭州府的方向折转而去。

    但是这冷彬心中却是恼怒之极,正在筹划着如何收拾杨戕这眼中钉呢。

    

官船上的几只大浆一齐划动,很快就消失在了湖水之中。

秀怜看着官船消失的方向,对秋晓晓道:“这杨公子真是好人,帮我们解了围,不过冷公子可是不好惹的人,只怕杨公子跟他去了,会有什么不测。”

秋晓晓叹道:“丫头,你这次可就看错了。只怕今日之后,杭州府就不会再有冷彬这一号人物了,冷彬遇到杨公子这煞神,只怕是难以活命了。”

秀怜惊道:“冷公子可是知州大人的公子,杨公子是何人,如何敢动他呢?小姐,你可不要吓唬我哦,何况杨公子要动手的话,先前为何只是微微教训了一下冷公子呢?”

秋晓晓道:“你当杨公子真是怕了冷彬的权势么?此人眉宇之中有一种倔傲之色,乃是百折不挠之象,怎么会屈服于区区的知州大人。更何况他身怀绝技,只是不想让我们置身于事内,才隐忍不发,若是冷彬不识好歹,再想谋害他的话,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原来这杨公子竟然这么厉害,那我可真是看走眼了。”

秀怜露出神往之色,道:“小姐,那你说这杨公子还会来看我们吗?小姐,你是不是对着杨公子有意思了呢?”

秋晓晓出奇没有生气,叹道:“这杨公子脸有凄苦之色,显然是用情至深之人,而他心志更是坚逾城墙,绝不会轻易回头,今日一见,虽是偶然,却已是永诀,日后只怕再难遇见此人了。”

秀怜急道:“但小姐,他怎能如此……”

※※※

    “杀了我吧,你这恶魔。”

陈隋高声骂道,“想不到你这人如此心狠手辣,竟然连这些船工也不放过,今日我陈隋既然落入你的手中,你就给我来个痛快吧。”

此时这官船上的人,除了陈隋,杨戕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而冷彬此刻的尸体都已经在湖水中变得冰冷了。

    秋晓晓虽然猜想到了这结局,但是她却没有想到杨戕竟然不等冷彬出手害他,就先动手结果了这整船的人。

    不过这也难怪,杨戕如今心性大变,再不会给敌人任何可乘机会,所以他来了个先发制人。

    

杨戕若无其事的看着陈隋,平静道:“你跟着冷彬,平日里虽然作威作福,但是只怕也欠了不少的命债吧,若是杀了你,只怕仍然有许多人拍手称道的。不过我杨戕今日却想留你一命,日后为我所用,也免得枉费了你这一身苦练的功夫。”



    “你……你居然要留下我的性命?”

陈隋听见杨戕话中有转圜余地,终于咬牙道:“阁下要我陈隋做什么,旦说无妨吧,杀人放火,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这陈隋先前本也是一条汉子,但是由于跟冷彬久了,胆量和英雄气概早已经被酒毒、女色所侵蚀,再无复当年之勇了,所以听见杨戕有饶他一命的意思,立即出言告饶了。

    

杨戕望着灯火点点的西湖,平静道:“金钱、女色,已经腐蚀了你的身体,现在的你,已经是毫无用处了。不过,幸好本人曾受高人指点,知道如何让你们这些堕落的人渣重新回复武士的本色。放心,我担保一个时辰之后,你就会重新成为一个不怕死,也不知道疲倦的武士,日后为我所用。”



    “你……你究竟要将我如何?”

陈隋听见杨戕说的这几句话虽然语气轻松,但是话中所隐含的意思却是阴毒非常,他惊恐地望着杨戕,道:“你还是杀了我吧。”

杨戕一指点在了陈隋的睡穴上,冷冷道:“等我将你的脑子改造之后,只怕你就不会想死了。那时候,你就只会沦为我一个工具罢了。青囊书,果真是天下奇书,想不到竟然还可以改造人脑,让这些废物为我所用。”

杨戕并没有说大话。

    翌日清晨,陈隋果然已经脱胎换骨了,这时候的他,再不会去为女色和金钱而拼命了,也不会因为死亡而恐惧了,因为杨戕已经改造了他的脑子,将他彻底变成了一具战斗工具。

    

虽然杨戕并没有过多的时间来改造陈隋的身体,为他安装上几个熊手或者豹爪,但是现在失去了人性的陈隋,无疑已经成功地变成了一件威力强大战斗工具。

    

不过,令杨戕意料不到的是,这次动作竟然化去了他整整三个时辰。

    连他自己也没有估计到,脑部改造竟然是如此费事,不过他相信,下一次改造,他至多也用不了一半的时间。

    

陈隋此时身上的麻药药性已过,没有了痛楚神经的他,也丝毫不知道头部伤口的痛楚,起身向杨戕道:“主人,你有什么吩咐?”

杨戕满意地看了看木无表情的陈隋,知道这人已经完全可以为他所用,便道:“你去好好查探杭州府地牢的情况,记清楚地牢的地图。三日后,待你头部的伤口愈合,我们就去劫牢房。”

第四卷率兽食人

第九章筹谋(上)

这两日,杭州府中乱成了一锅粥。

    

知州大人的儿子无故失踪,这可是整个杭州府的一件大事情,搜寻冷彬下落的人差点把整个杭州府给掀翻,可是这些人却万万也想不到,一向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的冷大少已经被人沉入西湖,成了鱼虾果腹的食物了。

    

不过对于杭州府的百姓来说,冷彬失踪,简直就象身上少了一个大毒瘤,浑身都轻松了不少,恨不得要买几串鞭炮来放上一放。

    

但是冷府上下,却是一片愁云密步。冷彬的失踪,让冷老爷和夫人顷刻间都失去了生命主宰,显得六神无主、惶惶不安。

    但是今日,一个奇异客人的出现,却让冷府的气氛起了变化,连这两日一直垂泪的冷夫人,也都忽然安静了下来,仿佛来人的出现,又让她见到了希望的曙光。

    

来人是一个和尚,约莫四十岁年纪。这天下和尚本多,遇见一个也并非是稀奇之事,但是这个和尚却与别人不同,只因为这个和尚师出普陀山的普济禅寺。

    普陀山,乃是当今天下佛宗的一大圣地,其中能人倍出,在群山之中颇有分量,由此就可想这和尚的来历了。

    

冷老爷和夫人亲自在门口迎见这气宇不凡的和尚,将他请进了府中。

    

冷夫人不敢有所怠慢,待茶水上过之后,这才迫不及待地哭道:“二哥,你……你要为妹妹做主啊!”



    “阿弥陀佛。贫僧既已出家,就不是女施主你的二哥了,贫僧法号贤修。”

那和尚平静道,“你二人如此火急着人寻我,却是为何呢?”

冷夫人满脸的焦虑之色,道:“若是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妹妹这么敢打扰二哥你的清修呢,实在是迫不得已啊。你那侄儿,也不知道怎么了,已经失踪了三天,我和老爷命人找了几日,连个踪影也没有见着。所以……所以我担心我儿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意外?”

贤修仍是一副漠不关心地样子,说道:“虽然贫僧不问世事,但是也知道你儿子在杭州向来都是杭州的一霸,他不去欺负人就好了,谁还敢吃了豹子胆去惹他?依贫僧看来,只怕你儿子是外出游玩去了吧。以他的性子,不把钱花光,大概是不会回来的。”

冷老爷这才找到空隙,插话道:“本官……我已经命人详细查过近来船只的流动,他决计没有离开杭州城。哎,这个小畜生,平日里让他娘给宠坏了,只怕这次是惹上了什么祸端。这江湖上的事情,我们这些官家本是不太懂的,所以我命人去将大师你请下山来,就是想请你放个话出去,若是冷彬这孽子得罪了什么江湖上的人,让他们念在你们普陀山众位佛爷的份上,放这孽子回家,其余的我们都好商量。”



    “恩……”

贤修一边掐着佛珠一边道,“出家之人,本来不问俗家之事。不过既然此事关乎令子的性命,那说不得贫僧也只能插手一次了。不过,恕贫僧直言,‘子不教,父之过’,令子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两个做爹娘的,也应该扪心自问一下了。贫僧劝你们多行善举,多敬寺庙,菩萨应验,也好免了你们家的这些无妄之灾。”



    “是,是……”

冷夫人连忙应道,“不过——二哥,你就赶紧去办这事吧,我这眼皮这两天跳得厉害,菩萨保佑彬儿,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



    “好,待我立即修书一封快马送予掌门人。不消三日,江湖之上,就会尽数知晓此事,若是你儿子果真在其他门派手中的话,以我普陀山的名声,想必他们是不会为难的……不好——”

贤修手中的一百零八念珠忽然从中蹦坏,散落一地,他脸色瞬息之间变了几次,哀叹道:“外甥啊,想不到你仍旧没有逃过此番劫难!四妹,你们两夫妇——节哀吧,外甥此次凶多吉少……”



    “你说什么!天啊……”

冷夫人猛地起身,然后又颓然地倒在椅子上,叫道:“二哥,你怎知彬儿他……他……”

冷夫人丧子之痛,一口气就差点接不上来,那贤修和尚见状,连忙抓住冷夫人的手,出指输出了一道真气过去。

    

贤修叹道:“刚才贫僧以师傅传授的玄门推算术为外甥推算了一番,想不到他竟然会遭遇血煞之劫,此等劫难非比其他,无法化解。若是你们家平时积善好德也罢,但是外甥他又如此的蛮横,犯下诸多的罪孽,所以,只怕外甥已经凶多吉少了。”

冷老爷终究是朝廷官员,见过世面,强自冷静道:“如此来说,眼下我们该如何,我已经是六神无主了。”

贤修沉声道:“如今既然外甥他已经是凶多吉少了,当务之急无论生死,还是先找到他再说。另外,自古以来,杀人偿命。若是外甥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自然要找出凶手来。只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