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69节

兽行天下_第69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4: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也不管什么虚招诱敌,立即将这虚招变为实招,猛的刺进了瘦弱汉子的小腹。

不过,就在这瞬息之间,卢远赫然发现不等自己用劲,对方已经狠干脆的向自己剑尖上送了过来,让那柄剑深深的刺入了小腹。

卢远根本还来不及思考这瘦弱汉子是否是疯子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阵凉意从胸口透了出来,他低头一看,正好看见瘦弱汉子的单刀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胸膛,而且正是心脏所在的位置,没有半分的差错。

瘦弱汉子仍然是一副冰冷的表情,冷静而具有杀伤力。他死死的盯着卢远,丝毫不理会小腹下的剑,一只手拉住卢远的肩膀,只是不住将插在卢远胸膛上的单刀抽出然后又插进去,加剧卢远伤口的扩大,让他的鲜血不住的奔涌而出。

卢远也死死的盯着这瘦弱盯汉子,但是他的眼睛中却没有杀气,有的只是惊恐的目光。他委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死在一个功夫远远不如自己的人手中。

瘦弱汉子机械的捅了一阵,直到卢远抽搐了几下,不再动弹了,他才抽出了手中到单刀,带着小腹上带长剑回到杨戕面前,说道:“主人。我已经杀了他。”

杨戕点了点头,连点他胸口几处大穴,止住了这瘦弱汉子流血,然后说道:“你退下吧,等下我会给你治疗的。”

那瘦弱汉子若无其事的退了下去,连眉毛也不曾皱一下。

周围鸦雀无声,更不要说什么喝彩了。

这些士兵在军中见惯了各类厮杀,但是像这样短暂而且血腥的场面,也是头一次见到,那瘦弱汉子的冷酷和残忍,让周围之人想想都不寒而栗。

庸王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说道:“既然是公平比武,那就生死无怨。卢将军也不例外,但是念在卢将军建功不少的份上,厚葬于他,并且给予家属丰厚的抚恤。”

随即,庸王便命令士兵将卢远的尸体搬了开。

“杨兄,你身后的这些人,果真是……是——”

庸王想了想,才道:“果真是勇猛无敌之人,令本王大开眼界那。”

杨戕随意道:“勇猛无敌倒是说不上,不过是一群虎狼罢了,只懂得杀人而已。”

庸王道:“好。莫非杨兄果真是要建立一支无敌天下的虎狼之师么?走,我们会府再议。杨兄请!”

“请。”

第四卷 率兽食人

第十三章 以攻代守

“杨兄。”

回到府中,庸王遣走其它人,这才试探地问道,“刚才你队伍中的一个小角色就将卢远给一刀杀了,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杨戕心知庸王是想探听出谈训练人的方法,便若不经意的说道:“卢远这类人,不过是谈生怕死又贪图富贵之人,功夫能高到哪里去呢?他若是不那么怕死,就不会死在别人手中了,再不济也能拼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而如今我带回来的那些人,都是悍不畏死的人,卢远死在他们手中,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庸王叹道:“杨兄你一别三年,想不到行事已经变得如此高深了。我领军多年,也不知道如何能让军队变成不怕死、不知道后退的铁军,想不到杨兄竟然知晓这训练之法。实在……实在让本王羡慕那。”

杨戕并不怕庸王为难,干脆道:“这训练之法乃是异常的凶险复杂,恕在下不便透露。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无论我的这些人马如何厉害,也都是你将来争夺天下的筹码。你应该知道,我的目的是报仇,跟你并无冲突。”

庸王尴尬地陪笑道:“那是那是。翌日杀进京城的时候,你要杀谁便杀谁。你报仇,我夺取天下,我们目的不同,但是却恰好在一条路上。只是,若是你能将你的训练方法用于玄甲军的话,那我们岂非就能很快地拥有一支无敌铁军么?”

杨戕冷冷道:“事情岂能如你想象道那般简单。即使我告诉你,只怕你也无法用在训练上的。这训练的方法要择人而行,将被选择之人的头颅砍开,做一些改造,不仅要彻底激发他们的潜能,丧失掉人性,而且还要让他们视死如归,永远不会违抗命令。”

“砍开头颅?”

庸王干笑了两声,道:“杨兄莫非是说小来着。这人的头颅一开,那岂还能活命呢?”

杨戕道:“事实便是如此,若是庸王你不信的话,那我也是无法。”

庸王见杨戕如此坚决,便岔开话题道:“哪里的话,我怎么会不相信杨兄你呢?这次你回来,让我安心了不少,现在我们玄甲军的数量不过在再六万之众,即使加紧扩建,也很难达到十万之数,所用真要抵挡朝廷的百万大军,那是想也别想。”

杨戕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既然如此,为何庸王你不加紧任人唯贤。若是任凭卢远这样道庸人留在军中,玄甲军实在是难以有所作为。现下已经是非常时期,那就得任用非常之人,若是庸王你不能恢复昔日霸气,这大好江山,只怕就只能落入别人之手了。”

“杨兄的话,我何尝不知。”

庸王叹道,“只是目前我们的形势并不被人看好,很多人都向赵言德投诚了,还有一些有见识的人,却都还是处于观望之中。要想任人唯贤,那也得也良材可用啊。”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一次以攻代守了。”

杨戕道,“如今赵言德大局未定,还无法将朝廷的军权完全掌控在他手中,而我又一路夺取了不少道兵符,延缓了他们出兵攻打我们的时间。所以,不妨等他们阵脚未稳的时候,尽量扩大我们的势力范围,那时候地光人多,自然也就容易筹建军队了。”

庸王点头道:“这话不错。不过一来我们只有六万人数,若是攻打不下临近的城池,只怕反而会被别人所乘,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并且,现在形势不太明朗,若是我们率先拿周围的城池开刀,只怕会落下一个‘谋反’的罪名,那时候赵言德正好可用名正言顺的出兵讨伐我们。”

杨戕道:“难道你不攻打附近的城池,就不会落下谋反的罪名么?只怕未必吧。既然横竖都要背负谋反之名,倒不如率先干上一场,既然要成就大业,哪里还管得了别人去说些什么。更何况日后你得了天下,史书上如何记载,还不是你说了算。再者,只要我们出兵,就必定是全胜之局,本人将亲为先锋,大开杀戮。”

庸王沉思了片刻,忽然起身对屋外道:“好!让军中将领一个时辰后都到议事厅中等我,凡是晚到、不到之人,一律军法论处。”

很快众人就已经齐聚再议事厅中。

众将彼此对望,心中甚是疑惑。他们都在忙于修筑防御工事,训练士兵,不知道庸王为何如此火速召集他们到此。

庸王见众将都已经到齐,便朗声说道:“今日召集众将到此,乃是商讨一下攻城大事。目前我们被困再这大同府一带,虽然背后有长城依托,也有不少的良田可供补给。但是,区区一个城池,终究无法抵挡朝廷都数十万大军,更无粮草和兵员可以补充。所以,不如趁朝廷军队到来之前,抢先攻下几城,以作日后我们对抗赵言德都根基。”

“庸王,此事万万不可!”

段瑞急道,“眼下都是收买人心的时候。就连赵言德也不的考虑天下百姓的看法,而不敢明目张胆的拿各个王爷开刀。虽然赵言德已经掌控了朝廷,但是很多有志之士仍然在观望之中,若是庸王你执意要攻打周围城池的话,只怕会寒了有志之士的心。……”

“住口!”

庸王震怒道,“本王心意已决。今日召集各位前来,并非是商讨攻打还是不攻打的问题,而是商议攻打哪个城,如何进攻。”

众人还是首次看见庸王如此震怒,本来都要上前谏言的,现在都识趣都闭上嘴了。

其实,不用庸王提醒,所有人都知道攻打的目标是什么。

大同府沿秦干河而下,路经奉圣州,然后一直过折津府,再长驱入东海。所以若是能将这一大片连起来的话,那就成了进可攻退可守的局面。

庸王明白众将的想法,便也不再废话,指这桌子上的地图说道:“奉圣州。目前由其知州是文匡,他是一届腐儒,不提也罢。守城将军是李皓,统管三万守军,此人熟悉兵法,曾经与我并肩作战过,算得上一个智勇双全的人物。不知道各位可有何破城良方?”

段瑞不愧是书生出生,先前虽然遭遇训斥,仍然坚持道:“庸王。攻城在于兵源,既然对手是熟悉兵法之人,要想轻易赚得此城,只怕是不太可能的,唯有聚集重兵攻城。只是目前奉圣州的守军共有三万,虽然无法跟玄甲军抗衡,但是也是训练精良之辈,按照攻城守城兵力三倍比数来看,除非我们倾巢而动,否则根本无法攻下此城!”

“倾巢而动?”

庸王道,“如此说来,我们岂非要将大同府拱手让人了?本王是让你出主意,并非让你来打消士气。”

段瑞高声道:“但是此乃实情。若是庸王你一意孤行的话,只怕会遭致惨败,后果不堪设想。”

“两万人。”

杨戕忽然出声道,“攻下此城,我要两万人就已足够。”

“两万?”

庸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道:“杨兄你果真只要两万人马就行?是否杨兄你已经想到什么破城妙计了?”

杨戕道:“妙计就欠奉了。不过攻打区区的奉圣州,两万人马实在已经足够。兵贵精而不贵多,若是阵地较量,两万玄甲军足够应付他们三万的守军了。不过,我要的这两万人马,必须配置厚盾重盔,希望各位将军能给予配合。”

庸王沉声道:“好。那我将军中的重盔、厚盾全调集给你,装备你那两万人马。”

杨戕起身道:“如此就有劳各位了。若是攻不下那奉圣州,我杨戕也就不用苟活在世上了。”

庸王听杨戕如此有信心,心中大定,道:“那杨兄何日出兵?”

杨戕道:“半月之内。”

※※※半月之后。

时节已经转入秋季,虽然太阳仍然毒辣,但是已经不像前日里那样难以忍受。

杨戕今日统帅两万大军,乘船沿江而下,此刻正在船头吹着河风,身后百数只战船临阵以待,顺风顺水而下。

船上除了杨戕,还有一位将军,却是段瑞。

此人因为是书生出身,故而心思较一般人缜密,但是行事之间却又太过小心。杨戕将他带在身边,一是让他不住提醒自己,以免出现什么疏漏;另外,就是想让段瑞多见识一下实战,让他长长胆识,日后才能胆大心细,统帅玄甲军建功立业。

杨戕虽然知道玄甲军是从战场上磨炼出来的,具有很强的战斗力,但是这只军队终归是庸王所有,杨戕并不想一直用下去。他想要的,是一支可用随心操控的军队,完全为自己所用,无往而不利。

四绝行动果然迅速,前几日就已经带领了一对人马来。这些人完全是武林中的凶悍之辈,干的都是杀人越货、打家劫舍的勾当。见“老祖宗”四绝来招募,很多凶悍之徒都跟了过来,而那些违抗之人,却都死在了四绝手中。

这次四绝带领的人约莫百多人,但是都是江湖中的好手,比先前收服的那些官兵强悍了不少。杨戕没有时间对他们对身体全部进行改造,只是控制住了他们的心志,并且以药物、针灸激发出他们体内的潜力,引发出他们的凶性,让他们本身的攻击力提高了数倍。

不过杨戕之所以如此有信心,除了因为手上有这两百个凶悍无敌,兽性大发的死士以外,更重要的时他还有八个超一流的高手。

佛宗弟子,修炼之士,而且还是八个,试问小小的奉圣州,如何能找到抗衡他们的人呢?

即使有人知晓此事,那也会将帐算在普陀山佛宗的头上。那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也就无从想象了。不过杨戕对于贤智的表现却是异常的满意,被他骗下来的这七个师兄弟,俱是已经入流的人物,早已经过了先天境界,达到了佛门“禅定”的境界,踏入了修仙之列。只是可惜,这些人修仙无缘,反而成了杨戕攻城掠地的利刃,只怕佛祖在天显灵,定然会将杨戕碎尸万段的。

战船顺风而下,几个时辰之后,就离开了庸王地境。

段瑞不住的观望着沿岸的形势,忍不住道:“杨将军,我们不探查敌情,就贸然深进,万一敌军出城迎战,在这秦干河上与我们对战,我们该当如何?我军带的都是厚盾、重盔,但是箭矢以及水上交战之物都准备不够,一旦交战,我军必定受挫,我看还不如改走陆路为好。”

段瑞见杨戕不语,以为他正在考虑自己都提议,便继续道:“从陆路虽然慢了点,但是可用派出斥候不断巡逻,观察敌情,总不至于被敌人杀个措手不及的。”

杨戕忽然笑道:“如此烈日当空之下,要让将士们都走陆路,只怕没人会愿意吧,在船上有什么不好,可用一边行军,一边吹凉风,而且没有意外的话,晚上就可用达到奉圣州城墙下,何乐而不为?”

段瑞急道:“但是若李皓派兵出来堵截的话,我们却又如何抵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杨戕道,“我们不过两万人马,李皓城中却有三万的守军。在他看来,即使我们要攻城,攻下的机会也几乎为零。只要他坚守不出,他认为是决计不会战败的,既然如此,他为何非要出城跟我们交战呢?所谓兵不厌诈,他李皓又如何能不顾及会落入我们的圈套呢?”

段瑞心思转得飞快,很快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