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73节

兽行天下_第73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5: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的话,就随便抓两个将他们拿去喂野兽。”

绝天恭敬的回答道:“禀告主人。由于这些郎中得到了主人的提点,已经将他们原本的药方进行了改进,目前已经将迷心、催性、嗜杀等药物研制了出来,今天就可以正式使用了。”

杨戕仍然有点不放心,道:“可有拿人实验过了?”

“已经找人实验过了,服用了那些药,连他们的老子都一并杀了。”

绝性若无其事的说道,“这样看来,只要让这些俘虏都服用了这些药,保管他们变得猛如狮虎。”

杨戕挥了挥手,道:“光靠药物仍然是远远不够,还要通过各种残忍的训练来激发他们的凶性,更重要的是要将他们体内的潜能激发出来。不然的话,即使他们再无情再不怕死,攻击力不强,在战场上也不能达到威慑敌人的目的。”

说了几句,杨戕忽然叹道:“你们几人这就下去准备吧,今日先让他们服用迷心的药物,要确信每个俘虏都服用下去。”

待四绝等人出去,帐中只剩下杨戕的时候,他才忍不住叹道:“想不到天下虽大,竟然无一人可以言说。”

无论陈隋、四绝等人如何衷心,在杨戕眼中,他们都不过是一具具战斗工具罢了,而可以跟他平心而论的人,却都一个个命丧黄泉了。

寂寞。

除了仇恨,他还必须忍受无尽的寂寞。

※※※半月之后。

庸王以及一干将领前来视察杨戕的俘虏营,想看看杨戕将这些俘虏训练得如何了。

众人刚一到营寨门口,就感觉气氛异常的压抑,甚至有点令人窒息的感觉,让人不禁运转起体内的真气,才将这种感觉逼退。

庸王向众将道:“看来杨兄果然是奇人。别的不说,光是这气势,就已经先声夺人,我辈都是征战沙场之人,见过的营寨几乎是多不胜数,但是此等营寨,还未进门就感觉杀气腾腾,是在是让人好生奇怪。”

随同杨戕出战两次,段瑞此刻在庸王军中的身份已经大大提高,所以他对杨戕是打心底的佩服。段瑞道:“庸王所言甚是,杨将军向来喜欢出奇制胜。末将如今也是迫不及待,要看看杨将军将这些俘虏训练成何等模样了。”

庸王大笑道:“既然如此,那何不进去看个究竟。”

一行人刚至门口,却见杨戕带领四绝和贤修等人赶到了门口,竟是半分不早,半分不晚。

庸王看了杨戕这架势,叹道:“杨兄行事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杨戕道:“今日正是半月之期,在下已经将这些俘虏训练好,希望不至于让庸王和各位将军失望。”

庸王赞道:“先前我人还没有到这营寨大门,就被你军中的气势所夺,不看也知道,如今你已经将这些俘虏训练成了一支铁军。”

杨戕一边走一边说道:“就是这训练的法子太过辛苦了。如今两万的俘虏,已经仅余四千人了。”

“四千人?”

庸王惊道,“竟然仅余两成?嘿,杨兄你这训练之法,果真是有点……有点古怪。”

杨戕见庸王和众将吃惊的样子,平静道:“虽然只有区区四千人,但是足够抵挡四万人马。”

庸王和段瑞听了也罢。但是其余将领未免心中不服,心道这杨戕口气也腻大了,四千人马,纵然再训练精良,又如何能抵挡四万人马的冲击。但是想归想,谁都不敢开口反驳,因为先前卢远之死就是前车之鉴,这个杨戕实在是个惹不得的人物。

杨戕自然明白这些将领心头的想法,却也不想辩解,领众人来到了校场的点将台上。

“列队!~”

随着陈隋一声狂吼,校场上正在训练的四千人立即整队待阅。

庸王和众将随杨戕一齐到了台上。庸王向台下看去时,只见这些赤膊的士兵个个目光冷峻、杀气腾腾,并且站在场中竟然一动也不动,竟然如同雕塑一般。

庸王和陈隋等人互相望了几眼,几乎每个人都感觉下面这些士兵就如同是一具冰冷都尸体,散发着浓烈杀气和战意的尸体。

杨戕向庸王道:“这些士兵,庸王以为如何?”

庸王道:“虽然没有见过他们杀敌,但是光是这样的军容,就已经让人为之……震惊了。”

杨戕平静道:“既然要看他们杀敌,那有何难?”

说着,杨戕对陈隋施了一个眼色。

陈隋早知道杨戕的安排,将校场边上的那几个笼子的猛兽一齐放了出来。

那些猛兽一出笼子,就向校场中的这些士兵扑了过去。有几只不知死活的干脆向着陈隋就咬,不过很快就被陈隋捏碎了喉咙。

见成群的野兽冲过来,那些士兵不仅没有惊恐,甚至根本连躲避都没有。

这些士兵都没有武器,但是并未妨碍他们对付这些野兽。他们出手都很快而且异常的冷静,一出手往往都是针对野兽的要害,而他们自己似乎并不怕受伤而且不知道伤痛,总是以微小的代价,将这些野兽击毙。

庸王和这些将领还是头一次看见如此干净利落的战斗。他们都是经过无数次战斗的人,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在战场上越是冷静便越能生存下去,越是能给以敌人致命的打击。

而这些士兵,不仅冷静,而且冷得如同寒冰一般。

有一个将领看得心惊胆战,忍不住问道:“杨将军,为何你的这些士兵,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其余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连忙出言附和,都想知道杨戕是如何让这些士兵不惧怕任何疼痛的。

杨戕并不打算告诉这些人自己是对这些俘虏用了迷心的药物,因为只怕这些将领中还有“正义之士”存在,或者会不满杨戕的所作所为。

“相比疼痛和死亡。”

杨戕顿了一顿,道:“我只是让他们明白,如果不想死亡,就不要怕任何的痛楚,也不要有任何的恐惧,还有任何的怜悯。”

庸王察言观色的功夫仍然没有丝毫的减退,他知道杨戕并不想说出这训练士兵的方法,便也不想众将继续追问此事,故意叹道:“好!若是能让玄甲军也有如此战斗力的话,只怕是横行天下,无人能敌了。”

杨戕反问道:“若是让玄甲军人马变为现在的两成,庸王你舍得么?”

“哈哈!说得是那。”

庸王笑道,“玄甲军乃是我和众将辛苦建立而成,便是一兵一卒,我可都舍不得丢弃的。对了,杨戕,你这支队伍可有命名?”

杨戕道:“不曾命名。”

庸王想了想,说道:“何不叫做‘毒刺’呢?毒刺者,诡而狠辣,一击毙命,跟目前的这只军队,似乎比较贴切。”

杨戕淡淡地说道:“名字无非是一种称谓而已,孰强孰弱,战场上自有定数。”

庸王微微显示出担忧之色,道:“据探子来报,朝廷大军已经于昨日出发,主帅正是桓齐。目前朝廷共出动三十万大军,如果再加上地方兵马的话,估计应该在六十万之数。战场,大概这一带地境,都会成为战场的。”

第四卷 率兽食人

第十八章 突袭

京城,皇宫。

此时已经是深夜,孟启正在打坐练功,忽然感觉房顶有人掠过,便道:“何方道友,既然来此,不妨下来一叙。”

孟启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平和,但是整个屋顶的瓦片都“铮铮~”着响,显示出其修为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房顶之上果然有一个人影飘然而下,落在了门口,向孟启走来。

孟启这才睁开眼睛,淡淡地说道:“原来是余道人道友,多年不见,道兄仍然风采如昔。”

余道人上前道:“莫非梦玑子不知贫道来找你所谓何事?”

孟启起身说道:“想不到这么多年,余道人道兄你仍然是这个脾气,贫道奉劝道友你一句,这天下之事,可不是你一人能管得过来的。如今天下形势突变,非常人自然要行非常之事,余道人你既然不明其中道理,也就不要干涉贫道之事。”

余道人道:“想不到你堂堂的黄山派掌门,竟然如此无视我们剑仙的规矩,如今你还公然当起了这朝廷当国师,你就不怕引起修仙中人群起而攻之,成为众矢之的么?”

孟启悠然一笑,道:“为何这修仙之人如此之多,但是找上我孟启的人,却只有你余道人一人呢?你可曾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么?”

“别的道友自然是不知而而已。”

余道人说道,但是这话他自己也觉得是底气不足,“若是别的道兄也知道你梦玑子乱来,必定也会前来干预的。”

孟启笑道:“看来道兄你大概是在你的无名山上呆得太久了,不仅不了解如今天下的形势,更不清楚修仙门派如今的形势。如今各个仙剑流派已经达到鼎盛时期,无论是谁,都尽量韬光养晦,在派内清修,而尽力避免与其他流派发生争端。因为一旦目前的平衡形势被打破,就会引发整个修仙界的动乱,那时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即使许多人就算知道贫道如今在皇宫里面当官,也没有人来干预的,否则,一旦我黄山派有变,道兄你能保证这修仙界不受波动么?”

“这……你真是强词夺理!”

余道人终于愤怒,大声道:“贫道理会不了你说的那些歪理,如今既然让我知晓此事,就不能任你肆意而为。梦玑子,出剑吧,若是你向让贫道袖手不管,就只能胜过贫道手中的剑。”

孟启淡淡道:“既然你余道人要出剑,那贫道自然会奉陪的。不过此处未免狭窄了一点,我们去上面比过吧。”

说着,孟启身影一闪,一道剑光从门中飞出,直向夜空而去。

随后,另外一道剑光划破夜空,紧追了上去。

此时,两人身在云端之上,皓月之下,衣诀飘飘,果真是一副神仙模样。

孟启凝神道:“余道人,今夜果真要一战么?”

“若你答应退回黄山,此战自然不用战了。”余道人说道,同时凝神戒备,虽然孟启修为比他少了几十年,但是后者既然能坐上一派之主的位置,自然有其过人的业绩,容不得他有丝毫的大意。

孟启笑道:“贫道终归是一派之主,若是凭你余道人一句话,贫道就要退回黄山,龟缩不出的话,天下之人岂非人人都能欺我黄山派了。道兄,请拔剑吧。”

余道人道:“如此,那就恕贫道得罪了。”

一道白色剑光自余道人头顶激射而出,瞬间就爆射出数丈有余,向着数十丈外的孟启电射而去。

剑光未到,凌厉的剑气已经生出风雷之声,剑身周围更是布满了层层的电光,显然是吸入了雷电之威。

孟启知道余道人的修为非同小可,是在是生平遇到的头一个劲敌,所以丝毫不敢大意。道袍一挥,一道紫光呼啸而出,迎上了余道人发出的灼灼剑光。

“轰隆!~”

伴随着震天动地的响动,夜空中迸射出无数道耀眼的光碎,如同夜空炸开的烟花一般。

两人都无暇去欣赏那些红紫相间都亮丽美景,各自被对方剑光的冲击力震得退后了两步,一拼之下,竟然是平手之局。

而此刻两人的飞剑却如同游龙一般,在空中不住的窜动、拼斗,如同活物一般。

两人拼了几个回合,仍然是不见高下。

孟启先前本来对这余道人并不在意,觉得他虽然无师自通,颇有几分天赋,但是终归无法跟黄山派的千古基业相提并论,所有其修为应该甚为有限。谁知一拼之下,才知道这道人果真是身负绝技,修为竟然不在自己这个黄山掌门之下。

想到此处,孟启不禁暗暗动了杀机,要想办法除去这个好管闲事的大敌。

于是,孟启忽地收回了飞剑,假意笑道:“余道人道兄,看来如此拼斗下去,只会落个两败俱伤的局面,我们几百年修行,这又是何苦呢?既然如此,贫道便答应道兄,即刻便回黄山如何?”

余道人倒没有想到这孟启为何忽然转变,兴许是自己修为不在他之下,所以他自认不能稳操必胜,所以干脆说和。不过见对方已经收了飞剑,而去如何说话,余道人也只能收剑入鞘,说道:“道兄既然能深明大义,为天下苍生着想,实在是难得可贵。如此,贫道也就不敢打扰道兄清修了,这就回山继续修炼。”

“道兄请留步。”

孟启上前道,“道兄既然来了,那何不跟贫道研习一下道法。况且,先前贫道多有得罪,如今总要找个地方,向道兄赔罪才是。”

“这……好吧。”

余道人心中毫无防备,说道:“道兄既然如此盛意相邀,那贫道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孟启再上前几步,来到余道人面前,笑道:“正该如此。”

两人并肩御风而行,向下而去。

忽然,只见孟启道袍鼓动,紫光大盛,从背后透入了余道人胸膛。

余道人大惊,一边运功抵抗,一边狂呼道:“好你个梦玑子,亏你堂堂道黄山掌门,竟然如此无耻,居然会在人背后下手。”

孟启一声冷笑,道:“就是因为你以为本人不会在你背后下手,我才能如此轻易地将你杀死。否则的话,只怕还要颇费一番周折的。哼,想当年为了坐上黄山派掌门之位,我曾经将大师兄亲手杀死,师傅明明知道此事,却故意视而不见,后来传位之时,才对我道:非常人,行非常之事,能做他人不敢做的事情,方才能达到别人无法企及的境界。”

口中虽然不停说话,但是孟启的手并没有闲着,透过长剑不住地将强大莫匹的力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